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六章 進階合體(上)  
   
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六章 進階合體(上)


金色巨猿兩只蒲扇般的大手一揮,一把將紫蛟的脖頸抱住,雙臂一用力,竟在吼聲中將碩大蛟硬生生的扭斷下來.

"轟"的一聲,紫蛟身軀一下化為無數電弧的四散而開.

巨猿卻猛然一抬頭顱的深吸一口氣,大嘴一張,大片金光一噴而出.

頓時四散的電弧,在金光一散中,紛紛被包裹其中的吸入了金猿大口中.

轉眼間所有電光都消失一空.

不光如此!

巨猿虛影還絲毫停下之意沒有,體表靈光一陣流轉下,所噴金老竟化為一根光柱的沒入五色靈云中.

靈云中悶響之聲一下連綿不絕,五色靈云竟以金色光柱為中心的旋轉起來.

各色符文在一股巨大吸力之下,紛紛從靈云中一飛而出,再被金色光狂閃的卷入其中,終被巨猿虛影全吸入了腹中.

片刻工夫,金色光柱中就遍布各色符文,潮水般的往下方狂湧而去.

金色巨猿大口仿佛一個無敵洞,將如此多符文不斷吸入後,還面色絲毫不變的樣.

霧海邊緣處的其他修士,都將這一切都看進了眼中,紛紛的目瞪口呆起來.

白老者心中不停的閃過"山岳巨猿,",真靈血脈"等幾個字眼,面上驚容遠其他修士.

他身為真靈世家谷家的分支族長,見識自然遠非普通人可比的,一下認出了霧海低空的仿佛小山般的金色虛影,竟是山岳巨猿的法相,心中吃驚可想而知了人……

"怪不得此人不願加入我們谷家,原來本身就具有真靈血脈!不過這法相也未免太驚人了,如此遠距離就憑氣息將自己等一干人全鎮住了.而且這次天象的聲勢還遠上一次.如此多的天地元氣都彙聚到了一起,難道對方是在突破合體瓶頸?"白老者修為不高,但頭腦卻不簡單,短短時間竟將事實猜了化七八八,不暗自駭然異常.

這時,霧海上空不但符文往金光中飛去,連五色靈云本身也在滴溜溜打轉中被卷入了其中.

一會兒工夫後,空中靈云就變得上大下小,漸漸的拉長變形,竟形成了一個巨大漏斗般的詭異形狀.

大量元氣所化靈云,往巨猿虛影中狂注而入.

原本有些模糊的巨猿虛影,在符文閃動中凝實清晰起來,

一頓飯的工夫後,五色靈云全都被吸納一空了.

巨猿虛影見此情形,卻仍意猶未盡,大口一閉,兩手再往胸膛上狠狠一擊,體表金光刺目起來了.

"砰"的一聲!

一股白蒙蒙颶風從巨猿虛影站立處一沖而起,飛狂漲,轉眼間就奇粗無比,將小山般的虛影全籠罩在了其下.

同一時間,一股無形波動從颶風中飛向四面八方狂散而去,從霧海周邊一掠而過,作用范圍之廣足以讓人張目結舌了.

只見萬里之內天地元氣都騷動了起來,紛紛化為豆粒大小的光點,紛往霧海處狂湧而去.

眾多光點飛蛾投火般出現在颶風附近,又一閃的沒入其中不見了蹤影.

而從颶風中傳出巨猿的低吼聲,仿佛有些急躁,又有些痛苦的樣.

隨著五色光點越來越多,巨猿的吼聲反而越來越低,終竟無任何聲響了.

但無論從四面湧來多少光點,都被颶風一吞而進,仿佛永遠無法填滿一般.

霧海附近一干人族修士見此情形,不禁連連的干咽口水不已.

若是普通修士下灌入如此多天地元氣,恐怕早就爆體而亡了.

足足一頓飯的工夫後,白色颶風中一聲淒厲的猿啼出,接著一聲天崩地裂般的巨響.

颶風竟一下的爆裂而開,陣陣氣浪向四面狂卷而去,先附近的眾多光點都被一吹而散.

而在氣浪中心處,巨大猿影再次的現身而出.

不過這時的虛影,體表不再是金燦燦顏色,反是豔麗異常的五色符文若隱若現,仿佛整個軀體都被五色靈文貼遍了全身.

遠遠看去,著實詭異之極.

而巨猿雙手抱頭,臉上表情飛的變化不定著.

一會兒痛苦不堪,一會暴怒無比,再過片刻又有雙目血紅,仿佛陷入了瘋狂中一般.

與此同時,它身軀上符文也狂閃不已,讓身軀一陣模糊,一陣清晰,似乎極其的不穩.

遠處觀望的其他人,自然大眼瞪小眼的有些不明所以了.

只有白老者暗暗心驚,心中大為的恐懼起來.

這種情形,分明是對方突破瓶頸到了關鍵之處,遭遇到心魔**的模樣.

萬一對方真的心境失手,迷失了心智,在心魔控制下可是大有可能在附近大開殺戒的

而以對方的驚人修為,他們這等低中階修士自然絲毫抵抗之力沒有,只能乖乖的束手就戮.

此種事情,在以前可是生過不止一次的.

白老者越想越怕,大急之下,體丅內法力狂催,想從巨大壓力下站起身來,好帶著族人逃之夭夭.

但是他身軀剛站起半截,雙腿一顫下,又再次的半跪到了地上.

雖然遠處的巨猿虛影仿佛神智有些不清,但是散的靈壓絲毫沒有減弱的跡象,他區區一名元嬰修士根本無法動彈,體丅內靈力也在巨壓下無法調動起來,甚至連警訊都無法向族人傳丅送什麼.

老者心中驚懼交加!

同一時間,山峰中的密室中,韓立盤坐在一座奇特的小型法陣中,肉身一動不動,猶如死物一般.

一只半尺高的金青色元嬰,懸浮在肉身上空數尺高處,詭異的盯著法陣外密室的一角處.

元嬰兩手抱一口金色殘刃,附近則有七十二口寸許長青色小劍將其護的嚴嚴實實.

在眾小劍外圍,另有一口銀色短尺,一只青色小鼎以及一口黑色巨劍圍著元嬰徐徐轉動不停著.

而之所以說詭異,因為元嬰面孔上一只眼睛藍芒閃閃,一只眼睛鮮紅似血,並從鼻梁中間處一分為二,表現出兩種截然不同的神情.

一半則面容肌肉扭曲異常,滿是猙獰之色,另一半卻似笑非笑,目中清冷異常……

仿佛元嬰體丅內有兩個不同的韓立存在一般.

下方肉身一手掐訣,一手托著一只青銅香爐,香爐中隱隱插著小半截黑乎乎的殘香,但未被點燃的樣.

從密室頂部則有大片五色靈文飄落而下,無淪落到元嬰還是肉身上,均都一閃的無聲消失了z

元嬰凝望的角落中,卻有一團頭顱大小的黑氣正翻滾不定,並出嗚嗚的怪叫聲.

此聲方一入人耳,就立刻叫人心浮氣躁,難以心神平靜,並有一種極其渴望殺戮的異樣感覺.

元嬰冷靜的那一半面孔還好,絲毫不為怪叫聲所動.

另一部分面容,則在此怪叫刺激下,目中血光越來越濃,瘋狂之意大盛,眼看後一絲理智也要失去的樣.

元嬰閃動藍芒的眼睛,突然寒光一閃,一手一抬,用手指沖肉身托著的香爐一點.

"噗"的一聲,一團銀焰從指尖處激she而下,准確無誤的擊在了香爐中的殘香上.

此香一下點燃了起來,一股神秘的檀香之氣一下就充斥了整間密室.

說也奇怪,元嬰只是深深嗅了幾口此香氣後,原本難以控制的另一半面孔,馬上瘋狂之意大減,目中血色開始變談起來.

而藏在角落中的那一團黑氣,在方一接觸到此香氣的瞬間,立刻出一聲慘叫,怪叫聲嘎然而止.

黑氣瘋狂般的翻滾起來,並在香氣彌漫中漸漸散去,露出一張沒有眼鼻的恐怖鬼面,全是痛苦之色.

元嬰見此情形,毫不猶豫的一張口,一道金色電弧一噴而出.

一聲轟鳴下,金弧准確無誤的擊在了鬼面上,將其擊的渾身一顫.

它恨恨的一咬牙,驀然出一聲尖鳴,突然變得模糊不清,並終化為一股黑氣的消散不見了.

元嬰這緩緩閉上了眼睛,原本扭曲的面容一點點的消失不見,當雙睛再一睜開時,目光清澈如初了.

"不過一個天外魔頭分神,也想趁心魔**時擾亂我心神,這也太小瞧我了吧."元嬰用低不可聞的聲音,冷笑的說道.

隨後它將手中殘刃往頭頂一拋,兩手飛一掐訣.再次閉上了雙目!

屋頂洞穿而落得五色符文,驟然間加了一倍還多,整間密室中全豔麗靈光閃動不已.

同時另外一股奇香之氣,從下方肉身上散而出.

但元嬰卻仿若未聞,只是拼命吸納虛空中的天地元氣所化的五色符文,身軀竟以肉眼可見的度,一點點的膨脹起來.

半刻鍾後,韓立元嬰竟然變得足有三四尺之高,仿佛幼童一般高大了.

這時在山峰上空的巨猿虛影,驀然化為一道光柱的往山腹中一縮而回.

一股龐大無比的天地元氣,一下降臨到了密室之中,拼命般的往元嬰和肉身中灌體而入.

肉身肌膚開始變得晶瑩剔透,同時散的香氣愈濃郁.

上方元嬰,是在幾個呼吸間,身形在靈光閃動竟一下膨脹到和肉身一般大小的程度,只是雙目緊閉,輕若無物的盤膝懸浮在空中,眉宇間全是痛楚之色.(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五章 念劍訣     下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七章 進階合體(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