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二章 舊識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二章 舊識


"看四位道友樣,似乎當初在蠻荒中所損耗的元氣,還未完全恢複."韓立目光只是在四人身上輕輕一繞,就輕易看出了他們如今的狀況,不動聲色的問了一句.

"前輩慧眼如炬.晚輩幾人當初的確損傷到了真元,外加修為不高,如今只不過勉強恢複了近半."儒生沒有什麼可隱瞞的,老實的回道.

"既然這樣.我這里有幾瓶丹藥,你們四人拿去服下.煉化藥力,再靜坐月許時間,就可讓你們恢複如初了."韓立略一思量,單手然一翻轉,手心中一下浮現四個淡綠色玉瓶,淡淡說道.

"多謝前輩賜藥"儒生四人心中一喜,再次拜謝.

他們分別上前幾步,雙手接過了玉瓶,然後將瓶蓋打開,一股奇香立刻彌漫整間大廳.

略一聞之,只覺神清氣爽,精神為之大振.

儒生等人心中愈欣喜,知道瓶中靈藥非同小可,效力之強還可能在韓立所說之上.

"前輩這一次光臨晚輩的住處,有什麼事情,能讓晚輩幾人效勞的嗎?"儒生能修煉到如今境界,自然不可能是愚笨之人,將靈藥收起後,識趣的問道.

"嗯,我的確有事讓你們去做.此事雖然簡單,但是耗費時間較長,且必須長時間留在天淵城的人可.不知幾位道友是否有此時間.當然,韓某不會讓幾位道友白做此事的."韓立微從容的問道.

"前輩放心,晚輩四人百年內都沒有離開天淵城的打算.有何事情,盡管吩咐.晚輩能做到的,絕不會推辭分毫的."儒生一聽韓立事情並無危險,心中一松,滿口的答應下來.

"既然道友如此說了,那我就不客氣了.先前我曾經提過一名叫南宮婉的女修,你們幫我在天淵城查詢一下此女.她是飛升修士,並有可能改換名字.但我會給你們留一塊玉簡,里面有她畫像,好供你們辨認.若是天淵城無法找到的話,今後的百余年內,你們繼續幫我留意一下這名女修.真能接到此女,我一定會重謝的."韓立淡笑的說道.

"沒有問題,晚輩幾人在天淵城還有些好友.只要這位仙真出現在天淵城,一定會幫前輩找到的."儒生恭敬的答應道.

"嗯,除了此事外,還有一事.韓某准備煉制一批丹藥,但因所需材料種類較多,大都不是常見之物,就是天淵城也不可能短時間收購齊全.而我近期又要遠走他地一趟,也只能只能讓幾位道友代我收購一二了.這里有一筆靈石,應該足夠采購靈藥所用了.另外這幾件寶物,是我昔年偶然得到之物,也送給幾位道友吧."

韓立話語方一說完,一只長袖往身旁桌上一拂.

各色靈光閃動下,四個大小不一的玉盒和一個黑色皮袋一下浮現而出.

儒生四人聞言,不禁詫異的互望了一眼,傳音交談了幾後,也就面露恭謹的答應了下來.

隨後儒生先告罪一聲後,拿起那皮袋,將神念往其中掃了一掃後,臉色大變的一下失聲起來,滿是難以置信的神情.

紅甲大漢三人頓時一怔,望向韓立的目光,不禁有些驚疑.

但韓立神色不變,猶如未見一般.

好在儒生一見不對,急忙先開口解釋起來:

"前輩真是好大手筆,竟然拿出如此多極品靈石.看來前輩想要收購的靈藥,地的確非比尋常.不過既然前輩如此信任晚輩等人,晚輩一定盡心去做."

說完這話,儒生小心的將皮袋一收,略一猶豫後,又拿起了桌上四個玉盒中的一只,並凝重的打開了.

一股白濛濛霞光飛卷而出,盒中赫然是一把白色玉扇,表面靈光森然,符文重重

儒生抬手將玉扇拿出,略一揮動下,片片扇影在身前一下浮現而出,同時一股驚人靈壓一散而出.

"這柄山河扇,具有風土兩種神通,一扇而出後,可以在百余丈外,以萬斤之力傷敵與無形.也算是一件不錯的寶物了."韓立目睹此景,輕笑的說道.

儒生立刻大喜的拜謝不已.

其余三人同樣各自取了一個玉盒,也興奮的分別打開.

結果盒中分別是一對銀環,一塊彩帕和一口玄冰飛刀.

這三件寶物對韓立來說,根本是雞肋之物,但是對儒生等化神修士來說,卻是夢寐以求的寶物,同樣大喜過望的連聲稱謝.

當然這四人收了他寶物,也就算正式答應下了韓立的要求.

至于四人是否會事後反悔,帶著靈石遠遁而逃之事,韓立卻放心的很.

這四人的來曆,他早在城中打聽過一二了.

這幾人在城中也算小名氣,也並非散修出身,無論所屬家族還是出身宗門都可輕易尋到的.

在此種情形下,這四人只要略有些腦,都不會做此種蠢事的.否則就是給自己親人招惹天大的禍事.

何況在離開樓之前,韓立為了萬一,還是用輕描淡寫的口氣,告訴了四人自己剛剛進階合體期的事情,並略顯示一下合體修士能輕松掌握的天地元氣操控能力.

儒生四人變得目瞪口呆之下,自然沒可能再有其他心思了.

而韓立離開了樓後,化為一道遁光就直奔當年天淵衛居住的那片巨大石塔而去了.

沒有多久後,韓立就出現在其中一座石塔的附近,望著入口處進出不停的各色衛士,臉上露出一絲恍惚之色.

這座石塔,正是他當年擔任青冥衛時的居住的那一座.

不過短短數百年再到此地,仿佛一切還都和當年一般無二的樣.

韓立目光閃動幾下後,將心中那絲感慨一收,就遁光一起的也飛了過去.

在石塔入口處,有十幾名黑鐵衛士和兩名青冥衛守在那里.

一見韓立一位明顯不是天淵衛的修士飛來,頓時將一道道懷疑目光掃了過來.

韓立面色平靜,但方一接近這些衛士,卻不加掩飾的將合體期氣息放了出來.

雖然他只放出了一絲的樣,但是境界間的巨大差異,還是讓不及防的兩名青冥衛,面色大變的連晃幾晃.

那些黑鐵衛則是不堪,一下"蹬蹬"的倒退了數步去.

"合體修士"一名青冥衛大漢,倒吸了一口涼氣.

"咦,你是韓道友"另一名短須的青冥衛老者,目光往韓立面上一掃後,卻一下張目結舌起來.

這人竟然認識韓立.

韓立聞言也有些意外,不禁仔掃了短須老者一眼,竟然有幾分面熟.

"你是岳道友"韓立略一思量下,也就真認出了老者來.

"韓道……不韓前輩,你……"短須老者一副猶如見鬼般的難以置信之色,口中是白日夢游般的喃喃起來.

"前輩不是天淵城的長老吧.請問前輩尊姓大名,晚輩可有什麼能效勞的?岳兄,你難道認識這位前輩?"青冥大漢雖然同樣駭然,但不敢怠慢的急忙一禮,並忍不住向岳姓老者低聲問道.

但是短須老者這時,明顯還處于恍惚之中,張了張口卻沒有任何東西說出來.

"青冥衛中許仙,現在可在塔中?"韓立淡淡的問了一句.

"啊,許仙許道友前幾日剛剛帶隊出城巡邏了.恐怕要等幾日能返回的."青冥衛大漢雖然奇怪老者的異樣,但是恭敬的回道.

"既然不在.我也不進去了.等許仙回來之後,麻煩道友幫韓某帶個口信,就說我在城中聚仙等候.請許道友務必過來一趟.至于我的身份,岳道友知道的很清楚,我就不說什麼了."韓立眉頭微微一皺,但隨即恢複如常的吩咐道.

然後他再沖短須老者略一拱手,人就化為一道驚虹飛遁而走.

大漢自然帶著一干黑甲衛,做出了恭送之態.

"岳兄,這位韓前輩倒底是何人,你為何這般失態?"眼見青虹不見了蹤影,大漢回過身來,見岳姓老者還有些怔的模樣,有些不滿了.

"既然是找許仙的,看來真是此人不假了.丁兄莫怪,這位韓前輩在三百年前的時候,還不過是和我等一般無二的青冥衛.當年我後一次見這位'韓前輩’,他不過是化神中期的模樣."短須老者似乎終于有些回過神來,聲音異常怪異的回道.

"三百年前,青冥衛岳兄莫非是在說笑"大漢聞言嚇了一跳,兩眼一下睜得滾圓起來.

"丁兄是近二百年加入的天淵城,所以認得.我和這位'韓前輩’當年同為青冥衛,雖然沒有什麼交情,但曾經被對方援手過一次.以前這位'韓前輩’,在我們青冥衛中也算是鼎鼎大名了,能以化神修為擊殺過相當于煉虛期的異族.後來好像接了什麼隱秘任務,進入蠻荒世界,從此沒有了蹤影.不過就算如此,這些年不見,竟一下從化神期跳到合體期,也未免太匪夷所思了吧."岳姓老者長吐了一口氣,實在難掩話語中的震驚和妒忌之意.



上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章 真血隱憂     下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三章 魔影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