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八章 迷蜃幻境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八章 迷蜃幻境


"前輩,許家到了.我先通知族中一聲,讓家父迎接披輩吧."飛車在山脈附近的高空中一個盤旋後,許芊羽在車中輕聲的請示道.

"這就是許家,果然找了一處好地方.我就在這里等上一會兒吧."韓立神念往山脈中.掃而過後,臉上異色一動後,緩緩點了點頭.

因為飛車明目張膽的停在空中,自然早被下邊山脈中警戒的許家修士現了.

當即禁制波動一起後,十幾道遁光從各個山峰中飛she而來,頗有些來勢不善的樣.

而許芊羽得到韓立允許後,不再遲疑什麼,立刻遁光一起,化為一道白虹向那些本家修士激she迎去了.

結果幾個閃動後,兩者就聚到了一起.

顯然許家修士都認得這位自家的大小丅姐,光芒一斂的紛紛現出了身形來

其中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均面帶驚喜之色.

芊羽仙只是含笑的和這些人低聲說了幾句什麼,就帶著一干人等馬上向下方山脈落去了.

韓立則平靜的站在飛車上,不慌不忙的等候著.

一小會兒工夫後,山脈中響起了陣陣的仙樂之音.

兩隊身穿白紅兩色宮裝的妙齡女,從一座山峰中飛出.

雖然這些女.修為都不過金丹築基期的模樣,但個個貌美如花,神態恭敬異常.

而在這些宮裝女的身後出,另有三人緊跟飛出.

其中一人,正是進去不久的許芊羽.中間一人,則是一位滿面書卷之氣的白衣男.後一人,卻是一位滿臉虯須,目如銅鈴般的高大巨漢.

兩隊宮裝女在離飛車數十丈遠處,就俏生生的停在了原處.

白衣男三人則絲毫不停,一口氣飛到了韓立近前處,停頓了下來.

"晚輩許蛟,拜見韓前輩.許家未能出門遠迎,還望恕罪."

白衣男不過三十來歲模樣,容貌普普通通,但是一身化神後期的修為,倒也不弱了.他面對韓立時,急忙躬身施禮,表現的十分恭敬.

"晚輩許魯,也參見前輩."那名巨漢也有化神中期的修為,同樣大礻匕相見.

"許蛟道友就是許家的主事之人嗎?"韓立目光在白衣男身上一掃火,不動聲色的問道.

"是的,前輩晚輩執掌許家族長之位,已經有千年之久了."白衣男老實的回道.

"那我這一次的來意,芊羽道友和許族長提及了一二了吧."韓立點點頭,問道.

"小女的確說了一些.前輩竟然是為了先祖之事而來,實在讓許家感激不盡.不過這里不是說話之地,前輩請隨晚輩到族中一談吧."白衣男恭謹的說道.

"好,在前邊帶路吧."韓立也沒有推辭什麼,當即點了下頭.

于是在兩隊宮裝女的恭迎下,韓立將飛車一收,從空中飄落而下了.

白衣男和那名巨漢,則一左一右的緊陪兩旁.

倒是許芊羽落後半步,跟在三人灬身後.

一進入山脈的空中,許蛟單手一翻轉,一個碧綠的令牌出現在手中.

往遠處的虛空中輕輕一劃.

整片山脈的低空處,突然一陣劇烈的空間波動.

原本看到的十幾座山峰,一陣水影般的扭曲晃動,景色驀然為之一無

山峰還是原來的那些山峰,但它們所處位置竟一片模糊之後,和剛完全不同.

十幾座高低不同的山頭,幾乎都一下偏差了數里去,身處山脈中的不同位置上了.

若是真有敵人動用大神通直接攻擊許家的這些山峰,想來絕對一擊而偏,無法傷及山上的建築分毫.

韓立雙目一眯,忽然說了一句:

"迷蜃幻境!想不到,許家竟然能布下這種傳說的中的上古禁制."

"呵呵,讓前輩見笑了.萬年前,我們許家曾出了一名天賦極高的陣法師.窮極一生之力,將這上古幻陣複原了七八分的.可惜此修為不高,否則壽元再長些的話,說不定真可能將此上古法陣徹底複原的."許蛟輕笑一聲的說道,似乎對許家的護族大陣也頗為的自傲.

"不錯,有此大陣相護的話,許家的確可保根本不失的."韓立淡淡一笑,竟不再說什麼了.

許蛟見此情形,反而心中有幾分失望的.

難得有一位合體修士見到自家的護族大陣,自然想讓對方細加評論一二的.

"前輩,你覺得此法陣,能否可以抵擋合體期修士的攻擊一二."那名看似魯莽的巨漢,卻聲音甕響的問了一句.

"合體期7嘿嘿……."韓立望了巨漢一眼,沒有直接答複,反而露出一徑似笑非笑的表情.

"大人的意思,這個法陣對合體期前輩無效吧."白衣男遲疑的問道.

"是不是無效,我不知道.但是此法陣確有幾處薄弱,想來就是未能補全上古法陣之故.若是本身陣法造詣稍差的道友還好,破除此陣要費些手腳的.但若本身對法陣之道精通的合體修士,你這不全的迷蜃幻境恐怕真無法依仗什麼的."韓立默然了一下後,平靜的說道.並隨手真的指出了籠罩整座山脈的幾處設立禁制處.

"前輩能看出此法陣的漏洞?"白衣男吃了一驚.

許芊羽和巨漢互望了一眼,面上也都浮現了異色……

"沒什麼,我曾經看到過有關此法陣的典籍,能看出這些出來,自然不算什麼."韓立嘴角一翹,口中輕描淡寫的回道.

這話,他倒沒有應付對方的意思.

迷蜃幻境的匕古法陣,雖然在人族失傳已久.但是他在天元大灬的回族途中,卻在某個異族中的坊市中,現過一批人族的上古陣法典籍.

因為這些典籍是用人族古文書寫,外加上這異族本身根本不重視陣法之道.故而被扔一處雜貨鋪中,根本無人問津.

也不知道,當初這些上古典籍被以前那位人族大能帶出了人族,並流落到此地的.

韓立自然不會放過這種好事,花了近似白撿的代價,將這些上古的陣法典籍全都買下了,並在途中略加參悟了一二.

像這種事情,韓立在途中經過其他異族時,還遇到過多起,故而也沒有太多放在心上的.

但如今一看到許家的這座護族大陣,再一對比典籍上的完整古陣,自然一眼就看出了殘缺之處來.

許蛟這位許家族長,自然不知道有如此一番曲折,但一聽韓立竟手中似乎有完整的迷蜃幻境布置之法時,自然面上大變.

雖然他不知大這位"韓前輩",如何會看到失傳多年的上古法陣典籍.但是若是真的話,豈不是說許家的這個護族大陣,在對方眼中根本猶若無物一般.

而聽對方先前聊聊幾句所指之處,也一點不像信口開河的樣.

白衣男面上縱然還有笑容,但一下就變得有幾分勉強了.

韓立卻猶若未睹,只是不慌不忙的繼續向前飛去.

在兩隊宮裝女的帶領下,韓立一行人終在山脈中心處的一座巨大殿前停了下來.

在那里,正有其他兩名面容相近的,須灰白的老者等候在那里.

"韓前輩,我給你介紹一二.這兩位是晚輩的叔祖,原本在閉關中的,聽說前輩到來,特意出關親自相迎的."許蛟立刻兩步向前,將兩名老者給韓立介紹的說道.

"晚輩許火,許岩拜見韓前輩!"這兩名老者不敢怠慢,急忙一抱拳的問候道,赫然一名是煉虛初期,一名煉虛中期.

如此修為出現在一個普通的修仙家族中,已經算是有些驚人了.畢竟稍小些的家族能有一名化神修士坐鎮,已經算是有立足之本了.

看來許芊羽所說許家,在天元境中頗有些名氣之言,應該還是謙虛之語了.

"二位道友不必多禮,韓某這一次來,也是受人之托而已."韓立擺擺手,對這兩名許家的高階修士倒是頗為的和顏悅色.

而這兩名老者口中連聲不敢,就將韓立直接迎進了巨大殿中.

眾人分主賓落座後,立刻有侍女打扮的煉氣期女,給韓立等人各奉上一杯靈茶.

然後許蛟凝重的開口了:

"因為時間緣故,先前小女只給晚輩說了聊聊數句有關前輩來意事情.聽說韓前輩此行,是有一物需丅要轉交先祖冰魄仙或者她老人家的直系後人.不知此事可是當真?"

"不錯.韓某當初曾經承了一個不小的人情,會答應這種跑腿的事情.不過聽芊羽道友言,當年冰魄仙後人並非只遺留了許家這一脈,所以還需丅要道友略加證實一二,韓某會將東西轉交的."韓立開門見山的直接言道.

"證實?前輩打算如何驗證.我們許家秉承先祖一脈,這應該是附近其他家族都人盡皆知的事情."名叫許火的老者,輕咳了一聲,有些為難的說道.

"這應該不難吧.比如說冰魄道友當年修煉的功法神通,或者遺留了知名的貼身寶物之類的東西,都可以證明許家的身份."韓立目光微閃,平靜的說道.



上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七章 許家     下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九章 寒焰與金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