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九章 寒焰與金符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九章 寒焰與金符


"寶物?當年先祖失蹤前,將所有隨身寶物都帶在了身上,並未給我們後人留下何物.至于功法嗎,我們許家倒一直保有先祖當年威震人族的幾種秘術,但是因為修煉條件苛刻,只有寥寥幾人有資格修煉的.好在岩叔祖,就是其中一人.叔祖,麻煩你給前輩展示一二吧."許蛟略一沉吟後,就轉沖一旁的老者說道.

"既然前輩想看,晚輩就獻丑了."老者略一猶豫,也就了點點頭.

隨後就見他手臂一抬,一只枯瘦手掌從袖中探出,並五指略分的向上一翻轉.

刹那間,一團藍色光焰在手心處浮現而出,靈光流轉之下,幻化成了一朵晶瑩剔透的藍色光蓮.此冰蓮精致異常,仿佛天生一般.

"亁藍冰焰"韓立卻目光一閃,不禁喃喃了一句.

"前輩好眼力.此寒焰是先祖成名神通,修煉到極致,足可以冰封千里,寒凍虛空.當然,晚輩還遠遠未修煉到此境界."許岩瘦削面孔上露出一絲笑容,手中藍色冰蓮滴溜溜一轉下,突然化為一股藍霞往身前虛空一卷撲出.

只見藍霞卷過之處,那片虛空片一下藍光閃閃,瞬間變得有些模糊扭曲.

而這時,另外一名許家老者默認那將手中茶杯往空中一拋,一閃的沒入那片虛空之中.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那茶杯不但瞬間藍光一閃的化為一塊冰雕,還在虛空中一頓的凝滯在了里面.

韓立瞳孔一縮,臉上表情不變,嘴角處還是有一絲訝色現出.

這亁藍冰焰修煉到了後面,竟能具有如此神通,卻有些出乎他的預料.

不過細想一下,這也正常.

他當年從虛天鼎中得到的亁藍冰焰,可不是自行修來的,而是直接吸納煉化之物,威能一直無法自行提升的.

而這位許岩的寒焰,完全自身苦修出的神通,外加再有後續的口訣功法,自然可以一步步的淬提升威能.

這兩種做法,各有利弊之處.

直接吸納現成的寒焰,就無需專門耗費時間修煉,就可直接獲得神通.但日後若想再提升此神通的威能,只能借用外物之力或者融合其他極寒之焰了.

像老者和冰魄仙這般自行修煉出來的,雖然耗時長久,但是只要按照功法口訣,總可以將此寒焰修煉到大成階段的.

而他吸收的亁藍冰焰,還是在人界之事.

那時冰魄仙遺留的亁藍冰焰,頂多只是化神期神通,自然遠不能和現在的煉虛期的老者相比了.

韓立心念飛轉動幾下後,也就明白其中的奧妙了,嘴角訝色也就一閃即逝的消失了.

不過老者身前虛空中的那抹藍色,也就堅持了幾個呼吸的工夫,就仿佛玻璃般的破碎潰散了.

原本呆滯在虛空中的茶杯,立刻向地面墜落而下.

另一名叫許火的老者,卻早有准備,單手一招之下,立刻將被藍冰包裹的茶杯重攝入了手中.

同時他手中赤紅之光一閃之下,那一層藍冰瞬間的融化消失..

茶杯一下重完好的顯現而出了.

"前輩覺得怎樣,岩叔祖此神通,能否證實我們許家是先祖的直系."白衣男面帶笑容的沖韓立問道.

"的確是亁藍冰焰不假.而且許岩道友在此神通上已經爐火純青.能將極寒之力控制到一絲未泄的地步,實在難得之極."韓立笑了一笑,並輕點了下頭.

"那前輩的意思是……"許蛟精神為之一振.

"嘿嘿,道友盡管放心.既然許家是冰魄道友的直系後人,在下自然會將東西轉交的."韓立低聲一笑,驀然袖袍往一旁桌上一拂.

青霞一閃之下,兩件東西在桌面上一下浮出.

一只淡藍色玉簡,一只潔白的玉盒.

二物均被一道金光閃閃符箓,封印的嚴嚴實實,足以證明韓立根本未曾開啟和看過二物.

白衣男目光一掃下,神情有些肅然,但未馬上拿過二物,反而謹慎的又問了一句:

"前輩現在可否告知,是何人托前輩轉交的東西嗎?"

"不是在下不肯說.而是說出來,幾位道友也不可能知道的.我只能告訴諸位道友,這位前輩並非我們人妖兩族中人,一身修為神通連我也無法望其後背一二的."韓立眉頭一皺,緩緩的言道.

"什麼,異族之人."

"連前輩也自認不如,難道是……"

許家幾人一下失聲起來.顯然這個回答,遠遠出乎他們的預料.

許芊羽和老者等人都露出了驚疑之色來.

倒是韓立對他們的反應,毫不奇怪,顯得平靜異常.

許蛟目光一閃下,若有所思的說道:

"當年先祖離開之時,正是剛剛突破合體期境界不久,倒是有可能進入了蠻荒世界,去游曆整個風元大.若真是如此的話,認識一兩名異族的前輩,似乎也是正常之事.難道這里面有先祖當年失蹤的線索."

"這倒不是不可能的."許岩等兩名老者互望一眼,面上喜色一閃下,幾乎異口同聲的同意道.

許芊羽和巨漢互望一眼後,也不禁都現出了興奮之色.

"這個只是猜測之言,是不是還是兩說事情.還請前輩稍候一二,晚輩去去就回.岩叔祖,你和羽兒先陪一下前輩吧."白衣男深吸了一口氣,不再遲疑的將桌上兩物吸到了手中後,並沖韓立歉然的說道.

"許道友盡請自便."韓立卻毫不在意.

于是許蛟手捧二物的起身,帶著另外一名老者和巨漢,先告辭離開了.

轉眼間,大廳中就只剩下韓立,許芊羽,許岩三人了.

"韓前輩,在下昔日曾聽羽兒講過,當年在天淵城中時,她多蒙前輩指點的.否則還不一定能如此的突破到化神境界.我這個做叔祖的替羽兒向前輩多多謝過了."老者陪韓立閑聊了幾句後,雙手一拱的這般說道.

"沒什麼.這也是芊羽道友自身資質過人.我當年只是略加照顧一二罷了."韓立淡淡的回道.

"不過說起此事,聽羽兒說,前輩似乎和先祖也有些淵源,不知是否屬實?"許岩有些好奇的問道.

"雖然我並未見過冰魄仙前輩過,但淵源還真有一些的.否則那位前輩也不會托付我轉交東西了.道友若是心中有些懷疑的話,看一下此物也就明白了."韓立望了老者一眼,嘴角一動後,驀然一根手指在眼前豎了起來.

接著只聽到"噗嗤"一聲,一朵藍色光焰一下在指尖處爆而出,滴溜溜一轉下,竟形成了一朵藍色冰花.

"亁藍冰焰"老者一聲驚呼,死死盯著藍色冰花,面上滿是吃驚之色.

"難道前輩也是……"一旁的許芊羽見到此幕,也震驚的一下喃喃起來.

"不是你們想的那般,我只是當年收了一些令先祖在下界遺留的寒焰而已."韓立微微一笑的說道.

"原來如此"許岩有些恍然大悟,但目中仍有一些疑色,但卻不好開口仔細再追問下去.

畢竟韓立是一位合體期修士,哪是他這麼一位煉虛修士敢輕易盤問的.

幾乎同一時間,在殿後面某一被層層禁制嚴密護住的密室中,許家族長和巨漢,另外一名老者,卻正凝重的打量著放在密室石桌上的兩件東西.

"這符箓好生厲害,憑你我的修為,竟然無法用法力強行揭下.看來還真像那位韓前輩所言,這些東西是異族的大乘存在要轉交先祖的."名叫許火的老者,似乎已經嘗試過取下符箓,望著二物有些無奈的說道.

"若真是大乘存在所為,這兩張符箓能如此玄妙並不是什麼奇怪之事.若是借用寶物之力,強行毀掉這兩道符箓,就怕將東西也有損壞了.肯定另有些巧手法對的."許蛟摸了摸光滑的下巴,似乎想到了些什麼.

"族長若是有辦法,不妨先試上一試了.不行,再另想其他辦法."許火顯然有些心急,不加思索的說道.

"叔父之言極是,那小侄就先姑且一試了."許蛟好一會兒後,凝重的點了點頭.

接著就見他忽然一抬手臂,再一張口,一道白光一噴而出.

只見白森森寒光圍著手腕處飛一繞後,就立刻一閃的重被許蛟吸回了口中.

但下一刻,手腕處一絲殷紅浮現,數滴精血徐徐的墜落而下,正好滴在了那塊封印玉簡的符箓上.

血光微閃之下,這些精血就輕易的沒入不見了.

原本靜靜不動的符箓,瞬間金光大放,上爭先恐後的浮現而出一個個大小不一的金文.

但一閃即逝下,這些金文就紛紛的潰散消失了,同時符箓上的驚人靈氣一斂,所有靈光也一下消失了.

許蛟見到此幕,頓時大喜,知道自己多半猜對了.果真只有繼承了冰魄仙血脈的精血,能安然揭下此符箓的.

他深吸了一口氣後,張口沖著玉簡輕輕一吹.

金色符箓一顫之下,就無聲無息的從玉簡上飄落而下.



上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八章 迷蜃幻境     下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七十章 血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