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七十一章 許家宗廟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七十一章 許家宗廟


韓立中有了可能的答莽後,韓立望著遠處山峰,臉上重回複了平靜之色.

再望了一小會工兒,遠處放動終一斂的消失後,他就若有所思的離開了窗口,重回到了蒲團處盤膝坐下,並緩緩閉上了雙目.

接下的日里,除了許芊羽必來的問候請安外,許家其他人倒沒有人來打撫他的參恪修行.

不過從女臉上隱帶的憂慮之色看,忤家人那晚上的舉動,似乎並不怎麼太順利的樣.

果然以後的每日晚上,同樣的天家和波動都接連的爆而出.

一連幾夜後,那位芊羽仙請安過後,似乎有話想沖韓立說的,但走到了口邊,又猶數次豫的咽了回去.

韓立將這一切目脂眼中,心中暗自有些思量,但表面深色如常.

不過當到了第五日早上時候,正在闋接須層繼續未梧符箓的韓立,神色一動,忽然手掌一翻轉下,符箓一閃的不見了蹤影.

他清楚的感應到,接大門處,除了原本來向自己問候的許芊羽外,還有多出許蛟和另外一個陌生人的氣息.

此氣息非常強大,竟有煉虛後期的修為.

這讓他臉匕訝色一閃.

許家竟還蔑有如此修為的修士,看來平常橙飾還真夠深的,頗懂木秀于抹和藏杜之理.

就在韓立心中一番思量之際,下方傳來了許家族長恭謹的話語聲:

"晚輩杵蛟,拜見韓前輩.不知前輩是否有暇,能見晚輩一面."

"原來是許族長到了,不必如此客氣.請在大廳稍候一下,韓某這就下去."韓立淡淡回道,接著一起身,向楂下走去了.

一會兒工大後,韓立身影就出現在了一層大廳的接梯口處,目光立亦掃向那名煉虛後期的陌生人.

和忤蛟並肩站立之人,是一名身穿半舊灰袍的青年男,不過二十七八歲的棋樣,也舍笑的望向韓立.

細看之下,青年容顏和許蛟有幾分相像.兩者站在一起,倒反像是杵蛟的後輩侄一般.

"前輩.這是我們杵家大長老杵元,前幾天因為修煉到關鍍之處,所以無法及時出關迎接前輩."許蛟一見韓立,立刻施了一禮,同時介紹身旁之人的說道.

"大長老?許元道已經到了煉虛後期的大圓滿階段,恐怕隨時都可以突破合體瓶頸了.若是通過的話,也就成為我輩中人了."韓立打量了青年幾眼,突然一笑起來.

"前輩慧眼如炬.晚輩的確已經開始准備突破瓶頸之事了.不過通過的幾牟,實在渺茫的很."青年同樣恭敬沖韓立見過一禮,然後歎口氣的回道.

韓立聽了微微一笑,沒有接口什麼,在主位坐下後,示意幾人也坐下再誤.

許蛟幾人稱謝後,就坐在了韓立兩側.

"忤族長這一次前來,莫非已經是有了今先狙的消息了."韓立沒有拐彎抹角,開門見山的言道.

但他說的如此直接,倒讓許蛟一怔,隨之嘴角抽搐一下,就苦笑了起來:

"前輩這話要是昨日來問,晚輩恐怕還真無法給出一個准信,但晚輩這次而來,卻正是為了此事求前輩而來的."

"求我?"韓立眉棺微微一機,似乎有些意外.

"不瞞前輩,這一次前輩轉交的東兩,的確有辦法查到冰魄先租的下落.但是單憑我們杵家卻有些力所不逮,恐怕需丅要惜助前輩的力量一二."杵蛟干脆直接說明了來意.

"小侄所說不假.為了此事,我們許家三位煉虛期修士全都出手武過了,但還是法力不濟,只能求到前輩頭上了."許元也神色一凝的說道.

"有這種事情!二位道可否將來龍去脈先細說一下."韓立目光一閃,卻淡淡的說道.

以他如今身份修為,自不會輕易允語什麼的.

"當然,前輩不問,晚輩也會主動先票告的."杵蛟滿口的答應,咯一思量下,就繼續的說道:

"其實事情並不複雜的.不知前輩可否聽說過,血理大丅法,?"

"血魂大丅法!聽起來還真有些耳熟.咦,奠不是數萬年前血晶上人,修習的那個血瑰大丅法,."韓立先是眉頭一皺,但馬上想到了相關東西,臉色微微一變的說道.

"前輩果然聽聞過此私未的.這血晶上人也算是我們人族萬年難遇的奇,不但柚刻了血理之木,曾經用此木擊殺過異族的同階存在.不瞞前輩,血晶上人雖然早就隕落了,但是他當年的衣缽卻被先狙冰魄仙無意中現了.雖然此功法近似麾道,先狙也不可能重改修功法,但仍棟選其中幾種保命的秘木以修煉了一番,還煉制了數種相關的救命寶物.這次前輩轉交之物中,就有先祖祭煉的一只"血魂瓶",里面正是裝著一縷血魂.只要能將此血頑重喚醒,自然可知道先狙的蹤跡了."許蛟一邊說著,一邊留神韓立的神色.

但除了聽懂血理瓶的時候,韓立神目光不經意的閃動一下,就再也看不出任何異樣了.

"這些天晚上出現的天兆,就是你們喚醒血魏引起的把."韓立沉默了片刻後,驀然問了一句.

"前輩所說沒錯.晚輩不敢耽擱什麼,當晚就召等了人手,舉行了喚醒儀式.但可惜的是"杵蛟說到這里,露出了一絲無奈之色.

"可惜不知是血瑰被刮印太久的,還是我等血脈不太純的縷故,數次喚醒都接連失敗了.而因為封印血魂的符箓,已經被搗開了,若再不在兩日內將血理喚醒,先狙這一縷血現就真的徹底消散了."青年歎了一口氣,在一旁楠口的言道.

"你們許家想讓韓某加入喚醒儀式?"韓立不置可否的問了一旬.

"前輩明奎.我等在這幾日中,實在已經武過了所有方法,都沒有放果.也只有求道前輩這里了."許蛟再次起身沖韓立一禮,一臉城懇之色的言道.

"若真是法力不濟的像故,韓某出下力氣倒沒有什麼的.但若是血魂或者喚醒儀式本身的問題,在下就無能為力了."韓立攘了拱下巴,好一會兒後,淡然的說道.

"這個自然.若真是我等的問題,也只能說是天意如此而已."許蛟聞言,頓時欣喜的連連點頭.

許元和杵芊羽也露出大喜之色來.

"事不宜遲,韓某這就看看冰魄道的血魂,和你們准備的喚醒儀式."韓立既答應了下來後,倒立應一副風雷厲行的棋樣,站起身來的吩咐道.

"行.雖然這儀式只能在夜晚的特定時應舉行,但前輩先去看看了解一二也好!"許蛟只是咯一考慮後,覺得並無任何問題,就一口答應了下來.

若真能找回冰魄仙他們這許家的位先租,立刻可讓許家成為人族級家族之一口

為此,無論許蛟還是許元等一干長老,都竭盡全力的想喚醒冰魄仙的這一縷血瑰.

韓立跟著許家三人離開了闋楂,然後遁光一起的直奔遠處那座晚上傳出波動的山峰飛she而去.

如此短距離,自然頃刻間就到了.

只見原本看似普通山峰四周,到處都是一團團五顏六色的禁制靈光,而在這些靈光之間,一道道身穿青色甲衣的衛士,若隱若現.

韓立神念一扭,就輕易的現,這些衛士修為大都在元嬰級左古,足有上百人之多的樣.

這點人手也許對天淵城這般的勢力眼中,根本不值一捉,但對一個家族來說,卻足以驚歎了.

而且這些衛士,人人都巧妙隱匿禁制之中,沒有一人出聲或交誤,一副訓練有素的樣.這對一個家族來說,就加的難得了.

似乎現了韓立的異常,許蛟在一旁出聲的解釋道:

"讓前輩見笑了,這是我們杵家的密衛,也是杵家精銳的力量了.雖然單打柚斗在高階修士面前根本不值一提,但是三四人聯手下,倒也足以和化神級修士一戰的."

"哦,如此說來,這些人還精通聯手秘木了."韓立似乎有些興起的說道.

"呵呵,的確如此.這喚醒儀式非常忌諱被人打攪,為了小心起見,將族中所有密衛都布置在此地的."許蛟又解釋了一旬.

這一次,韓立點點頭,就不再說什麼了.

許蛟動用手中法暴,分開禁制之後,幾人就落在了山腰處的一座酷似廟宇的巨大建築前.

而在廟宇大門正上方的一塊牌匾上,只有用銀粉書寫了一個斗大"杵"字古文.

在大門附近,則有七八名密衛,正面無表情的守在那里.

奇怪的是,大門緊緊英閉著,倒是旁邊一個只能容一人通過的偏門,敞開著.

韓立神色微微一動.

"還請前輩見諒,這里是我們忤家的宗廟所在,所以我們只能從偏門進入地下的密殿中."許元有些歉意的說道.

"沒什麼,這是應該的."韓立投捶手,不在意的樣.

聽到韓立如此一說,許元和杵蛟均都暗送了一口氣.

若對方真因為此事而心中不滿,對他們來說,自然是得不俗失的事情了.

于是一干人等就此穿過一旁偏門,進入了許家的宗廟之中.(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七十章 血魂     下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七十二章 儀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