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七十二章 儀式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七十二章 儀式


穿過一個長長的走廊,兜了大半個圈後,韓立等人未經過宗廟的正殿,直接進入到了後殿中.

在殿中一間隱蔽的密室中,赫然有一條斜著通向地下深處的白石階梯.

階梯入口處,另有幾名密衛警惕的守在那里.

許蛟擺了擺手,這幾名密衛立刻一躬身的退讓到了兩邊.

一行人進入到了有些陰暗的階梯中.

此通道有些陰暗,並有陣陣寒從下方不時吹出,而在兩側每隔一段距離,鑲嵌著一塊拳頭大的月光石,

讓通道中靈光忽暗忽明,陰影重重,猶如鬼蛾一般.

好在石階沒有多長,片刻工夫後,眾人就走了出來,出現在了一間精心設計的地下巨廳中.

韓立四下略微一掃,雙目微微一眯.

整間大廳都用一種淡黑色玉石砌成,面積足有三四百丈之廣,四周牆壁和頂部上,銘印著一個個複雜神秘的白色符文.

這些符文閃動著白色靈光,將整間大廳變得如同白晝一般.

但大廳中惹眼的,卻是中心處一座精致異常的水池狀高台.

高台呈六角棱形狀,被一個巨大丅法陣簇擁著.

而在高台中,一個圓形水池中滿是鮮紅色的詭異液體,但絲毫血腥之氣未有,反而有陣陣的郁香從池中散出.

在這巨大丅法陣中,有十幾名許家修士在那里聞目打坐,正好將棱形高台圍成一圈.

里面赫然有韓立見過的許岩,許火二人.

"拜見韓前輩前輩,多謝前輩出手相助許家."這兩名許家的煉虛修士,一見韓立在許元和許蛟作陪下出現在廳中,哪還不明白韓立的來意,當即大喜的立刻起身,沖韓立遙遙一禮.

"先別說什麼感激之言.能否真幫上一點小忙,還是兩說的事情."韓立搖搖頭的說道.

許蛟這位許家族長卻絲毫不以為意,反而沖遠處一招手,讓其他許家修士也一同見過韓立.

這些修士有男有女,既有年紀不過三四十歲之人,也有須雪白的垂目老者.

但每一人,都有化神期的修為,顯然都是許家真正的核心族人.

而這些修士早就用敬畏目光偷看向韓立,顯然早就知道這是一名合體修士,如今再一聽自家族長的吩咐,頓時一個個起身,異口同聲的向韓立大禮參拜.

韓立擺擺手,就自顧自的向血池望去,臉上露出大感興趣之色.

"這是按照血魂大丅法中記載所造之物.池中靈液,是用我等許家族人精血外,加眾多珍稀靈藥靈物,混合融化而成.不但是喚醒血魂必須的東西之一,而且可以借助池中血氣,延緩血魂消散的度一二."許元在一旁低聲說道.

"原來如此.不過喚醒儀式主要東西,還是靈液下面的東西吧.沒有此物,就算池中靈液再多,下的法陣再玄苗,血魂秘術也很難施展出來!"韓立瞳孔深藍芒微閃下,淡淡的說道.

"前輩慧眼如炬,已經看出來了.那靈液下中是我們許家的鎮族之寶,血晶棺,.沒有此物無法凝化出血魂必須的血軀,讓血魂寄付其上的."許元面色微微一變,但馬上如常的解釋道.

"血晶棺!嘿嘿,我倒是有些明白,這個喚醒儀式是怎麼一回事了."韓立目光在下方的巨大丅法陣上掃了數遍,似乎一下想起了什麼,在沉吟了一會兒後,就一笑了起來.

"前輩此話當真."一旁的許火和許岩為之一愣,明顯有些不太全信韓立之言.

這個喚醒儀式,許家光是准備布置,就動用了全族之力,並花費了大半日光景,勉強准備妥當的.

對方縱然是一名合體修士,但只是看了寥寥幾眼,就能一下看透其中的玄妙,他們自然難以相信的.

許遠和許蛟聞聽此言,也同樣露出訝然來.

"幾位道友不用覺得奇怪,只是你們這個儀式倒和韓某曾經見識過的一種異族的功法有些相近,頗有異曲同工之處."韓立臉上笑容一收的說道.

但他腦中卻不禁閃過在天云時,曾經看過的某個異族的功法典籍.

此異族雖然名聲不顯,但是記錄的功法卻可以將魂魄分裂成眾多分,只要其中一絲能進入事先精心准備好的肉身,就可立刻給自己複制一個一般無二的化身出來.

此種功法看起來如此奇特,外加修煉口訣和人族功法有些接近.

韓立當時曾經如獲至寶的立刻銘印了一份.

但事後現,此功法的關鍵處,竟然必須擁有那種異族的某種隱秘天賦可.否則修煉之後,反會招致功法的反噬.

如此一來,他只能暗叫可惜的放棄了.

當然異族原本和人族就有些不同,兩種秘術的細節處也大有差異,但在分魂以及重寄附的肉身上,倒可以大為借鑒的.

原本心中只有三四成把握的韓立,自問再好好將兩者間的共同處揣摩一下,就可有七八成的自信了.

當然這些東西,韓立自然不會現在當場說出來的.

他只是在一干修士神色各異的目光中,圍著血池和整座法陣徐徐走動起來,眼睛一刻也不離開法陣和中心處的血池.

"好了,到時我自會在恰當時機出手的,你們還按照原來的方法,准時舉行儀式吧."

數個圈繞完後,韓立淡淡的說了幾句,就一扭身,竟走到大廳一角處,自顧自的盤膝坐下,閉上了雙目,

許蛟聽了眉頭微微一皺,再等一會兒後,見韓立真在原處一動不動的就此入定了,終于有些忍不住了,嘴唇一動的想要些什麼.

但就在這時,他耳邊突然響起了許元的傳音聲.

雖然只是脆聊數句,但是讓這位許家族長心中一凜,略一猶豫有,也就打消了開口的念頭.

反而再等片刻後,就和其他許家修士一般,進入到了法陣中,圍著高台盤坐調息起來.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了,地面山脈的空中,開始漸漸的昏暗下來.

而隨著夜晚的降臨,原本閉目大作的一干許家修士,漸漸有些騷動起來.

不少修士,忍不住的抬往法陣中的高台望去,臉上神色頗為奇怪.

再等一會兒工夫後,許元許蛟等一干人,也同樣睜開了雙目,凝望了過去.

也不知過了多久後,突然巨廳頂部突然間光芒大放起來,一個個白色符文開始在高處流動不已起來,竟片刻間工夫,形成了數個簡單的小型法陣來.

接一刻,嗡鳴聲大起!

這些小型法陣一顫之後,數道乳白色光柱從中一噴而出,正好擊在了下方的棱形高台之上,並一閃即逝的沒入血池之中.

韓立神色一動,驀然睜開了雙目.

幾乎同一時間,原本安靜異常的血池,一下沸騰了起來.

一道詭異漩渦在血池中心處憑空現出,並飛旋轉起來.在血紅水浪之中,一個個大小不一的銀色符文,忽閃忽現,神秘異常.

"時候已到,開始運轉法陣!"一直靜靜等候的許元,一聲大喝,震得整間大廳都嗡嗡作響.

一聲齊聲答應後,盤坐法陣各車的許家修士,紛紛精神一振的雙手掐訣,口中念念有詞不已.

"噗噗"的悶響聲接連不覺,法陣中激的靈光方一閃動後,從各處噴出了十八道血紅光柱.

每一根都有碗口粗細,血光閃閃,頂端直接沒入巨廳頂部,看不到盡頭.

許元,許火,許岩三人灬身為煉虛修士,自然占據了法陣中重要的三個陣眼處,並在其他人念動法決,催動法陣的時候,各自手掌一翻轉,手心中多出了一杆數寸長的鮮紅幡旗.

一吹之下,三杆小幡立刻一豎而起,並滴溜溜的轉動不停起來.

三名許家的煉虛修士,顯然已經數駕輕就熟了,一見此景,立刻再一張口下,竟各自咬破舌尖,噴出來一團精血.

三團精血方一呼嘯出口,就立刻砰的一聲,紛紛化為血霧將小幡徹底罩在了其中.

小幡上一陣尖鳴聲出,接著各自一股光霞一卷而出,將所有血霧一吞而盡.

刹那間,三杆小幡在血光大放中,體形狂漲起來.

幾個閃動後,就化為三杆巨大血幡,粗若碗口,煞氣沖天.

陣陣血色光霞,從血幡上狂湧而出,不停湧入整座法陣之中,和法陣中泛起的其他血光交融一體,將整座血池都籠罩其下.

血腥之氣和古怪奇香之氣,同時翻滾而出,又奇妙的交織融為一體,化為另外一股讓人聞之沉沉欲醉的古怪氣息.

而就在這時,仿佛在此種怪異氣息的吸引下,一陣轟隆隆的怪鳴聲法出,接著一團仿佛血色火焰的巨大光團,從血池漩渦極深處徐徐的冒了出來.

在血色光焰中,一只閃動薛紅靈光的水晶版棺木,靜靜的懸浮不動著.

一看到此棺木出現,無論三名煉虛修士,還是許家其他人,臉上紛紛都露出了凝重的表情.

他們體表各色靈光流轉不定,有的甚至臉色白,身軀微微顫抖起來,顯然已經將體丅內法力催動到了極致.

(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七十一章 許家宗廟     下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 蘇醒(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