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七十四章 血靈(第二更)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七十四章 血靈(第二更)


宮裝女,目光在四周眾人身上一掃而過後,目光一凝下,後落在了韓立身上不動起來.

韓立只覺一股神念之力一下從身上掃過,雖然談不上太強大,但竟給他一種將被看透身體內外的詭異感覺.

他心中一凜,大衍決立刻在體內運行起來,將這神念之力毫不猶豫的擋在了體外.

宮裝女似乎有些意外,但馬上將目光一收,一只纖纖玉手在身前突然一翻轉.

原本籠罩身上的血色晶棺,頓時現出一層翻滾不定的符文.

隨之晶棺一閃的縮小了無數倍,化為了數寸大小的出現在了手掌上,再一閃下,後就不見了蹤影.

如此一來,宮裝女一下就從寶物中脫困而出,直接面對下方的眾人了.

"你們都是許家之人吧!但這人是誰,似乎不是許家弟?"女一開口,就問出了一個出人預料的問題.

許遠等人一時的面面相覷.

"下是冰魄道友?"這時,韓立倒是眉頭微微一皺,卻反問了一句.

此女身軀明明是精血所化,但竟無法直接感應到對方的修為深淺,這倒讓他有些嘖嘖稱奇了.

當然一縷分魂所化的化身,縱然再有些詭異處,他自然不會有何畏懼的.

"說我是冰魄仙,也不算錯.道友是合體期修士?"宮裝女目中血光微微一閃也回答了韓立所問.

當然這也是韓立是合體期修士,並不弱于她本尊修為緣故.

"在下韓立,的確是許道友請來喚醒仙血魂的."聽聞對方的確是冰魄仙血魂所化,韓立客客氣氣的一拱手.

"原來如此!也算我這些後人用心了竟然能請到道友這樣的合體期修士相助."聽到韓立如此一說,宮裝女目中冷色漸去,也沖韓立一禮的說道.

許蛟等人聽到女如此一問,卻均感到到臉上有些火熱.

這位"韓前輩"哪是他們事先請來的,而是主動送上門來的.

否則這一次,他們許家還真無法將自家先祖的血魂喚醒.

"嘿嘿,說起來此事和在下也有些關系,幫些小忙也是應該之事.何況,韓某和冰魄道友還另有些淵源的."韓立輕笑了起來.

"哦,竟有此事?"宮裝女一怔目光一轉下,望向下方的許家修士.

"先祖,韓前輩之言的確不假.不但血魂是這位前輩送回許家的,而且這位前輩和冰魄先祖都出自同一人界,還得到過先祖遺留的一些乾藍冰焰."許蛟上前一步,小心的回道.

"竟有此事!妾身多謝了!等本尊脫困後一定重重厚報的."宮裝女美目中閃過一絲訝色,雖然話語不多但所說話語讓人不由自主的深信不疑.

"在下倒不圖什麼報答,只是有幾個問題,一直想向仙請教一二.不過現在不是說這些事情的時候,還是等道友法身穩固下來後,再談論此問題吧."韓立望了女幾眼,嘴角一動的說道.

"道友看出來了.倒讓道友見笑一二了.這具血軀剛剛凝練而成的確不太穩固需要花費幾日時間,能讓血魂和其真正融合為一口"宮裝女略有些詫異但也沒有否認之意的說道.

"呵呵,道友血魂剛剛醒來,一定有許多話語和族人說上一二.韓某就不打擾了.芊羽道友,你送我回住處吧."韓立一轉身,忽然對附近的許芊羽說道.

"啊……芊羽遵命!"

"晚輩就先不留前輩了.當先祖血魂無恙後,自會親自重謝前輩的."

許芊羽一愣,不由得望了許蛟一口,但是那位許家族長聽到韓立言語,卻心中一喜,早已連連稱謝起來.

宮裝女見此情形,沒有出言攔阻,只是沖韓立再微微一禮.

于是韓立就和許芊羽就此一轉身,大模大樣的走出了巨廳.

目睹韓立身影在出口處消失後,許蛟帶著一干許家修士,重上前給空中女見禮.

"你們起來吧!能將我血魂重喚醒,也真難為你們了.你就是許家如今的族長!"宮裝女沖許蛟緩緩的問道.

"第一百七十三代玄孫許蛟,拜見冰魄先祖",許蛟恭敬異常的回道.

"第一百七十三代?看來真過去許多年了.嗯,你的修為雖然不高,但也不錯了.都起來吧!雖然這血魂傳承了我本尊的部分記憶,可並不是真正的本尊.而且因為封印時間太長關系,記憶也大都殘缺不全了,能記起的重要東西也寥寥無幾的.也不必稱呼我什麼先祖,叫我一聲血靈即可了."宮裝女卻苦笑的沖下方一擺手.

眾許家修士聞聽此言,先是為之一愣,接著心中又均都一驚.

"那血靈前輩,可記得冰魄先祖的本尊下落,是否安然無恙?"許元一急之下,倒也沒在稱呼上多做什麼糾纏,張口就問及了眾人關心的問題.

聽到如此一問,宮裝女的玉容卻陰沉下來,半晌後搖搖頭:這一下,許蛟等人心中真的一涼起來.

"放心,雖然本尊直接下落我無法記起了,但是憑借血魂間的那一絲感應,知道她應該還存活在靈界之中,並且一些相關線索,我還是有些模糊印象的."宮裝女卻又說出了讓眾人心中一喜的話來.

"能知道線索也好,只要喲一絲蹤跡可尋,我等一定會將先祖大人尋找回來的."許蛟深吸一口氣後,凝重的沖空中一抱拳的說道.

"這可不是一件容易之事?雖然具體事情想不起來了,但我本尊應該被困其他大的某個地方了.好了,詳細的線索等我將腦中殘缺記憶重整理下後,自會細細說與你們.現在你們先說說如令人族的情形,以及剛那名合體期修士的事情.我從此人身上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氣息,除了所說的乾藍冰焰外,似乎另有一件我非常熟悉的東西,也被此人得到了.但是具體的卻又無法馬上想起!"血靈玉容上現出了一絲疑惑.

許蛟許元等人聽到這話,不禁詫異互望了一眼.

略一猶豫後,許蛟略也就恭敬的回道:"既然血靈前輩想知道,晚輩馬上如實的講述一二.自從冰魄先祖失蹤不久,我們人族上一次的魔災大劫就降臨人族了,原先的三人皇七妖王,隕落了不少,讓人妖兩族,在下面的萬余年內頗為的混亂……"

這位許家族長,開始從數萬年前的大事,一一講了起來,其中也穿插講了一些許家生的大事.甚至連數次差點滅族的事情,也一一講出.

當這些事情講完後,他又將從許芊羽哪里聽到的和韓立相關的事情事情,也詳細的告訴了這位自家先祖的血魂化身.

而宮裝女一直漂浮在血池上空,臉上神色始終冷靜異常,只是一對美目,隱約閃動的那一抹血光,能讓人看出其心中並非一絲波瀾沒有……

與此同時,韓立已經回到了原先居住的樓中,並將許芊羽打離去了.

他自己則上到了頂層處,幾步走到窗口處,雙目微眯的朝許家宗廟處望了幾眼,並沉吟了起來.

但是不過片刻工夫,韓立離開了窗口,回到了頂層中心處.

一抬手,一塊黃色蒲團被放了出來.

隨後他盤膝坐下,單手掐訣,神色淡然的閉上了雙目.

此後,韓立再無任何舉動了,仿佛徹底入定起來!

三日之後,自稱血靈的宮裝女帶著許蛟一人,出現在了樓門前.

早就有所感應的的韓立,不慌不忙的將三人讓進一層的大廳中.

"恭喜道友血軀之身已經大成!"等宮裝女方一落座,韓立就沖此女微笑的說道.

"能如此將法身和血魂融合一體,還要多虧韓道友精純的法力.否則絕無法短短三日內,就可讓血靈將法身鞏固到此程度的."宮裝女同樣嘴角含笑的回道.

此女原本鮮紅的一對瞳孔,此刻赫然和普通人一般無二的漆黑晶瑩了.

"呵呵,韓某只不過順手而為罷了.倒是道友的血魂秘術,的確玄妙萬分,竟然可以如此輕易的重鑄化身,實在是遇敵自保的大神通啊."韓立聽到此女自稱血靈,略為一怔,但馬上恢複如常的擺擺手.

"這血魂秘術也是妾身當年無意中得到的,其中的確有幾種手段,在保命上大有些用處的.若是道友不嫌棄的話,血靈就用此典籍酬謝道友先前的援手大恩!"血靈眨了眨美目,手掌一翻轉,驀然一塊白色玉簡出現在了手中,並往韓立身前的桌上一送.

接著此女望向韓立的目光,滿是似笑非笑的神情.

韓立聞聽此言,卻瞳孔一縮,望著近在咫尺的玉簡的沉默了一下後,突然抬手一招.

"嗖"的一聲!

白色玉簡一下自行跳到其手中.

韓立神色平靜的目光一掃,一縷神念向玉簡洞穿而去.

而血靈目睹此幕,臉上絲毫異樣沒有,但美目深處卻有一絲不易察覺的訝色閃過.



上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 蘇醒(第一更)     下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 還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