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八章 白果兒  
   
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八章 白果兒


離正式召開之日,還有數月之久,但九仙山卻已經聚集了眾多從三境和七妖之地趕來的無數修士妖修.

雖然他們還無法進入在九仙山之中,但在山脈附近處,卻早形成十幾個自的大小坊市.

無數中高階修士在這些坊市出沒,一些罕見的材料靈藥也頻頻在這些地方現身,並火熱異常的先交易起來.

在其他地方人妖殊途的場面,在這些坊市中並不存在.

即使進入這些坊市的妖族數量,相比人族來說仍稀少的多.但是敢出現在的妖族,幾乎每一個都是能將大半身軀化形的高階妖獸.

故而論真正的實力,這些坊市中的妖族絲毫不差人族多少的,兩族倒也能平安相處,不會輕易出現一族欺凌另一族的場面.

當然這也是大概的情形.

這些坊市並不是萬寶大會正式舉辦的場地,又只是臨時的處所,自然沒有什麼嚴謹秩序.

縱然有九仙山中會派出一些衛士,在這些坊市中出沒巡邏,也只是能維護一個表面上的安穩.

持槍凌弱,強行買賣等額事情,在隱蔽之處自然時有生.

這一日,在離九仙山較遠的一座荒山之中,就正在生著此種情形.

一形容枯瘦的中年修士,和一名年紀不過十一二歲的女童,正被三名殺氣騰騰的黑衣人,從三面圍在正中間.

中年修士不過築基中期,女孩是只有煉氣期三四層的模樣.而圍著他們的一干人等,卻都有築基後期的修為,個個面露凶光.

"白化及,還是將身上的千年血參交出來吧.識趣些的話,我們三兄弟不但會放你們父女離去,還會付你一些靈石的.否則的話,可別怪石某翻臉無情了."三名黑衣人中,年紀足看似大的一名漢,陰沉的說道.

"石昆,白某識人不明,被你騙到此地,也就自認倒黴了.但想要血參的話,必須先讓小女離開此地可.否則,我甯願毀掉血參也不會交給你的."那名枯瘦中年人面容憔悴,卻沒有過于慌亂,一手翻轉之下,突然從袖中取出一只錦盒,另一只手靈光閃動的按在盒上,隱帶怒色的說道.

三名黑衣人見此,臉色都不禁微變.

"不行,你沒有交出血參前,誰都別想離開."另外一名黑衣大漢,不加思索的拒絕道.

"哼,白某怎知道,你們三人會不會得到血參後,反而對我父女二人驟下毒手.不要對我說什麼誓毒咒之類的.你三人的許諾,我不會相信分毫的."中年修士冷冷的說道,神色堅決異常.

"那你就別想……",

"好,石某答應你!"

拒絕的黑衣修士還想再說些威脅之言,卻被那叫石昆修士陰沉面孔的打斷掉,並一口答應了下來.

"石兄,你"……’

"怎麼,你們不願聽石某的話了."石昆掃了其余二人一眼,目光奇寒異常.

"不,我等怎敢如此做,就依石兄之言,放這小丫頭離開!"另外兩名黑衣修士互望了一眼,竟對石昆非常忌憚的樣,只能無奈同意下來.

中年修士見此情形,為之一喜.

"你聽到我三人的話了,可以讓這小丫頭離去.但你若事後反悔或搗什麼鬼的話,下場如何,應該也很清楚的!"石昆又陰森的沖中年修士威脅的言道.

"放心.白某只是牽掛小女安危而已,只要小女無事,一株血參又算得了什麼."中年修士面上一松的說道.

"不,父親,果兒不要獨自離開!"那名女童生的白白嫩嫩,如同畫中仙童一般,但此刻一手抓著中年修士的衣襟,連連搖頭的叫道.

"傻丫頭.你走了,能去坊市找你姥姥去.這樣能回來救為父的……"中年修士面色一變,嘴唇微動幾下,飛的給女童傳音幾句.

女童先是一怔,接著就拼命的連連點頭.

"好了,還不走.再不走的話,石某可就要改變主意了."石昆卻似乎有些不耐了,惡狠狠的說道.

女童一聽這話,心里一楞,雖然年幼,倒也立刻知道其中的輕重了.

她戀戀不金的再望了中年修士一眼後,小一揮之下,手中忽然多出了一張白色符箓,往身上一貼後,立刻體表泛起一層白光的向一側飄蕩而去,打算向遠處遁走.

中年修士則兩手死死抓住手中錦盒,眼也不眨的注視著愛女的舉動.

眼見三名黑衣修士動也不動,名叫果兒的女童真的從石昆身旁一掠而過後,他不禁長松了一口氣.

但就在這時,異變突起!

女童剛一從石昆旁邊飛出兩三丈遠,石昆目中凶光一閃,手臂驟然一揮,竟化為一條黑影的向後一抓而去.

"啊"

女童一聲驚呼,就絲毫抵抗沒有被黑影一把抓住.

接著一拉之下,女童身形暴射而回,一下落到了石昆手中.

一烏黑亮的手掌死死的掐住了女童嬌嫩的脖頸上.

"石昆,你要做什麼!不怕我馬上毀掉血參!"中年修士見此情形自然又驚又怒,兩手靈光閃動的猛然一壓手中,同時厲聲的喝道.

"毀掉,你就不怕我扭斷這小丫頭的脖!少說廢話,馬上將盒扔過來,我數到三,你不動手的話,我就動手了!一,二"",石昆絲毫不理會中年修士的威脅之言,反而五指一緊之下,將女童掐的面上一片血紅,同時冷冷的倒計時起來,根本不給中年修士反應的機會.

其余兩名黑衣修士見此情形,面上喜笑顏開.知道自己這位同伴,一開始就沒有放走女童的意思,只不過想施計抓一個人質,反威脅對反而已.

而中年修士縱然有些急智,見此情形也氣的渾身抖,腦中一片混亂.

眼見石昆第三聲也一下說出口後,他幾乎下意識的將手中錦盒慌忙扔了出去.

一名黑衣修士嘿嘿一笑的一步上前,單手一抓.

"嗖"的一聲,錦盒頓時被吸了過去.

"檢查一下,看看里面是否真是那株血參!"石星毫不猶豫的吩咐一聲.

"好的,石兄!"那名拿著錦盒的修士,應聲的答應道接著手掌一動,立刻錦盒打開.

只見里面血光一片,一株長約尺許,渾身血光閃動的人參,靜靜的躺在盒中.

"石兄,沒錯,真的是血參!"黑衣修士眉小眼開之下,沖石昆回複道.

石昆和另外一名黑衣修士聞言,也均露出了狂喜之色.

"好了,你們已經拿到了血參,也該放小女離去了吧."中年修士也面色蒼白異常,一咬牙下,冷冷的問道.

"哼,放你們離開.然後去找你那位'岳華仙’來找我們的麻煩去!"石昆聽到此話,卻哼了一聲,面上獰色畢露.

"你們知道白某的岳母,還敢下次毒手?"中年修士聽到此話,心中是往下一沉.

"哈哈,你以為沒有打聽清楚你的底細,石某三人就敢下手了.雖然我三人不願意招惹一名結丹修士,但誰讓你身懷血參的.有了這株血參,我三人結丹之氣也只是指日可待的,又何必怕一個岳華仙.何況,你父女二人都在這里死無全尸了,又有誰能知道此事是我三兄弟做的.好了,本大爺懶得和你廢話了,動手!"石昆狂笑幾句後,就一聲大喝,掐著女童的手掌黑光一閃,就先一步動手了.

中年修士眼角具裂,一聲低吼下,猛然袖袍一抖,一口黃色小劍出現在了手中,就要一抖的直奔石昆甩去.

但很明顯,此舉根本來不及救下女童了.

石昆嘴角一獰,五指一用力下,就要將女童的脖直接擰斷開來.

可就在這千鈞一之時,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

石昆忽覺附近異樣波動一現,接著原本應該捏著纖細脖頸一下變得冰涼異常,指尖處同時傳出一陣難以忍受的劇痛來.

他不禁一聲慘叫脫口而出,隨之大驚的急忙扭朝手上望去.

只見手中哪還是那叫白果兒的女童,取而代之的是一具黑乎乎的鐵傀儡.而這傀儡不粗糙不堪,全身竟然生滿了寸許長的藍色細刺.

而捏著此傀儡脖頸的手掌此刻均被尖刺刻破,鮮血直流.

這叫石昆的修士倒也彪悍的很,手腕一抖,就將鐵傀儡狠狠的甩到了附近地面上,同時一聲怒喝的叫道:

"是誰暗算的我,跟我滾出來!"

方一說完這話,他猛然間手掌一翻轉,一疊黑色法旗在手中浮現而出.

而中年修士則一臉的茫然之色.

這時,其余兩名黑衣修士也恍然大悟的,也一個亮出一對銀色短戈,一個祭出一面升滿倒刺的黑色怪盾,同時放出神念,向四周一掃而去.

"大少,我是看不下去了.這個架恐怕一定要打了."一冷冷的聲音突然從附近的一顆大樹後面傳出.

石昆三人聞言一變,警惕異常的同時朝那邊望了過去.

"哼,不用你說.我海大少也見不得這種事情了.搶劫也就搶劫了,竟然還打算對婦孺下手,我一定打的他們三人滿臉開花不可.不過,我們兩人好像不一定能打過這三個家伙啊."另一個氣呼呼的男聲音,也從大樹後響起.

"哈哈,怕什麼!不是還有韓兄嗎!三個對三個,即使打不過,也絕對沒有危險的!"第一個聲音忽然由冰冷又變成了嬉笑之聲.(未完待續)(呵呵,高考開始了.忘語祝願參加高考的凡人讀者們,高考順利哦)



上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 九仙山     下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 三對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