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八十章 寒毒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八十章 寒毒


石侖一聽此話,心中頓時一驚,幾乎不加思索的將皮袋陛鄂後劈手一拋.

"噗"的一聲悶響.

皮袋一下憑空的爆裂而開,一群血色毒蜂頓時浮現而出.

一聲嗡鳴後,這血蜂立刻化為一團血云,直奔不知何時出現在石侖身後的青年一罩而去.

青年自然就是施展瞬移之術,突然出現在此的韓立了.

一見血峰竟沖自己迎頭罩下,他淡淡一笑.

這些血蜂數量不少,足有三四白只的樣.對方將它們培育到了成熟階段,也不止花費了多少心血,就是結丹修士碰上,恐怕也要大為忌憚幾分的.

但對他來說,自然根本不值一提.

他手腳未動一下,只是一張口.

一股五色寒焰一噴而出,極寒之氣一個閃動下,就將那群血峰全都卷入了其中.

只見五色寒光一陣流轉,整群血蜂瞬間化為一塊碩大冰塊,懸浮在空中無法動上一下了.

石侖見此情形,自然驚怒交加,卻單手一揚,又一下亮出一面青色古鏡來.

只見鏡面霞光一閃,一道青蒙蒙光柱一噴而出,一閃即,就到了韓立近在咫尺處,度奇無比.

韓立眉梢微微一挑,根本不閃不避,身前驀然灰蒙蒙光霞一卷,一層灰色光幕就浮現而出.

青色光柱一擊在光幕上,就泥牛入海般的在光幕內不見了蹤影.

石侖本人徹底怔住了,臉上滿是難以置信的表情.

韓立卻面無表情的抬起一只手臂,一根手指沖著對面輕輕一點.

一根青絲一彈而出,一個閃動下,就無聲無息的消失見了.

下一刻,石侖只覺眼前青光一閃,眉宇處一涼,就被突然閃現而出的青絲洞穿整顆頭顱,身體一僵的再無任何知覺了.

而青絲卻毫不停留,圍著石侖身軀繼續飛的一陣盤繞後,就直接切成了七八塊.

殘尸灑落出一片血雨的墜落而下,連藏在其體丅內的元神,也瞬間的被一斬而滅.

"啊"卻是附近剛剛死里逃生的年男,見此情形,驚的一下失聲起來.

正在和海大少和器靈打的不亦樂乎的兩名黑衣修士,自然同樣看到了這石侖被斬殺的一幕,兩人面色大變,四肢冰涼,都露出如同見到鬼魅般的駭然之色.

當韓立一轉,冰冷的目光向他們二人掃過來時.

石侖這兩名幫凶,心中一寒下,幾乎同時甩開對手,一個猛然放出一口飛刀,化為一道白光的向遠處禦器遁走.

一個則猛然掏出一張黑色符箓,往身上一拍後,立刻一團黑氣冒出,將其身形立刻淹沒進了其中,也滾滾的向另一方向逃命而去.

而海大少和器靈兩人,一個根本無法騰空飛行,一個則窮的身上根本沒有飛行靈器,只能在原地眼巴巴的望著對手遠遁而走,不禁郁悶的在原地破口大罵起來.

就在這時,韓立淡淡的聲音傳來了:"到了現在,還想走!"

話音剛落,韓立身上雷鳴聲一響,兩道金色電弧一彈而出,幾個閃動後,就追到了逃走的兩名黑影修士背後.

"轟""轟"兩聲,兩名修士就在金色雷光中,連哼都未來及哼一聲的化為灰燼.

正在跳足不已的海大少和器靈,頓時一怔的呆若木雞了.

好一會兒後,那位美男哼哼的說道:"器靈,你是築基修士,韓兄也是築基修士,但神通相差的未免太遠了吧.你好一會兒收拾不下來的對手,韓兄揮揮手的就滅掉了.不知是你太弱了一點,還是韓兄太厲害了些!"

仍身處駭然中的器靈,一聽這話,徹底回過了神來,當即心中郁悶的連聲分辨起來:"大少,你也是一名中階煉體士,說實力也不下于築基期修士的,不同樣也沒有拿下對手嗎?再說,我窮的手中只剩下這口,黑蠶木劍"原本就許多法決無法施展出來的."

"哼,反正我看你連韓兄的一根手指都比不過,幸虧當初沒有被你糊弄進霧海觀去.否則本大少還真要吃大虧了."海大少雙手金光一閃,一對金色手套頓時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卻亮出了一柄扇,並搖頭晃腦的輕輕一扇,臉上滿是一副我有先見之明的模樣.

器靈卻被海大少的言語,說的面孔微紅,倒也一時找不出反駁之言,只能再哼哼幾聲的當做沒有聽見了.

而海大少這次如此輕易的在口頭上大占上風,自然也心滿意足的不再說什麼了.

韓立也從空中徐徐落了下來.

"在下白化及敢問三位道友大名?多謝三位的救命大恩!否則,在下連同小女in命不保了."這時中年男已經帶著女童走了過來,並沖三人滿是感激之色的施了一禮.

但他望向韓立的目光,卻不由自主的大有敬畏.

畢竟韓立剛展現的神通未免太驚人,幾個照面工夫,就滅殺了同階的三名修士,還一副根本未動真正手段的樣.

真正實力豈不是比結丹修士,也差不到哪里去了.

海大少和器靈顯然是第一次被同階存在這麼恭敬的對待過.

當即兩人一個大模大樣的連說"小事一件,"一個則滿臉得意之色的完全笑納了中年男的感謝之言,並將自己和韓立in命都大咧刻的通報了出去.

韓立淡淡望了二人一眼,目光一轉下,卻落在了那叫白果兒的女童身上.

女童正有些害羞的站在自己父親身後,並用好奇的目光打量著韓立三人.

她正好和韓立目光對到一起後,卻有些害怕嬌柔身微微一躲,完全藏在了中年男的身後.

"咦,令愛好像有些不妥吧."看了片刻,韓立一聲輕咦,面上竟露出一絲訝然之色來.

"啊,韓兄能看出小女體丅內的寒毒!"中年男聞聽此言,同樣露出了吃驚之色.

"嗯,冰寒之氣已經深入丹田和經脈之中,再不驅逐的話,頂多三年令愛就會隕落而亡的.不過,似乎不是普通的冰寒之毒,真要治愈還真有些麻煩的."韓立瞳孔深處藍芒連閃幾下,說出了讓中年男身一震的話來.

"什麼,道友說這種寒毒可以治愈的?"白化及幾乎不相信的自己的雙耳,聲音有些顫的連聲出口.

韓立微微一笑,正想回答,但突然眉頭一皺,接著抬向某個方向的天邊望去,似乎現了什麼.

其他人見此情形一怔,不禁也隨之望去,但是遠處天空空蕩蕩的,哪有絲毫異常處.

"韓兄,你"",海大少將扇一合,忍不住的想問些什麼.

可就在這時,天邊出白光一閃,一道白虹驟然浮現而出,並向他們所在之地破空she來.

"啊,是姥姥!"

女童一見遠處白虹,竟一下喜笑顏開的拍起手掌來.中年男也一下露出大喜之色來.

"啊,是結丹修士?難道就是剛他們說的那位,月華仙,前輩!"器靈臉色微微一變的沖韓立說道.

韓點點頭,臉上神色平靜,並未有絲毫的異樣.

結果片刻工夫後,白虹就到了眾人上空,遁光一斂,頓時在半空中現出一名白裙少丅婦,三十余歲,秀麗端莊.

"果兒,你們沒事吧."少丅婦一現身出來,原本滿臉的焦慮之色,但三看清楚下方的女童和男,頓時大松一口氣的問道.

"岳母大人,果兒沒事.你老人家怎會也趕到這里來了.難道知道小婿等人遭遇的事情了."白化及急忙上前一步,沖空中一禮,同時有些疑惑的問道.

"沒事就好!我聽坊市一名好友說,你們同酷似南山三惡的人一同出去了.南山三惡可是聲名狼藉之輩,擔心之下,也就馬上趕過來了.這三人難道是南山三惡?"少丅婦簡單的回答了男幾句話後,目光一轉之下,頓時落到了韓立三人灬身上,目中寒光一閃,一股驚人靈壓頓時直接沖三人壓下.

海大少和器靈一驚,頓時在這股無法抵擋的靈壓下連退幾步,甚至就要直接跪下的樣.

韓立面色一沉,二話不說的突然單手虛空一揮,頓時一股無形力量一下蕩漾而出.

"砰"的一聲悶響,從空中而下的巨大靈壓竟被一擊而散.

"咦,你們不是南山三惡!"少丅婦心中一凜,再仔細一瞅韓立三人模樣後,玉容上現出一絲意外之色.

"岳母大人,且慢!三位道友不是南山三惡.南山三惡已經被擊殺了,我和果兒多虧他們出手相救的.

而且這位韓道友,似手有辦法驅逐果兒體丅內的寒毒."中年男見此情形,急忙大聲的沖少丅婦喊道.

"什麼,他們有辦法治愈果兒,此話當真!"聽到白化及前面兩句,少丅婦面上的冷色就已經大緩了,但再後一句話後,卻神色一下大變,臉上滿是大喜之色.

"這個,小婿還未來及細細問這位韓兄的.岳母大人就趕到了."中年男苦笑一聲,並用眼光給少丅婦示意了一下韓立所在位置.



上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 三對三     下篇:正文 第一千七百八十一章 天元聖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