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七百八十三章 枯眼大法和望氣之術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七百八十三章 枯眼大法和望氣之術


下面的時間,韓立和這三位合體修士著實討論一些修煉和功法上的心得,足足半日後,獲益不淺的告辭離去了.

天元聖皇站在獸車邊緣處,目睹韓立所化青虹消失在了遠處天空中後,口中一聲令下.

原本在空中停下的車隊,頓時再次前進而行了.

"黃道友,天蟬大師,你們覺得如何?"天元聖皇方一在主位上落座,問出了一句有些無頭無尾的話來.

"很年輕!"

"很不錯!"

從枯瘦老者和僧人互望一眼後,竟面色凝重的異口同聲道……

"呵呵,黃道友的枯眼大丅法體,能看出一個人的真實骨齡.很年輕,這個好理解.至于很不錯,卻要聽大師詳細些的評論之言了.天蟬道友的望氣之術,在我們人族足以排進前三之列的,相信不會讓本皇失望的."天元聖皇微微一笑的說道.

"此人雖將自身氣息收斂的十分隱秘,但是貧僧觀氣之術不是從神念感應上來判斷修為強弱的.據貧僧看來,此人境界是合體初期不假,但體丅內法力深厚卻遠普通的合體初期修士.若是具體比較的話,應該比普通合體初期修士強大接近一倍吧.就是說這位韓道友,縱然只是合體初期,但法力凝厚卻不下于貧僧這樣的中期存在了."天蟬僧人略一思量下,慎重的緩緩說道.

"看來這位道友修煉功法有靈力增幅的特殊神通,否則不會如此的.不過一般這種情形下,其他方面的神通,卻會稍弱一些的."天元聖皇神色一動,點了下頭.

"聖皇若是如此想,恐怕就有些錯了.除了法力特別深厚外,我還在此人灬身上看到了一些大神通靈光,除了主修功法外,此人起碼還身具三四種極厲害神通.每一種恐怕都不遜于貧僧的,玉靈秘術,."僧人卻極其凝重的搖搖頭.

"有這種事情!"天元聖皇還未有何表示,枯瘦老者卻一下失聲起來.

"雖然韓道友實力有些出乎預料,但黃道友也不用如此意外吧.道友難道還有其他的現!"天元聖皇瞅了老者一眼,平靜的問道.

"聖皇應該知道,老夫的枯眼大丅法除了能直接看破人的骨齡,對肉身也能看出一些東西來的."黃蕩卻苦笑一聲的說道.

"莫非韓道友肉身也有什麼特殊處!"這一次,天蟬忍不住的反問道了.

"沒有什麼特殊,只是非常強大而已."黃蕩似乎回想到了什麼,表情變得有些古怪起來.

"非常強大?難道比聖皇大人的肉身還強橫不成?"僧人聽到此話,反倒輕笑了一聲.

"就算比不上,我想也不會遜色太多的.

"老者臉上肌肉抽搐了一下後,卻說出了讓僧人臉色大變的話來.

"真有此事?",天元聖皇目光閃動之下,也露出了意外的表情.

"不可能!黃道友,你莫非在說笑.聖皇大人眼下雖然以儒家功法為主,但是當年可是頂階煉體士出身的.再加上經過如此多年的刻意磨煉,肉身強橫程度恐怕並不遜于那幾名妖王的.韓道友縱然真在煉體上有些所成,但又怎可能和聖皇相比的."天蟬僧人將頭搖的如同撥楞鼓一般.

"就算老夫的枯眼大丅法有些失誤,但此人肉身強橫程度,絕對是老夫所見人中,除聖皇大人外的第二人."枯瘦老者遲疑了一下,就十分肯定的言道.

"但這也太……"

"天蟬大師不用懷疑什麼,黃道友的枯眼大丅法還從未出錯過的.呵呵,法力深厚遠同階,身具數種大神通,肉身強橫不下于一般妖王,還如此的年輕.若是能撐過不久後的魔災,以後恐怕還真可能成為不下于本皇的存在.元聖皇擺擺手打斷了僧人的懷疑之言,雙目微眯了起來,似乎陷入了沉思之中.

而枯瘦老者和僧人聞言,互望一眼後,面上也露出變得若有所思之色來同一時間,韓立所化遁光卻早已在萬里之外了,並直奔前方一片蔥綠異常的山脈飛去.

這片隱隱有九座擎天巨劍般筆直山峰的山脈,自然就是即將召開萬寶大會的九仙山了.

不過現在從山脈邊緣向內的千里之內地域,已經是禁區了.

在大會召開之前,除了一些身份特殊的"大人物"外,任何人進入此山脈深處,輕則並強行驅逐,重則殺無赦的.

故而已經從極遠處趕到參加大會的人妖兩族,大都在九仙山附近或者外圍的其他一些山頭暫時落腳住下.

那月華仙只是區區一名結丹修士,自然也是如此的.

韓立在離開海大少等人的時候,隨手在他體丅內種下了追蹤靈印,倒不怕無法找到幾人.

故而眼看韓立遁光即將接近九仙山山脈時,卻忽然方向一變,斜著向另一處的天空飛去.

一頓飯的工夫後,青虹在一片丘陵地域的某個山頭處激she而下.

青光一斂,韓立出現在了一小片密林處.

他抬掃視了眼前郁郁蔥蔥的樹林,臉上微然一笑,一只袖沖樹林輕輕一抖.

頓時一片親青霞飛卷而過.

樹林突然一陣模糊變形起來,片刻後就在一聲悶響後,化為點點靈光的破碎開來.

原本存在的樹林一下蕩然無存,在原地卻現出一片有些荒涼的高大岩壁.

在石壁上,一扇數丈高的白色石門赫然聳立在那里.

韓立也不說話,單手一揚,一道紅芒激she而出,一閃即逝下,就沒入石門中不見了蹤影.

然後他就悠然的站在原地,不再有任何舉動了.

結果片倒後,石門靈光一閃,頓時徐徐的升起了.

從里面一下走出了一連串的人來.

岳華仙,白化及,以及海大少器靈二人竟然均都在里面.除此之外,還有一名柱著龍頭拐杖的老嫗走在前面,一頭白,滿臉皺紋,卻是一名化神期的修士.

這讓韓立略有些意外!

而那名老嫗一看到韓立,目中精光.閃的仔細打量一眼後,就立刻上前兩步,沖韓立恭恭敬敬的深施一禮:"晚輩田青葉,攜帶小徒,拜見韓前輩!"

後面的岳華仙,一見老嫗如此做後,也慌忙跟著的襝衽一禮.

至于中年男和海大少二人,則也同樣大禮參拜,只是面上的怪異,卻隱隱存在的.

"你們起來吧.有什麼話,到里面再說吧."韓立卻淡淡的說道.

"是,晚輩早就准備好了靈茶,還望前輩不要嫌棄!"老嫗口中稱是後,敢起身的說道.

韓立點點頭,沒有再說什麼,一抬腿後,就向門內走去.

一干人自然恭謹的跟在了後面.

片刻後,韓立就在老嫗的作陪下,在一座乾淨的石挺中坐了下來.

岳華仙等人則在兩側束手而立,而海大少和器靈似乎仍有些難以置信"韓兄"突然變成了,韓前輩",仍不時的沖韓立偷望個不停,韓立卻對這二人視若不見一般,只是沖老嫗淡淡的問著話.

短短幾句話間,也就將老嫗師徒的來曆問明白了幾分.

原來這老嫗本身就出在玄武境內一個中等宗門,金廣宗"並且還是那宗門的兩位長老之一口岳華仙則是她的關門弟,資質頗佳,平常深受老嫗看重的.

而白果兒則是少丅婦的外孫女,也是她在世間的唯一血脈,故而白化及父女兩人能隨老嫗一同參加這萬寶大會的.

但萬萬沒有料到,在中年男想將祖上傳下的一支血參賣掉,好換些其他靈藥白果兒配藥抵禦體丅內寒毒時,卻誤中了了南山三惡的圈套.

要不是碰巧遇到韓立三人,父女二人的小命恐怕真的難保了.

故而老嫗說到這里時,急忙又讓岳華仙和白化及上前,再次謝過韓立的救命之恩.

韓立自然擺擺手的表示不必了.

"晚輩雖然平常很少離開宗門,但也聽說天元境中出現一名進階合體的人族前輩,姓名和前輩一般無二,敢問是否就是韓前輩"老嫗後小心的問道.

顯然合體修士的聲名實在太大了,老嫗縱然到現在還不敢十分確信韓立的身份.

"嘿嘿,沒想到韓某名聲傳的倒是夠,連玄武境中修士都知道我的存在了."韓立卻淡淡一笑,一副不置可否的樣.

"原來真是韓前輩大駕光臨.想想也是,能被聖皇邀請的,自然也只能是同階的合體前輩了."老嫗聞聽此言,滿臉大喜之色.

憑她區區一個化神的普通的修士,平常根本沒可能和一名合體期修士接觸什麼的.現在若能和韓立拉上一些關系,無論對她所在宗門還是本人來說,自然都是受益無窮的.

于是下面的老嫗,自然越的恭敬異常了.

但韓立目光四下一掃後,卻忽然說出了一句讓在場人大感意外的話來:"那叫果兒的小丫頭為何不在此地,將她叫出來,我要再看上一看."

一聽韓立此話,老嫗幾人面面相覷,岳華仙是心中一凜的小心問道:"韓前輩,果兒因為回來後寒毒突然作,現在正在後面休息,前輩能否稍等一二.再過一會兒,妾身就將她領出來拜見前輩."

"原來這樣.我也不用等了,帶我直接過去看看這丫頭吧.韓某這一次到你們這里來,大半倒是為這小丫頭而來的.

"韓立微微一笑的說道,隨之站起了身來.



上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七百八十二章 酒皇?(第一更)     下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七百八十四章 冰髓之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