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零二章 附心絲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零二章 附心絲


",不用太驚慌,出了什麼事情,給為師細細說來."韓立睜開了雙目,一絲訝色閃過的說道.

萬寶大會縱然人妖兩族混雜,但若說眾目睽睽之下出什麼事情,還真是少見之極的.

"師傅.我和師弟原本已經找到了師傅想要找的那位妖族前輩,但是在返回的途中,走過一處偏僻角落時,突然碰見一個婦灬人,那婦灬人只是打量了器靈師弟兩眼,竟突然使出一陣怪風,將師弟憑空擄走了."海大少見韓立這般鎮定模樣,倒也冷靜了下來,急忙恭敬的說道.

"那婦灬人生的什麼模樣,可有什麼特征?"這一下,韓立真有些意外了,目中寒光一閃的問道.

"那婦灬人又高又瘦,是個頭奇長的老嫗,對了,額頭上還生有一顆很大的青痣,身上散一股陰沉的氣息,非常可怖的樣.對了,這個婦灬人在臨走時還打了我一掌,讓我當場昏了過去.後來被路過的另外一批修士救醒後,徒兒能趕來向師父求救的."海大少大為憤恨的說道.

"還打了你一掌?你近前過來,讓為師看一看."韓立聽了卻心中一動,沖海大少招手的說道.

"遵命!"海大少聞言,心中一驚,但沒有二話的立刻上前幾步.

"果然如此!好歹毒的心機!"韓立神念往海大少體丵丅內仔細一掃而過後,臉上一下現出了怒意來.

隨後他手臂一抬,一把抓住了海大少的一條胳膊,接著指間一片青光泛起,往海大少身體中狂注而入.

片刻工夫後,一條黑色細絲被一團青光包裹的從海大少體丵丅內強行拉了出來.

此黑絲方一離開海大少身軀,立刻在青光中拼命的扭動起來,竟是一種不知名的怪蟲.

海大少見此情形,自然臉色鐵青,不禁又驚又怒.

"這是什麼東西,是那個婦灬人對我下的毒手的嗎?"

"哼,除了她,還能有何人.此蟲叫做附心絲,算是一種比較罕見的妖蟲.剛一孵化之時,此蟲足有筷般粗細,但被精通驅蟲之道的修士捉住祭煉之後,卻會體形日漸纖細,終化為肉眼無法看到的程度後,算真正祭煉大成.用來驅使對敵,無色無形,防不勝防.而一旦被此蟲鑽入體丵丅內,必定會在乎午之時,被洞穿寄附人的熱血之心,頃刻間就可讓人倒地斃命.而事後,卻很難查出隕落的原委.而這只附心絲雖然未煉制大成,但也花費其主人至少數百灬年的心血了.用在你這麼一位中階煉體士身上,倒還真夠舍得的!"韓立冷哼了一聲,給海大少解釋了幾句.

"這婦灬人倒底什麼意思,既然想要滅口,為何不直接將我殺死,還弄這些玄虛做什麼."海大少望著青光中的黑絲蟲,臉色大變的干咽幾下口水,但還忍不住的問道.

"在她對你要動手的時候,你有沒有說些什麼?"韓立沉默了一下後,驀然沒頭沒尾的問了一句.

"說什麼"哦,我當時好像喊了一句"我們是住在迎仙宮的"難道就因為這句話,讓她不敢直接下毒手了."海大少眨了眨眼睛,有些詫異的樣.

"應該是吧!不過她也不敢肯定你所說是真是假,就用眼前的這只附心絲來試探一二了.若走過了午時,這條妖蟲仍無法被現解決掉的話,你自然立刻就會穿心而亡.若是你真和合體修士有什麼關系,自然也多半無法瞞過耳目.一旦被驅逐出來,她感應之下,同樣也有了提防.至于為何不直接下毒手,自然是忌憚這萬寶大會的執法修士.他們可不全是擺設,私底下的爭執動手也許不會過問,但眾目睽睽之下直接對他人下毒手的,執法修士絕對不會真的袖手旁觀."韓立望著青光中的黑色絲蟲,淡淡的說道.

海大少聽了,自然真正的恍然了.

而就在這時,青光中的黑絲猛然一顫,體表黑芒一陣流轉之後,竟一下強行分開青光的彈she而走.

韓立嘴角一動,一只手掌虛空一抓,一股無形巨力一罩而去.

"嗖"的一聲後,黑絲猶如倒she弩箭一般,一下被攝到了回去.

韓立再面無表情的兩手一搓,一股銀焰在手中憑空翻滾浮現.

這條附心絲在銀焰中一下化為了灰燼.

這妖蟲縱然也有幾分火候了,但又如何能抵擋此火的瑕燒.

幾乎在黑色絲蟲消失的同一時間,遠在九仙山外面的某座小山的山腹中.

一名滿頭灰白長,指甲烏黑奇長的老婦,突然從靜丵丅坐中驚醒,並白色一白下,張口噴出了一團鮮紅精血,似乎元氣一下受損不輕,.

"夫人,你沒事吧!"

在老婦旁邊還坐著一名雙眉黑粗的老者,大感驚惶的問道.

"慌什麼慌!不過是我那條附心絲被人滅殺了而已,只要靜丵丅坐兩日就沒事了."老婦灬人一咬牙的冷冷說道.

"沒事就好!"老者雖然心中明知,附心絲是婦灬人培養千年之久,一下被滅絕不可能真這般簡單無事,但被老婦灬人一瞪之下,卻如同老鼠見貓般的不敢多說什麼了.

"看來那小之言,還真的不假.他們真和迎仙宮的某個老怪物有些關系的."見老者不再言語了,老婦灬人反而自顧自的自語起來,同時臉色陰晴不定之極.

"要不將這小放掉吧!畢竟是合體期修士,我等招惹之後,可有大麻煩的."黑眉老者喃喃的說道.

"放什麼放!我二人這般年紀,有,名兒,這麼一個獨,只要用那人傳授的秘術將傳承法器移到名兒體丵丅內,不但可讓他借助這股傳承靈力頑疾盡去,同時還可一下白白得到一整套傳承秘術.我已看過那小體丵丅內傳承寶珠,表面封印玄妙異常,可見此傳承功法絕對非同小可.名兒得到之後,以後修煉之路上絕對能走的比我們要遠的多.而錯過了此機會,上哪再找二個擁有傳承之物的同階修士去."老婦灬人面容有些扭曲,惡狠狠的說道.

"可是他背後的那名合體老怪物,我們兩個煉虛期的修士,無論如何也應付不了的."黑眉老者仍大為心虛的模樣.

"哼,這小只不過是一名築基期的修士,外加靈根如此普通,想來就是和那名合體老怪有些關系,但也絕對不會有太大的淵源.

我們只要也去找一位大靠山,這老怪還會真為區區一名築基期的小,和我們為難不成.大不了到時再出血一番,盡力給對方足夠的補償就是了."老婦灬人似乎早有過考慮,冷靜異常的說道.

"夫人的意思,上去找"黑眉老者一下就意識到了什麼,有些吃驚的問道.

"不錯!不要忘了,我也是姓隴的,隴家老祖是我的親生父親,我們馬上離開,去現在隴家所在的迎仙宮住一段時日再說."婦灬人如此的說道.

"可是根據隴家的規矩,女一旦外嫁,就不算是隴家之人.否則岳父大人這些年來,也不會對我們一家不管不問的.夫人,我說此事還是算了吧."老者卻明顯理智幾分,苦笑的勸說道.

"不錯.我們隴家女是無法激真龍之血,自然不太受重視的.但是你不要忘了,名兒可留著隴家的血脈,並且你我上次親自檢查出了其體丵丅內的真龍之血.雖然淡薄了一些,但是只要將此事告訴我大哥,他也不會坐視不理的."婦灬人一咬牙的說道"夫人,你我不是說好了,不將名兒體丵丅內真龍之血的事情,告訴你們隴家的嗎?你又改變主意了!"黑眉老者聽到老婦灬人如此一說,臉色不禁有些難看了.

"我知道夫君一心想讓名兒給你們李家傳承香火,並不想讓他回歸隴家.但是現在不是情況有變嗎!若不采用此手段,名兒壽元也不過區區數百灬年而已,你就真的如此忍心嗎?"婦灬人沉默了好一會,冷冷的說道.

"我"老者嘴唇微動幾下,但終再沒有說出什麼來.

"好了,此事也不是無法挽救的.有關那小的事情,先不要在我大哥跟前提起.若是那合體老怪沒有找上丅門來,說明這小根本無足輕重,我們等萬寶大會結束後,再悄悄離開隴家就是了.這樣,說不定名兒也無需離開我等身邊的."老婦灬人看見老者一臉沮喪的樣,心中略有些不忍,開口安慰了兩句.

"夫人何必騙我.名兒激真龍之血後,又如何能瞞過你大哥的眼睛."老者搖搖頭的說道.

聽到老者如此一說,老婦灬人臉皮抽*動幾下,倒也一時啞口無言了.

"好了,一切就按夫人所說去辦吧.為了名兒的將來,回歸隴家就回歸吧.名兒具有真龍之血,在隴家的話的確比跟著你我要強上百倍的."老者神色變化了片刻後,驀然一咬牙的說道.

"夫君此舉絕對是正確的.據我所知,這一代隴家激真龍之血的並不算太多,名兒過去之後,肯定會大受重視的."老婦灬人自然是喜出望外了.



上篇:正文 第一千八百零一章 萬骨之邀     下篇:正文 第一千八百零三章 追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