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一千八百零三章 追敵  
   
正文 第一千八百零三章 追敵


既然有了決定,這二人倒也絲毫沒有耽擱之意的,立刻分頭行事起來.

老婦人步行走,片刻間通過一條走道,進入到一間布置異常樸素的房間中.

在此屋中,一名身穿白袍,但一副面黃肌瘦模樣的青年,正坐在一張石桌旁,聚精會神的看著一本銀燦燦的書本.

"母親大人,怎麼突然到此了."一見老婦人走了進來,青年立刻將手中之書放了下來,面帶微笑的說道.

"名兒,立收拾一下行裝,我們馬上要去隴家所在的迎仙宮."老婦人面對此青年,一改先前的陰沉,一臉愛憐之色的說道.

"隴家!看來你們抓回來的那人,真有些棘手啊."青年聞言眉頭一皺,有些無奈的說道.

"怎麼,你也知道此事了."老婦人有些意外的樣.

"母親你忘了,我雖然法力不高,但是已經激了真龍之血,並獲得了一些天耳神通.雖然沒有離開過屋,但你們的談話,卻隱約聽到了一些."青年笑了一下的說道.

"原來如此!不過名兒放心.無論如何,我和你父親都會將那人傳承法器,安然的移到你體內.如此一來,不但頑疾可痊愈,還可借助這股傳承靈力突破瓶頸,大有立刻結成金丹的可能.至于那小背後之人,只要進了隴家,他也絕對不敢找上門去的."老婦人寬慰的說道.

"當年的天鏡先生,給我開出了用傳承之物治愈體內惡疾的方後,你二老就一直在尋找擁有傳承法器,並還未開啟封印的修士.我就有預感恐怕會惹上不小的麻煩.如今總算找到這麼一位,想來就是我勸說,母親大人也不會輕易放手吧."青年沉默了一下後,輕歎了一口氣.

"你說什麼傻話.我和你父親眼看挨不不過下一次的大天劫,這下決心好不容易有了你這點骨血.說什麼也不會讓白人再送黑人的.

只要那人不是三皇七妖王中的人物,有你大舅和祖父在,就絕對可保你安然無事的.況且你現在激了真龍之血,也算自動成為了隴家弟.若是隴家不庇護你的,還號稱什麼真靈第一世家."老婦人臉色變得有些陰沉,話語中隱隱有些怨意的樣.

"好吧!既然母親決心已下,那我們還是馬上就走的好.說不定那名合體老怪,很忙就追到地此的."青年搖搖頭,但忽然全換成了督促的語氣.

"不可能吧.我已經事先仔細搜查過那小的身體,可並沒有留下什麼印記在其中的."老婦人聞言吃了一驚,有些將信將疑.

"母親大人畢竟不是合體修士.而據我所知,合體修士起碼也有三四種方法,可以讓種下的神念標記,輕易瞞過煉虛期修士的神念掃描.我這些年雖然沒有再修煉法力,但如此多的功法典籍卻並不是白看的."青年苦笑一聲的說道.

"名兒,你說的也有道理.那我們也別收拾什麼,趕緊就走吧.你父親已經去提那小了."婦人面色一變,有些緊張起來.

同一時間,在另一間密室中,那名黑眉老者看著一名靜靜躺在地上不動之人,神色有些複雜.

"小道士,你別怪我夫婦心狠手辣了.想要我家名兒能夠痊愈,也只有要了你體內的傳承器物了.而沒有傳承器物的你,想來會根基全廢,生不如死的.到時老夫會送你無聲無痛的安然上路."老者.中喃喃說道,臉上表情一下變得猙獰萬分起來.

而地面上之人,赫然正是器靈那個小道士.

但不知道被老婦二人動了什麼手腳,讓他一只昏迷不醒著.

黑眉老者驀然單手一翻轉,手指間黑光一閃,一張漆黑如墨的符箓一下浮現在而出.

手腕一抖,此符箓立刻化為一道詭異灰光,一個閃動下,就沒入器靈身體中不見了蹤影.

接著老者再一張口,竟噴出一團黑氣,里面隱隱一枚滴溜溜轉動的青色銅鈴.

黑眉老者手臂一抬,一根手指微微一屈.

"叮當"一聲輕響,從黑氣中傳出.

詭異的一幕,一下出現了.

原本躺在地上的器靈,身軀一顫之後,竟自行從地上一個翻滾的爬了起來,面對老者,緊閉雙目的站在那里.

此時的小道士,臉上絲毫表情沒有,仿佛傀儡一般.

老者口中念念有詞,手中一道接一道法決接連彈射而出,那青色銅鈴頓時出一聲聲長短不一的清鳴之聲.

但看似聽著極其普通的鈴聲,一入器靈雙耳竟讓他緩緩睜開了雙目.

只見其目光先是一片茫然,但漸漸的變得有幾分清明,只是面上仍然絲毫表情未有.

黑眉老看見此情形,卻大松了一口氣,抬手一抓,就將銅鈴收入了袖中,二話不說的轉身就走!

在隱約從袖中傳出的鈴聲中,器靈竟木然的腳步一動,寸步不離的緊跟了出去.

一小會工夫後,一黑一灰兩道驚虹小山中騰空飛出,略一盤旋後,就向九仙山方向激丵射而去.

在兩道遁光中,黃瘦青年和器靈赫然都在其中.

幾個閃動後,兩道驚虹就在天邊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幾乎間隔不過一頓飯工夫,一道刺目青虹也從另一方向激丵射而來,在小山上空光芒一斂後,驀然現出了兩名男出來.

一名面容俊美異常,一別日貌毫不起眼.

正是海大少和韓立二人.

"竟然不在這里了!"韓立神念往下方小山中風卷殘云般的一掃後,有些意外的自語了一句.

"什麼,他們把師弟帶到其他地方去了!師傅還有辦法再找到他們嗎?"海大少一聽韓立之言,有些緊張的問道.

"放心,我種你和器靈體內的神念印記雖然極其微弱,但是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一次強烈反應的,那時我自會知道他們到何處去了."韓平靜異常的說道.

"這樣就好!不過這人還真是膽大包天,竟敢在萬寶大會上公認做出擄掠他人的事情來.那些執法修士對此不管分毫嗎?"海大少先是面上神色一松,但接著又有些氣憤不平起來了.

"嘿嘿!若是普通的修士做出這種事情來,自然會有執法修士上前阻止的.但若是煉虛以上的存在,這些執法修士多半就會要仔細考慮一二了.若是合體期存在凡事,多半這些執法修士見到了,也會立刻視若無睹的轉身離去的."韓立嘿嘿一聲冷笑.

"難道說那名老婦人是合體期修士!"海大少一聽此話,面色為之一變.

"合體修士應該不太可能.否則也不會如此卜心的避而不見了."韓立搖搖頭.

"這倒也是."海大少想了一想,也不禁同意的點下頭.

二人就在空中再耽擱了約大半個時辰的時間後,韓立忽然雙眉一掃巳:

"找到了,他們竟然向就仙山而去了.我們走!小話音剛落,韓立甚至不等海大少來及露出喜色來,就身形滴溜溜一轉,一下掀起一股青色霞光將二人身形一下淹沒.

一道青虹再次浮現,並向九仙山方向激丵射遁出.

三個時辰後,韓立和海大少二人身影,悄然出現在了一座金碧輝煌的巨大宮殿上空.

這宮殿分為十層,赫然正是九座迎仙宮中的一座.

韓立眉頭微皺,凝望著此座宮殿的某一層,目光陰沉異常.

"師傅,沒有弄錯吧.

器靈真的被帶到了這里來."海大少面孔微微有些白了,有些吃力的問道.

顯然他非常明白,器靈若是出現在此地代表的意義.

"沒有錯.如此近的距離,區區的有些禁制遮蔽根本無法阻攔到我的感應."韓立目光一閃的說道.

"難道那人真是合體修士,可若是如此的話,師弟為何一開始會出現在九仙山外的."海大少喃喃了起來.

"很簡單!要麼那名老婦真是一名合體修士,九仙山的洞府只是她的臨時洞府,專門用來干一些見不得人事情之用的.要麼,那人雖然不是合體修士,但是和住在此地的某位合體修士有些淵源,特意找上門行為靠山之用的.想用此嚇退我們的追查!"韓立淡淡的說道.

"那師傅決定要如何去做?"海大少遲疑了好一會兒,低聲的問了一句.

"你先下去,找個人打聽一下此地第九層居住的是哪一家再說."韓立沒有直接回答什麼,反而吩咐了下去.

"遵命,師傅!"海大少一聽韓立此話,不禁精神一振,急忙恭謹的答應道.

"我送你下去,等你設法打探清楚後,就到離此近的那座小山頭找我去.我在那里等你的."韓立又囑咐了一句,袖一抖,頓時一片青光一分之下的將海大少一包,直接送到了地面上.

而他自己則方向一變,則向離此數十里外的一個低矮山頭飛了過去.

雖然九仙山是由九座巨峰組成,但除此之外,自然還有一些不起眼的無名山頭,存在整座山脈之間.

海大少則雙足一落地後,朝迎仙宮方向掃了一眼,卻沒有朝其馬上走過去,而是深吸一口氣後,向離此近的一片熱鬧之地狂奔而去.(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零二章 附心絲     下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零四章 侵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