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零四章 侵入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零四章 侵入


以海大少的自來熟的性,在附近那片眾多人聚集的坊市中,不用多久也就打聽出了此處迎仙宮第九層居住者的身份來,當即心中倒吸了一口涼氣,但表面卻絲毫異色沒有的匆匆離開而去.734Ih57n879u239ntbsp; "什麼,是隴家,"盤坐在一塊岩石上的韓立,神色一動,真有些出乎意外.

"不錯.徒兒已經打聽的清楚.那第九層處,聽說不但隴家老祖和一名客卿長老居住其中,連帶隴家當今家主以及一干煉虛期的長老也居住在那里."海大少不禁露出擔心的神情.

"的確是麻煩了,不過這還不是主要的."韓立雙目眯起,緩緩的說道.

"師傅這話意思是?"海大少一怔,有些不解了.

"麻煩的是,為師和隴家關系可不怎麼樣.原本想若是普通合體修士,就直接上門討要你師弟去.一般來說,對方只要不是昏了頭,應該會給為師這樣同階存在幾分面的.但是隴家的話恐怕不行的."韓立聲音有些冰冷.

海大少聽完後,臉色大變了.

"不過,不能找上門去討要,可並不是說沒有辦法就找回你師弟.嘿嘿,反正也是得罪過一次了,再得罪一次隴家的話,也是無所謂的事情了!況且,我也未必會讓他們現的.月天,你先一人回住處去.為師去去就來!"韓立一聲冷笑後,體表驟然間青光大放,隨之身影一晃,竟一下在原處消失不見了.

海大少自然聽出了韓立話里的意思,面上表情既有些意外,又有些驚喜.當即不管韓立是否還在附近,急忙恭敬的答應一聲,就往山下奔去了.

數十里的距離,對韓立來說自然是頃刻間就到了.

在遠離迎仙宮里許遠的地方,韓立一下無聲的出現在了半空中.

他望著這座巨大宮殿的第九層處,腦中卻浮現處一張巨大的法陣禁制圖.

九座迎仙宮雖然處于不同地方,但經過他觀察,所設法陣禁制應該大差不多的.

雖然這些禁制算是極其精妙森嚴,但是對于擁有數種大神通的他來說,想要悄然的破禁潛入,倒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心中暗自思量了片刻,一只手突然一翻轉,一塊銀燦燦的薄皮浮現而出.

正是當年在廣寒界時,從那柳水兒手中得到的千變幻面.

此物神奇異常,而當年通過暗獸森林後,此女倒是沒好意思再將此物要回,此刻倒是又能派上用場了.

韓立也不說話,將此幻面往身前一扔,手腕再次一抖.

儲物鐲上一團青光一閃,一塊毛茸茸金色獸皮被一拋而出.

一手掐訣,一手沖二物分別一點指.

頓時幻面一動之下,化為一團銀光的沒入到了獸皮之中.

隨之金色獸皮滴溜溜一轉下,往韓立一沖而去,並一閃即逝不見了蹤影.

而幾乎同一時間,韓立口中低一聲低吼,面孔驟然間大變.

原本光滑的肌膚,突然生出一層長長的金毛,將面目全部掩蓋了進去,同時雙目藍芒一閃,瞳孔一下變成了深藍之色,並充斥著一種說不出的暴虐之意.

韓立抬手摸了摸臉上的金毛,自語了一句:

"這金臂猿的獸皮果然好用,如此的話,應該能混淆隴家人的耳目了吧."說著,面容丈變的韓立深吸了一口氣,體表黑光一閃,突然浮現出兩塊黑色紗巾.

二物圍著韓立滴溜溜一轉下,就化為兩片黑色霞光往其身上一撲而去.

下一刻,韓立身形在黑光中模糊不清起來,終在空中徹底消失了.

韓立在原處低看了一下變似透明的身軀,滿意的點下頭.

其實若是用那太一化清符的話,隱身效果自然好一些.

但走動用了此符,卻不易施展其他神通破除禁制了,也只能放棄此種手段了.

心中如此想著,韓立直往對面宮殿的第九層輕輕一飄而去.片刻工夫後,他就無聲無息的靠近了目標.

忽然白光一閃,一層白色光幕在眼前浮現而出,並且表面雷光一閃,竟有數道電弧隱隱浮現而出.

但韓立神色絲毫不變,一手從袖袍一探而出,五指一分之下,同樣數道金色電弧一彈而去.

銀弧方一呈形,尚未來及出霹靂之聲,就在一接觸金色電弧的瞬間消失了.

而韓立體表灰蒙蒙光霞一卷,身形一閃之下,竟視那白色光幕如無物的洞穿而過.

隨後就見白色光幕中浮現出一個一人大小的孔洞,而韓立卻蹤影全無起來.

不過此孔洞卻以肉眼可見度飛變小彌合起來,轉眼間就恢複如初了,接著白色光幕一閃的憑空消失了.

片刻工夫後,從迎仙宮的一層大殿中一下飛出兩名化神期的衛士,直奔此處空中激丵射而來.

幾個閃動後,二人就到了附近的高空中.

"剛禁制波動,的確是從這里傳出的不假,不過好像並沒有什麼問題!"其中一名二十七八模樣的青年,四下打量了幾眼,面露詫異之色的嘟囔了一句.

"既然沒有問題,那說不定是一只飛鳥撞到禁制上而已,否則我們此地反應也不會如此輕微的."另外一名修士,卻是一名長著山羊胡,頭生一對短角的枯瘦老者,一對三角小眼微閃不已的朔道.

竟是一名妖修!

"公孫兄,你莫說笑了!若是隨便一只飛鳥都能讓迎仙宮禁制產生反應,那幾名布置此地法陣的陣法大師也真是廢物一個了."青年眉頭一皺,沒有好氣的說道.

"嘿嘿,就算不是飛鳥,也可能是附近坊市走失的靈獸,或者哪位合體期前輩無意中觸動了禁制,你我又能查到什麼東西來!再說句不好聽的話,就算真有人是潛入了迎仙宮,也是找某個合體前輩的麻煩,道友覺得是你我能應付的事嗎?"妖修老者一陣低笑,明顯不想多管什麼閑事.

"哦公孫道友之言也有道理,既然禁制沒壞,沒我等的確不用太過認真的.在下又差點將此地當成玄武城的內殿了."青年先臉色陰晴不定的好一會兒,也就突然一笑的說道.

"哈哈,我就知道道友是聰明之人.走,老夫那里還有一壺上好的靈酒,回頭讓道友好好品嘗一二."老者一聽青年放棄了追查的打算,也眉眼開眼笑起來.

于是,這一人一妖竟勾肩搭背的向下邊飛落而去,再也沒有回頭望向禁制的絲毫興趣了.

一團銀色火焰一噴而出,一個滾動後,就將眼前密密麻麻的光絲化為烏有.

接著人影一閃,韓立整個人就占在了宮殿第九層的某面牆壁跟前.

望著近在咫尺的潔白牆壁,只見表面一個個大小不一的銀色符文閃動不已,顯得神秘萬分.

韓立望著此壁,臉上卻露出一絲凝重的表情.

這些銀色可並不是普通的符文,而是一種空間禁制作用到牆壁上的表現,普通秘術功法作用到此壁上,根本不可能有何反應的.

但幸虧他同樣具有一些空間神通,侵入此壁應該還是不困難的.

韓立心念轉動一下,兩手一掐訣,眉宇間突然一團黑光浮現而出,接著滴溜溜一轉下,一道血痕一裂而開,一只晶瑩烏黑的妖目浮現而出.

此妖目似乎凝望了眼前的牆壁一眼,一到烏光頓時從中激丵射而出,一閃的打在了牆壁之上.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附近的銀色符文,在烏光一接觸白色牆壁的瞬間,竟一下黯淡的消隱而去.

接著韓立口中一聲低喝,原本手指粗細的烏光一下粗大了數圈.

頓時眼前白璧一顫之下,竟詭異的浮現出一個尺許長的黑乎乎圓孔.

韓立目中寒光一閃,眉宇間烏光一收之下,就化為一道青虹的沒入黑色圓孔中.

而下一刻,黑孔一閃的在白壁上消散了.

韓立只覺眼前白光一亮,就一下從虛空中閃現而出.

他竟出現在一片樹林之中,並正好身處一顆巨大青樹之下.

但讓他面上肌肉抽搐一下的是,在離他不過丈許遠的地方,一名中年男和一名貌美的年輕女女,正用難以置信的目光望著他.

韓立自然先一步的反應過來,口中歎了一口氣,忽然兩條手臂同時一動.

只聽到"咔嚓"兩聲怪像,兩條手臂一下暴漲數倍長突然一拍而出.

"噗通"兩聲悶響後,這一對男女頓時被他虛空一拖的應聲倒地.

不過是一個結丹期和一個築基期的隴家弟,他倒沒有貿然下死手,只是將一絲法力打入了二者的神識中,將他們弄暈了過去.

韓立也不客氣什麼,當即一只手又沖中年男一抓而去.

一聲悶響後,此男透露立刻落入到其五指之中.

韓立面上青氣一閃,頓時施展起來了搜魂之術!

一小會兒工夫後,韓立臉色微沉的將將男頭顱一松,又將那名女一把抓住,同樣施法了一番.

結果韓立將年輕女也放開後,口中不禁自語了幾句:

"果然器靈被帶到了隴家來.那老婦人竟是隴家家主的妹妹,可惜這些隴家弟神念中的一些秘密都被施法遮蓋住了,能得到的消息實在有限的很."



上篇:正文 第一千八百零三章 追敵     下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一千八百零五章 一抓,一拳, 一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