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一千八百零五章 一抓,一拳, 一掌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一千八百零五章 一抓,一拳, 一掌


韓立自語過後,臉上滿是可惜之色.

這一對隴家男女,神識中被下有一定秘術倒不是計麼奇怪之事.

凡是大些的家族,均會對一些核心弟如此做的,以防族中弟萬一落入外人手中,泄露了一些重大秘密.不過有關那婦人之事,倒不是什麼隱秘之事,韓立自然輕易的得到了想要消息.就在不久前,的確有海大少描述的那麼一個婦人,帶著其余三人到了此處,並且和隴家之主詳談了一下後,就被人帶下去休息了.

而其余三人中,其中一人的樣,正是器靈無疑.不過如今他們身處何地,這一男一女的神識中卻無法知道了.

韓立眉頭微皺一下,望了望地上昏迷不醒的二人,忽然單足一跺地.

一股黃光一蕩而開,一個直丈許深的大坑,無聲的浮現而出.

柚一抖,一股青霞飛卷而出,將這一對男女一卷之下,輕易的送入到了坑中.

然後韓立單手一掐訣,沖大坑微微一點.頓時一片黃光從坑中浮現而出,一個閃動後大坑不見了蹤影,地面驀然變的和原先一般的平整,絲毫都看不出其他的痕跡出來.

韓立這抬徑樹林外望去.

只見這一層的一切果然和他的居住處截然不同.樹林外面竟是一片白蒙蒙的霧氣里面隱約竟有一截朦朦脆脆的城牆若隱若現著.

韓立目中藍芒一閃,身形一晃之下,原本現出的身影就被一層灰霞籠罩耳中.

這些霧氣顯然是一種玄妙禁制,和灰光一接觸下,卻有部分直接融入到了其中.

韓立身形也一下變得朦脆難辨起來.

韓立只是前行了百余丈,眼前一亮之下,就走到了霧氣邊緣處.不遠處處,出現一座被十余丈高牆圍住的淡金色城堡.

城牆中一名名的白衣修士或背劍,或持刀的站在那里.而在這些城牆里面隱約可見眾多的樓亭台連成一片.中間的地方,卻是一座數百丈高的金色巨塔,赫然聳立在那里.

韓立倒也不懼那些隴家修士能看到自己什麼,目光一凝的往那座金色巨塔望了兩眼.

按照那一對隴家要女神念中的信息來看,那位大體後期的隴家老祖和其他幾名族中的煉虛長老,就居住在此塔之中的.不過那位隴家老祖一從拍賣會得到了那張擎天戰丹圖後,就立刻邀請族中的幾位陣法煉器大師,在塔中足不出步的開始參悟此圖起來.

至于另外一名合體期的太上長老似乎剛剛有事外出去了.如此一來的話,倒讓其暴露的危險降低到了極點.

只要那位隴家老祖,不無緣無故用神念忽然掃視整座城堡,他自問不會被其他人輕易現的.

心中如此思量著韓立不再猶豫的行動了,體表黑色霞光一翻滾之下整個人就從霧氣中一飛而出,直某截城牆一飄而去.

一名白衣修士直直的站在城牆之上,忽然似乎感到一點微風從身前吹過,不禁的四下一望,同時神念也往附近一掃而過,但卻絲毫異樣沒有.

這名白衣修士面上一絲疑惑之意閃過,但隨即搖搖頭的,就恢複了原先的姿勢.

他自然不知道,一個外來者就在剛的一瞬間,從其旁邊輕巧的飄到了城牆里面另一側並雙足落地的踩在了某各乾淨異常的潔白街道上.,

但奇怪的是,下面的時間他卻閉上了雙目,一動不動的在街道上感應著什麼.不知過了多久,他面色陰沉的睜開了雙目,並用低不可聞的聲音自語了幾句.

"竟然斷絕了感應!看來是有別人出手幫忙遮蔽了.如此的話也只有一間間的找過去了.好在此地不算很大,煉虛期級的存在也就這些人很就可找出來的."

話語剛停,他身形一動化為一股無形輕風的往附一片建築撲去,並一下沒入某亭中不見了蹤影.

幾乎同一時間,在離韓立所在位置極遠的一座樓中,老婦人等一干人和一名相貌極其危險的紫袍老者,共處一室中.

而那名紫袍老者,剛剛將一塊閃動異芒的月形玉佩怪到了一名小道士的脖頸上,此刻淡淡的沖老婦說:

"這件月結心玉,具有隔絕神念感應之力的奇效.只要那人不是在近在咫尺的地方,就無法找到這名小道士的.如此一來,你們一家人就可安心再次住下了."

"多謝兄長相助之恩!"老婦人恭敬的沖紫袍老者施了一禮,大為感激的說道.

一旁的黑眉老者,同樣滿面賠笑,倒是一旁的瘦弱青年神色還保持積分平靜.

"你們夫婦膽真夠大的,竟敢去招惹一名合體修士.不看在名兒激真龍之血的份上,我絕不會收留你們的.即使是我妹妹,也絕不會例外的.而且在父親大人參悟那戰舟圖出關之前,你們絕不能對這小道士下手的.雖然我覺沒有問題,但此事關系到交惡一名合體老怪,還是必要問過父親一聲行餓你們若敢私自動手,可別怪我到時不念舊情的."紫袍老者神色有些嚴厲幾分的說道.

"這個自然.我也好些年沒有見父親大人了,這次想再見他老人家一面.另外下一次的大天劫,我多半和夫君多半都無法渡過的,小兒到時也只有擺脫給兄長了.好在名兒只要體堊內頑疾治愈,資質並不比其他隴家弟差哪里去的,應該不會辱沒隴家之名的."老婦人神色一黯,勉強一笑的說道.

"嗯,名兒的事情不用操心,我自有安排.至于腰間父親大人,恐怕多半不行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凡是不聽從族中安排,執意要嫁給外族之人的隴家女,原本就不算是隴家人了.另外父修煉功法是赫赫有名的無情道神通,根本不可能再見你的.等此事了解之後,名兒留下,你二人自行離去就行了."紫袍老者毫不猶豫的搖搖頭.

聽到紫袍老者如此一說,老婦人大失所望,!

她面色有些難看之下,還想說些懇求之言"但是紫袍老者卻一擺手的離開了屋.

此地轉眼間就只剩下老婦一家三口和器靈小道士了.

"看來,我們只有先照他之言去做了.夫君,你將這小道士壓倒一層的密室去吧."老婦人在原地臉上陰晴了好一會兒,有些恨恨的說道.

"夫人不必憂心,原本這一切不就是我等早就預料到的嗎!你兄長沒有因為牽扯到合體老怪,就將我們拒之門外"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了."黑眉老者卻苦笑一聲的勸說道.

"我知道該怎麼做,你不用再說什麼!還是將小道士待下去吧."老婦顯聽不進黑眉老者的這些話語,只是陰沉臉孔的一揮手臂.

黑眉老者歎了口氣,只能先同上了嘴巴,走面了器靈.

"小,先讓你再多保留幾日傳承器物吧.沒有多久,那傳承器物,就是我家名兒的了.到時誰也無法阻止的.

"老者喃喃的說著"並且單手一翻轉下,一枚青色銅鈴驀然浮現而出.

而被秘術施法禁制住的器靈,自然對此猶如未睹,木然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眼看老者就要一晃動手中的銅鈴之時,忽然一個淡淡的男聲音在屋上空回蕩而起.

"誰都無法阻止?若是我要阻止了,又能如何?"

"不好,那人來了!"

黑眉老者頓時一下失聲出."幾乎想都不想的將手中銅鈴一拋,頓時化為一口巨鍾一罩而下,要將器靈一下困在其中.

一旁的老婦,反應是不慢,臉色大變的猛然一揮袖袍後,頓時兩道烏光同時激堊射而出.

一道立刻化為一片黑光的將瘦弱青年一卷而進,並一閃的帶回到了老婦身旁.

另一道則上下盤旋飛舞,竟隱約化為一各獨角黑蟒,口噴黑色蓮hu的將老婦和青年同時護在了其中.

而老婦自己則深吸一口氣後"突然從口中爆出一聲淒厲的尖嘯之音.

但是她如此做的後果,卻只是換來了一聲不屑的冷笑.

銅鈴所化巨鍾的上方忽然空間波動一起,一只毛尊茸的金色拳頭從附近虛空中一閃而出,並輕飄飄的擊在了巨鍾之上.

"轟"的一聲嗡鳴,

巨鍾表面青色符文一陣翻滾,就仿佛泥捏般的被一擊碎裂,化為一團青光的憑空消散.

接著金色拳頭再沖黑眉老者反手一掌虛空拍去.

看似輕飄飄的,仿佛絲毫力量沒有,但是黑眉老者下一刻卻驟然出一聲慘叫,身軀就仿佛麻袋般的一下倒飛而去.

幾乎與此同時,另一只金毛大手也憑空出現在了老婦身前處,並閃電般的一抓而下.

"呲啦"一下,老婦身前的黑色蓮hu以及貼身的護體靈光被一撕而開,金毛大手一把抓住了老婦的脖頸,並將其雙足離地的一提而起.

老婦雙目白眼直翻,口中的尖鳴示警一下嘎然而止了.(呵呵,下一章,明天上午會出來的!)



上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零四章 侵入     下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零六章 巨猿戰老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