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二十三章 荒原妖影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二十三章 荒原妖影


青年正是從萬寶大會上離開,並失蹤數年的韓立.

至于一旁的女童,自然就是擁有冰髓之體的白果兒.

此女已被韓立收為記名弟,必須百年內依靠韓立法力強行鎮堊壓體堊內寒毒能活命,這幾年緊隨其身邊倒是不稀奇的.

谷家一干修士,一見空中出現的人影,自然一陣騷動,不少人體表靈光閃動,目露警惕的盯著韓立不放.

"曉風道友,韓某路上遇到了一點小麻煩,略微來遲了片刻,倒讓道友久候了."韓立往地面上一掃,一看見白淨少*婦後,立刻微微一笑的說道.

接著他身形一晃,體表泛起一層青霞的將白果兒一包,一個閃動後,出現在了離少*婦不遠的地面上.

"哪里,是晚輩等人來早了一些.前輩能如此准時赴約,妾身代表谷家萬分感激的.這位是我們谷家的蕭長老,這一次的真靈大典,就由我二人帶隊的."少*婦面上現出歡喜之色,並急忙介紹了一旁的黃老者給韓立認識.

"哦,原來是蕭長老!丶,韓立見對方修為不下于曉風仙這位谷家之主,倒也不敢過分小瞧,對其略一點頭的說道.

"不敢,晚輩前幾年就聞韓前輩的大名了.這一次為谷家之事,前輩能親身到此,晚輩等人就可大松一口氣了."黃老者縱然心中對韓立實力還有些擔心的,但此刻面對本人卻自然面上不露分毫,反而一副恭恭敬敬的模樣.

這時,谷家其他人修士自然知道,韓立就是他們所等的大援了,但如此年輕的模樣,自然讓他們吃驚之余,也一陣的竊竊私語.

"二位道友不必如此,韓某會走此一趟,也不過是和谷家做一筆兩利的交易而已.不過,貴家族的太上長老"天黎仙,似乎未在此地,這恐怕和曉風道友事先所說不太一樣吧.難道天黎道友先走一步了."韓立目光朝其他谷家修士一掃而過後,眉頭一皺的問了一句.

"怎麼說!這一次的真靈大典,恐怕天黎太上大長老,無法代表谷家參加了."白淨少*婦聽到此言,臉上露出一絲尷尬無奈的表情.

"此話怎講!"一聽和原先約定不一樣,韓立臉色沉下幾分,緩緩的問道.

"前輩息怒,太上長老無法參加這次大典,也是事出意的外,不得不如此的.事情是這樣的……"黃老者一見韓立臉色不太好看,急忙開口解釋起其中的詳情.

"天黎仙在蠻荒中負傷,正處于閉關之中?這就難怪了,像我等這樣修為之人,元氣一旦損傷的確難以輕易複原的.不過如此一來,我和貴家族當初約定的大典排名,卻有些麻煩了?"韓立點點頭,但又有幾分為難的說道.

"既然太上長老無法出手,將我們谷家的排名再提前一些的約定,自然不可能算數了.這一次,只要能保證我們谷家排名能保持不降,就算履行約定了."曉風仙似乎早有所思量,神色凝重的如此說道.

"哦,即便如此的話,其中的難度恐怕也不小的.在下畢竟只是剛剛進階合體,不敢保證什麼的."韓立聽到這話,神色為之一緩,但話語中仍帶了一絲為難之色.

"只要前輩能盡力而為,除了原先許諾的那些東西外,我們谷家還為前輩,另行准備了一筆極品靈石,以作約定變動的一些彌補.!"白淨少*婦見韓立這般表情,略一猶豫下,突然從袖中掏出一個儲物鐲,並遞向韓立的說道.

韓立心中微微一動,接過儲物鐲神念往其中一掃後,臉上一絲訝色閃過.

"看來貴家族對這真靈大典還真是極其重視,竟舍得如此天文數字的靈石.如此的話,韓某自會在真靈大典上以谷家客卿身份竭盡全力的."韓立略一思量後,就沒有客氣的將儲物鐲一閃的收進了袖中.

少*婦一見韓立收下靈石同棒s中一松,並含笑的說道:"有前輩坐鎮的話,這次真靈大典我們谷家總算有了些底氣.此地距離大典召開的萬靈台,還有月許路程,我們也不好在此地耽擱太久的.我們這就上路吧!有關真靈大典上一些具體事情,我和蕭長老井細給前輩再講解一二.

"如此自然好!"韓立自然沒有不同意見.

于是在韓立加入後,一干谷家修士騰空而起,化為各色遁光的排成一隊,住天邊飛射而去了.

"天馬荒原"是位于天元境和萬妙境交界處的一片一望無際的黃土之地.

據說面積之廣,即使一名化神修士若想穿過此荒原,也要日夜不停的飛遁月許時間.

外加此地到處黃風飛沙,絲毫草木不見,乃是一處有名的廢靈之地,故而罕有修士光臨此地.

就算偶爾真有修士不得不途徑此荒原,也是一路飛遁而行,絲毫不會在里面停留分毫的.

不過這一日,在此荒原深處的某處地方,一隊十幾名的人族修士,正背對背的組成一個圓形大陣,懸浮在低空之處.

他們法寶盡出,化為一片片光霞的將身形籠罩其下,卻人人面帶驚惶之色.

這些修士中,修為高的是一名煉虛中期的錦袍大漢,一手托著一顆藍色寶珠,一手持著一杆白蒙蒙的幡旗,身處大陣的中心處,但臉上驚怒勝他人,目光是朝大陣四周掃視個不停.

就在這時,突然一股黃蒙蒙的紗風從一名男性修士身旁一吹而過.

此男修下意識的眼皮一眨,而就在此一瞬間的工夫,從黃風中閃電般的探出一只潔白如玉的手掌來.

"呲啦"一聲,男性修士的護體霞光,仿佛紙屑般的被一撕而開,白玉手掌輕易的從男性修士胸腔處洞穿而過.

接著未等這名男修來及出慘叫聲,一朵白色冰花就在其胸前綻放而開,瞬間工夫將其化為一座晶瑩冰雕.

而那只白色手掌洲一閃之下,又在男修胸前處憑空的不見了蹤影,附近的其他幾名修士見此,則同時驚呼的一催各種寶物的狂砸而來.

但除了將男修所化冰雕一下砸的粉碎外,其他敵人蹤影絲毫未見.

不過就在這時,那名煉虛期的錦袍大漢忽然口中一聲怒喝,手中藍色圓球光芒刺目,隨之一道藍蒙蒙光柱一噴而出.

這道光柱度之,一閃的就擊在了那股黃風中的某處虛空中,頓時白光一閃,一道模糊影頓時被一團藍光困住的在風中現形而出一見此幕,不等錦袍大漢吩咐,其他一干修士頓時精神一震,眾多寶物一催之下,化為一片五色光霞滾滾卷去.

"砰"的一聲悶響,那道影似乎絲毫還手之力都沒有的被五色光霞一下撕成了碎片.

頓時歡呼之聲一下在眾修士口中出,人人面帶狂喜之色.

但只有那名錦袍大漢,卻一臉的驚疑之色,突然單手虛空一抓之下,將影的一小塊碎片抓到了手中,卻是一片潔白如玉的硬殼狀殘片,冰寒之極,並飛的在其手心中化為了清水.

"不好,那孽畜還沒有死!"大漢見此情形,面色驟然大變,並厲聲的大喝道,隨後想都不想的手中白色幡旗一動,就想催動起來先護住全身再說.

但是此舉動,顯然有些遲了.

錦袍大漢只聽到耳中突然響起一聲刺耳的尖鳴,接著脖頸處就嗎汗雜一涼,整顆頭顱就一下被兩根粗若彎刀的雪白獠牙,一咬而斷.

隨之一條通體雪白的巨大蜈蚣虛影,絲毫征兆沒有的在無頭身軀後浮現而出.

此條蜈蚣體長五六丈之巨,並且背生六只半透明的晶瑩蟬翼,雙目鮮紅似血,閃動著陰森寒光.而它一現身的瞬間,就巨口再次一張,一股白蒙蒙寒氣又狂噴而出.

近的五六名修士不及防之下,立刻被白色寒氣一卷其中,無論護身寶物還是自身法軀,都在白光閃動下紛紛一凝的化為了栩栩如生的冰雕.

剩余的幾名修士見此,魂飛魄散,不知誰說的一聲"逃命"的狂呼下,頓時一哄而散,化為數道驚虹朝四面八方激堊射而逃.

而雪白蜈蚣見此,卻毫不在意,只是背後六只晶瑩翅翼齊動之下,突然化為六道虛影的一閃不見.

片刻工夫後,那些遁出不過百余丈遠的幾名殘余修士,同時出一聲慘叫,各被一道白光一斬兩截,根本無法抵擋分毫的樣.

隨後那道白光密密麻麻的攪動之下,這幾名修士的殘尸連同里面元嬰全都瞬間的魂飛湮滅.

雪白蜈蚣虛影見此,這龐大身軀一晃,頓時六道白光再次一閃的激堊射而回,下一刻,六只晶瑩蟬翼就再次在背部浮現而出.

這時蜈蚣虛影體表突然放出刺目白光,著體形飛縮小起來.

當所有白光一斂後,一名臉龐銘印金銀色詭異花紋的白袍青年,面無表情的出現在了原地.

他目光冷冷一掃附近後,一只手驀然往地上虛空一按.

一道白氣一噴而出,將錦袍大漢頭顱,一卷的包裹進了其中.



上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 約見     下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二十四章 逆靈真陰大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