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二十四章 逆靈真陰大法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二十四章 逆靈真陰大法


接著頭顱上靈光一閃,一個數寸大小的藍色小人被白氣強行吸出,面目容和錦袍大漢一般無二的樣.

正是大漢苦修上萬年凝練出來的元嬰.

元嬰胸前掛著一塊乳白色石鎖,放出一層銀色光絲將身形團團護住,但臉上滿是驚懼的連聲叫道:

"你不能殺我,藍水宗是在天元城指名的外圍宗門,我身為藍水宗的宗主,殺了我絕對會引來天元境執法修士的追殺.這二物是本宗的藍水二寶,盡管拿去就走了,並且在下願意帶路將門中所有寶物都獻給道友,只要道友能放在下一馬!",

白袍青年聽了這話,臉上神色一動,似乎真有些動心的樣.

華元嬰見此,自然加拼命的哀求:

"我雖然不知道友為何會突然對我等一行人出手,但想來肯和本宗這次接運的一批材料有關的,在下也願意將這批材料全都……"

元嬰的話語剛說到這里,未等元嬰其說完,白袍青年卻嘴角獰笑一現,一各手臂忽然模糊不見,下一刻就一下從虛空中破出,一把將白氣中的元嬰抓到了手中.

接著五指白芒一閃之下,就硬生生捏碎了元嬰的護體光絲.

青年手臂再驟然一縮之下,竟將大漢元嬰一下拋進了嘴巴,並一.吞進了腹中.

幾乎同一時間,另一個陌生的男聲音從附近某處虛空中遙遙傳來:

"嘿嘿,做的不錯!這厮也是找死.明明小命不保,還敢拿那些已不是自己的東西來做各件.死了也是白死!",

話音剛落,那處處虛空中一陣波動蕩漾,一道金蒙蒙的人影浮現而出.

竟是一名身穿金色長袍,頭紮雙角古怪髻的虯須大漢雖然大半臉孔都被反卷的黑色須遮掩住了,但是隱蔗其中的一對深黃色雙目,讓人一看之下,大有眩暈之感.

白袍青年冷冷的望了對方一眼,就不再理睬的再次抬手向下方虛空一抓.

"嗖嗖"兩聲!

那枚掉落地上的圓珠和白蒙蒙的幡旗一下騰空而起被青年攝到了其身前處,又驀然一頓的懸浮在了半空中.

那虯須大漢見青年如此冷漠,卻毫不在意的一笑,看似隨意的一抬腿,竟在一步邁出後不知怎麼的橫垮數十丈之遙,一下到了離白袍青年不過數丈遠處的虛空中.

但這時,青年處一陣低低的嗡鳴聲響起,背後突然現出六只透明蟬翼虛影,並以肉眼無法看見度震動起來.

無數道淡白色刀光密密麻麻的從六翼上狂湧而出,化為一片白色刃海,並將圓珠和幡旗一下淹沒進了其中.

兩件寶物,只是體表靈光分別蕩漾幾下,就在刃海之中,出低沉悶響的分別破碎而開.

白袍青年見此情形面上現出一絲喜色,肩頭一抖,漫天刃光一下消失的無影無蹤.

只有藍,白兩堆化為碎屑的寶物殘骸,微微懸浮在低空中起伏不定著.

接著他口中念念有詞,同時兩手分別掐訣沖寶物碎屑竟張口一吹.

驚人一幕出現了,

從青年口中噴出一道金色光焰,只是一卷兩堆寶物碎屑就被一裹其中,並在片刻工夫後,溶成了光焰的一部分.

這時白袍青年深吸一口氣,將金色光焰重的一吸而回,收回了體堊內.

接著其體表驟然間金光閃動,一車輪般大小的金色光暈,在其頭顱後浮現而出,但滴溜溜轉動一圈後,就化為無數金色符文的三下潰散消開來.

虯須大漢看著這一幕,目中也閃過一絲欣喜之,並喃喃的說道:

"這藍水宗雖然功法平常,但是作為鎮宗之寶藍極珠和白水幡二寶,卻是用七七四十九種至寒材料煉制而成的奇寶.何況,他們這一次運送的材料中,還有那麼一大塊百萬年能形成的玄陰晶壁,是你凝練真靈之軀的必需之物,說什麼也不能暴斂天物了."

這就這片刻工夫,白袍青年體表金光就徹底收斂一空,但本身氣息竟在這一瞬間,比先前強大了一些的樣,雖然不太明顯,但也足以驚人之極.

"那塊玄陰晶壁呢,除了這兩件寶物外,我並沒有在這些人身上感應到其他的極寒之物,是不是你消息有誤."白袍青年終于也開.了,聲音冰寒刺骨.

"有錯?這怎麼可能!這可是我花費了不少靈石,從萬通門購買來的消息!若是膽敢騙我,不怕我回頭滅了他們滿門.此物應該是被特別封印了而已,以你現在實力還無法憑空感應出來,還是我幫六翼道友找出來吧"虯須大漢聽到此話,卻哈呤一笑.

隨之他目光朝那些化為冰雕的修士望了一眼,驀然一只手掌一拍而去.

"轟隆隆"的巨響接連傳來.

那些冰雕連同隨身攜帶的儲物法器,竟化為一團團靈光的同時爆裂而開.

在各種雜物橫飛之中,大漢黃色瞳孔中寒芒一閃,拍出手掌突然虛空一抓的往回一縮.

"嗖"的一聲,一物直接從集團靈光中激堊射而出,一個閃動下,就落到了大漢五指之間.

仔細六卡卡那,赫然是一個黃色玉匣,但表面卻貼滿了密密麻麻的赤紅符篆,顯的頗為詭異.

虯須大漢瞅了瞅手中之物,嘿嘿一聲,就二話不說的將玉匣直拋向了白袍青年.

而青年一望黃色玉匣飛來,目中寒光流轉,卻根本沒用手去接的意思,反而背後一根蟬翼虛影微微一動.

在尖鳴的破空之聲中,一道白光激堊射而出,一閃的斬到了玉匣之上.

"咔嚓"一聲後,玉匣連同表面的那一層紅色符篆,被仿佛豆腐般的一切而開,從中掉落出一塊拳頭大的物體來.

但未等青年看清楚到底是何物是,那東西就藍光一閃,瞬間化為了一堵三尺厚,丈許高的一堵藍色晶壁,從空中直墜而下.

白袍青年一看見晶壁,木然的面孔竟然露出一絲笑意來.

下一刻,他一張口,白蒙蒙寒氣就瀑布般的一噴而出,一下將藍色晶壁憑空凍徹在了虛空中.

接著青年再口中一聲低喝,身軀一陣模糊異常,下,突然幻影重重的左右一分,竟幻化出十二道一般無二的人影來.

每一道都和原先的白袍青年面容一般無二,臉龐同樣隱有金銀花紋,背生六道透明蟬翼,

接著十二道人影同時單手一掐訣,竟又華為十二條數尺長的雪白蜈蚣,一閃即逝的沒入到了被冰封的晶壁之中.

瞬間,藍色晶壁中不同部位一下映出十二個白色光團,徐徐轉動不停,並微微的漲縮不定著.

而晶壁中藍光一陣流轉,憑空現出一縷縷的藍絲,萬川歸海般的往十二團白光沒入而去.

對面的虯須大漢看著這一切,神色也變得有幾分凝重,但當過了好一會兒後,見十二團白光穩穩的在晶壁中吸納著藍絲,並無任何意外後,臉上又為之一松,一絲複雜之色一閃而過:

"真不知道是本座走運,還是你這條蜈蚣機緣逆天.竟在我參悟出了"逆靈真陰**,的時候,碰上了我.

不但具有白龍的真血,還後天又產生了一次變異.正好可以修煉這篇逆轉人族金闕玉書內頁上秘術的逆天神通.巧的是,你還是我下界中化身隔界傳訊時,提到過的那個小的叛逃靈蟲.還真是有趣的很!不知等你這逆靈**大成,凝聚出真靈之體之後,再遇到那姓韓小的話,又會是怎麼一副表情了."

".手,我會怎麼一副表情,似乎和道友沒什麼關系吧.倒是下的那具下界分堊身,和我那位前主人關系不錯的樣.若是知道自己的本體,卻在靈界做那對其不利之事,不知又會怎麼一番思量的."虯須大漢的耳中驀然響起一聲冷哼後,傳來了錦袍青年略帶譏諷的聲音.

"嘿嘿,那具天瀾分堊身,不過是我以防萬一的手段,又則能影響身為主體的本座.況且只要你能在我下次天劫修成這逆靈**.並且這逆靈**也真想我估計的如此逆天的話,助我渡過下面幾次雷劫,應該不成問題的.那一具天瀾分堊身,自然也就成了一步廢棋,又管他做什麼!",虯須大漢嘿嘿一陣冷笑後,輕描淡寫的說道.

"那道友也不必太多關心,我那以前主人的事情了.只要我能成就真靈,自然就可將魂念中的那一絲本命血咒解除掉的.但在此之前,我不希望道友背著我做什麼多余的事情!",白袍青年毫不客氣的回道.

"嘿嘿,也太高看我了.那姓韓小已經進階合體了,就算我想出手,又能拿他怎麼樣?"虯須大漢聞言,臉色微微一變,但馬上又冷笑一聲.

"若是旁人,自然不太可能.但是以道友的身份,我又怎敢不信的."白袍青年沉默了一下,緩緩的回道.

"你知道我的身份了?"虯須大漢聽了,雙目驟然間圓睜起來,兩團黃芒一下在瞳孔中浮現而出,流轉之下仿若實質,模樣甚至駭人!



上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二十三章 荒原妖影     下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二十五章 萬靈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