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四十二章 魔影漸近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四十二章 魔影漸近


一片一望無際的深黃色沙漠上空,一只由兩頭銀色巨鷹拉著的古銅色戰車,閃動淡淡青光的在低空中飛行著.

而在戰車中心處,韓立雙目微閉的盤坐在那里,肌膚隱隱有一層金光流轉不定著.

忽然他面色一動,手臂一抬的沖身前虛空一揮.

頓時戰車下方的空間波動一起,一道長約十幾丈的青色劍氣一下從虛空中閃現而出,狠狠的向下方一斬而去.

一閃即逝下,巨大劍氣就幻影般的沒入黃沙中不見了蹤影.

一賓驚天動地的巨吼從黃沙下面響起,附近黃沙刹那間瀑布倒流般的一噴而起.

而在黃蒙蒙沙土中,一只體長過百丈的巨蠶般古獸一下現形而出,但是其龐大身軀只來及沖空中搖晃幾下,就突然化為數截的墜落而下,並同時噴出無數綠血來.

戰車根本未在高空有片刻停留,幾個閃動下,就從上方一掠而過,繼續向遠處激堊射而去.

盤坐在戰車中的韓立,從始至終未睜開雙目,將手臂一放之後,就繼續默默的修煉著什麼.

某片不知名大海深處,一座巨大宮殿的密室中,一只直徑七八丈的巨大血繭憑空懸浮在半空中.

從血繭上噴出的無數血絲,密密麻麻的占據了整間密室的各個角落,丁點空間都沒有空出的樣.

而血繭本身晶瑩剔透竟有些半透明,隔著眾多血絲遠遠望去,隱約有一個團黑影在里面忽大忽小的漲縮不定著,並且若是離的再近一些,還可每隔一會兒聽到砰的一聲悶響,仿佛一顆強有力的心髒以極緩慢的頻率跳動著.

在風元大的某個不知名巨大峽谷上空,一名清麗脫俗的白衣女和一名相貌丑的黑袍大漢,靜靜的懸浮在那里,四周則被數以萬計的異族人圍得水泄不通.

這些異族人,一個個體肥皮綠,脖奇長,外加兩只巨刃般的鋒利前肢,竟仿佛一只只可以直立的巨大螳螂.

不過在峽谷下方,早已堆積了密密麻麻的異族人尸體,綠色的殘肢幾乎鋪滿了附近地面,看起觸目驚心之極.

而黑袍大漢雖然身上絲毫血跡沒有,但是身上煞氣沖天,面頰兩側全是一塊塊銅錢大小的黑色鱗片,同時從袖口上卷下裸露處的兩條手臂也烏黑異常,兩只手掌是直接幻化成了十口鋒利短刃,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

倒是白衣女,足下憑空多出一朵粉紅色巨花,神色悠閑從容之極.

雖然僅僅只是兩人,但是從四周萬許異族人卻在驚怒交加的同時,紛紛的畏縮不前,一副懼怕之極的樣.

"本座再說一次,將你們綠肢族的聖晶之花交出來,我立刻掉頭就走.否則,本座也只有將你們一族滅殺乾淨,再親自去取這朵聖花了."白衣女開口了,但輕描淡寫之下,仿佛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聖花,是我們一族得以存續的至寶,怎麼可以將它交給外人.前輩縱然神通廣大,此要求也斷然不可能的"站在其他人前面的一名身體顏色略深異族人,用目光掃了剛屠戮族人的黑袍男一眼,恨恨的說道.

他是一名合體中期的存在,也是這上萬異族人中法力高的幾人.

在其身後,還另有三名合體初期存在,但同樣目中冒火的樣.

不過在剛的一番大戰中,他們和為的族中大長老,被那白衣少女以用強橫氣息震懾住,根本無法動彈分毫,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黑袍大漢對他們其他族人大舉屠殺.

縱然他們的族人拼命抵抗,但是短短時間內,就有上千族人被大漢屠戮一空.

對方神通之大,手段之狠,讓他們幾人暴怒的同時又不禁心中冰涼之極.

知道他們一族這一次真碰到了大劫,一個不小心滅族之禍就在眼前了.

而在對方有大乘以上存在的情況下,他

"這個,本座可不管的.要麼交出聖花,要麼你們一族現在就從靈界除名,沒有第二個選擇."白衣女淡淡說道,但話語的內容冷酷無情之極.

"下以大乘之身,欺辱我等區區一個早已遁避隱世的小族,並強取豪奪寶物,不覺太有**份了嗎,"綠肢族大長老,猶豫了好一會兒,仍不甘心的再說道.

"不用拿話激我,你族中聖花可能是對我大有用處之物,本座一定要拿到手的.你也不要心存僥幸之心了.我出聲數試十下,再不將聖花交出,下面我就親自出手了."白衣女微微一笑,口中卻說出了讓所有異族人均都心中一沉的話來.

"一,

"二,

白衣少女竟真悠然的出聲查數起來.

雖然此女聲音悅耳動聽,但是落入四周異族人耳中,卻如同追魂鑼聲,均都面色大變起來.

"前輩不用數了,我願意交出聖晶之花!",綠肢族大長老面上一陣灰白,終于有氣無力的說出了屈服之言.

"這樣做是明智之舉!只要將聖花交出來,本座自然對貴族不會在有絲毫興趣的."白衣女抬起手臂一挽額頭秀,出一聲輕笑的說道.

于是下面的一切簡單之極了.

一各異族人在此族大長老的吩咐下,立刻返回峽谷中的綠肢族禁地中一趟.

小半時辰後,當這名異族人一臉悲憤之色的將一只翠綠色木匣交到了白衣女手中時.

此女甚至沒有打開手中之物,只是神念略微一掃下,臉色卻之一沉.黑袍大漢見此情形,丑臉一動下,也不禁再現出一絲猙獰之意.

這讓對面的那些合體期的異族人,心中都為之一跳,差點以為對方想要反悔什麼.

好在下一刻,白衣女卻沖黑袍大漢淡淡的說一個"走"字,隨之足下粉紅巨花一動下,就立刻化為一團紅光的向遠處破空而走了.

黑袍大漢口中一聲長嘯,立刻化為n團黑氣的緊隨白衣女而走.

片刻工夫後,二者就從一干異族人眼中徹底消失了.

一干綠肢族人見此情形,長吐了一口氣.

雖然失去了聖花此至寶,讓他們本來就弱小的族群,以後越的艱難,但總算避開了眼前的滅族大禍.

在那位大長老一聲令下,一干綠肢族人立刻往下方峽谷中飛去,開始收斂那些族人的遺骸了.

與此同時,白衣女和黑袍大漢卻已經在數萬里之外的高空中了.

"聖祖,這聖花難道不是你老人家想要尋找的東西嗎?"黑袍大漢在又飛行了一段時間後,忍不住的向白衣女問道.

"不是的.只是和我想找之物外形近似的一種靈花,雖然是此界罕有的天地靈物,但是對我來說卻沒有什麼用處的."少白衣女平靜的回道.

"這麼說,我們又白忙一場了."黑袍大漢聽到此回道,臉上滿是失望之色.

"那東西又如何是心急就能找到的,我們已經找遍了附近區域的幾個大族.下面往相鄰的下一區域尋找吧.風元大雖然面積不必雷鳴大大多少,但是種族數量卻是雷鳴大的數倍之多,一一找下來卻需要多花費些心思的."白衣女絲毫異色沒有的回道.

"是,大人."黑袍大漢雖然心中歎了口氣,但面上滿是敬畏答應一聲,就老實的不再問什麼了.

八十年後,一片蔚藍的海面上,一群飛靈人正狂扇雙翅的拼命飛馳著.

這些人有男有女,但均都年紀甚輕,修為高的也不過是元嬰期左右,大都只是結丹左右的修為.

不過無論修為高低,十幾名飛靈人在使出吃奶力氣飛遁的同時,不時朝後面的張望個不停,竟均都面帶驚惶之色!

只見後面的海面盡頭處,竟不知何時的多出一道銀線出來,並以肉眼可見度向這邊狂卷而來,並隱隱有轟隆隆連綿不絕的傳來.

這些飛靈人面色加惶恐,竟一個個口**血,或施展保命秘術或直接祭出各種寶物和靈符.

頓時這些人的遁一下加了大半,但就這樣也不過和後面的銀線保持差不多的遁而已.

就這般飛行了大半時辰後,飛靈人終于因為法力不支之下,遁紛紛的重變慢起來.

後面的銀線一卷之下,一下就兩者距離拉近了許多.

如此一來,用肉眼就可以看清楚那銀線的真面目了.

竟是一片兩端一望無際的颶風之海,以不可思議的度沖這面呼嘯而來.

此風海不但寬廣無比,是直接洞徹天空盡頭處,里面還隱隱有無數電弧冰雹東西包裹其內,轟鳴不止之下,聲勢驚人之極!

眼見後面颶風之海離前面飛靈人不過百余里距離,只要片刻工夫就可追上後,這一干飛靈人不禁均露出絕望之色來.

這一次他們出海試煉,竟然遇到了附近海域出名的天災"銀潮",可算是災星上身,十有**難以活命了.

不過縱然如此,這些飛靈人自然也不甘就此的束手待斃.

當即在一名元嬰級飛靈人的一聲大喝霞,一干人等竟一咬牙的停止了逃命,然後迅組成一個奇怪的陣型,並紛紛從儲物鐲中各掏出一杆數丈高的法旗,狂搖不已起來!



上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四十一章 新變異噬金蟲     下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四十三章 再回飛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