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四十四章 吃驚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四十四章 吃驚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四十四章 吃驚

韓立所化青虹已經在離一干飛靈人數千里外的高空處了,但面上卻一臉的沉吟表情.

剛從那些飛靈人口中,他倒也清楚了飛靈族近些年的一些的大變化.不過其他的事情和他沒有任何關系,自然無需注意什麼的.

唯一讓韓立在意的事情,只有兩件而已.

一件就是地淵四大妖王當年和他一起深入冥河之地後,似乎並未能脫身返回地淵,導致地淵終被飛靈各族聯手占據,並將所有地淵妖物都剿滅一空了.

另一件,則是當年在試煉中安然返回的白璧和雷蘭,終雙雙獲得天鵬族聖主的身份, 讓天鵬族一下擺脫了即將滅族的處境.

第一件事不說,冥河之地有青元坐鎮,外加蜉蝣族牽扯進去,並似乎還另有其他不知的重大秘密隱藏其中, 四大妖王被困在其中,倒不是什麼奇怪之事.

不過如此一來,他要再設法進入冥河之地,卻有些麻煩了.

青元當初和他約定的接引坐標,正是地淵深處的某處.

若不到達此位置,縱然有對方所贈的逆星盤,他也無法破界進入冥河之地的.

畢竟即使當初的四大妖王聯手,也是費了莫大工夫,並借助外力打開進入冥河之地的通道.

如今他雖然自問神通不再後期修士之下,也絕沒有真正能思議破碎虛空的本事.

至于第二件事情,當年他冒充過天鵬族聖,並借助此族之力修煉成了驚蟄決,但也被此族大長老強逼進入地淵之中,並落入到了四大妖王之手.故而和天鵬族間的恩怨,還真一時無法辨的太清楚.

不過,若想再次混入地淵中,說不得還可以再次借助此族之力的.

韓立心中如此思量了好一會兒,突然手掌一翻轉,一個藍色玉簡和一個白濛濛圓盤同時出現在了兩手中.

一手將玉簡直接貼到了額頭上,微眯雙目的再次掃描了一些玉簡中的信息,然後將玉簡拿下,又將那白色圓盤仔細把玩了起來.

韓立臉色陰晴不定了好一會兒後,終似乎有了決定,將二物一收下, 青虹驟然間一陣低鳴,接著一顫之下,遁刹那間加倍許的破空而走.

五個月後,天鵬族的聖城外百余里外的高空中,一團刺目青光仿佛流星般的從遠處破空而來,尚未接近聖城,就從中驀然傳出一聲清鳴之音.

此鳴聲開始並不大,但連綿不絕之下,片刻工夫就洞徹長空,仿佛驚濤駭浪般的在整個聖城上空回蕩不已起來.

如此驚人情形,自然一下震動了整個聖城中的高階存在,頓時從幾座高大建築中一下有數道人影一沖而出,接著一晃之下,就或化為一道電弧,或直接略一模糊的同時不見了蹤影.

下一刻,這數道人影出現在了聖城外的虛空中,均用一種震驚目光望向那團正激射而來的青色光團.

那青色光團雖然離他們還有一段距離,但從光團中散出的一股驚人的蠻荒氣息,仿佛可以能吞噬整個天地一般.

此氣息他們偏偏又熟悉無比,正是他們一族奉為神靈的天鵬氣息,而精純到如此程度的天鵬氣息,似乎全族中也只有大長老一人的天鵬變身可能擁有的.

想到這里,其他幾人均都不禁轉過頭顱去.

他們所望之處,一名背生金色羽翅的白袍少女,正亭亭玉立的站在那里,但望向青色光團的雙目,也有一絲狐疑之色.

正是天鵬一族的大長老金悅

不過此女可是合體大成的存在,縱然對來人散氣息大感吃驚,但也沒有什麼懼意,反而二話不說的單手一掐訣,一對瞳孔一下泛起一層金芒,施展出了一種不知名的靈目神通來.

頓時遠處那一團讓人幾乎無法直視的青光,立刻在此女眼中清晰無比起來.

"這是……"

但是金悅一驚,面上竟露出一絲動容之色.

"大長老,你看到何物?"旁邊一名合體初期的赤須老者,不禁問道.

"胥長老一會兒就自行知道了"金悅表情有些奇怪,略一沉默後,搖搖頭的說道.

聽金悅如此一說,胥長老自然不便追問什麼了,其他幾位合體期長老識趣的沒有開口了,均都將目光向遠處青色光團再次望去.

而就這片刻的耽擱,遠處青團卻仿佛狂風般的一下到了眾人的面前,光芒一斂下,竟現出一只通體青濛濛的巨禽.

此禽體長十丈,羽翎如鋼,雙爪如鉤,竟和傳聞中的真靈鯤鵬,一般無二的樣.

雖然心中早就有所猜測,但是一真見到眼前的巨大鵬鳥,胥長老等幾名長老還是不禁面色為之一變.

還未等幾人開口詢問什麼,巨鳥雙翅一扇,頓時口中長鳴一停.但是下一刻,它體表一片青色符文流轉,體形狂漲而起.

幾個閃動間,這只青色鵬鳥就化為小山般的數百丈之巨,雙目金瞳如電,一翅微微一扇下,就立刻狂風雷電大起,那股龐大氣勢竟讓合體初期的幾名天鵬族長老,不禁一驚的連退數步.

金越縱然站在原地未動一下,面容也為之一變,但目中卻閃過一絲狂喜之色來.

"下是何人?既然懂的天鵬變化,並將其修煉到如此地步,應該也是我們天鵬族人是,何不現出原身來一見."金悅望著巨禽,終于緩緩的開口了,話語略帶一絲沙啞之音,但充滿了不容置疑的氣勢.

"數百年不見,金道友依然容顏如舊,這真是可喜可賀之事."巨大青鵬低掃了一眼金悅,就突然口吐人言的說道,雖然明顯沒有大聲的意思,但仍震得在場一干天鵬族長老兩耳嗡嗡直響.

"咦,你是……"金悅黛眉一動,卻似乎聽出了些什麼,玉容上不禁露出一絲難以置信的表情,

"呵呵,看來前輩記起韓某了."

巨大鵬鳥突然往下方一滾,龐大身軀竟刹那間化為一團青光的一散而開,在原處則一下現出一名背生一對羽翅的青袍人,含笑的望著金悅.

"是你"

"不可能"

這一次,未等金悅開口說話,胥姓老者和另外一名美婦模樣的長老,卻同時一下失聲起來.

"原來二位長老也在此地,韓某有禮了."青袍人自然就是剛施展了天鵬變身的韓立,聽到赤須老者之言,當即也望了其一眼,同樣微微一笑的略一拱手.

"胥兄,你們認得此人這人到底是我們天鵬人嗎?是的話,如此修為為何我等從未聽說過?"其他幾位天鵬族長老見此情形,自然大感愕然,其中一人忍不住的連聲問道.

胥長老和那美婦卻顧不得回答此話,反而互望一眼後,均從對面臉上看到了駭然的表情.

當初韓立在聖城出現時,其他幾位長老有事去坐鎮天鵬族的其他城市,不認得當初的這位異族"天鵬族聖",是絲毫不奇怪之事.

不過按道理說,韓立當初早就陷落在地淵妖物之手,十有**應該隕落掉了是..

但現對方卻一下出現在了他們眼前,並施展出了驚人的天鵬變身,還一副進階到了聖階的模樣,怎不讓二人震驚之極,.

"真是韓道友,當年道友果然並未隕落在地淵之中,現如今是進階到了聖階,看來韓道友在地淵中反另有一番機緣吧."金悅終于開口了,但聲音大出乎他人預料的冷靜.

"韓某在地淵中的確有些機遇,但和在下現在境界倒並沒有太大關系的.反而真的數次差點喪命那四大妖王之手."韓立卻嘴角一翹下,輕歎一口氣的回道.

"是嗎?不管韓道友如何修為大進的,但既然已是聖階自是大喜之事.而且當年之事,妾身還未向道友多謝過呢.不過這里不是說話之地,道友還是隨我到城中一敘吧.我想道友做出如此大聲勢到此,不會只想簡單和妾身幾人敘舊吧."金越雙眸一陣異光流轉,忽然嫣然一笑的說道.

"大長老慧眼蘭心,在下這次來的確有事要和金道友商談的."韓立微微一笑,坦然的承認道.

"那韓道友請把."金悅聽到此話,玉容現出一絲笑意,當即做出了一個邀請的姿勢.

其他包括胥長老和美婦在內的一干天鵬族長老,雖然心中都滿懷驚疑,但是金悅久居大長老之位,聲望之高在天鵬族根本無第二人可及,他們自然不敢有任何反對之意.

而韓立笑了一笑,身形一動,就跟著白袍少女往聖城飛去了,竟一絲遲疑之色都沒有.

其他幾名天鵬族長老,也神色各異的跟了過去.

韓立剛出嘯聲和變身青色巨鵬,無一不是聲勢驚人,自然也早惹得聖城中其他無數中高階的天鵬人注意.

不過這些天鵬族中的靈將靈帥級別的存在,在一見到幾位長老都一下現身城外,自然不敢打擾的也上前去,只是在城頭上空遠遠眺望著.

只是他們距離太遠, 再加上附近又早被金悅這位大長老隨後布置下近音禁制,故而根本聽不到分毫東西.

他們只是見到那只青色巨鵬一下化為了一名疑似本族的青年,接著和幾位長老仿佛交談了幾句,就立刻全向城中而來了.

如此一來,他們自然全是一頭霧水,弄不清楚其中的緣由分毫.

于是,在密密麻麻的天鵬人注視下,韓立卻從容之極的進入了到了天鵬人的聖城之中.

好一會兒後,這天鵬人稀里糊塗的一散而開,仍舊各行其事了.



上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四十三章 再回飛靈     下篇:正文 有幾句話說一下,希望大家看一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