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四十五章 半部法決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四十五章 半部法決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四十五章 半部法決

韓立等一干人,卻隨著金悅此女,到了聖城中心處的一座巨大殿堂中,並分主賓的分別落座下來.

然後金悅一聲吩咐,立刻從殿外上來數名妙齡侍女,手捧靈茶靈果之類的東西,在一干人面前分別擺滿 一桌.

到目前為止,這位金悅大長老仍一副將韓立當做貴賓的樣,面上看不出絲毫的異色來.

韓立有客氣,大模大樣的端起一杯靈茶,輕品了一口,然後微點下頭.

"韓道友覺得此茶如何,這是我們聖城特有的香女茶,每年也就產那麼數十斤而已,此靈茶不但須在晨曦之時采摘,采摘之人還必須是處之身的貌美*女可.否則香氣就會大減不少的."金悅同樣喝了一小口靈茶,忽然一笑的沖韓立說道.

"不錯,此茶幽香撲鼻,的確是少見的珍品."韓立也贊歎的說道.

"韓道友若是真喜歡的話,妾身倒可以贈送一些的."金悅眼珠微微一轉,嘴角帶笑的說道,隨後兩手驀然一拍,沖身旁束手而立一位侍女淡淡的一聲吩咐:

"去茶園,拿五近上等的香女茶過來."

"是,大長老"

那名侍女一驚,但急忙答應一聲,倒退出了大殿.

"多謝大長老厚賜了"韓立也有一絲意外,但馬上恢複如常,並沖金悅略一拱手的稱謝道.

其他一干長老間金悅這番舉動,也心中有一絲訝然,不顧沒有誰去詢問什麼.

"除了胥長老2人外,其他幾位長老尚不認識韓道友吧.這樣的話,我就先介紹一二了.不用說別的,只說當年助我們天鵬一族得以保全的那位人族道友,想來幾位長老也就知道韓道友是何人了吧."金悅從容的向其他幾位還有些疑惑的長老介紹的說道.

"什麼,是此人他怎會出現在此地"

"不是應該隕落在地淵中了嗎?"

……

其他幾位天蓬長老頓時一陣騷動,在恍然的同時,紛紛直接露出了吃驚之色.

只有那位胥長老和美婦在一旁聞言,不覺互望的露出一絲苦笑.

"在下當年在地淵中略有些機緣,僥幸從那幾名妖王手中逃脫,就沒有再回貴族中,而返回了人族.金道友不會因此怪罪韓某吧."韓立神色不變,淡淡的說道.

聽韓立說的如此云輕云淡,金悅此女目光微閃一下,輕笑了一聲:

"妾身怎會如此想當年要不是韓道友出力,白璧和蘭兒也不可能通過試煉,成為我族的聖主,從而保全了天鵬一族.道友做到了約定的事情,也就恢複了自由之身.不過,道友僅僅數百年不見,就從一名化神修士進階到了聖階存在.這實在是讓人有些難以置信.看來地淵四大妖王的消失,多半和道友有關了.若不見外的話,韓道友可否和我等說上一說."

這位天鵬族大長老,卻不向讓韓立區區幾句話,就將當年地淵中事要一帶而過的.

其他長老心中一動,也紛紛作出凝神細聽的模樣.

"韓某也是進入貴族區域後,知道四大妖王失蹤之事.此事和在下這次重返貴族卻有些關系.倒是不好向金道友明言當年之事的.不過我可以向大長老保證.四大妖王當年未能回來,如今不可能返回地淵的.至于在下的修為增長,只不過是在蠻荒世界中另有了一些造化而已.金道友不也同樣的修為大進了嗎?"韓立眼角一跳,但口中卻微然一笑的回道.

聽韓立如此坦然的一口拒絕,金悅原面孔不由的一沉,目中寒光閃動幾下後,聲音一沉的問道:

"既然韓道友不方便說,在下自然不會勉強的.但道友這一次突然化身成巨鵬,以莫大聲勢一下聖城外現身,應該有些緣由吧.還是道友自覺神通大成,打算向我們一族示威來了."

此女說到後幾句後,聲音卻有幾分冰寒了.

其他一干長老,望著韓立的目光,也不禁有些不善起來.

"金道友覺得在下剛所化的天鵬如何?"韓立見此情形,卻不驚反笑了起來.

"哼,道友的變身的確不錯,以一外族之人能將鯤鵬真血煉化到如此地步,也算你神通不小了."金悅聽到此話,臉上一絲異色閃過,但口中卻冷哼一聲的說道.

"是嗎,道友真的只是想的如此簡單嗎?"韓立卻嘿嘿一笑,面色同樣有些詭異的樣.

"韓道友,這話是什麼意思?想說什麼,直接說就是了,何必故弄什麼玄虛!"金悅臉色微微一變,但雙目馬上微眯一下冷冷的說道.

胥老者等人聽到這里,卻不禁有些糊塗,面上都不禁有些驚疑.

韓立嘴角微微一翹,竟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也不回複對面女什麼,直接單手一翻轉,頓時一塊白色玉簡浮現而出,並手腕一抖的直接拋了過去.

"道友這是何意?"白衣女下意識的一邊將玉簡接住,但黛眉一挑的問了一句.

"大長老不必多心,有什麼話,還是等先看看簡中之物,再說不遲的."韓立神色不變的回道.

金悅臉色仍不太好看,但目光在手中之物上掃了一眼後,略一沉吟下,還是將玉簡往額頭上一貼,並將一縷神念直接注入了其中.

"咦,這是……"幾乎片刻間,此女竟一驚的失聲出口.

這一下,讓大殿中除了韓立之外其他人,自然又一陣的竊竊私語.

金悅在失聲後,卻滿面狂喜的再也無暇旁顧其他事情,一副將心神全都放在了玉簡上的樣.

韓立目睹此景,微然一笑,再次抬手拿起桌上的靈茶,並悠然的品嘗了起來.

于是在大殿一干人等神色各異的表情中,轉眼間過去了一頓飯工夫.

這時,金悅此女終于長吐一口氣的將玉簡從額頭上拿下,然後用一種複雜之極的目光重打量了一下韓立,沉默了一下的緩緩說道:

"這篇功法,道友是從哪里得到的.韓道友不要告訴我,此功法是下自己所創出的.此法決雖然玄奧無比,但明顯是針對我們天鵬人所創的."

"金道友果然慧眼如炬,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玄妙處.不過此功法是誰所創立,並不是什麼重要之事了.倒是道友能夠明白此法決對貴族的用處,是重要的."韓立笑眯眯的說道,似乎對金悅所問之事,早就有所預料的樣.

"道友拿出這半部法決,不會只想讓妾身看看就算了的吧.下這次到我們天鵬族的用意,還是直接說出來吧."金悅雙眸異光一陣流轉,身上驀然爆出一股可怕之極的靈壓,沖韓立森然的說道.

"哈哈,既然金道友如此說了,那韓某自然從命.不過此事對在下頗為重要,韓某只希望和道友單獨詳談."韓立哈哈一笑,但目光一掃其余幾名天鵬族長老,卻又神色一正的說道.

"好,我就依你之言胥長老,青長老,你等暫時回避一下吧.等我和韓道友商談了事情,再進來吧."金悅不加思索的一口答應下來,並沖其他人一聲吩咐道.

此女顯然對那玉簡中的法決,異常的重視

"是,那胥某就先告退了"

"大長老,我等就在殿外暫時等候了."

……

其他天鵬族長老雖然心中大感郁悶,但卻不敢違抗金悅之命,只能起身一躬的紛紛離開了大殿.

片刻工夫,整間大殿就只剩韓立和白衣女二人而已.

"韓道友有何機密之事,可以說了."金悅這神色一緩的說道.

韓立卻並未馬上回話,而是忽然袖跑一抖,向四面八方一下噴出十幾杆五色小旗來.

它們一閃之下,化為五顏六色的異芒,紛紛沒入附近的修空中不見了蹤影.

頓時在下一刻,一層五色光幕浮現而出,將韓立二人均都嚴嚴實實的罩在了旗下.

"怎麼,有妾身再次,道友還怕有人偷窺不成?"金悅先是心中一凜,但隨後就看出此光幕不過是一個簡單的禁音禁制,也就放下心來,但面上仍現出一閃不悅來.

"金道友莫怪,此事非同小可.在下不得不多加小心一二的."韓立卻十分謹慎的回道.

"這就隨道友之意了.不過在詳談之前,我有一件事必須先確認一下.這功法的另外一半,是否也掌握在下手中."金悅黛眉一皺下,突然將手中玉簡一舉的問道.

"嘿嘿,此事大長老盡管放心.我手中若是沒有完成的功法,又怎會有膽和貴族談這筆交易的."韓立毫不遲疑的回道.

"好,這就行下說交易,不知想和我們天鵬族做何種交易?"金悅輕吐了一口氣的問道,表情一下輕了松許多.

"韓某打算進地淵一次.我要貴族設法送在下一趟這部煉化天鵬之血的特殊煉化之法,就是在下此行的報酬."這一次,韓立再沒有任何拖延,望著白衣女,凝重之極的說了出來.



上篇:正文 有幾句話說一下,希望大家看一下哦!     下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四十六章 再回地淵(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