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四十八章 再回二層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四十八章 再回二層



木牌上面光芒大放,兩道紫se光柱一閃即逝的激吖射而出,幾個閃動後.就一下沒入了陣中心處.

頓時銀se陣一陣嗡鳴,接著在一陣異芒流轉下驀然消失不見,在這截巨牆下方現出一扇銀se巨門.

門數十丈高,散yn冷光芒,顯得異常冰冷,仿佛全用金屬打造而成一般.

青甲男口中念念有詞,一袖往門上一拂.

"轟"的一聲,一一股青霞飛卷撲去,巨門就嗡鳴的緩緩打開了.

"有勞道友了!"金悅面露一絲笑意的也稱謝一聲.

隨之她帶著韓立二人遁光一起,化為三道驚虹的洞穿巨門而過.

一小會兒工夫後,就消失在門後的世界中不見了蹤影.

青甲男站在銀se巨門前,望著那三人消失的背影,卻露出一絲沉吟之se,似乎心頭還有些什麼東西難以釋懷一般.

"算了,可能我多心了.雖然感覺有一絲怪異,但那名侍衛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再說金悅可是天鵬族的大長老,想來也絕不會做出對飛靈族不利的事情."青甲男低聲喃喃了幾句,然後一聲吩咐下,讓人再次封閉了巨大銀門,自己則重在原處盤坐而下,並再次閉上了雙目.

另一邊,韓立三人卻早已身處巨大霎海下方,盯著一股股的邪風,正想地淵入口飛馳而去.

若說當年韓立的化神期修為,也許在此風中飛行有些困難,如今進階合體中期後,則根本視這些邪風如無物.

甚至在飛到了後面,遇到了那股黑se冰風時,他也只是體表青光一閃,就將這些黑風輕易的一彈而開,根本無法近身其身前分毫的.

至于為一邊的雷蘭,在金悅此女刻意照顧下,自然是不成問題的.

沒有多久,幾人就看看到那漏斗般的巨大地淵入口.

望著下方寒風狂卷的黑乎乎巨坑,韓立雙目微眯了一下,就毫不遲疑的一落而下.

這一次卻輪到金悅二女互望一眼,就緊隨其後了.

進入地淵後,四周颶風大作,一切感覺都和當日韓立進入地淵時的情形差不多.

一盞茶工夫後,他下墜身形等然停下,終于進入到了地淵一層中.

不過在他向四周打量一番後,卻不禁眉頭微微一皺.

他竟然身處一片灰蒙蒙的沼澤上空,並有一層淡綠se薄霧籠罩其上,鼻.間是能聞到一股淡淡草木腐爛的味道.

這里顯然和他當初進入的地方,並不是同一處地點.

"金道友,你可知道此處是何處地方,離第二層的入口可近?"韓立轉向金悅問了一句.

"根據地圖上顯示,這里似乎是毒蘭沼澤,離第二層的一處入口,不算遠也不算近.半天時間就可到達了.道友稍加小心一些,雖然下面的毒氣對我等根本沒有威脅,但是此地一種劇毒蘭花伴生的毒蜂群,卻頗為的討厭."金悅打量一下沼澤後,略一思量下,就十分肯定的說道.

如今整個地淵都已經被飛靈族占領了,所錄地圖自然也遠非當初的模糊不清可比得了,故而這位天鵬族大長老一眼就認出了此地來.

"毒蜂"

韓立一聽這話,微笑了一下,就毫不在意了.

于是三人再交談了幾句,確定了一下前進方向,幾人就立刻激吖射而走了.

半日之後,韓立三人所化驚虹出現在了一處山脈上空,並再向前飛行了大半時辰,就來到了此山脈中心處的一座奇怪山峰附近.

此山峰之所以奇怪,卻是因為整座山峰從山腰處竟然一分為二,酷似一個巨大的"人"字.而整座山峰光禿禿的,一se的灰白顏se.

這里,就是金悅地圖上顯示的二層入口處.

前邊的趕路異常的順利,除了一開始的沼澤中的確碰到了一群毒蜂外,被韓立用幾劍輕易掃蕩一空外,路上幾乎未碰見任何的妖物,讓他們一路幾乎絲毫耽擱沒有的.

看來一層的那些低階妖物,如今大半都已經被掃蕩一空了.

這也毫不奇怪,第一層的低階妖物大半都沒有什麼價值,那些飛靈人自然沒有留下它們的必要了.

不過眼見眾人一下飛到了山峰下方,就要一閃的進入其中的時候,忽然韓立神se動了一下,不過下一刻,卻又立刻恢複如常了.

倒是前面的金悅,在片刻後卻突然遁光一頓,在山峰下面的"人"字入口處一下停了下來,並臉se一沉的厲喝道:

"是什麼人躲在哪里,都給本座滾出來!"

"原來是大長老和雷聖主,鳴震拜見大長老!"

在山峰入口處的附近的虛空中,突然某處意空間模糊扭曲,接著一道帶翅人影詭異的閃現而出,並沖金悅恭敬的深施一禮.

看此人氣息,赫然也是一名天鵬族男,深套一件淡藍se戰甲,並且還有煉虛後期的修為.

同樣情形在附近幾處虛空中也出現了,另有五道人影也一一浮現而出.但這些人只是微微沖金悅一施禮,沒有說些什麼,但面上神se各異.

這些人也均都有煉虛期以上的修為.

"原來鳴震賢侄這麼說他們是執法隊的人,莫非是在埋伏那名洗劫了礦脈的賊人!"金悅目光在這些人身上一掃,感應他們身上散的驚人煞氣,不動聲se的問了一句.

"大長老已經知道了此事!大長老明鑒,我等的確是奉命在封鎖此地的出入口.大長老為何會和雷蘭聖主到此地的?"那名面容有些丑陋的天鵬人男,先是不加思索的回道,但馬上又有些遲疑的問道.

"嗯,我是從金統領知道礦脈出事的.至于我和雷蘭聖主到地淵另有些要事的,也不會在此地待上太久的."金悅沒有仔細解釋什麼,只是淡淡說了兩句.

"原來如此,既然這樣小侄不耽誤大長老和聖主的行程了.但是大長老若是在下面幾層遇到那名賊,還希望能出手將其擒下.現在整個二層都已經被執法隊封鎖住了,此賊應該還躲在下面幾層中的."天鵬族男,心中一凜,急忙恭聲的說道.

"嘿嘿,若真遇到可疑之人,我自會將其拿下的.你們好好看守此處,我帶雷蘭聖主先走一步了."金悅點點頭,就不再和這些人多說什麼,帶著韓立二人立刻向"人"字入口飛去了,並在里面隱約一閃之後,就詭異的不見了蹤影.

"鳴震兄,這位就是貴族大長老,果然和傳聞中的一般,一身修為深不可測!有了這位金長老在,貴族碼數萬年內足可無憂了.但是另外一人是誰,看樣修為和我等近似,但面孔有些陌生的,我似乎從未見過的."留在山峰外面的另外一名生有一對灰se羽翅的飛靈人,在金悅等人從一層消失後,突然沖天鵬族男說了一句.

"金長老的修為大進,固然是族的幸事,不過主要的還是是族中重擁有兩名聖主後,其他幾族也沒有什麼借口動我們天鵬一族了.至于剛跟著大長老和雷聖主的那人,我也沒有見過.但這又有何奇怪的.我們天鵬一組縱然弱小,但是族人也數以億計的.有幾個面孔陌生的人出現,這也讓道友有些懷疑嗎?"叫鳴震的天鵬男望了問話的同伴一眼,臉se一沉,有些不太高興的說道.

"哪里,鳴震兄多慮了!在下只是隨口一問而已,對金長老和貴族聖主自然也是相信之極的."灰se羽翅之人打了個哈哈,急忙將話岔開了.

"好了,此地可不是聊天的地方,我們還在執行任務中.馬上都在藏好,不要再露出什麼行跡來了."另外一名頭生一只潔白短角,但背生紫se羽翅的女卻在此時開口了.

原本還想再說些什麼的天鵬族男,立刻將到口邊的言語咽了回去.其他一干人等也連忙點頭,都對此女大為忌憚的樣.

于是,這六人各自掐訣下,身形一動的再次在遠處憑空消失不見了.

幾乎與此同時,韓立和金悅二女,卻身處一片黑乎乎霧氣包裹中,向下方飛遁而去.

"看來那名洗劫礦脈的家伙,神通真的不小.連這麼一處出口,都有六名靈帥級別的存在防守.看來這人即使不是聖階存在,但神通也絕不會相差太遠的."金悅驀然在一旁的遁光中開口了,話語離竟隱穩帶有一絲譏諷之意.

"哦,聽金道友口氣似乎對這礦脈並不太關心."韓立心念一轉,問了一句.

"我為何要關心!此礦脈說是被我們飛靈各族共同瓜分,但實際上所產礦料,大都被納排名前幾的大族占據了.分到我們天鵬一族的,不過寥察無幾而已.

"金悅冷笑一聲的.

"原來如此,看來貴族即使擺脫了滅族之危,但在飛靈一族中的處境還是不太妙."韓立如有所思的回道.

"若非如此的話,我也不會那般輕易答應你要求,來換取功法的.只要有了道友的功法,只要給本族數萬年時間,就足以讓我天鵬一族強大起來的.韓道友好也確定,此功法的後半部分的確沒有問題的."金悅淡淡的說道.

"金道友盡管放心,在下一到地方立刻會將後半部功法交付,讓道友當場檢驗的.否則韓某任憑大長老處置."韓立微然一笑的回道.

"韓道友知道就好!"金悅說了這麼一句後,就再不言語了.

而就這頃刻工夫,黑se霧氣中開始變淡起來,一行人終于出現在了地淵第二層處.(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四十七章 地淵驚變     下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四十九章 巨坑與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