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五十章 意外遭遇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五十章 意外遭遇


整座光陣在白光和銀se符文閃動下,里面星光點點,仿佛化身為一道銀河一黯,明顯已經將法陣之力激到了極點.

金悅此女見此情形,眼角一跳,臉se變得凝重起來.

但是在下一刻,她神se驀然一變的一聲厲喝:"誰躲在哪里,給我出來!"

話音剛落,一只手掌絲毫征兆沒有的從此女袖中一探而出,並向附近虛空一把抓去.

一股無形巨力一壓而下!

"轟隆"一聲,無形巨力所壓虛空處,一團銀se雷光憑空爆裂而開,接著里面電光一閃,一道銀蛇竟從中彈射而出,直往光陣中撲去.

此銀蛇度之,簡直瞬息千里,竟絲毫不受巨力的影響.

金悅微微一怔,還未來及反應過來,那道銀蛇就一頭紮進了光陣之中.

幾乎與此同一時間,巨大光陣中刺耳的尖鳴聲一起,從中噴出一道白se光柱,一閃之下竟撕裂千余丈的某處虛空,沒入一個憑空浮現的黑乎乎孔洞中,就此不見了蹤影.

這時,五se光陣尖鳴一斂的靈光黯淡,並消散一空.

原本在光陣中心處的那件白se圓盤,是寸寸碎裂的化為了烏有.

"大長老,那是何人,好像和韓前輩一同傳送走了!"雷蘭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半晌之後喃喃的說道.

"這人的雷電功法非常奇特,竟能擺脫我的神通壓制,多半是執法隊正在尋找的那名賊人了."金悅面se同樣有些難看,卻一下道出了電蛇的來曆.

"什麼,是這個賊!此人一同破界而走,不會有什麼問題吧?"雷蘭倒吸了一口涼氣.

"放心,韓道友功法神通應該不在我之下,那人即使一同傳送過去,也在韓道友手中討不了什麼好的.不過,這賊能潛藏在附近,看來應該從數日前那個巨坑處就遠遠跟著我們了.能讓我和韓道友一直都未覺,此人的隱匿之術也實在出神入化了.怪不得派出如此多的執法隊,仍然無法奈何了此人!不過……,……",金悅搖搖頭的說道,但後又面露一絲疑惑之se.

"不過什麼?"雷蘭聽了,有些不解了.

"不過那人的氣息中有些古怪,似乎摻雜了一種異獸氣息,有些象蠻荒世界的雷云鷹,但是又不太一樣."金悅雙目一眯的思量了好一會兒,不太肯定的說道.

"異獸氣息?難道是此人喂養的靈獸!"雷蘭若有所思的說道.

"不太像,這氣息和此人混為一體,不像是獨立的個體.好了,不管如何,此行我們目的已經達到,此事也不宜聲張的.現在我們馬上離開吧.此行我們打著助你修煉的借口來到此的,也不能不去那冰煞之地修煉一二的.而且剛破空離去的動靜頗大,恐怕會引來其他人很來此的,現在離去也省的招惹他人懷疑."金悅略一思量後,淡淡的說道.

"大長老之言極是!"金悅點頭稱是.

于是在金悅袖袍一抖之下,一股金霞將光陣殘余波動一卷驅散後,就帶著雷蘭化為兩道驚虹的離去了.

另一處高空遍布白蒙蒙霧氣的空間中,韓立懸浮在虛空,盯著眼前意外闖進傳送法陣中的男,一臉的奇怪表情.

"竟然是你!看來那洗劫地淵深處礦脈之人,也是下所為了."韓立一字字的吐道.

先前傳送前的一瞬間,他雖然現了此人的闖入,但傳送已經開始,因為顧及法陣遭到破壞影響了傳送,也只能捏著鼻的讓這人和自己一同傳送到了這冥河之地來.

但他萬萬沒想到的是,一看清楚對方的面容後,就一下認出了對方.

"哦,聽道友的口氣,似乎認得老夫!"

數十丈外的對面,是一位身形枯瘦的中年男,一身藍se長袍,聞言沖韓立微微一笑,一副從容不迫的悠然模樣.

"不知魚道友的那只雷獸,如今修煉的如何了.道友能夠進階到聖階,恐怕和此雷獸大有關系吧."韓立聽角露出一絲冷笑的的問道.

"你到底是何人,怎麼知道雷獸之事的."枯瘦男笑吟吟的表情,在聽到"雷獸"二字的瞬間,頓時為之一變,並驚疑的一聲厲聲.

與此同時,一股合體初期的可怕氣息從其身上散而出,毫不留情的奔韓立一壓而下.

此男,正是韓立當年在天鵬族聖城中認識的那名魚姓店主.

當年此人以青羅果為誘餌,讓韓立和其他兩名煉虛級修士輔助其降服雷獸,後得手後又驀然翻臉的擊殺了其他二人.

韓立依仗遠同階的神通,讓對方顧忌下得到了一枚青羅果的果核, 並和對方互相忌憚的各自離去.

他當時就深覺對方身份大為神秘,不是普通的天鵬人.如今數百年不見下,對方也進階到了聖階初期境界,自然印證了此想法.

不過韓立如今氣息大變,容顏也在施展秘術下並不是本來面容,另外修為及時壓制倒了煉虛中期境界,也和當初見面時大相徑庭.

難怪這位魚店主,無法一時認出他來了.

韓立面對氣勢洶洶而來的驚人的靈壓,神se平靜,但下一刻,同樣一股聖階有的強大靈壓也從身上一卷而起.

"砰"的一聲巨響!

兩股靈壓在二者間的虛空中撞擊到一起,又同時爆裂的消失,竟一副平分秋se的樣.

"你下也是聖階初期!"魚店主見此情形,心中一凜的問道.

他雖然遠遠跟在韓立等人身後,並在看出韓立有辦法離開地淵之後,也果斷闖入傳送法陣中,卻一直以為韓立只有煉虛期的修為,這心中沒有多大顧忌的.

否則在知道韓立真正修為後,他是否會如此做,絕對是兩說的事情.

韓立聽聞對方之言,微微一笑,但在下一刻,將原本壓制的所有法力驟然間全部放開,一股遠普通合體除期的可怕靈壓,頓時沖天而起.

"聖階中期修為!你倒底是哪一族人,飛靈族中的聖階中期以上存在,我不可能不認得的."魚店主臉se隱隱有些青,瞳孔一縮的問道.

不過讓人意外,他此時還顯得十分的冷靜,並未因此而露出慌亂之se來.

"既然道友認不出在下了,那也無需多說什麼了.下這一次洗劫了地淵的礦脈倉庫,想來收獲不小吧.在下也不貪心,只要將這些東西交出來,在下就放魚兄離去如何.這些材料,只當道友借助在下法陣逃出生天的報酬了."韓立淡淡的說道,並沒有直接表露出身份意思.

"我說道友為何和余某說這般多廢話,原來是想要那批材料.此事好說,在下的確是借助道友之力能逃出追殺的,支付些許報酬也是應該之事.道友接好了!"魚姓男聞言,不怒笑起來,接著手掌一翻轉,驀然一個藍se圓環出現在了手中,並手腕一抖的拋了過去.

韓立見此情形先是一怔,但馬上想起什麼,望著飛過來的圓環,目中泛起一絲冷意.

袖袍一抖,金光一閃,剛要落下的圓環竟然憑空被一斬而開,但詭異的要面沒有任何東西掉出,反而瞬間一聲霹靂傳來,化為一張藍se電網沖韓立迎頭罩下.

但韓立卻似乎早有所預料,背後雙翅突然同時一扇雷鳴聲一響下,竟也有一張銀se電網同樣從身後處激吖射而出.

兩張電網一撞擊下,銀se電網卻滴溜溜一轉下,竟一閃的化為了一個古怪的雷電法陣.

瞬間工夫,藍se電網就無聲無息的電光一斂,竟一下被雷陣一吸而入,絲毫威能都未顯現出來.

魚店主見此情形,心中一驚.

而韓立卻輕描淡寫的沖雷陣一根手指微微一點.

頓時此雷陣一聲雷鳴後,就憑空消散了.

"這一次出手,我可以原諒道友.我再給你一個機會,現在交出那些珍稀礦石,你仍然可以安然離開的.否則的話,嘿嘿"……韓立面上殺機一閃,冷笑一聲的說道.

當年對方就對他不懷好意,打算暗算他的.這一次隨他一同傳送到此,恐怕心中同樣對其沒安什麼好心.

既然這樣的話,他自然不會對此人客氣什麼.

對方若真是識趣的話,交出洗劫東西,他也就任對方在這冥河之地自生自滅了.否則的話,他自然不介意動手滅殺掉對方的.

以他神通,雖然對方也有所依仗的樣,但自然不含放在其心上的.

"看來下對魚某還真有所了解,既然這樣的話,那在下說……,…"魚店主臉se一陣陰晴不定,但終還是開口打算服軟的樣.

但是下一刻,韓立背後虛空中寒風一起,十幾根晶瑩透明的細針浮現而出,並化為十幾根銀線的沖韓立腦勺激吖射而來.

與此同時,韓立頭頂上空也驀然一聲驚天霹靂!

一團刺目雷光一閃而現,無數電弧狂跳間,竟分為金銀藍三種詭異顏se.

在此雷光中,隱隱有一頭半人半鳥的怪獸,並一張口下,一道粗大的三se雷弧就一劈而下



上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四十九章 巨坑與傳送     下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五十一章 化靈之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