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六十章 金焰候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六十章 金焰候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六十章 金焰候

"這位前輩居住的地方,似乎有些獨特啊"韓立望著金光燦燦的島嶼,倒有些愕然的樣.

"嘿嘿,這只是他的古怪嗜好而已,韓小友見到他本人時,自然知道其中的緣由了."青元嘴角微微抽搐一下後,隱隱露出一絲詭異的回道.

"原來如此,晚輩倒有幾分好奇了"韓立聽了個這話,不禁露出略有所思之色了.

而青元這時,卻二話不數的一只長袖沖前方的白色光幕輕輕一抖.

頓時一股金色霞光一湧而出,在身前滴溜溜一凝下,就輕易形成一口十余丈長的金色巨劍,並毫不猶豫的向前方光幕一揮而去.

"轟"的一聲

白色光幕一陣波紋蕩漾,表面是光芒閃動不已,一副搖搖欲墜的模樣.

而幾乎在光幕生異變的同時,島上立刻傳來數聲驚怒不已的吼聲.

"是誰這麼大膽,敢攻擊我們金焰島"

"不知這里是金焰大人的住所嗎?"

……

瞬間工夫光幕內人影一閃,數道遁光一下激射而出,幾個閃動下,四名身披金色戰甲的衛士驀然出現在了青元二人面前,並用憤怒目光望了過來.

"咦,是青大人"

但一看清楚青元的面容後,這四名金甲衛卻不禁一驚,不加思索的急忙施禮起來.

顯然這幾人都認得青元,再沒有先前的惱怒之色.

韓立目光只是在這四名粗礦甲士身上一掃,就看出了這四人都有煉虛級修為,但是體內都隱隱散一股凶暴氣息,明顯並非普通人.

"金焰候,姜某有事拜訪,還不出來相見."青元卻根本沒有理睬這四名金甲衛士,而是直接沖金色宮殿朗朗喊了一聲.

也不知青元動用了何種秘術,雖然聲音並不算大,但在島嶼上空立刻到處回蕩而起.

轟隆隆之下,整座宮殿每一寸角落中都能一遍遍的聽到此話語聲.

"青元,你既然來了,那進來就是了.難道還要本侯親自相迎不成?"半晌後,從金色宮殿中也傳出了一個淡淡的男聲音,雖然相隔甚遠,但是聽在韓立等人耳中,卻同樣清晰異常.

"嘿嘿,既然這樣.那老夫就不客氣了你們就帶下路吧."青元聽了後,微然一笑的沖那四名甲士吩咐道.

"是,前輩請跟晚輩過來"四名金甲衛士聽到宮殿中之人的傳音,心中立刻一松,其中一位急忙恭敬的回道.

于是,韓立和青元在四名甲士的帶領下,立刻穿過分開的光幕,直往島嶼上的宮殿落去.

一小會兒工夫後,青元大模大樣的坐在了某間異常寬廣的大廳中.

韓立則恭敬的坐在其旁邊.

在大廳的主位上,一名頭戴金色龍冠,身披金色長袍的中年男,神色平靜的坐在那里.

"姜道友,這一位道友竟有合體中期修為,難道是你自知大限將臨,所收的親傳弟不成?年紀輕輕就有這般境界,倒也足以繼承你的衣缽了.不過上次去言老怪那里,聽其言,你收的似乎是一名女弟啊"金冠人驀然的開口了.

此人面如白玉,留有一副半尺長的烏黑長髯,一副儒雅的模樣.

正是此地的主人,名叫"金焰候"的一位和青元一般的大乘存在.

韓立望著此人,劍氣渾身上下,無一不閃動金色光芒的各種飾物後,不禁有些無語,心中總算有幾分明白青元先前話語的意思了.

"金道友,你可認錯了.韓小友可不是我的弟,而是一位舊識而已.道友應該還記得數百年前,幾個小輩帶領一些手下突然入此地,並還惹來蜉蝣族派人追殺的事情吧.我就是在那時認得韓小友的.至于我收的那位弟,已經認作義女了.雖然資質也算絕佳,但如今還是煉虛期修為而已的."青元一笑下,倒是坦然的解釋了兩句.

"數百年前哦,是那些引開冥雷獸,想盜取冥河之乳的外來人咦,我記得為的幾個人,後來不是都被蜉蝣族派人全都擒下帶走了嗎.這位韓小友既然參與其中,還能幸免無事.難道是道友出手救下的."金冠人聞言,臉上露出一絲詫異之色.

"道友雖然所言並不全對,但也中了幾分.韓小友能安然離開冥河之地,的確是老夫安排的.不過,道友不要誤會什麼.在下之所以這麼做,一方面是因為韓小友是在下同族之人,另一方面,則是在下有事需要他到外界去辦,這出手的."青元淡淡說道.

"原來如此不過青道友也有上千年沒來我這地方了,如今一找上門來,就帶著這位同族小友過來,想來不是單單來拜訪這麼簡單吧."金焰候雙目一眯的仔細打量韓立兩眼,忽然臉孔一板起來.

"金道友還真猜中了.這一次老夫過來,的確是有一事,需要和道友商量一二的."青元嘿嘿一笑後,坦然的承認了.

"哼,我就知道如此.雖然你我比其他幾人走動的稍近了一些,但也沒到讓道友一出關,就馬上趕來拜訪的地步.什麼事情,姑且說來聽聽再說."金焰候面無表情的說道.

"金兄這話可說錯了.老夫這次來,可不是來求道友,而是想做一件兩利的交易而已.道友若是覺得有絲毫不滿意,老夫絕不會強求的."青元臉色一沉,聲音也有幾分不滿起來.

"哈哈,剛之言只是說笑而已.憑青道友和本候多年的情分上,只要不是太為難之事,本候又怎會不答應的."金焰候深望了青元一眼後,又展顏再笑了起來.

"金道友如此說了,那老夫也就直言了.記得上次前來拜訪時,金兄曾經對在下的'九瞳珠"特別感興趣,並且願意用一些寶物交換此寶.但因為當時姜某同樣需用此寶煉制一些寶物,也就暫時沒有應允.這一次,老夫將此珠帶來,打算和道友換取一些所需東西.不知金兄覺得如何?"青元說完後,一只長袖往附近桌上一拂.

頓時一片金光閃過後,一個翠綠欲滴玉盒出現在了那里.

"九瞳珠"

一聽青元之言,原本從容模樣的金焰候,瞳孔一縮,"唰"的一下,目光落在了桌上的玉盒上,後似乎費了偌大力氣,將勉強挪開的樣.

"姜道友將此寶都拿出來了.金某也沒什麼可說的了.道友想從金某這里換取些什麼?只要不是那幾件讓在下根本無法舍棄的東西,其他寶物都好說的."顯然盒中之物對金焰候極為看重,他幾乎絲毫考慮沒有的反問了一句.

一旁的韓立見此情形,心中也是一喜.

看眼前情形的話,從對方手中換到冥河之乳,還真大有希望的.

"三瓶冥河之乳和一塊息壤之土!"青元微微一笑的說道.

"不可能縱然大九瞳孔在煉器上神妙無比,但想要一口氣換取這些東西,相差也太遠了.冥河之乳姑且不說,那息壤之土,幾乎是煉制土屬性寶物至極材料.世間和能此物相提並論的其他土屬性材料,幾乎沒有出其左右的.況且此土,我雖然得到了一點,也是用來煉制下次度劫時的護身寶物之用.哪能輕易換給別人"金冠人剛一聽完,就將頭顱搖的跟撥楞鼓一般.

"道友所說的,老夫自然知道的.不過我若再加上這三樣東西,金兄又覺如何呢"青元對金焰候的拒絕毫不意外,反而胸有成竹的一笑後,長袖再次一抖,又有三顆棱形的古怪器物出現在了桌面上.

這三顆仿佛槍頭般的東西,有拳頭大小,金光燦燦,仿佛縮小幾分的金色槍頭.

在這些器物表面,遍布一些鮮紅的古怪符文,密密麻麻,玄奧異常的樣.

金焰候見到這三樣東西,微微一怔,仔細打量了幾眼,似乎一時間並未看出什麼,就馬上抬手虛空一抓.

"嗖"的一下,其中一顆器物立刻騰空而其,被金冠男攝到了手中,然後低翻來覆去的細看起來.

"這難道是……"

與此同時,韓立望著桌上剩余的另外兩件金色器物,竟從中感應到一股熟悉之極的氣息,心中也一陣驚疑不定.

再檢查了一會兒手中的金色器物,金焰候的面容竟漸漸有些動容起來.

"本候有些不太肯定,但看樣似乎是那傳聞中的金剛滅魔神雷"金焰候終于抬起來,有些不太肯定的向青元詢問道.

"好眼力當年老夫得到了一些金雷竹的竹葉,然後配以其他眾多雷屬性材料,並借助天雷之力,花費了數百年時間,煉制出這麼六七枚出來.如今姜某一下拿出其中一半的數量,可見在下的誠意了.金兄大天劫離下一次也會太久了吧.天罡滅魔雷是對付那些域外天魔的絕佳利器.而域外天魔在大天劫時,根本防不勝防,一般寶物對它們的作用微乎其微.若有此雷在身的話,豈不比你煉制任何呵護心神的寶物,強上百倍.若不是,在下一次煉制的數量夠過,也絕不會拿出來交換的."青元似笑非笑的回道.



上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五十九章 拜訪     下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六十一章 來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