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六十一章 來客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六十一章 來客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六十一章 來客

聽完青元的言語,金焰候目光閃動下,似乎被說動了一些,一時間陷入了沉思之中.

韓立聽到"金罡滅魔神雷"的名字後,面上一絲異樣閃過.

怪不得,他會對這三件器物氣息感到有些熟悉,原來它們所用主材料正是他上次所送的金雷竹的葉.

這些葉和金雷竹莖杆同出一源,即使經過後天煉制,氣息自然也不會相差太遠的.

而金罡滅魔雷雖然是對付域外天魔的利器,但天魔只有在突破大乘瓶頸以及在大乘期以後的天劫時會擇機出現的,倒不是他現在必須准備的東西.

至于有關此寶的煉制之法,韓立倒是早從某個異族的坊市中,無意中尋覓到了.

只是當時呼應被其所需要的大量雷屬性材料,硬生生的嚇了一大跳.

他自覺以當時手段根本無法收集所有材料,並且也無能力可以煉制出來,也就大感遺憾的將此事放在了腦後.

現在一聽,連青元以大乘修為煉制七八枚神雷,都要花費數百年之久,心中不僅苦笑不已.

看來在沒有進階合體後期之前,這金罡滅魔神雷是想也別想的事情了.

"以三枚金罡滅魔雷的代價,的確足以換息壤之土了.但有一事本候還不太明白.那冥河之乳道友自己不也應該有的嗎,為何會專門來找本候交換此物."金焰候再次開口了,話語中還隱隱有一絲懷疑之意.

"在下的冥河之乳,在百多年前都被一人全都借去了.而現在韓小需要此物突破合體瓶頸,姜某當年因為另一件事情的情分,也的確答應過此事的.故而也只能找上門來,找道友喚起此物了."青元緩緩的說道.

"能讓姜道友連冥河之乳都許諾了出去?看來這個情分的確非同小可啊"金焰候訝然之下,出嘖嘖之聲的說道,並再次目光一掃韓立而過.

韓立微一躬身,表現出恭謹之色,但心中謹記當初青元的囑咐,異常老實的未接口什麼.

"嗯,的確是一個很大的人情.好了,在下該說的東西,都已經說了.若金兄還繼續拿不定主意的話,說不得只有尋其他人進行交換了.別人不知道,但我想同樣要面臨雷劫的言老怪,絕對樂意和在下做此交易的."青元用一根手指一敲桌面,大有深意的說道.

"青兄說笑了.本候什麼時候說出拒絕之言了.既然道友這麼有誠意,外加昔年我也曾經承過你一次情分,在下就答應此交易了."金焰候再略一沉吟下,終于輕笑一聲的答應了下來.

"金兄如此爽就對了.這筆交換對你我二人絕對是兩利的事情"青元聞言,也大喜的回道.

金冠男嘿嘿一笑,驀然一張口,竟直接從口中噴出四團靈光來.

三白一黃

赫然是三個白玉小瓶和一個黃色玉匣

袖再一拂下,這四件東西立刻沖青元一飛而去,同時另一只手則沖桌上的玉盒和另外兩枚金罡滅魔雷一招.

破空聲一響桌上的東西立刻一顫之下,被金焰候攝到了手中.

與此同時,青元也將飛來的小瓶和玉匣同樣一把撈到了手中,並馬上神念一動的仔細檢驗起來.

片刻工夫後,老者臉上就露出滿意之色來了.

"東西都沒有問題,老夫這次真要多謝金兄了韓小友,這三瓶冥河之乳,你收好吧."青元檢查過後,露出了滿意之色的說道.

接著他一轉,手腕一抖,三個裝著冥河靈乳的小瓶,就拋向了韓立.

韓立一怔,但馬上興中一喜的接過了小瓶,同時口中連聲稱謝.

當初和對方約定不過是兩瓶靈乳,如今對方一下將三瓶盡數交給了他.顯然這也算是對他多搜集材料的答謝.

看來他將搜有收集材料都拿出來的決定,還是明智之舉的.

這些靈乳雖然珍稀之極,但對青元來說卻並無多大用處,果然在此上面不會有任何小家之氣的舉動.

金耀候顯然也對這次的交換同樣大為的滿意,下面滿臉笑容的和青元閑聊起來.

其中既有一些靈界的罕有人知的秘聞,也有一些和功法修相關的東西,這讓韓立也在一旁也聽的津津有味.

時間轉眼間就過了大半時辰,青元似乎幾乎覺得差不多了,終于起身說出了告辭之言.

金焰候倒也沒有多挽留的意思,但也同樣起身,打算送青元到大殿門口再說.

而就在這時,忽然島嶼上空轟隆隆一聲巨響,接著整座宮殿都為之一震,竟似乎籠罩島嶼上空有什麼東西一擊而破一般.

大廳中剛剛站起來的兩人均都一驚,不禁面面相覷起來.

誰這麼大膽,竟然敢明目張膽的欺上門來.

要知道以青元和雖然也用劍氣斬了一下籠罩島嶼的那一層禁制,但只是看似聲勢浩大,但實際上並未真有多大威能的.

而剛的動靜,卻分明是此層禁制被外力強行擊破的模樣.

金焰候回過神來後,自然一下驚怒之極,二話不鎖的單手一掐訣,似乎就要立刻催動什麼神通.

但是下一刻,一個大男聲音驀然在大廳上空回蕩起來.

"金焰,青元,你們兩個小可在.出來見我"

話語聲粗魯異常,一副大咧咧的,卻均都面色一變,互望一眼後,又都不禁苦笑了起來.

"怎麼,還不出來硬接本大人金焰,難道真要我把你的老窩給拆了不成?"

那個男,似乎有些不耐起來,話音剛落,宮殿外的轟鳴聲連綿不絕起來,甚至一陣陣空間波動浮現而出,一下覆蓋整個島嶼.

這時,大殿外金光一閃,一道遁光一閃的出現在了金焰候面前,接著光芒一斂,立刻現出一名神色驚慌的金甲衛士來.

"回稟主人,外面來了……"

"我知道了,外面來的是貴客你先下去吧.姜兄,看來你一時也走不掉了我們出去見一下這老怪物吧,否則我這島嶼還真可能被他給拆掉的."金焰候沖手下一擺手, 再一轉身,沖青元苦笑的說道.

"這老怪物既然來到這里了,自然要見上一見的.不過每次見過他,我都要頭痛好幾天的."青元嘴角抽搐一下,也大為無奈回道.

金焰候歎了口氣,但法決一掐,體表金光一閃下,一層金色火焰身上翻滾而出,將其身形徹底淹沒了.

一聲悶響,火焰爆裂潰散.

金焰候竟也隨之的一同失不見了.

竟是極其罕見的火遁之術

青元則是簡單,袖袍一抖下,就化為一道金光的往大廳門口激射而去,但是一個閃動後,就詭異在虛空中不見了.

整間大廳,頓時只剩下韓立孤零零的一人了.

"老怪物能讓這二人都如此稱呼的人,實在難以想象是什麼樣的人.雖然不想見,但不過去也不太可能的."韓立歎了一口氣,用低不可聞的聲音喃喃幾句,接著背後雷光一閃,一對晶瑩羽翅浮現而出,一閃之下,就化為一道青白電弧的不見了蹤影.

在島嶼千余丈的高空中,青元和金焰候二人,正面對一個體長過百丈的龐然大物,神色間竟然頗為的恭敬

而這巨*的赫然是一只渾身漆黑亮的巨大甲蟲,而在甲蟲的頭頂上則迎風站著一名身材瘦削的老者.

此人看似有六十歲模樣,眼眶深凹,鼻孔翻天,並且身披五顏六色的長袍,脖頸掛著一串銀燦燦的圓珠頸鏈,每一顆珠都足有雞蛋大小,看起來惹眼之極.

當讓人吃驚的是,不但原先籠罩整座島嶼的那一層白色光幕已經蕩然無存了.

另外三名金甲衛士,被各被一根從甲蟲口中噴出的白絲纏了個結結實實,並身不由己的在高空中滴溜溜的轉動不停,仿佛陀螺般的無法停下分毫.

當韓立化為一道青白電弧的出現在青元身後的時候,金焰候卻對這三名手的窘境視若無睹,反而沖甲蟲上老者擠出一絲笑容的說道:

"虛靈兄,你可是稀客,怎麼有空到敝處來.不過既然來了,不如先到下面坐上一坐"

"嘿嘿,金焰你口中這麼說,但心里其實是巴不得我永遠不來此地吧."老者嘿嘿一陣尖笑,口氣竟絲毫的不客氣.

"金某怎敢如此想的.倒是道友如何知道,姜兄也到小弟處做客來了."金焰候臉色一陣清白交替後,急忙將話題引到了青元身上.

青元一聽這話,心中自然一陣大罵金冠男,但無奈之下,也只能勉強一笑的開口了:

"姜某也的確有些疑惑,虛靈兄為何會知道在下和金兄在一起的.莫非道友已經去過小弟的洞府了?"

"哈豈止是去過你的洞府,所有人的住處我都跑過一趟了,也就你們二人先前還還未上門了.其中有兩個家伙還想閉關不見,結果被我將他們老窩拆了個七七八八後,也就老老實實的出現了.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這叫虛靈的老者一陣大笑後,得意洋洋的說道.



上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六十章 金焰候     下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六十二章 喜怒無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