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六十九章 魔斑降世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六十九章 魔斑降世


"白果兒和海大少赫然都只是元嬰初期的修為,而器靈修為勝二人,卻已經是一名元嬰中期的修士了.

"對了,師妹.說起師傅,他老人家二百年前從蠻荒世界返回後,就再次閉關不出,難道師父還真打算再沖擊合體後期的瓶頸不成!"海大少突然神se一肅的問道.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了.現在師傅閉關處被層層禁制包裹,連冰鳳師姑都無法靠近分毫.看來師傅縱然不是打算沖擊後期,估計也是在修煉一en了不得的大神通.這不想讓我們打擾的."白果兒想了想的回道.

"當年師傅從合體初期進階到後中期,也不過是花了三四百年的樣,若是再短短時間就成功進階到後期境界,縱然知道他老人家遠非同階修士可比,但也未免太駭人聽聞了!"海大少不知想到了什麼,一咧嘴的說道.

"要是師傅這一次真能進階後期的話,無論對我們三個還是對整個人族來說,自然都是天大的幸事了.不過,我想此事還是不太可能吧.畢竟從合體中期到後期,光是進階需要的龐大吖法力,正常情形下也需要一兩千年的不斷苦修可,區區數百年時間,實在不足以凝練出足夠的法力."器靈一摸下巴,搖頭晃腦的不同意道.

"哼,大師兄.你也知道師傅不是一般人,何必再拿一般修士的修煉來衡量師傅的進境.若是按我說,師傅應該有一定的把握會如此閉關的.而且這段時間,天淵城和三皇以及其他一些勢力頻繁派人來拜訪師傅,我們把消息傳送進去卻絲毫回信沒有.可見師傅全心都放在修煉上,不願有任何事情打擾的."白果兒美目中異se一閃十分肯定的說道.

"看來我們三人中還是白師妹對師傅信心足.不過這等事情,我們也不知道分析多少遍了,根本談不出什麼結果的.況且師傅這次閉關誰知道會花費多長時間能出關的.而魔劫頂多還有數十年光景就要降臨了.師傅就算再有把握,魔劫一到恐怕也不得不出關應對了."器靈擺擺手的說道.

"這倒也是.若真如此就可惜了,若是魔劫再晚些時間降臨,師傅縱然無法突破後期瓶頸,但修為再大進一步卻肯定能做到的."海大少也一臉遺憾的說道.

"好了,師傅如何修煉,不是我等做弟的可以肆意談論的.我們現在能做的只是在魔劫中保住自己的命.對了師妹.不如你也加入天淵城吧.畢竟魔劫一旦降臨,整個人族也只有天淵城為安全些.師妹有師傅的名頭在那里,想來那些長老也會對師妹另眼相看的."器靈沖白果兒神se一正的講道.

"器靈師兄所言極是.

我和師兄已經決定魔劫一旦爆就將en下所有弟全都遷入天淵城中去.雖然只能當低階的衛士但是有我二人照料的話,應該不會當做炮灰使用的.若是師妹也幫去的話,自然好了."海大少一笑的說道.

"天淵城?"白果兒黛眉一皺露出了沉yin之se.

"怎麼,師妹不願還另有什麼打算?此事還是早做決定的好,畢竟師傅閉關前已經和我們說過魔劫一旦爆他另有大事去做,不可能留我們三人在身邊的."器靈關心的問道.

"不滿二位師兄.我不久前接到父親的來信.祖母一派之人已經全都遷進了玄武皇城之中.父親想讓我也一同過去的.而妹也只有這麼幾個親人,並不想魔劫爆後還分居兩處,互相擔心的."白果兒思量了半晌後,還是說出了自己的決定.

"原來如此.師妹有親人牽掛,的確不好分離兩處的.不過好在玄武皇城也算是安穩可靠.師妹去那里的話,想來也十分安穩的."海大少露出恍然之se的說道.

"白師妹去玄武皇城的話,不如帶上柳風和浮云.他二人總算也是結丹修士,跟在師妹身邊還算有些用處的."器靈驀然的說道.

"柳風和浮云合適師兄得意的弟了,師妹怎好帶在身邊驅使的.師兄放心,我身邊不是還有幾個貼身丫頭的.她們跟在我身邊也有一段時間了,雖然還未結丹,但也有築基的修為,還可堪可一用的."白果兒眸光流轉,抿嘴一笑的說道.

"哈哈,既然師妹如此說,那我和海師弟說……,……",器靈微然一笑的想再說些什麼.

但就在這時,忽然從附近高空中一聲霹靂傳來,接著整個天地為之一晃,足下的山峰是一聲轟隆的顫抖起來.

白果兒三人都是元嬰修士,這點顫抖自然不可能奈何他們分毫,都穩穩的站在原處,但臉se刹那間為之大變起來,不約而同的往高空處望去.

只見先前萬里無云的碧藍高空,一下多出里許大的一塊巨大灰斑,並飛擴散而開,同時一股強烈的空間波動也從灰斑中陣陣傳出,並往四面八方一散而去.

片刻工夫,灰斑就狂漲了三四倍之大,灰蒙蒙的一片下,讓整個世界都為之一黯下來,仿佛正有什麼東西在飛侵蝕著整個天空.

"魔斑!不會錯的,這一定魔劫降臨前的的魔斑!"海大少臉se白之下,忽然大聲的喊道.

白果兒和器靈目光死死盯著空中的會斑下,神se同樣難看之極.

"的確應該是魔斑不假,沒想到魔劫降臨竟然比預料的還要早一些."白果兒喃喃的說道.

"這也不一定真是魔斑,說不定是其他類似的天象而已.是否真的,還需要天淵城的人來正式確認一下行"器靈長吐了一口氣,臉se總算好一些的說道.

"哼,這有什麼確認的.真要是魔斑的話,整個地域就絕不會只有這一處的."海大少搖搖頭的說道.

"這也是!真要是的話,恐怕三境內的所有人都會知道此消息的."器靈默然了一下的回道.

"二位師兄也不必太過擔心,魔斑出現只是說明魔界侵蝕剛開始而已,這個過程極其緩慢的.據記載,到界面之力弱到可以讓魔族侵入靈界,起碼還有半年時間可的.有這些時間准備的話,我們人族不會手忙腳un的."白果兒眸光流轉的說道.

"此話不假,但是魔族同樣也可從容的在魔斑處調集人手,一開始的攻擊絕對凶猛異常,不知道有多少城池能在頭幾波攻擊下幸免的."器靈苦笑的說道.

白果兒和海大少聽到此話,臉se一變下,越的難看了.

就這時,遠處天邊光芒一閃,一艘金se飛舟激吖she而來.

這十余丈長的戰舟之上,站滿了十幾名身穿黑青顏se戰甲的衛士,一個個神se凝重.

當戰舟在巨大灰斑下方一頓的停後那些甲士紛紛的騰空而起,一閃即逝的就到了蒂灰斑近在咫尺的地方,然後或拋出一件件陣旗陣盤,或取出一些形狀怪異法器對准狂催動起來.

一時間,高空中靈光閃爍,惹眼之極.

遠處仍有遁光接連浮現,似乎還有多的修士往此方向蜂擁而來.

"走吧,天淵城的巡查衛士來了,我們馬上返回dn府,先將此事告訴師傅再說."器靈沉聲的說道.

白果兒二人自然沒有意見,當即點頭稱是,各自催動遁光往遠處的某座山峰下飛she而去.

一間閃動著淡淡白光的密室中,一座一人高的青se巨鼎,靜靜聳立在中間處.

而圍著此鼎,竟有三名"韓立"簇擁的盤膝坐蒲團上,均都雙目緊閉的一動不動.

三個韓立中,一個金光閃閃,體表一股黑氣纏繞不定;一個肌膚淡綠,全身冒著騰騰的紫氣;後一人,雙手平放大腿處,但背後一圈金se光暈流轉閃爍,並且漲縮之間,隱見無數金文在里面翻滾不停.

而在光暈的中心處,則另有七十二口翠綠劍互相追逐不定.

突然間三名韓立同時雙目一張,手臂齊抬之下,沖著巨鼎輕輕一拍.

"轟"的一聲響後,巨鼎蓋一飛沖天,接著嗤嗤之聲大作,竟有無數白絲從鼎中激吖she而出.

"疾"三名韓立,再次再次伸出一根手指沖乓鼎虛空一點.

方激吖she出鼎.的白絲頓時仿佛碰到了一面無形的屏障,紛紛的一顫的停在了原處,竟被硬生生的禁制在了虛空中.

就在這時,鼎中嗡鳴聲大起,十幾團金光一閃的激吖she而出,竟是十幾只拳頭大的甲蟲,每一只背部金光燦燦,但遍布紫金se的斑紋,同腹部下方又變得晶瑩別透,仿佛琥珀一般透明.

這些甲蟲一個個似乎凶爆異常,方一飛出鼎.,立刻獠牙畢露的撲到了一起,一副想要將其他同類全都吞噬的模樣.

轉眼間,鼎口處鳴叫聲大起,陣陣驚人煞氣一散而開.

三個韓立一見此幕,當即一聲大喝,手指立刻靈光閃動,一道道法決沖這些靈蟲激吖she而去.



上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六十八章 門人     下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七十章 候選蟲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