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七十四章 世家據點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七十四章 世家據點


金袍老僧一望見這些戰舟,臉上頓時露出一絲笑容,並馬上遠遠的傳聲說道:

"來的可是韓立道友嗎,貧僧金越已經在次等候多時了."

金越禪師的出口的聲音不算洪亮,但是傳到極遠處的幾條巨舟上空卻轟隆隆作響,聲勢甚是驚人.

"金越大師竟然親自出來相迎,韓某真是受寵若驚!看來早些時日傳來的信函,大師已經收到了."為一條巨舟前端青光一閃,一個青se身影浮現而出,並迎風朗朗的也傳聲過來.

落在城牆上處,同樣的清晰異常,如在眾人耳邊響起一般.

這人影正是韓立.

那一干高階修士聞聽此言,心中為之大凜,大有名不虛傳之感.

"哈哈,韓兄願意相助我們天淵城一臂之力,貧僧就算出迎萬里之外也是應該的."金悅禪師哈哈一笑的說道.

韓立聽到此話,微然一笑下,並沒有再接口什麼了.

幾條巨舟頃刻間,就在幾個閃動後到了城牆上空處,韓立身形一動,就悠然的飄落而下.

"多年不見,大師倒是風采依舊啊."韓立掃了眾人一眼後,目光後落在了老僧面上,並一抱拳的說道.

"老衲這把年紀哪還談的上什麼風采,倒是韓兄短短幾百灬年時間再次的進階中期境界,實在是讓我等幾個老家伙為之慚愧!貧僧當年像道友這般大年紀時,可不過剛剛進階煉虛期而已."金越禪師用神念確認過韓立如今的境界後,心中駭然之下,不禁苦笑一聲的回道.

"大師何必自謙,在下沒有看錯的話,大師雙目瑩光充盈,分明是某en神通大成的征兆."韓立打了個哈哈似笑非笑的回道.

"道友慧眼如炬,貧僧近的確修成了某en神通,但和道友相比卻不足掛齒了.好了,韓兄還是跟貧僧到長老殿再詳加細談吧.至于韓兄en人弟,貧僧自會叫人妥善安排好的."老者人搖搖頭的謙唐幾聲,就側身的說道.

"那就有勞大師帶路了."韓立倒也不客氣,絲毫沒有猶豫的點頭答應下來.

于是金越禪師吩咐身後的兩名修士,帶著那幾只飛舟向城牆內繼續飛行後,就親自作陪韓立的朝天淵城深處的另一處地方飛了過去.

一個時辰後韓立和金越禪師出現在了一座巨塔中的某間殿堂中.

此殿堂中無論桌椅還是牆壁,權都晶瑩潔白,仿佛通體都是用上等的美yu堆砌而成的.

此地方除了韓立二人分別落座外,還另有三名合體期修士同樣作陪著.

一名滿頭銀,但面容矯嫩的白袍老者,一名身穿黝黑皮袍的大漢,以及一名帶著銀se面具,青絲披肩的nv.

這三人中,顯然白袍老者修為高竟是一名合體中期大成的存在,似乎只差一步就可成為後期修士的樣.

而大漢和面具nv則是合體初期的存在,但二者青上氣息古怪,顯然各自修煉有什麼古怪法決.

此刻韓立坐在椅上,雖然口中安酬著其他人的話語,但目光在那名銀se面具nv身上打量個不停,神情竟隱隱有些怪異的模樣.

"怎麼,韓兄以前見過銀光仙!"白袍老看見此情形,一笑的問道.

"妾身也心中同樣有些疑問,韓兄能夠解惑一二嗎."那名面具nv被韓立自從進en後就這般一直打量著,也有些慍怒的說道.

"韓某是第一次見到仙,但是銀光道友息卻和在下昔日的一位舊識大為的相似,不知仙出身妖族哪一族?"韓立卻目光閃動幾下後,若有所思的問了幾句.

"氣息相近!看來道友的那位舊識也是銀狼族人了.銀光道友正是銀狼族兩大合體修士之一!"那名黑袍大漢有些恍然的搶先回道.

"原來如此.焉兄之言不假,妾身的確出身銀狼族.不知道友的舊識是哪一位,說不定妾身應該認識的."銀光仙聞言神se一緩,並好奇的反問一句.

"既然仙真是銀狼族之人,韓某倒還真打算問上一問的.不知仙可知貴族的一位名叫玲瓏的道友她如今可還安好嗎?"韓立神se一動下,倒也真一開口問出了銀月的事情來.

以他現在的修為自然不會再畏懼天奎狼王什麼,倒也是問的坦dn異常.

有關銀月的消息他在進階合體後倒也特意留心打聽了一些.但是銀狼一族藏身之地異常隱秘,其族人是很少和外人接觸,故而所問之人要麼根本不知道,要麼只能提供一丁半點的消息,根本無法得知銀月現在的具體情況.

現在碰到這麼一名銀狼族的合體等階存在,韓立自然不會放過的加以詢問.

"玲瓏?道友的舊識是玲瓏妹妹!對了,聽說韓兄是一名飛升修士,莫非下就是","銀光仙一聽韓立之言,頓時一驚起來但是口中話語剛說出了一半,就想起什麼忌諱似的一下住口不言了,望向韓立的目光是一下變得奇怪異常.

"看來銀光道友真認得玲瓏了?"韓立聞言,心中一喜,但表面仍保持從容的說道.

"玲瓏妹妹昔年和妾身是從一起長大的,我又怎會不認得的.但是有關玲瓏的事情我雖然知道一些,但卻不能向韓道友多言什麼的.

只能告訴道友,玲瓏現在一切安好,並且已經進階煉虛後期了."銀光仙輕歎一口氣的說道.

"不能多說,這世間有何事不能明言的.這樣吧!此地不適合多說此事.過兩日,我會單獨拜訪仙一下,再詳談玲瓏的事情."韓立目中寒光一閃,略一沉yin下,嘴唇微動的傳音過去.

銀光仙聽到此話,臉上頓時閃過遲疑之se但終還是緩緩點,了下頭.

白袍老者等其人見韓立和銀光仙這般模樣,心中雖然有些好奇,但是這些人無一不是老謀深算之輩接下來非但沒有一人再提及此事,反而話題一轉的開始大都談及這次和魔劫有關的事情,並且對韓立這次的出手相助,大表歡迎之意.

韓立早在到來前,就用萬里符將只能在魔劫爆的頭幾年內幫助天淵城抵禦魔族攻擊,以換取en下弟可以在此收到庇護的條件,告訴這些天淵城長老了.

魔族猛烈的攻擊也就在魔劫爆的頭幾波攻擊中故而這些長老自然大為樂意,回信時一口就答應了下來.

故而一時間,他和這幾名長老j談甚歡,並在j換了一些應對魔劫的對策後,終于起身告辭了.

望著韓立在en口消失的背影,銀光仙面具後的余容,yīn晴不定之悔",

兩日後,韓立孤身一人的來到了銀光仙的居住處,一進去就足足半日之久臉seyīn沉的走了出來.

他在en口處腳步一頓,並揚看了看碧藍之極的天空好一會兒,一聲冷笑的遁光一起,化為一道青虹的激she離去了.

韓立居住的地方,是天淵城中一座獨立的高塔白se.雖然此塔相對其他巨塔來說,面積了十倍一閃,但也足夠韓立的一千en下居住了.

而韓立自己就臨時居住在巨塔的頂層處.

不過,這並不表示他真就在此地長期居住下去.短短十幾日後,韓立就召來了en下三名弟,吩咐了幾件事情後就化為一道青虹的離開了此塔.

在魔劫爆前,他可還有一事必須去做的.故而他一路上絲毫停留沒有,直接到了天淵城的傳丅送法陣處,吩咐了幾聲後,就被負責傳丅送的守衛,直接傳丅送到了不知多少萬里外的某座巨型城市中.

韓立根本沒有理會這一邊的看守法陣修士恭敬和吃驚的目光,直接遁光一起的也飛離了這座巨型城市並在朝某個方向絲毫不停的飛遁而走了.

大約兩個月後,韓立驀然出現在一片充滿肅然煞氣的山脈處.

這座山脈綿延足有千萬里之巨,在山脈中隱約有大十幾個城池j錯形成一個巨環並用各種堡壘密密麻麻的聯結一起.

而在堡壘外的地方,則一個個或明或暗的法陣遍布山脈各處整片山脈仿佛都成了一個級大要塞般東西.

在山脈中一隊隊青穿各se甲衣的衛士,是多則上百少則十幾的巡視不停.

但以韓立的驚人修為,自然一路無阻的到了山脈的深處,並在十幾座城市中大的一座前停了下來.

他在低空處遠遠望著城牆上一杆巨大幡旗上的一個斗大的"隴"字.

韓立雙目一眯下,對這些城市的情況倒是早在天淵城時就打聽到了一些.

此地正是隴家聯丅系其他十幾個世家,共同組建的抗拒魔族的據點,群.

這些世家雖然規模不一,並且有些還並非真靈世家,但是勢力都不算,否則也不會有自信自立en戶的在此信心十足的對抗這一次的魔劫.

當然他們大的信心,當然還是因為還有隴家老祖這位幾乎堪稱人族高戰力之一的存在.

但當他們知道這位視為依仗的靠山,會在魔劫尚未結束時就會迫不及待的離開此地,進入魔界時,又會怎麼一副表情.

心中略帶譏諷的想了一下後,韓立突然單手一翻轉,一張金黃se符箓出現在手中,一晃之下,就化為一道金光的激she而出,一閃即逝下的消失不見了.

然後他遁光一閃,在附近的一座山頭處落下,並盤坐在一塊山石上,淡然的閉上了雙目.

(實在不好意思,本以為兩點多能出來的,但是因為太累的緣故,半夜碼字的時候一下睡著了,晚了幾個時.還望大家見諒一二!)



上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七十三章 依附     下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