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一千八百七十七章 魔蝠(修正版)  
   
正文 第一千八百七十七章 魔蝠(修正版)


"轟隆隆"一聲巨響下,黑光閃動中,一只巨大戰舟在不停狂漲中一下現身而出.

此戰舟一開始不過數十丈大,但是轉眼間就化為了一座山峰般巨大,三根黑se桅杆是仿佛三根擎天巨柱般的足有萬丈之高,在其上面各自懸掛一張黑乎乎的帆面,上面隱隱銘印著幾只張牙舞爪的黑se怪獸,栩栩如生,一股驚人煞氣沖天而起.

令人觸目驚心的,此舟一下放大到如此般龐大,在巨舟體表各的法陣中心處靈光閃動下,竟各自浮現出一個個形態各異的器物.

這些東西,有的是圓球,有的是筒狀形態,但無論哪一種表面前銘印著複雜之極的符文.一看就是那些催動簡單,單純追求強大威力的器物.

不過如此多的器物,恐怕單單催動它們都要數百修士能火力全開的.

但是這些器物相比,在船艙頂部聳立的三根半透明的五se晶柱,是惹眼的東西.

這些三根晶柱,不但粗若水缸,還長達百丈,其他器物和它們根本無法相比的.

就在韓立凝神仔細打量巨大戰哥的時候,隴家老祖也已經檢查完手中的靈rǔ和儲物鐲,並收了起來,然後望了一眼巨舟,不動聲se的說道:

"光是打造一艘擎天巨舟的原料就價值上億靈石,別說其中hu費的人工和打造此巨舟所耗費的時間和心血了.若是此舟真放到外面出售的話,儈格不再翻上一番,老夫根本不會考慮的."

"韓某自然知道這次j易略占了道友一些便宜但是道友得到的靈rǔ和材料,如今在外面也絕對不是靈石就可買到的.好了,不管怎麼說這筆j易總算做成功了,韓某就不在此地多逗留了.道友以後決定進入魔界時,只需往天淵城提前給我留個口信即可了.在下一定准時赴約的!"韓立輕笑的說道,並再單手一掐訣將空中龐然巨物一下縮無數倍,再次化為數寸大的收進了袖中.

"只要人族能抵擋住魔族的前幾波攻擊,讓魔劫處于可控的范圍之內,魔界之行肯定不會放棄的,老夫也一定會提前通知韓道友的.畢竟以道友現在的修行,絕對是此行的一大臂助了."隴家老祖木然的臉孔露出一絲笑意的說道.

韓立聽了這話點點頭,但接著目光一閃,往附近某處空無一人的虛空處詭異一笑的望了一眼,就當即一拱手下,青光一起,就化為一道青虹的破空離去了.

隴家老祖見此情形,臉se微變但站在原處不動,直到青虹在天邊盡頭處徹底消失了,輕歎了一口氣.

但就在這時,忽然剛韓立臨走前所掃的虛空處,驀然空間波動一起,一道人影竟在扭曲中一閃的浮現而出,竟是一名黑袍男.正是隴家的另外一位太上長老.

此刻,他臉seyīn沉的也望著韓立消失的天邊,沉聲的開口道:

"隴兄,看來他早已經現了我的存在我這套修煉而成的隱匿神通,連道友你都無法輕易覺的,但竟瞞不過他的耳目.

此人不是修煉過特殊的大神通,就是擁有某種專破隱匿的至寶."

"的確但也有可能此人神念強大還在我之上的.這人修煉度如此之有一兩項逆天天賦在身,也是合情合理之事的.但不管怎麼說,有此人加入的話進入魔界的人族實力又增強一分了,倒不會太遜于靈族的那些聖階了.",隴家老祖點點面無表情的回道.

"但是隴兄,這韓的根底我等了解的太過少了點,也可能成為我等魔界之行的一個不穩因素."黑袍男卻眉頭一皺的說道力

……哼,知道太少不算什麼.我們邀請的其他幾個家伙,又真能了解多少嗎?只要他們能助我們到達目的就可了.這一次的魔劫對本族來說縱然是一次大劫,但對我等合體存在又何嘗不是一次天賜良機的.此行只許成功不許失敗,否則我們此生就真只能停留在合體境界,再無法寸進了."隴家老祖袖中雙手一握,臉上厲se一閃的說道.

"隴兄所說也有些道理,不過在此之前,我等還需真能抵檔住魔族的進攻可."黑袍男欣然同意,並轉朝巨城處望了一眼的說道.

"老夫共收攏了十三個世家之力打造出了這片據點,互相之間可守可攻,互為犄角,自問無論高階修士數量,還是防禦的能力都決不再三大皇城之下的.即使這一次魔劫猛烈比傳聞中還要可怕倍許,也應該能安然無恙的."隴家老祖自信的說道."這一點我也相信之極的,否則也不會找隴兄合作了.既然這已經走了,我們也回去處理事情吧.魔斑現在越來越大了,估計三四個月後,真魔族可就真破界而來了.我等還是要打起十二分jīn神應對的."黑袍男神se肅然的說道.

"嗯,走吧,老夫的確正由一爐要緊丹y正在煉制中的."隴家老祖點點頭,接著大袖一甩下,頓時一股金霞飛卷而出,將其身形一包下,就化為一團金光的往巨城方向激堊she而走了.

黑袍男見此情形,同樣的單手一掐訣下,也化為一股黑風的滾滾而去了.

同一時間,數千里外的韓立,也正向遠處飛馳而去.

兩個多月後,韓立終于通過傳送法陣,再次回到了天淵城中.

這時,整個城池都已經處于戒嚴狀態巾,所有的禁制法陣也開始處在半開之中.

要不是韓立是一名合體修士,恐怕此時連使用傳送法陣的資格都沒有.

韓立對城中殺氣騰騰的一切視而不見.

而是直接回到了海大少等弟居住的高塔中,並將擎天巨舟j給了幾名弟,讓他們帶著數百en人急忙先熟悉這件寶物再說.畢竟中擎天巨舟原本就是需要一定人數能揮其真正威力的.

這也算是,韓立給en下弟用來保命的壓箱手段了.

否則以他們元嬰期的修為,能否在魔劫中全身而退還真是兩說的事情.

將巨舟j給弟後,韓立則立刻再次回到高塔頂層,再次閉en修煉起來了.不過這一次,他卻讓en下弟留意魔斑的情形,並每日定時的報告其情形.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了,天淵城的氣氛,自然也是一天天的緊張起來.

在天淵城附近的幾處魔斑,此刻不但足有萬里之廣,是變得漆黑亮起來,甚至近些的地方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有潦黑的魔氣翻滾不定.

不過天淵城的幾處魔斑,相比人族其他地域的並不算多巨大,據說大的一塊魔斑,出現在在任靈皇的附近,那處魔斑已經綿延足有百萬里之遙,面積竟是天淵城魔斑的百倍以上.

韓立聽到這消息,除了心除了輕歎一口氣外,也只能將此事拋置到了腦後.

這一日,離天淵城不知多少萬里的一塊黑壓壓魔斑附近處,兩條金光燦燦的數丈長金se飛舟,正巧妙的隱藏在十余里外的一片茂密樹林中.

在這兩條戰舟上,各有兩名金甲天衛和數名黑甲衛士.

這些人在此地不知守候多少時日了,神se間有些凝重的在低聲j談著什麼.

"陳兄,這兩日我心境不甯,眼皮急跳,是不是魔劫爆就在這幾日了!"一名雙臂滿是虯筋的金甲大漢,有些心緒不定的問道.

"金道友,何止是你.老夫自從派到此地監視魔斑動靜,就一直提心吊膽著.不過,好在我等只是負責監視的事情,只要魔斑一破,立刻就可激傳送法陣,直接傳送回城中,不真有多大危險的."另一名身材矮的老者,也苦笑一聲的回道.

"嗯,我也知道應該不會有in命之憂的,但仍是這般模樣,看來還是心境不夠啊.不過竟然hu簽被派來此地,也算我二人倒黴之極的."大漢一咧嘴,有些無奈的回道.

"嘿嘿,留在城中自然安穩之極的.但是我們只要順利完成任務,此行的獎勵可也極其可觀的.老夫倒認為冒這點風險不算什麼的."老者搖搖頭的說道.

"也是.這一次長老會拿出那些丹y,的確珍稀之極,對我等大有用處的……,不好,那是什麼……"大漢聞言不禁笑了起來,但下一刻,其目光一掃遠處的天空,人竟騰的一下從金舟上站了起來,臉se一下大變了.

"什麼,難道魔斑有了變化!"老看見此清心,心中一凜,也急忙回身往同一方向望去.

其他幾名黑甲衛看了一下遠處的天空,臉se也一下蒼白無血了.

只見遠處魔斑下方一大片虛空,竟突然間一陣劇烈的扭曲晃動,仿佛整今天空都要一個翻轉過來.

但就在這時,一陣驚天動地的轟鳴聲傳出,魔斑中翻滾的魔氣中,驀然出現無數只體長過丈的魔蝠.

一個個皮鮮紅似血,頭生烏黑獨角,張口一噴下,一股股音波就向下方扭曲虛空狂湧而來



上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875     下篇:正文 第一千八百七十八章 少年與巨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