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八十章 魔潮洶湧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八十章 魔潮洶湧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八十章 魔ntbsp; 其他一些還未變身之人,一見這些同伴這般模樣,竟大半用鄙夷的目光掃了過去.

另外還有一些人雖然面se平靜,但目光掃向四周的一切,臉上竟然隱隱現出難掩的激動之se.

其中一名滿頭紅,有著一個鷹鉤鼻的老者,神se複雜的看了一會兒遠處蒼翠碧綠的景se後,竟以低不可聞的聲音喃自語了兩句:

"沒想到,老夫有生之年,竟然還能再再一次看到這些東西.如此的話,就算戰死此界,也無何遺憾了."

"沙兄,你何必如此沮喪.聖祖大人不是已經早就給我們傳令了.這一次和以往的聖祭大不不同,若是有可能的話,聖族可是有機會徹底占據靈界部分地域的.我等若是能在聖祭中立下大功,就可申請就此留守靈界的.這對我們這些飛升魔界之人來說,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紅老者雖然聲音極低,但卻被附近的另外一名身披黑se麻袍,腰纏一條金se絲帶的威嚴老者聽到了,當即嘿嘿一笑的說道.

"三陽兄此話極是!我等飛升到真魔界,也就是聖族一員了.不過若真能在此戰後留在靈界中,自然是一件天大幸事."紅老者神se一動的點點頭.

同樣的話語,也在其他一些人之間竊竊私語著.

這時,巨塔的銀en中忽然傳出轟隆隆的響動,接著沉重之極的腳步聲,一下接一下從中傳出.

銀en四周符文一閃,從中又忽然走出一隊隊從未見過的魔物來.

這些魔物通體肌膚灰白干裂,寸不生,仿佛是一塊塊岩石堆砌而成的怪物,只能勉強看出是人形的輪廓,但在肩頭處生出四條粗大的手臂,走動起來,附近地面都為之顫抖,竟然沉一個個重驚人.

這些石魔足有十余丈來高,從每一座巨塔中都走出上千只之多,並在塔前老老實實的排成數列,並一動不動起來,竟然in情大出預料的溫順.

但在為的一名魔物的低吼之下,這些石魔體表灰光閃動,原本看似堅硬異常的身軀,竟然化為了黃泥般的柔軟,紛紛的沒入泥土中不見了蹤影.

片刻工夫後,方圓萬里的大地驀然震動起來,接著在某處邊緣上,大地竟然憑空一裂而開.

黃光閃動尖鳴,一堵堵土牆憑空從地下冒出,連綿一氣之下,不過一盞茶的工夫,一面長約百里的巨大城牆拔地而起.

不過此牆縱然高達百丈,但只是一個雛形模樣,表面粗糙異常,不斷有沙土灑落而下,一副搖搖yu墜的樣.

但就在這時,土牆面前的地面中靈光閃動,那些灰白se的石魔竟再次從地下冒出,並四臂揮動的沖著土牆連拍不已.

驚人的一幕出現了!

石魔四臂舞動下,一道道碗口粗光柱一噴而出,密密麻麻的擊在土牆各處.

刹那間,仿佛凍結般的"呲啦"之聲大起!

光柱所擊之處,一團團灰白光花綻放而開,並向四面八方蔓延而開.而在灰白之光卷過之處,松軟沙土竟一下化為了灰白se的堅石.

這些石魔竟擁有化土為石的神通.

如此一來,在眾多石魔的手臂狂舞之下,這百里長的土牆頃刻間就化為一座天衣無縫的城牆.

在其余方向上,也同樣轟鳴聲不斷,另外一群石魔也用同樣的手法將另一面石牆輕易堆砌而出.

就這般,短短一個時辰內,方圓數萬里的一切均都被石城牆圈在了其內.

這時,又從三角巨塔中飛出一群群被黑氣包裹的模糊鬼影來.

這些鬼影飛動間輕飄之極,仿佛是無形之體,但是一飛到城牆處,身往牆上一撲,一個個大不一法陣,就憑空在牆壁上浮現而出.它們式樣大均都一般無二,仿佛是同一人銘印而成的一般.

做完這一切後,這些鬼影再次從城牆上鑽出,竟對其他魔族不管不顧,一窩蜂的再次返回了巨塔中.

就這般,隨著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一座堅石所化的巨城,憑空在魔海下方屹立而起.

以上百座巨塔為中心,一些式樣奇特的其他建築在石魔不知疲倦的工作下,同樣一一的拔地而起.

有一些高階魔族,在城中各個角落中不急不忙的親自布置一些玄妙禁制,一層層的禁制波動不久後就籠罩住了整座巨城.

忽然巨城中心處的一座三角巨塔頂端靈光一閃,竟詭異的一分而開.

轟隆隆之聲大起,一座仿佛用鮮血染紅的巨大祭壇從中緩緩升起.

這祭壇四周均銘印著一個個無法明了的上古文字,讓人一望之下,竟能感受到一股濃濃的血腥之氣迎面撲來.

但加詭異的是,在祭壇中心處上,一名渾身被一層血光籠罩的高大人影,筆直的站在那里.

一見這人影出現,無論四周警戒還是在工作的所有中高階魔族,均都面帶肅然之se的半跪施禮.

遠處的其他魔族,即使原先不知道生了何事,見附近的其他人這般模樣,自然也恍然的同樣跪矮身拜倒.

"拜見血光聖祖!"

片刻後,一股直沖九霄云外的浩dn聲音,在巨城上空回dn不已.

祭壇上的血光中人影,卻對這一切無動于衷,只是用淡淡目光掃了一下四周後,就雙目一眯的抬望高空中的魔海望了一眼.

目光刺目耀眼,猶如寂空中的一對殘月,讓人無法忘懷.

突然一條手臂一抬,一只晶瑩手掌一探而出,單手沖上方看似隨意的一招.

"轟隆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

高空魔海仿佛被一只無形的擎天巨手狠狠一抓,半魔氣竟一下劇烈洶湧起來,並一個卷動下,這些魔氣瘋般的卷動到一起,並光芒一閃下,化為一根漆黑巨大烏杖,鬼頭蛟身,遍布詭異花紋,直接從高處往祭壇一落而去.

血影目光一閃,抓出去的晶瑩手掌,五指略微一動.

百余丈長的烏杖,通體一陣符文流轉,就在下落途中一下縮起來,並化為了兩丈來長,並被這位血光聖祖一把抓到了手中.

將烏杖往身前單手一橫,血影口中傳出了低沉的咒語聲.此咒語晦澀難明,再用魔族本土之言念出下,給人一種異樣的神秘感覺.

烏杖頂端的惡鬼頭顱,在咒語聲中一下睜開了銀se的鬼目,接著一張口下,竟噴出了一片片的黑亮符文,迎風一晃,就化為一朵朵黑se巨花,往巨城各處飄dn而起.

一會兒工夫後,巨花就遍布巨城各個角落了.

血光聖祖這時,口中咒語一下為之一頓,兩手再猛然一搓手中烏杖,就化為一團黑se光暈的爆裂而開.

光暈幾個dn漾下,就化為一圈圈的無形靈波向四面八方席卷而開.

那些黑se巨花被此波n一閃而過,頓時"噗""噗"的紛紛爆裂而開,化為一股股的漆黑魔氣潰散而開.

整座巨城瞬間工夫都被無邊魔氣一下籠罩其中.

那些原本跪拜的大魔族,在魔氣及身的瞬間,頓時jīn神大振,無論法力還是體力都以比平常時候上近半度的飛恢複著.

"三日內,再分別建成另外三座聖城,再整頓七日後,等所有人手到齊後,立刻向附近大的人類修士據點出."血光老祖雙手向後一背,臉孔血光一陣晃動後,森然的說道.

"謹遵法旨!"

被魔氣籠罩的巨城中,無數高階魔族異口同聲的歡呼道.

同樣的一幕,在差不多的時間內,在人妖兩族的各處魔斑處上演著.

其中大的魔斑處,一座以某株直聳如天的巨樹為依靠修建的巨大人族城池處,數名合體等級的修士,站在巨樹腰部的某座樓上空,居高臨下的望著遠處的一望無際的滾滾魔海,臉se均都yīn沉異常.

……

離天源聖城萬里之外的地方,一僧一道兩名修士,各自催動一面銅鏡和一只圓缽,放出無萬道霞光的將一群蛇頭馬身的魔物,肆意的擊殺者.

但忽然遠處天邊一陣暴怒的尖鳴傳來,一股魔風以不可思議的度滾滾而來.

"走,高階魔族要來了."道士目睹此景,立刻厲喝一聲的說道.

接著他毫不遲疑的和僧人體表靈光一閃,各自化為一道十余丈長驚虹的激she而走,遁走方向正是天元皇城方向.

……

妖族一片枯黃的荒涼平原上,數支大軍正在拼命厮殺著.

一方是數以十萬計的灰濛濛狼群,另一方則是上萬只淡藍se魔獅組成的獅群.

狼群一方,都是體長數丈的巨狼,每一只目中碧綠幽光閃動,明顯是具有一些妖力的低階妖獸.

另一方的藍se魔獅,體形比巨狼還要大上一拳,頭頂生有數寸長的烏黑短角,並從口中不時噴出火球冰錐等攻擊來.

而在獸戰的空中,數千只雪白巨鷹和一群雙飛蛇,也爭斗的慘烈之極.

白鷹一對鋼爪揮動之下,銀弧纏繞,竟有雷鳴聲出,而那些雙飛蛇張口噴吐下,一團團毒液四濺飛she,yīn毒異常.

兩者不時從空中墜落而下,但一旦跌入地面的戰團中,自然瞬間的尸骨全無了.



上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七十九章 群魔初現     下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八十一章 魔臨城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