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九十八章 暴怒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九十八章 暴怒


頭顱的面孔上,雖然仍能看出天鬼原先的殘暴凶虐表情,但圓睜的雙目中赫然又殘留著一絲駭然之se.

仿佛這只天鬼即使頭顱被斬下的那一刻,看到了什麼難以置信的東西,讓其大有死不瞑目的模樣.

"韓兄,那名逃走的魔族",銀光仙看了一眼天鬼頭顱,也有些吃驚的問道.

"仙放心,那人和其余三只天鬼都已經被我斬殺了."韓立嘴角一咧的露出一絲笑意,袖袍豁然一抖,一團黑光從中一飛而出,里面包裹著一扇數寸大的青seen.

赫然正是禿頭魔族先前放出的修魔天鬼en!

如今的此鬼eni你玲瓏,光芒黯淡異常,似乎也有些受損的模樣.

"太好了.此魔一除的話,我等行蹤再無遺漏的可能.這一次,竟能全殲三名魔族尊者,可全依仗韓兄的驚人神通了.要不是,玲瓏那丫頭當年給我提及過韓道友的事情一二,妾身還真不敢相信下從修道至今,竟然不過區區兩千多年."銀光仙大喜之余,又嘖嘖稱奇的說道.

"在下也不過僥幸而已,修煉的功法恰好對魔族yīn鬼的大半功法都有些克制丅作用,若真是其他同階道友相比較,神通並不一定真能強上多少的.倒是仙當初答應過我的事情,可千萬別忘了."韓立口中謙虛幾句後,忽然大有深意的說道.

"這個請韓兄放心,妾身既然當初答應道友,自然是有些把握的.我和玲瓏出身同族,替道友傳個消息,還不是一件太難之事的.只是現在玲瓏跟在嘯傲前輩身邊,一時還無法取得聯丅系的."銀光仙輕笑一聲的言道.

"那韓某就多謝仙了,以後銀光道友若有事情需丅要韓某出力的,在下自會盡一份心力的."韓立微然一笑的回道.

"這只是舉手之勞而已,韓兄無需太多客氣的!"銀光仙一聽韓立之言,眸中一亮,欣喜的回道.

韓立神通之大遠此nv想象,和合體後期修士相比也不遜se分毫,能讓這麼一位大神通修士承下人情,對其以後的修煉之途自然大有臂助的.

二者略微再商量了幾句後,當即分別施法將附近打斗的痕跡全都一抹而去,然後就再次遁光一起,繼續向綺天城方向激she而走了.

韓立雙手收攏袖的化為一道淡淡青虹,不緊不慢的在空中飛遁著,看似完全從剛的爭斗中恢複了平靜,但是喜其一只袖口中,五指卻在一只rǔ白se木盒上輕輕撫摸著.

他目中深處,時不時的閃過一絲若有所思的表情.

這只木盒正是他再次動用一次玄天殘刃,從禿頭魔族身上得到的戰利品之一口

一開始,他還並未在意此物,但是在現無論神念還是靈目都無法侵入此盒後,心中自然大為的好奇起來.

但這木盒中明顯被下了一種極厲害的禁制,以他的神通和陣法造詣都無法輕易的破解,韓立也就將此物一收而起後,就先匆匆的趕了回去.

現在手指在木盒表面撫摸而過,能夠明顯感受到盒上傳來的絲絲熱意.

但不過一盞茶工夫後,木盒溫度驟然急降,竟一下變的冰涼異常起來,顯得異常神秘.

韓立心中有些訝然,對木盒中禁制的東西,自然越有些感興趣了.

不過現在還在趕路途中,自然也不是認真研究木盒上禁制的時候,只能等先到綺天城再說了.

韓立心中如此思量著,五指突然各有一滴血珠一彈而出,一閃即逝下,就化為數個血se符文就沒入了木盒上.

為了心起見,他動用來學自某個異族的禁制之術,在木盒表面竟再布下了一層玄妙之極的禁制.

接著袖中青光一閃,白se木盒就一下不見了,被收進了儲物鐲中,然後韓立全心的駕馭遁光起來.

以他和銀光現在二人的修為,片刻工夫間就飛出了百萬里去,終再無任何蹤影了.

而幾乎同一時間,遠在不知多少萬里外的一座修建起魔城中,一座高約數千丈的三角巨塔中的殿堂中,突然一聲大吼響起,緊接著一聲冰寒刺骨的話語,怒極的從中傳出!

"怎麼回事!三名魔尊運送一件東西,竟然還能出了意外.他們三個廢物,莫非真想被丟入化魔池中不成!"

說話之人,是坐在殿堂中間主位上的一名身穿血袍的清秀少年,面容上滿是驚怒之極的表情,赫然正是那位血光聖祖先降臨此界的那具化身.

此化身雖然只有合體後期大成的修為,但是暴怒之下,背後驟然浮現出一個十余丈高的巨大魔影.

這魔影通體血紅,頭生,大十幾個怪角,同時身上有數條若隱若無的粗大觸手,狂舞不停,竟仿若一只巨型章魚一般.

而從這魔影身上,散出的恐怖氣息仿若實質之物,將整間殿堂四壁都擠壓壓的嘎吱un響,隨時都會倒塌一般.

殿堂中站立的一干黑甲衛士,在這股氣息面前紛紛臉se大變的半跪在地,低不敢望向血光聖祖分毫.

只有兩名高階魔族在離血光聖祖不遠之處,仍筆直站立著,但見這位聖祖如此模樣,也不禁面面相覷起來.

"血光大人,不知出了何事,讓你如此的憤怒?"其中一名身穿銀絲寬袍男,訝然的問道.

"我讓三名手下帶著一件萬分重要之物出去辦事,結果本聖祖留在那東西上的一縷神念,竟然被人用秘術隔絕了.看來那三個家伙肯定出了事情,否則萬不會出現此種事情的."血光聖祖臉上怒se很消失,但仍然異常yīn沉的說道.

"竟有此事!按理說不太可能吧!三名魔尊同行的話,即使是面對人族合體後期大成的修士,也足以自保的.至于人族的大乘修士,在千年前深入聖界,被幾位聖祖大人聯手擊傷後,應該不會在此時出頭的.

"另外一名,身穿粉衣,雙目似水的中年美婦,也有些驚疑的問道.

"三人同時有隕落,的確有些不可思議.但若是被人事先知道消息,搶走寶物的話,倒也不是不可能的.而本聖祖剛用秘術試著聯丅系他們,並無任何回音的.來人,去給我查一下神魂殿中可有魔尊級的魂火熄滅掉了."血光聖祖臉seyīn睛不定的點點頭,忽然又大聲的吩咐道.

"是,聖祖大人"附近一名黑甲衛士,立刻恭恭敬敬的答應一聲,然後飛無聲的退出了殿外.

血光聖祖見此,將身軀往後椅後背上一靠,雙目微眯的不再言語了.

旁邊的一對男nv魔族,自然知道這位聖祖大人心情不好,也不敢在此時輕易開口什麼.

整間大殿一時間變得無聲起來!

足足一盞茶工夫的詭異寂靜後,黑甲衛士身影一閃的再次出現在大殿en口,並匆匆走了進來.

"回稟聖祖,神魂殿中有三名魔尊大人的魂火並後熄滅掉了!"這名魔族衛士半跪地上,有些驚惶的回道.

"三個?"血光聖祖眯著的眼睛一下圓睜,放出驚人的刺芒來.

同時"嘎嘣"一聲悶響傳來,其一只手掌抓著的椅把手瞬間的粉碎成灰.

"是,聖祖大人.根據負責魂殿的大人親自驗證,熄滅魂火的正是前些天一起外出的藍尊者等三人大人!"衛士心翼翼的回道.

而血光聖祖聞聽此言,臉se已經一片鐵青了.

旁邊的銀絲袍男和中年美婦目睹此景,不禁互望了一眼,心中同樣的大為駭然.

不過二者自然也看的出來,這位血光聖祖大人,說是為三名魔尊隕落而驚怒,倒不如說是為了他們nn丟的東西而暴怒異常.

這讓兩名高階魔尊對那東西,有了各種各樣的猜測起來.

"你二人馬上帶著一隊血光晶衛出,馬上找到這三人隕落之處.縱使真是大乘修士出手,也不可能一絲爭斗痕跡都沒有留下的.你們將那里每一寸土地都給里里外外的仔細搜索一遍,一定要查清楚是人族何人出的手,以及這些人族修士下落.你們二人只需專心負責此事,一有消息馬上傳信通知我!"血光聖祖思量了好一會兒,終于下定心思的一聲吩咐.

"是,血光大人!"這一對高階男nv魔族,當即躬身一禮的領命回道.

半個時辰後,一股血云滾滾的從巨塔某層一飛而出,里面隱隱可見身著晶瑩血甲的猙獰魔族,足有百余人之多,頃刻間就飛出魔城不見了蹤影.

一個多月後,一座衣衫靠湖修建的巨大人族城市附近,兩道遁光隱匿之極的從天邊激she而來,幾個閃動後,驀然落在了附近的一座無名山頭上.

這兩道人影,一個銀衫飄動,一個一身青袍,正是不辭億萬里路,終于趕到倚天城附近的韓立和銀光仙.

但是此刻二人望向倚天城方向目光,卻均都一凝,神情大為肅然!

只見遠方倚天城某一面城牆的曠野方向的虛空中,正懸浮著數以萬計的黑se巨舟,而在這些戰舟之間,則密密麻麻,倒處都是騎著各種大魔獸的猙獰騎士.

這些魔獸紛紛足生黑云,身披獸甲,明顯大異于那些普通魔獸!



上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八百九十七章 蕩魔     下篇:正文 第一千八百九十九章 萬象魔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