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九百零五章 神秘木盒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九百零五章 神秘木盒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九百零五章 神秘木盒

黑甲大漢和嬌nv,臉se一緊下,幾乎下意識的互望一眼.

白袍少年原本木然的表情,也驀然浮現出一絲異se.

"經煙魔尊這一提醒,還似乎真有此可能的.算算時間,那兩名人族修士似乎遇上力尊者三人的幾率,還真是不的.若是這樣的話,此人厲害比我等預料的還要高上幾分的.起碼藏某在一名魔尊協助下,擊敗力尊者三人不難,將他們全都擊殺當場卻無法做到的."黑甲大漢略有所思的說道.

"如此說,此人真要當成一名大敵來看到了.若他真是擊殺力尊者三人的凶手,即使有yīn陽二刹相助,想要將此人留在戰場上還真不是一件好辦的事情.以他這等實力士若是一心想逃,除非是聖祖親自出手或者將其困在一個逃無可逃的死地,否則絕對無法攔住此人的."嬌nv喃喃的說道,臉上現出為難之se來.

"嗯,的確如此.而且倚天城有這人參與防守的話,恐怕也會成為一大變數的."黑甲大漢目光閃動的活到,臉se變得十分yīn沉.

大廳一時寂靜無聲,其他人紛紛皺眉的陷入了思量之中.

"哼,實在不行.我們就再動用一次那手段來對付這人.只要將他引yu其中,他就算有天大本事也h翅難飛的.上次那兩名人族合體修士不是就被我們如此的滅殺掉的嗎?"嬌nv忽然有些異樣的建議道.

"還動用那方法,絕對不行的.上一次動用此手段,已經損失了近千魔騎和十余名珈輪戰魔.還動用此法的話,損失肯定遠上次的.這些都是我們聖族jīn心培養的jīn銳,絕不能這般輕易犧牲掉的."火甲巨人一驚,不加思索的大聲反對道.

"哼,可是不用此法,若讓此人逃掉,說不定死在其手中的聖族中人還遠這點損失的.何況,他真要是血光大人所找之人,讓其從我們手中逃掉的話,我們誰能承擔聖祖大人的怒火."黑甲大漢冷哼一聲,毫不猶豫的反駁道.

"我剛的也不過是猜測之言,哪有這般湊巧真和力尊者扯上關系的."火甲巨人目中火焰一凝,不禁苦笑了起來.

"是不是,我們還是先調查一番再說.但不管怎麼說,我們都必須按照此種結果去准備的.不過也不一定真需要動用此手段的."黑甲大漢又略一沉yin的說道.

"藏兄,你這話什麼意思?剛還說必須動用此方法能對付那人,現在又說不一定."嬌nv黛眉一挑,有些不高興的模樣.

"羽仙不必動怒.yīn陽二刹的神通雖然不弱,但聯手之下也頂多和老夫差不多而已.既然聖祖大人肯將他們派出來追查滅殺力尊者三人的凶手,想來也肯定給他二人准備了對付那人的方法是.否則那人既然能滅殺力尊者,對付yīn陽二刹也不會太難的."黑甲大漢那倒是毫不動怒的解釋道.

"嗯,藏兄所言有理.以以血光大人的手段,我等的的確不用太多擔心的.那剛我等所說的方法,就當做萬一之策吧."火甲巨人哈哈一笑的回道,似乎一下放心了下來.

"冷兄,你覺得如何?"嬌nv聞言,眉宇間的神se並沒有輕松多少,反一扭的向那白袍少年問了一句.

"我不管你們准備了何種手段對付人族,那人in命必須由我親自取下行.此人身懷某種奇寒之力,對我大有用處的."少年目中青芒一閃,冰寒刺骨的說道.

"這個放心,妹不會和冷兄爭搶此事的,就不知藏兄的意思如何了?"嬌nv一呆,但隨之輕聲一笑.

"嗯,冷兄弟既然有此打算,藏某自然會加以成全的.但此人身上的寶物,我卻要分去一半行.另一半,就分給羽仙和煙兄吧.想來冷兄弟對此沒有意見吧."黑甲大漢略一猶豫下,就眼珠一轉的說道.

"我只要那名人族修士的奇寒之力,其他寶物你們盡管分區就是了."白袍少年毫不在意的回道.

"妹和煙道友也沒有意見!"嬌nv眨了眨美目,一抿嘴的欣然同意道.

火甲巨人聽到此nv代表自己表意見,卻是一聲不吭的絲毫異議沒有.

"好,那就如此決定吧.先將部分人手派出去調查力尊者三人隕落之事再說,然後再等yīn陽二刹的到來.想來在五陽化月之日到來之前,足以讓我們nn清楚力尊者三人倒底隕落何人之手了.若真是倚天城的那名人族修士,就按先前商議的方法來處理.若不是的話,我們則按原先的計劃來行事."黑甲大漢做出終結論的宣布道.

……

倚天城中,身處一片幽靜竹林中的jīn致樓中,韓立坐在某一層的密室中,四周布下了一層層的嚴密禁制,手中卻在把玩著一個rǔ白se的木盒,臉上u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這木盒正是當日他擊殺那禿頭魔尊後得到的戰利品.只是此物被一種詭異禁制封印住了,在路上一時無暇破解,現在進入到倚天城中,總算可以稍加研究一二了.

木盒中不時有冰寒和炙熱兩種力量隱隱從中透漏而出,並且可以隔絕一切神念的探測,頗為的奇妙.

韓立仔仔細細打量了木盒好一會兒,瞳孔深處驟然間爆出兩團刺目藍芒,直直往木盒深處望去.

只見目中藍芒閃動間,他神se也隨之微微的變化不定,竟沒有馬上將靈目收起.

時間就這般一點點的過去,韓立凝望木盒的動作始終維持不動著,仿佛整個人徹底化為一尊木偶.

三天三夜的時間,就這般一眨眼的過去了.

韓立臉se略顯蒼白,目中藍芒比起先前是略黯淡了幾分!

足足一盞茶的工夫後,韓立表情有些怪異起來,單手一掐訣,目中藍芒還是一散的消失了.

"有些意思,這盒本身就是一個須彌之物,並且還是用十三種上古禁制將封印起來.若不是擁有明清靈目,對上古禁制也頗有研究,恐怕還真無法看出絲毫頭緒的."

"不過這些禁制每一種都厲害之極,不hu費數百年時間一層層的冥思破解,根本不可能打開的.不過看樣,這些禁制也不可能是那名禿頭魔族布下的,也不知里面倒底存放了何物,竟然心至此."韓立臉se一陣yīn晴不定,用低不可聞的聲音喃喃了幾句.

隨後他將木盒往身前地面上一方,目光炯炯的望著此物凝思了起來.

足足一頓飯的工夫後,韓立目光一亮,似乎一下想起了什麼:

"雖然破除此物的封印暫時無法做到,但是若是用那一種異族秘術,倒不是不可以探一下里面的東西.不過萬一里面存放的東西是凶煞之物,可就有些麻煩了!"韓立似乎有些拿不定主意,雙目微眯的再次沉yin起來.

不過這一次,不過片刻的工夫,他就啞然一笑起來.

"就算真碰到了凶煞之物,也頂多是損失些許神念而已,只要打坐半月就可恢複如初了.此物既然被如此厲害的禁制封印起來,應該值得一探的."

他竟瞬間就拿定了主意,並不再有絲毫遲疑的單袖一抖.

光芒一閃,竟有十幾枚晶瑩的五se圓珠從袖中一飛而出,圍著其滴溜溜一轉後,就一下化為團團靈光的懸浮不動了.

而在這些靈光中,隱隱有一只只五se眼睛被包裹在了里面,並閃動著詭異的光芒.

韓立手掌一翻轉,卻一下多出了另外一顆五se圓珠來,往n前一捧下,就立刻念動一種異族的古怪咒語來.

另一只手掌,卻猛然往天靈蓋上一拍.

金濛濛的光霞一個翻卷下,一個渾身赤u的金se元嬰就浮現而出.

它雙手掐出一種詭異法決,同樣的口中念念有詞.

四周靈光中的五se眼睛,驟然間光芒大放,竟放出一道道手指粗細的五se光柱,一閃即逝的沒入到了元嬰中.

同一時間,金se元嬰也猛然一聲低喝,手中法決突然沖下方ru身n前懸浮的圓珠一點.

一團金se虛影一下從元嬰身上jīshe而出,一個閃動下竟沒入所點的圓珠中.

在圓珠中,一個模糊的元嬰虛影,神se平靜的藏在其中.

金se元嬰見此情形,嘴不禁一咧,一只手毫不遲疑的沖此圓珠再次一招.

圓珠表面五se瑩光一陣流轉,微微漲縮下,"嗖"的一聲,化為一道流光的沒入到了地面上的木盒中.

……

一個灰濛濛的空間中,五se流光一閃之下,就詭異出現在了其中.

接著流光一陣變幻,竟化為一個模糊不清的人影來.

雖然臉孔有些看不清楚,但從服飾上看,赫然正是韓立無疑!

他方一現身,就抬往四下打量一下,目中藍芒一陣閃動.

"咦,不太像是須彌空間,倒像是某個幻術禁制.難道這縷分念沒有穿透木盒,而被困在了某層禁制之中."韓立虛影低語了幾聲,似乎有些大出預料!



上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九百零四章 聖祖後人     下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