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九百二十章 聖祖魔音 倚天之戰(十一)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九百二十章 聖祖魔音 倚天之戰(十一)


三只甲蟲一聲嘶鳴,立刻撲向了兩只琉璃傀儡而去.

兩只傀儡卻四臂猛然一抖,同時身形向後激龘she而去.

不光如此,兩只傀儡空出的四手同時沖靈蟲一揚,一片銀se電弧和一股黃se光霞飛卷而出.銀弧j織閃爍間,爆出驚人的轟鳴,似乎蘊含莫大威能.

而那股黃se光霞卻無聲無息,仿佛青云流水般的毫不起眼.

紫紋甲蟲面對這種攻擊,絲毫躲避之意沒有,雙翅震動之下,就分成兩波的沒入電弧和光霞中.銀弧瞬間霹靂聲大作,所有銀弧寸寸碎的爆裂而開,電光閃動間,似乎連附近虛空都隱隱有一股焦糊炙熱之意.

而黃se光霞里面密密麻麻的符文詭異浮現"瞬間就將其中靈蟲包裹進了其中,也一下光芒大盛起來.

此霞似乎也有某種神秘威能的.

但這十三只紫紋甲蟲,乃是韓立用來數萬噬金蟲互相吞噬得出來的候選蟲王,無論身軀堅韌還是擁有的其他神通,根本遠普通存在所能想象的.

無論被電光狂劈不停,還是被黃霞中符文死死包裹糾纏的靈蟲,對這些攻擊均都視若無睹,渾身紫紋一陣漲縮不定後,就詭異的dn穿電光和黃霞,紫光再次一閃下,就一閃即逝的到了兩只傀儡面前,賓尖牙一露的惡狠狠一撲而上.

兩只琉璃傀儡自然不會有普通生靈的情感,也不會什麼畏懼之意,只是身上琉璃靈光一流轉後,一個手中突然多出了兩口奇薄狹長的透明長刃,另一個則多了一柄兩丈長的七se長槍.

三件兵器略一舞動下,頓時無數刃芒和點點槍花,漫天飛舞的浮現而出,將十三只靈蟲均都一下卷入了其中.

一陣叮當un響下,紫紋靈蟲縱然沒有受到什麼損傷,但也一時間無法真靠近兩只傀儡.

這時,遠處韓立也正好望了過來,目睹此景,臉se一沉下,所化巨猿突然一聲長嘯,原本被彈到高空中的元磁極山,立刻一閃的在原處消失不見.

下一刻,兩具傀儡上空波動一起,黑se山峰詭異的顯現而出,滴溜溜的一轉,一股灰蒙蒙光霞一罩而下.

兩具傀儡卻絲毫不懼,手中兵刃絲毫不停,反而一揚頭顱的往高處張口一噴.

"噗噗"兩聲後,兩道七se光柱激龘she而出,和灰se光霞撞擊到了一起.

兩者j織之下同時爆裂而開,各se光霞在空中僵持不下起來但就在這時,遠處巨猿背後一聲轟鳴,一對晶瑩雷翅浮現而出,一閃之下,龐大身軀就化為一道電弧的不見了蹤影.

幾乎同一時間,兩只琉璃傀儡身後處波動一起,巨猿就在無數電弧j織下,驟然間現身而出,並略一模糊的手臂動了一下.

轟的兩聲傳來!

兩具傀儡胸前七se光芒一陣晃動,兩只茸茸的拳頭冰冷之極驀然吧浮現而出,並散出一種異樣金光.

巨猿竟然用一種不可思議的度,用兩只大手直接擊穿兩只傀儡身軀.

這兩具傀儡縱然有合體初期的實力,但畢竟沒有其他修士真正用神念控,沒有開啟靈智,面對變身後的韓立,在被破去那一種作為依仗的七se光罩後,反應竟然顯得不堪一擊.

不過傀儡就是傀儡,換做普通生靈遭受如此重創早應該喪失戰斗之力了,但是兩只琉璃傀儡除了身形略一顫抖後,竟並沒有真喪失行動能力,手中三件兵刃卻猛然往回一抖,漫天光芒瞬間向身後巨猿一罩而去.

巨猿見此情形,雙目寒光一閃,兩只拳頭突然一聲悶響,兩股銀se干火焰從中一冒而出,將琉璃傀儡一下包裹在了其中.

正是那以前無往不利的噬靈天火!

同時巨猿身軀一動,就弩箭般的倒she而出,輕易的脫離了兩只傀儡的攻擊.但讓韓立一怔的事情生了!

縱然銀se火焰洶洶燃燒,兩只傀儡卻絲毫融化的意思都沒有,晶瑩光滑的身軀除了一些焦黑外,竟再沒有其他的變化.

韓立自然心中大為驚訝!

但即使如此,下面卻也無需他再出手什麼了.

這些傀儡雖然還能反擊,但動作明顯比先前遲緩了許多,十三紫紋靈蟲一聲尖鳴下,就直截撲在了其上,大口的吞噬起來.

兩具傀儡各種神通盡出,十三只靈蟲卻仿佛紮根在了其體表上,根本無法甩開分毫.

而別看這些琉璃傀儡連噬靈天火都能抵擋,在紫紋噬金蟲的吞噬下卻又顯得不堪一擊起來,片刻後,就吱嚀兩聲的翻身栽侄,只能在地上不停的打滾起來.

再過一小會工夫,兩具常人大傀儡就硬生生啃去了小半身軀,終于再無任何聲息出了.

在兩具傀儡被吞噬的過程中,韓立單手一掐話,重恢複了人形,並在一旁冷冷望著,一言不起來.

當兩具琉璃傀儡殘骸連一絲殘渣都不剩了後,韓立口中一聲低哨,沖靈蟲草手一點.

十三只紫紋靈蟲吞噬了兩具傀儡後,身軀表面紫紋似乎越鮮yn了幾分,並十分的興奮,被法決一催下,竟有幾分不願回歸的遲疑模樣.

韓立見此,臉se一沉,低哨聲愈的低沉起來,其中蘊含的靈力驟然間加大了幾分.

十三只紫紋靈蟲,這雙翅一展,有些不情願的向韓立飛來,並一閃的紛紛沒入了其袖口中.

"看來這些小家伙,還真不能常常拿來應敵了,回去後也要再多加祭煉幾次可的."韓立輕吐了一口氣,低聲自語了一句.然後目光一轉下,掃向了遠處的一物上.

一只紫se小鼎,懸浮在虛空中一動不動,渾身散著淡淡黑光,似乎因為失去了原先主人,變得安靜之極起來.

韓立嘴角露出一絲喜se,單手一抬下,沖此鼎虛空一招.

此鼎先前展現的神通,實在不可思議.若能得到此寶,自然可使他的實力上一層樓了.

紫se小鼎"嗖"的一聲,化為一團靈光的激龘she而來,眼看幾個閃動下,就要落入到了韓立手掌之中.但就在這時,忽然晴空一聲霹靂,一道紫se雷電高空一劈而下,正擊在了小鼎之中.

"砰"的一聲悶響,小鼎一閃之下,竟在紫se雷電中一下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幾乎同一時間,一個充滿怒意的聲音在虛空中回dn起來!

"好,很好,不但奪走本了鎮魔鎖,竟然還想再染指本座的紫言鼎.看來那兩個廢物即使拿著本座的寶物,也奈何不了你了.不過沒關系,本座一會兒就來親親會會你,不久後,道友應該能嘗到什麼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了!"

此話語似乎充滿了一種說不出的神秘力量,雖然不大,但是一落入韓立耳中,卻轟隆隆的如同驚雷一般.

即使韓立這般驚人神念,竟也瞬間只覺頭顱一陣眩暈,身形不覺為之晃了幾晃,重穩住了身形.

但臉se卻不禁為之一下蒼白異常!

"這是大乘修士的神念,難道是那血光聖祖的化身隔空傳念過來的.不對,區區一具化身就算再怎麼逆天,也頂多只有合體後期大成的修為,神念怎可能強大到如此地步?應該是那位血光聖祖的本體對!他一會兒說,親自來會會我,是何意思?難道他的本體可以親自降臨此界不成?否則應該知道,區區一具化身,也同樣奈何不了我的."

韓立心中駭然,對剛出現的陌生神念,大為的驚疑不定.

可是他加的清楚,此地決對不可久留的,必須馬山先脫困而出再說行.

于是他暫時將雜un心念一斂,將遠處的靈軀化身和梵聖金身也收回了本體後,單足一跺地,立刻化為一道青虹的騰空而起,一個盤旋後,就向遠處激龘she而走.

離天淵城不遠的魔族巨城中,某做大殿的主位上,一名面容清秀的血袍少年正孤零零的坐在一張金se椅上,一手托著下巴,正在沉yin著什麼.

忽然他眉梢動了一動,竟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怎麼回事,這種感覺好像是……"

幾個呼吸後,少年面se一變,竟吃驚的一下從椅了起來,臉上滿是難以置信的表情.

"難道是另一具化身在降臨此界,但感應如此強烈,又不太像,倒好像是本體正在突破隔界之力的模樣.但這怎麼可能,難道他施展了那種功法不成!"血袍少年一下失聲起來.

韓立兩手掐訣不動,眉宇間破滅法目噴出一道黑光,源源不斷的攻向前方一座高台上數丈高的一顆頭顱大小的晶石!

同時背後一尊三頭六臂的金se虛影,也赫然浮現而出,六條手臂齊揮下,一團團金光同樣劈頭蓋臉的狂擊而去.

也不知他攻擊多久了,但此晶石卻明顯已經變得黯淡不已,並隱隱有些裂紋在表面浮現而出.

一聲陶瓷破碎的脆響傳來!

晶石終于寸寸的碎裂而開,破滅法目一閃即逝的擊在晶石的核心處.

頓時一聲嗡夠傳來,一個丈許大的白se大dn,竟憑空的浮現而出.

韓立見此情形,雙目一亮,二話不說的將神通和法相一收,出一聲長嘯後,就立刻化為一道驚虹的沒入dn中不見了.(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九百一十九章 倚天之戰(十)     下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九百二十一章 冰寒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