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 阻敵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 阻敵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 阻敵

韓立自然早就現了後面的血光聖祖緊追不舍,心中一凜下,早已將體內法力催動到極點,變身的鵬鳥是四翅瘋狂鼓動不停.

但是那血光聖祖駕馭的小舟,度之,卻是韓立生平僅見的飛行類寶物.

同樣兩對晶翅振動下,小舟遠遠跟在後面,竟無法將距離再來開任何一點,這讓韓立心中大為的無奈.

難道真的要和這位血光聖祖化身斗上一斗不成?

可對方是否有其他厲害神通不說,單是手中兩件寶物就可堪稱逆天的玄妙!他可絲毫把握可以抵擋住的.

但此刻他已經被對方神念鎖定,除非一口氣和對方拉開數萬里之遙,否則根本無法真正擺脫掉的.

韓立一邊飛遁而逃,一邊心念急轉的暗自思量著對策.

眼看幾個閃動的經過一片山頭時,大鵬忽然一聲低鳴,從身軀上一下朝下激she而出上千根銀se翎羽,一閃即逝下,就化為一杆杆陣旗.

五顏六se霞光一閃下,陣旗和符箓就紛紛一顫的在下方山頭中消失了.

大鵬雖然做了這番手腳,但是遁卻絲毫影響沒有,接連閃動下,就一下遁出了這片小山脈,再次消失在天際盡頭初.

一小會兒工夫後,另一邊天際盡頭處,上一根血絲一閃的浮現而出,隨之破空之聲就出現在了山脈上空,一條血se小舟就驀然在空中浮現而出.

在此舟上,赫然有三名面容一般無二的少年,神se冰冷的站在上面.

前邊一人,眼睛微眯,雙手抱臂.

後面兩人卻雙目合上,雙手掐訣不放.

血se小舟一模糊,就要在血光閃動的沒入虛空中.

就在這時,下方山脈中卻突然上千根光柱一噴而出,各se光霞閃動間,竟一下在山脈上空形成一座yn麗異常的巨型法陣.

剛想遁走的血se小舟,只覺附近空氣一下變得黏稠異常,就一下被淹沒進了法陣之力中了.

"哼,區區一座臨時法陣,也想困住本座!"站在前邊的血腥少年見此情形,面se不變,反而一聲冷笑的說道.

接著站在其後面的另一位少年,手中法決一松,並一下睜開了雙目,張口一團黑光被一噴而出.

黑光中一只小鼎若隱若現,正是那只紫言鼎!

"破"

噴出紫鼎的少年,一只手掌往鼎上輕輕一拍,面無表情的一聲低喝,

頓時小鼎光芒大盛,體形狂漲,竟一下化為了十余丈那般龐大.

接著一聲嗡鳴,鼎中一個丈許大的黑se符文一飛而出,滴溜溜一轉下,就化為一股黑se颶風一卷而開.

黑se狂風仿佛波濤洶湧的巨n,夾帶著讓人難以置信的威能,往四周一卷,整個天空都為之顫抖.

巨**陣只是抵擋了幾下,就仿佛紙糊般的撕裂而開,終化為無數靈光的潰散消失.

紫se巨鼎一閃,就瞬間的縮小,重化為一團黑光的沒入到少年身軀中.

此少年長吐一口氣 ,就再次掐訣閉上了雙目.

為的血腥少年見此,哈哈一聲狂笑,血se小舟就再次化為一根光絲的激she而出.

被阻攔的過程,竟不過短短幾個呼吸間的工夫而已.

與此同時, 前方正在鼓翅狂飛的韓立也一下感應到冥冥中的一絲聯系驀然消失了.

他雙目不禁閃過一絲駭然!

怎麼可能!這套千妙海云大陣的布陣器具,已經能揮法陣的八成威能了,竟然無法阻止那老魔半分.

韓立大驚之下,心中是為之一沉.

片刻功夫後,他所化巨鵬雙翅猛然一抖,竟又有上百翎羽激she而出.

這些翎羽方一she出,一晃之下化為各se符箓,一閃即逝下,紛紛沒入虛空不見了蹤影.

原處只留下了兩道銀符飄動著.

一張銀光一閃,突然幻化處一名金盔金甲的甲士,手中持著一口金se巨刃,昂懸浮在那里.

另外一張銀符,卻幻化出一道淡淡金影,往甲士身後處一閃,就詭異的不見了.

而巨鵬本身仍絲毫停留之意沒有,幾個閃動下,就再次消失在天邊盡頭.

遠遠看去,此地仿佛只有這名甲士靜靜的站在哪里.

沒有多久,遠處空間波動一起,血se小舟一晃之下,出現在了附近虛空中.

小舟上站立的為血腥少年,一見此景先是一怔的,但略一打量金se甲士後,冷笑之se再次浮現而出.

"這人族小,懂的東西倒是不少?竟然連如此高階的影傀儡都能煉制出來.但此物對本座來說,根本不堪一擊!"

話音剛落,站在小舟後的少年,徐徐睜開了雙目,並二話不說的單手一揚,一座七se小塔頓時一祭而出.

一個閃動下,一座數千丈的七se塔影驀然出現在了金se甲士的上空,並往下一罩而去.

甲士面無表情,但手中金se巨刃卻毫不示弱的往高空狠狠一劈而出.

轟隆隆的一聲巨響.

一道百余丈長的金se劍光斬到塔影底部,卻泥牛入海般的一閃不見了.

巨大塔影往下一落,頓時無數七se光霞湧出,就將金se甲士淹沒進了其中.

當漫天光芒一斂,塔影重還原成一座七se小塔後,甲士卻一下無影無蹤了.

祭出此塔的少年,單手一招,就將小塔重收了回來,

為的血腥少年一聲大笑,血se小舟一動下,化為一根血絲的向前she去.

但血絲一個閃動的經過剛甲士被收走的虛空處,突然眼前銀光一閃,另外一名金se甲士無聲的閃出,並雙手一掐訣,背後一尊三頭六臂的模糊法相浮現而出,六條手臂一齊揮動下,六團巨大金光劈頭蓋臉的直接沖小舟一砸而下.

尚未真擊中小舟,一股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可怕威能就氣勢洶洶的一卷而來.

"真魔法相!這不可能!"

收到襲擊,原本還毫不在意的樣的為少年,一見此景,卻大吃一驚的脫口失聲起來.

但是在其身後的那名少年卻二話不說的,單手一翻轉,紫se小鼎一閃的浮現而出,並反手一拍下,一層紫濛濛光幕立刻浮現而出,將整只小舟都護在了其中.

六團金光一擊在紫幕上,只是出數聲悶響後,竟就被光幕一閃的吸收掉了.

但就這片刻耽擱,血se小舟為之一頓的停在了虛空中.

為少年雖然還有些吃驚模樣,但也反應了過來,臉se一沉下,手臂一抬的在身前劃出了一個看似古怪的圓圈來.

"噗嗤"一聲,一個白濛濛大dn竟一閃的在小舟前浮現而出,血光一閃,一蟒蛇般虛影從中激she而出,一模糊下直接dn穿了金se甲士的身軀,再一繞一勒.

一股無法抵擋的巨力,立刻降臨在甲士身上.

一聲悶響!

金se甲士甚至連身後法相都來及催動,就瞬間爆裂而開,化為點點銀光消失了.

其折後的三頭六臂法相,也同時出一聲脆響的潰散開來.

為血腥少年一聲冷哼,眼光一閃就想再催動小舟重遁出時,卻臉se一變的猛一抬.

只見在小舟上方,竟不知何時的霞光翻滾,一片殿宇樓若隱若現的出現在其中.

正是韓立悄然布下的九宮天乾符!

那殿宇樓在為少年現的一瞬見,卻已經放出萬丈光芒的往一落,就要將那血se小舟一下困入禁制中.

是後面的那名少年,卻突然將手中七se寶塔再次一拋祭出.

頓時巨大塔影聳立頭頂,竟將一片森嚴的殿宇樓擋在了半空中,而無法落下分毫.

接著此少年口中念念有詞,張口一團jīn血噴出,同時口中大喝一個"收"字.

瞬間工夫,七se光霞從塔頂滾滾而上,在一個反卷下,竟將那一片樓虛影均攝入了光霞中.

光芒一斂,巨大塔影消失,七se小塔重落回到了少年手上.

為少年心中頓時一松,接著一聲大笑下,就催動足下血舟遁光一起.

……

倚天城處,巨牆外的所有禁制終于盡數被魔族攻破,近半城頭已經失守,無數的魔族騎士和魔獸如同h水般的湧入倚天城中.

而那一百零八尊jīn金甲士,仍然只是懸浮在高空一動不動,竟然只是一座座巧妙法陣凝聚出來的一道道虛影而已.

當此事在不久前,終于被人族守衛現後,自然士氣再次跌至低谷,紛紛敗退潰散而逃了.

而這時,在離倚天城數百里外的一座無名山頭上,近千名身穿統一服飾的男nv老少,正望著已經被滾滾魔氣壓制的倚天城方向.

有的雙手緊握,有的面露哀鳴,還有的則流露難以掩飾的僥幸之se.

他們盡管神se各異,但卻一個個不言不語,似乎訓練有素的模樣.

而在這群人的正前方,一名面se蒼白的青袍中年人,也神se複雜的望著同一方向

正是倚天城的太上長老,那位原先逃回城中的"青龍上人!.

"走吧,倚天城被破之局已經無法挽回了.你們是我們四大宗en的種,只要在天淵城挨過魔劫過去,我們四大宗en還會重崛起的一天.現在事不宜遲,馬上出吧."青龍上人驀然一回,沉聲的向這些修士一聲吩咐.



上篇:正文 第十卷魔界之戰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沙翁     下篇:正文 第十卷魔界之戰第一千九百二十六章問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