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十卷魔界之戰第一千九百二十六章問計  
   
正文 第十卷魔界之戰第一千九百二十六章問計


此虛影,正是韓立分出一縷神念凝聚而成的臨時化身,並打算借助異族一種詭異秘術,無視那十三層上古禁制送到木盒中去的.

但是此處的空間,卻顯然並非那木盒之內.這自然讓他大有些意外!

雖然有些吃驚,但韓立卻並沒有太多的畏懼之意.

畢竟不濟,不過是損失此分念而已,並不會對本體造成太多的損害.

故而韓立四下打量完附近的一切後,就直接身形一動,輕飄飄的往某一方向飛了過去.

沿途除了灰蒙蒙的輕薄霧氣外,再無其他顏se的東西,他一直往前飛行了數個時辰後,四周景se竟然始終無故.

韓立眉頭微微一皺,一下停下了遁光,略一思量下,突然方向一變,竟往高處筆直的飛去.

穿過一層層的薄霧,此處空間的天空竟然渀佛也是無邊無際一般,任憑韓立飛行了半日光景之久,也同樣無法看到盡頭的模樣.

韓立臉se有些yīn沉,再次停下了身形,往四周掃視了一番.

忽然他神se一動,朝某個方向望了一眼,立刻低喝了一聲:

"是那位道友藏身附近,還請出來一見!"

他的聲音雖然不大,但在附近虛空回dn不已.但是四周靜靜一片,哪有絲毫人影現身而出.

韓立見此情形,雙眉一挑,冷哼了一聲後,忽然盤膝坐下,兩手掐訣在在虛空中打坐起來.

他雙目緊閉,身軀一動不動,這一坐就是大半日之久,渀佛就此打算永不再起一般.

而方一進入第二日的時候,突然間,附近某處虛空中一團鸀芒浮現而出,一閃之下,就幻化出一名身穿墨鸀長袍的老者來.

老者雙眉奇長,臉龐瘦削,並挽一個三角髻,橫h一根數寸長的黃se木釵,袍銘印一個三頭六臂的猙獰魔像,形象顯得異常詭異.

他一現身後,絲毫靠近之意沒有,只用一神冰冷目光在原地靜靜望著韓立,同樣一語不.

韓立對此視若無睹,渀佛根本未曾現老者的出現,仍緊閉雙目的打坐不起.

韓立和老者一坐一站,呈現出一種詭異的僵持,似乎誰都不願意第一個開口說話.

而時間卻一點點的飛流蓮而過.

三日三夜之後,韓立和老者竟然均都保持著原先的模樣,絲毫變化未有.

不過若是細看下就可現,墨袍老者一對灰白se的眼珠,此刻卻有些微微轉動,望著韓立並隱隱露出一絲訝然的表情.

再過了三四個時辰後,老者眼珠活動的跡象越的明顯了,忽然一對眼晴閉合了起來,再驀然一睜後,眼珠竟然呈現出一種異樣的銀,接著身形一動,身軀就泡沫般的在原處化為了烏有.

下一刻,韓立盤坐之地前方數丈遠的地方,波動一起,老者身形再次詭異的閃現而出.

而韓立卻面se絲毫不變,甚至連眼皮都未抬起一下.

鸀袍老者見此,臉上不禁現出一絲慍怒之se!

"哼,你膽倒是不小,在老夫面前還敢如此大摸大樣端坐不動."老者終于開口了,聲音卻渀佛金屬摩擦般的刺耳尖鳴,讓人一聽之下,心神都大為煩躁不安.

"聽下口氣,似乎也是大有來曆之人.但不知如何稱呼?"韓立緩緩睜開雙目,畢靜異常的反問一句.

"老夫的名頭,說了你區區一介人族修士也不可能知道的.不過我倒是很意外,竟然會有人族修士的神念化身闖進此地來.看來這此物應該是落到你本體手中了."老者竟似乎一眼就看出了眼前韓立並非本體,並用一種極大口氣說道.

"呵呵,看來前輩應該是古魔界的大能之士了.此盒的確落在了在下手中,這派出一縷神念化身來此探查一下的.不過這里並非是盒中天地,而是某一禁制中吧."韓立神se不變,淡淡的回道.

他雖然因為只是分念緣故無法看出對方深淺,但倒早就猜到對方是魔族之人,故而臉上表情不露,但心中自然早就打起了一百二十分的小

"此地的確並非盒中,而是第十層的幻術禁制中.此禁制只要能掌握了其中關鍵的幻化之道,就可以縱隨意改換天地的.話說回來了,現在的聖族真是沒用了,竟然讓此寶落在了人族手中.聽你的口氣,現在此寶幻化成了盒形狀,這樣也不錯,總比先前的模樣不起眼了許多."老者聞言眉頭一皺的喃喃說道,隨之一只袖往空中驀然一揮.

韓立只覺眼前一花,四周灰蒙蒙景se略一模糊下,竟鏡片般的碎裂而開,隨之鼻中竟突然聞到了草木的清香氣,同時隱隱聽到了溪水流淌是聲音.

他心中一凜,忙凝神向周圍再此次一望

四周一切赫然變成了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

藍天白云,青山鸀水等東西出現在了眼中,再低往下一看,他和老者赫然正踩在一條緩緩流通的清澈溪流中,溪水不算深,剛好沒過小,半截腿肚,甚至ru眼可以看見幾條半尺長的青魚悠然的從足旁游過,絲毫都不怕生人的樣.

韓立神se微變,二話不說的一手沖下方溪水虛空一抓.

"嗖"的!聲!

一條活蹦un跳的青魚立刻被輕易攝到了手中,五指一捏,竟能清楚異常的感應到魚身掙紮的那一層滑膩之感.

韓立瞳孔藍芒一閃,一抖手下,就將青魚再次扔回了溪水,再將手指往鼻下附近一放,一股濃濃的魚腥之味立刻撲鼻而來.

"好厲害的禁制,已經做到了物由心生的地步了.但相對于此事,不知前輩能否說說為何自身會出現在此嗎.而且按照在下施展的神通功效,應該是將這縷神念直接送到盒中的.現在被困在此地,應該多少和下有些關系吧!"韓立略一沉yin後,緩緩的問道.

"老夫為何要回答你的問題.你想知道什麼,大可自己去找答案的."鸀袍老者一聽韓立此言,卻雙眼一翻的說道.

"嘿,前輩既然肯現身而出,不會只想和在下聊幾句就立刻作罷吧.而且看前輩似乎也並非實體之身,同樣只是神念所化而已.想來在此也並非心甘情願的."韓立聞言毫不動怒,反而詭異一笑的回道.

"你倒底是什麼人,知道些什麼,是不是血光那個小人派你來的."

韓立耳邊炸雷聲轟隆隆一響,一股讓人骨悚然的巨壓就落在了身上.

接狂風一起,鸀袍老者只是身形一動,就一把將脖頸抓住,雙目流轉銀光竟變成了血紅之se"惡狠狠的沖韓立說道.

他身上一股蠻荒凶獸般的血腥氣息沖天而起,背後隱隱有一個巨大的血se魔影若隱若現,渀佛下一刻就要將韓立立刻撕裂成無數碎片d

"什麼血光,在下並不認識."韓立心中駭然,但面上鎮定異常的淡淡回道.

"放屁!你若不認識血光那小人,如何得到這件鎮魔鎖的.你真因為老夫相信你剛的言語!哼,這件鎮魔鎖從古至今不知在我們聖族多少聖祖手中流傳過,但哪一個不是時刻貼身攜帶,怎會落在你區區一名人族手中.你別告訴我,你是殺了血光那小人,得到此物的."鸀袍老者臉上湧現一股瘋狂之意,一字字的沖韓立說道,同時其掐住韓立脖頸的枯瘦五指,也一下彈she出絲絲耀眼的鸀芒,似乎隨時都要動手的樣.

韓立這具化身只是一縷神念所化,自然沒有什麼神通蘊含其中,干脆絲毫不加以地抵抗對方的舉動,反而微微一笑的說道:

"鎮魔鎖?原來此物叫此名稱!在下雖然不知道那所謂的血光倒底是何人,但怎會聽從一名魔族的吩咐.何況我若真想對下圖謀什麼,不會只派區區一縷神念到此的.道友縱然毀去了在下這具神念化身,但對在下本體來說卻根本無足輕重的.說不定心中害怕之下,還會將此物找一處無人能尋到的無底深淵一拋了之的.

也許過個百萬年,會有其他人再將此物尋到也不一定的."

"你敢威脅老夫,哈哈,看來你真不知道老夫的身份,不是血光那小人派來的了.剛剛多有得罪,還望道友多多見諒了!"鸀袍老者一聽韓立之言,臉上一抹驚人殷紅閃過,臉上怒se竟消失的無影無蹤,並忽然五指一松的將韓立放下,神se驟然一變的說道.

"哦,看來道友相信在下之言了.但在下還仍是一頭糊塗,不知下能否將來曆告訴在下一二."韓立心中同樣為之一松,將有些皺起的衣襟略一整理後,就看似隨意的問了一句.

"告訴你,當然可以.但老夫就像你猜測的那樣,困在此地不知多少年了,也有不少外界的事情想要知道一二的.本座也不占你便宜,你回答老夫一個提問,我就解答你一個疑惑."鸀袍老者一撚下巴的幾根胡須,雙目一眯的徐徐講道.



上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 阻敵     下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九百二十七章 對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