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VIP卷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七百五十八章 暴露  
   
VIP卷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七百五十八章 暴露

第十卷魔界之戰第一千七百五十八章暴露

"道友可有改變心意了,何苦為了一朵靈花躲了月許之久.要知道那朵天曇花,對你現在來說並無大用.只要將此物交出來,我就留你一條性命,你覺得如何?"白裙女子檀口一吐,說出了讓雷云子臉色發青的話語來.

"哼,天曇花是何種珍稀靈物,就算我現在用不了,但是以後終于用到的一日.想讓雷某白白交給他人,恕難從命!"雷云子冷哼一聲後,毫不猶豫的一口回絕掉.

"看來你對自己的雷遁之力,還真是頗有幾分信心的."女子並沒有動怒,反而一副淡然的樣子.

"嘿嘿,閣下要真有本事能抓住我,雷某又怎能一逃月許之久的."雷云子冷笑了起來,似乎將對此女的忌憚一下拋棄了.

"大膽,你竟敢對寶樹大人這般說話!"那名面容丑陋的黑袍大漢,驀然沖雷云子一聲大喝,面上盡是猙獰之色.

"狐假虎威的東西!你信不信,若是單打獨斗,我一時三刻就取了你的性命!"雷云子面色一沉,聲音冰寒的譏諷了一句.

丑陋大漢聞言,頓時氣得七竅生煙,口中一聲低吼,就要雙手握拳的打過來,但就在此時,那名白袍女子卻一擺手,淡淡的喝止住了他:

"黑鱷,住手!你才化形不久,的確不是這位道友的對手."

"寶樹大人,他……"大漢雖然聽話的將拳頭放下,但仍露出一些不甘心的樣子.

"怎麼,你對我的話有意見嗎?"這被稱為"寶樹"的女子,峨眉微微一動,淡淡的說了一句.

"不敢,屬下剛才只是有些失言了."黑鱷一驚,有些驚惶的急忙解釋起來.

寶樹目光在大漢面上轉了幾下,略一停頓後,才輕描淡寫的說一句"下不為例".

黑鱷心中一松,口中自然連連稱是.

韓立在一旁慢慢看著這一切,面上凝重之下,雙目卻望著那黑袍大漢的閃過一絲驚疑.

這黑袍大漢,他明明只是第一次見過,可是對方散發出的那種凶惡氣息,竟給他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好像在什麼地方遠遠感受過一般.

他心中自然有些疑惑了.

不過眼前不是考慮這些事情的時候,如何和雷云子一起脫身才是重要的事情.

關于此事,深知雷陣玄妙處的他,倒也並不是真的十分擔心.

以雷云子的神通,只要事先有了准備,想要帶他傳送走也不過是一念之間的事情.縱然眼前女子真是大乘修士,也應該攔阻不住的.

否則,雷云子也不會如此有底氣的面對這名深不可測的大敵了.

韓立正心念四下轉動的時候,對面巨花上的女子,卻再次沖雷云子開口了:

"這種雷陣之術,是雷道友的自己獨創的吧,的確十分的玄妙,但也只有像你這般擁有五雷之體之人,才能將其發揮的淋漓盡致.道友剛才一口回絕我,也就是憑借此神通吧."

"是,又怎樣!"雷云子神色陰沉的回道,心中暗自有些奇怪對方此問的用意.

"其實你這雷陣傳送之術,是將空間之力和雷電之力巧妙結合,才能坐到憑空傳送數萬里之外的.但將兩種力量相融一體,哪是這般容易的事情,你也是借鑒了某一種秘術,才能湊巧研究出來吧."寶樹淡淡說道.

雷云子神色一動,但除了冷冷望著女子外,並未再說什麼.

而白裙女子輕聲一笑後,又說道:

"湊巧的很,我修煉的神通中恰好也蘊含了雷電之力和空間之力,並對這兩種力量的法則頗有些研究."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雷云子臉色微變,終于忍不住的問道.

"道友應該已經察覺,我追上在你的間隔時間,越來越短了吧.說不定,說不定過不了幾次,我就能參悟出這雷陣的法則之力,此神通在我面前就會憑空喪失了效用.你也已經被我種下的印記,除非能一下傳送出千萬里之外,否則被抓住只是遲早的事情.我剛才之言,也只是不願多浪費時間而已,也算是給道友的最後一次機會.否則我手中有一樣寶物,正好還缺幾個合體期的精魂來做主魂,你一旦拒絕眼下的機會,此後一旦被我被擒住,自然會成為此寶主魂之一."女子眸光一陣流轉,輕聲細語的徐徐言道.

而雷云子聽了這寫話,臉面容不禁再次發白,神色好一陣的陰晴不定.

白裙女子也並沒有催促的意思,反而目光一動下,終于落在了韓立身上.

女子目光清澈如水,但韓立卻只覺身上一涼,竟有一種通體都被對方看透的感覺.

這分明是對方神念遠比自己強大才能有的結果.

韓立心中一驚,不及多想下,體內大衍決和煉神術同時在體內運轉,神念之力一下遍布全身各處.

那股被人看透的詭異感覺,這才勉強被強行隔絕掉.

但就這片刻工夫,韓立只覺背後冷汗直冒了,心中吃驚異常.

他自付神念強大應該比一般大乘修士差的太遠的,但此女目光竟給其如此可怕感受,豈不是說對方即使在大乘期中也絕對是頂尖存在.

下一刻,讓韓立更加駭然的事情發生了.

女子眸光在其身上略一打轉後,目中突然泛起一絲古怪的表情,並淡淡的說道:

"原來在魔金殺了我的手下,並奪一塊走玄天如意刃的人是你.道友拿走我的寶物,用了如此多年,是不是該還給妾身了."

"前輩說的是什麼意思,在下不太明白.我似乎第一次和前輩見面."韓立心中大驚,隱隱猜到了什麼,但面上強笑的說了一句.

"看來道友不打算主動交還了.也罷,我自己來取吧."女子面上絲毫感情沒有的說了一句後,單手沖韓立這邊招了一下.

頓時韓立袖中突然嗡鳴聲一響,一道金光從中激射而出,正是那口玄天殘刃!

此寶原本安靜異常的呆在韓立身上,但被女子看似隨意的一招後,竟立刻一熱的斬斷了和韓立的神念聯系,並向白裙女子一投而去.

韓立面色大變,幾乎下意識的手臂一動,頓時一只手掌化做一只青色大手的一把撈去.

但那口金色殘刃只是在虛空中一閃,立刻化為一道晶芒芒憑空消失了.

青色大手一把抓了個空.

這時,白裙女子兩根玉指輕輕一捏,指間處金芒一閃,一口數寸長的金色斷刃無聲的浮現而出,正好被輕巧的夾在了手指間.

韓立臉色一下變得難看異常.

此時他也忽然想起了那名丑陋大漢是何來曆了!

對方分明是他當初在魔金山脈中,遠遠感應過的某頭強大魔獸氣息,只是當時他正面對其他對手,只是用神念匆匆一掃,並未有太多留意,故而印象才會如此模糊的.

這般說來此女所言多半不假,畢竟這口殘刃正是得自山脈中的那頭合體期魔猿.

而這女子,應該就是魔金山脈中隱藏的魔族聖祖了.

韓立雖然痛失至寶下,但腦中飛快思量下,也就將女子和其手下來曆猜了個七七八八.

他心中暗暗叫苦下,只能立刻再加起了一百二十分的小心.

"果然是如意刃沒錯.此寶隨我時間之長,連我自己都不記得有多久了.你就算將其氣息掩蓋,又怎能瞞過本座耳目.黑鱷,你還沒有趁手的寶物,這枚如意刃殘片就賜給你了."女子神色有些異樣的撫摸了殘刃兩下,竟大出所有人預料的將寶物拋給了丑陋大漢.

"多謝寶樹大人賞賜!"黑鱷先是一呆的接住寶物,這才明白怎麼一回事,頓時驚喜交加的沖女子急忙大禮.

韓立見到此景,心中的郁悶可想而知了,但是攝于女子神通,也只能干瞪眼而已.

下面有些出乎其預料,女子沒有再追問韓立什麼,反而將目光一挪下,沖雷云子再次淡然的問道:

"你可考慮好了?是否打算為了一株現在無用靈藥,而做好了永世不得翻身的准備!"

雷云子聽到這話,身形微微一震,臉上沉吟之色漸漸退去,並歎息了一聲.

"前輩剛才所說的確不假,但是這番話若是早個半日的話,雷某說不定還真被說動了,但現在嗎……"

雷云子話音未落,突然背後雙翅一扇,同時雙手一掐訣.

轟鳴聲一響!

無數銀弧從其身上彈射而出,他一個晃動下,就早電光繚繞中在原處消失了.

下一刻,韓立旁邊電光一閃,一個數丈大小的巨大雷陣,轟隆隆的一閃現出,里面一道人影若隱若現.

正是雷云子.

"走"他一聲低喝.

而韓立幾乎在雷陣方一出現的瞬間,就毫不猶豫的一撲而入.

遠處丑陋大漢見此情形,頓時大怒的一聲大喝,單手虛空一抓下,一口黑色巨斧就憑空出現在了手中,並雙手一握的沖雷陣所在狠狠一劈而去.

"噗"的一聲!

一道粗大斧芒,就化為一道匹黑練的狂斬卷去,所過之處,虛空顫動,仿佛要被硬生生一劈而開一般!RO!~!

上篇:VIP卷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九百五十七章 花樹再現     下篇:VIP卷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九百五十八章 幻日神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