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VIP卷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九百九十四章 天淵大戰(三)  
   
VIP卷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九百九十四章 天淵大戰(三)

第十卷魔界之戰第一千九百九十四章天淵大戰(三)”這個自然。我等此戰一定竭盡倉力,不敢說與天淵城狙舜z。但只要有一絲取勝機會,就絕不會放棄的。”那名黑袍妖修聞言,也哼了一聲的說道。

其他在場的兩族長老也均連連點頭,都一下凝重萬分起來。

銀發老看見此情形,滿意的點點頭,轉首沖韓立低低傳音了幾句。

韓立聽了之後,思量一下,也就微微的點下頭。

銀發老者當即大喜的一拍手掌,立刻從石塔下方飛來一名身披金色戰甲的衛士,遁光一斂的出現紮起眾人前後,沖老者躬身施了一有匕。

“你立刻給韓道友帶路,就按照原先安排的一切去辦,不得有絲毫差錯!”老者威嚴的一聲吩咐。

“遵命。韓前輩,請跟晚輩過來一下。

“那名衛士答應一聲,沖韓立恭恭敬的說道。

韓立沒有說話,但體表青光一閃,化為一道驚虹的向下飛射而去。

金甲衛士急忙跟著飛遁而下,並在片刻後略超前一些的帶著韓立飛離了宮殿,來到了下方離城牆不遠的一座戒備森嚴的閣樓中。

在閣樓一層大廳中,有三十六名高矮不一男修,圍著一座銘印在地上的巨型法陣,盤膝打坐著。

這些男子身穿統一的青色勁服,年齡都在三四十歲左右的樣子,但肌膚隱隱向外滲透著絲絲的碧綠,一看就是修煉某種相同的詭異功法,才會會顯露這般征兆的。

不過這些男子修為並不算多高,都只是化神期境界而已。

韓立神念往他們身上一探之後,眉頭下意識的一皺。

這他們氣息非常的不穩,明顯眼下境界並非苦修得來,而走動用了某種手段強行提升得到的。

“拜見前輩!”

一見韓立和那名煉虛期金衛走了進來,這些修士紛紛起身的上前見禮,神色頗為清冷。

“這位是韓前輩,是你們這一次大戰所輔之人。此後一切行動,都一定要配合韓前輩才行。你們過來拜見一下。”那名金衛肅然的說道。

“青云三十六衛,拜見韓前輩!”

青袍男子似乎早就知道一些消息,聞言並不感到意外。

“你們起來吧。聽說你們聯手布下的一種大陣,即使魔族尊者被困其中,也一時半刻也無法擊破。此事可是當真?”韓立掃了一遍這些男修後,緩緩的問道。

“回稟前輩,我等從踏入修煉之道起,就是為了同一法陣而一直苦修至今的。不敢說三十六人如一,但是聯手之下,在此法陣操控上絕對爐火純青,再無任何破綻露出的。這青真琉光大陣是上古秘陣之一,在殺傷力上雖並不出色,但是困敵上卻是玄妙異常。對付一般的魔族尊者絕無問題的。”為首的一名青袍修士,老實的回道。

“很好,如此的話,我就放心了。一會兒行動時,你們聽我的命令就走了。”韓立點點頭,露出了一絲滿意之色。

三十六名修士,自然答應一聲。

下面的時間,韓立也不再去任何地方,直接在巨**陣中心處盤坐而下,面無表情的靜靜等候著什麼。

而那名帶路的金衛,則悄然退出了廳外。

整間閣樓雖然被一層禁制遮蔽著,但不久後仍能隱約聽到海嘯般的獸吼驀然爆發傳來。

接著轟鳴聲大作,無數波動遍從天淵城周邊傳出,閣樓被波及之下,地面甚至地震般的微微晃動起來。

明顯魔獸大軍已經開始攻城了,而城頭上的兩族守衛也開始了拼命的反擊。

大戰之幕已經拉開了!

三十六名青袍男修,一個個閉目不動一下,對這一切視若無睹。

韓立見此情形,目光一轉下,龐大神念瞬間洞穿禁制而出,將外面情形大都收進了眼中。

以韓立現在神念之強,若是沒有干擾,憑空籠罩萬余里范圍都是輕而易舉事情。但現在天淵城各種法陣禁制全開,戰場上各種紊亂波動漫天飛舞,讓其所感應范圍大受限制,只能探知數百里的地域而已……

但如此大面積,已夠他掌握大戰爆發的大概情況。

在韓立感應下,發現不但魔獸大軍潮水般的往城頭滾滾沖擊不止,那些化形期的高階魔獸,也施展各種神通的沖在了第一線。這些高階魔獸修為最低的也有煉虛期的修為,有幾頭甚至都有合體初期的境界,有他們居中加以指揮之下,普通魔獸的損失大大減少了許多。

而那些超級魔獸借助低階魔獸的掩護,也一下變得狡猾異常,竟懂的四五只湊在一起,互相加以掩護的輪流發起攻擊。

如此一來,天淵城方面對它們造成的損傷微乎其微了。

在那一望無際的城頭上,密密麻麻的靈光靈光則如同暴雨般的傾斜而下,更時不時一座座法陣閃動刺目米芒的在城頭十蒂,一個個大那舜朱隨!騰空而起,往魔獸中最密集的地方狂砸而下。

天淵城上的反擊力度,比起先前魔族騷擾試探之時也明顯強了和何止倍許。

只不過魔獸的數量實在太多了,並且不少都是皮糙肉厚的類型,即使一連挨了數擊,已經遍體鱗傷,仍頑強之極的向城牆外禁制撞擊不已。

城牆下方片刻就鋪滿了一層厚厚的魔獸殘軀,仍頗有些殺不勝殺的樣子。

眼看越來越多的魔獸都沖到了禁制附近,天淵城的防護光幕終于漸漸不支的狂閃不定起來

但無論在魔族大軍中獸車上的血袍少年,還是在城中飛殿上觀戰的銀發老者等人,卻均都對此沒有流露出太多的表情。

只是當一些城頭光幕發發出清脆響聲之聲,隨之浮現出一道道裂痕後,銀發老者才臉色一沉,猛然對手中陣盤發出一聲冰冷的命令:

“開啟法陣,不惜一切靈石的啟動天河四寶!”

陣盤那邊早就待命已久的幾名傳訊修士,毫不遲疑的也發出了相同的命令。

頓時那些白玉祭壇上人影一晃,各有一名高階修士出現在了法陣之中。

抬手數道法決之後,所有祭壇開始嗡鳴了起來,同時這幾名修士口中念念有詞,同時用手指沖祭壇上的寶物凝重的一點而出。

下一刻,葫蘆,屏風、飛劍、缽盂等四件寶物一聲清鳴的激發起來,緊法陣中驀然五色光霞閃動不已,一股驚人之極的靈力從中一冒而出,又潮水般的向四件寶物狂湧而去。

四件寶物體表晶瑩靈光一陣流轉不定後,頓時徐徐的往高空一飛而起,並在體積漲縮不定中,先後的大展神威起來。

只見那藍色缽盂和漆黑葫蘆在空中滴溜溜一轉後,驀然一個倒轉而下,分別從口中噴出了一片藍蒙蒙的晶沙和一股黑黝黝的怪水。

藍色晶沙往下方一灑而開後,每一粒一模糊下,竟以一化百,以百化萬,轉眼間化為了一片無法望到盡頭的藍色沙云,氣勢洶洶的一落後,頓時數以萬計的魔獸均被一下淹沒進了其中。

沙云中無數晶沙略一滾動流轉下,這些魔獸只覺渾身如同無數利刃切身,瞬間就被沙云磨成了肉糜,連魂魄都未能逃出分毫,再無一絲存在世間的可能。

至于從葫蘆中噴出的黑色怪水,在噴出的一瞬間,就一下化了潑天瀑布。

滾滾黑水往獸群一沖而去後,所過之處,上千魔獸紛紛一聲慘叫的肉化骨融,轉眼間竟憑空化為了烏有。

這黑水竟然奇毒無比,普通魔獸竟然根本無法在其中生存片刻。

另一邊處,那口銀色飛劍狂漲不斷,片刻間竟化為千余丈高的擎天巨刃,然後一聲轟鳴,又一模糊的分解而開。

數千口之多的銀色劍影一下出現在了魔獸上空,一聲刺耳尖鳴後,就化為一片片銀色劍山的在獸群中大肆殺戮起來。

銀色劍影所化巨浪所過之處,所有魔獸紛紛豆腐般被一斬數截,根本無可抵抗。

一股血雨腥風一下充斥了了小半獸群。

至于那面白蒙蒙的屏風,倒是顯得平淡無比,只是化為了數畝天小後,往獸群中無聲無息的一壓而去。

詭異的是,當屏風再起騰空飛起後,原先被此寶白光籠罩的魔獸卻不見了蹤影,一副生死不知的樣子。

屏風只是在獸群中橫沖直撞的連閃幾下,就有數千魔獸被白光!卷的無影無蹤了。

嚇的附近的魔獸紛紛落荒退避,不敢近前分毫。

這天都四寶一出現才一小會兒工夫,就有數十萬魔獸被硬生生的滅殺一空,威能之大簡直讓人目瞪口呆。

但這些寶物的出現,也讓魔族高層無法住了。

當即數聲淒厲長嘯後,一團黑云,一股黃色怪風,以及兩道血虹一閃即逝的從魔獸後方騰空飛起,直奔四件寶物肆虐之處。

韓立看到這里,臉色一動之下,就將神念收了回來。

下面的一切,根本無需他再消耗神念的看下去了。那天河四寶固然犀利無比,但肯定會被魔族一方設法克制住了,下面比拼的就是雙方真正實力而已。

一開始,雙方高層肯定不會立刻交手的,多半要等到那些魔獸和倚天城的制中的一方徹底消失和毀去,才會出現真正的高階大戰。

在此期間,他只要養精蓄銳的等候下去即可了。

到時候一旦對上那血光聖祖的化身,一定不讓他活著離開此地。

韓立心中冰冷一片的思量著。

上篇:VIP卷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一千九百九十三章 天淵大戰(二)     下篇:第十卷魔界之戰第一千九百九十五章天淵大戰(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