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VIP卷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二千零二章 太極  
   
VIP卷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二千零二章 太極

第十卷魔界之戰第二千零二章太極圖

不過現在的他,一身法力也消耗了大半,戰力降低到了極點,當即顧不得此地仍是戰場之上,抬手放出一個黃濛濛的蒲團盤膝坐在了上面。

韓立兩手一掐訣,竟就此閉目的運功調息起來。

剛才服下的那些丹藥,雖然讓其避免的爆體反噬之危的,但是如此匆忙下,自然不可能全都煉吸收”在體內一下積攢了可怕之極的藥力。

若不及時的強行***住,後果自然不堪設想的。

好在四周有法陣保護,豹麟獸也一個閃動後,重新出現在他身旁護發起來,倒一時不用擔心有什麼意外干擾。

一小會兒工夫後,韓立身上就浮現出一層金se光霞,並徐徐的流轉不定著。,

身具其中的韓立,化身成一具金se戰神般的不動一下。

忽然他雙手法決一變,手指一下車輪般的在xiōng膛出連彈而出。

破空聲一響,十幾道纖細銀絲一閃即逝的不見了蹤影

正是十幾纖細如發的銀針,被他施法彈入了身軀中,借用秘術之力,鎖住了經脈中的一些要害處。

接著一只袖子一抖,又十幾枚顏se各異的符箓飛射而出,一個盤旋後,往韓立身上jī射撲去。

“噗噗”幾聲!

這些符箓化為一團團光焰的爆裂而開,隨之化為十幾個斗大的符文虛影,一個閃動的沒入身軀中不見了蹤影。

韓立一聲悶哼,臉上淡淡金光一卷,身上氣息略微一漲,又馬上恢複了穩定。

再等片刻後,他輕吐一口氣後,終于睜開了雙目。

“總算暫時壓制住了,也不知另一邊的情形如何了。他二人可別出了什麼意外。”韓立將蒲團一收,一下站起了身子,並喃喃低語了兩句、

之目光一閃,他往某個方向掃了一眼。

若是沒有錯的話,金越禪師二人應該還在和那血光聖祖化身在jī烈戰斗著。

韓立略一沉吟後,正想再有其他舉動時,忽然空猛然一陣劇烈顫抖,接著山崩地裂般的一聲巨響!

天空和四周光幕瞬間的寸寸碎裂,整座空間法陣竟被人用莫大神通強行擊碎而開。

三十六名男修身形一個跌蹌,紛紛從虛空中閃現而出,或口噴鮮血,或肢體自行爆裂,身前的布陣器具更是反噬之下的憑空潰散。

韓立臉se微變,目光一凝,沖附近某片忽然顯lu出的地方一望而去。

只見那邊赫然有一個通體晶瑩血紅的巨大骷髏正在發出低吼的肆虐著。

這巨大骷髏足有百余丈高,並化作三頭六臂的模樣,六只大手中還各自握著一件黑黝黝的棍裝兵器。

這六件魔兵一齊揮動下,掀起陣陣魔風,黑氣中隱隱有無數刀槍狂卷而出。

在骷髏碩大頭顱頂部,血袍少年一手掐訣,一手托著一顆黑se大印的站在那里,雙目微閉,仿佛正在全力催動身下骷髏。

在對面處,銀發老者和金悅禪師二人卻一副狼狽之極的模樣。

一個身上金se袈裟碎成數片,xiōng口處更多出一個驚人的血se手印,半尺多深,仿佛半數肋骨盡數化為了粉末的,但偏偏一絲血跡未曾流出。

另一個頭上發髻披散而下,臉se蒼白異常,手中一柄七se羽扇,赫然光芒黯淡之極。

二者身前都有數件寶物盤旋飛舞,化為層層光幕的將自己護在其中,但在那魔風沖擊之下,卻搖搖yu墜,狂閃不定,隨時都無法再支撐下去的樣子。

這血se骷髏竟然擁有如此可怕實力,顯然剛才的空間禁制也是被其強行擊碎破開的。

韓立看清這一切,目光微微一沉。

這最後一位血光聖祖化身實力,似乎比其預料的要大得多。

但他臉上絲毫表情沒有,只是袖中一只手掌微微一動。

頓時淡淡靈光一閃,一物被抓五指抓在了手心中。

禁制的消失,自然讓那邊還在處于爭斗中的三人也一下都看清了韓立這邊的情形。

三者神情卻大不相同。

銀發老者和金越禪師均都驚喜交加,而血袍少年卻流lu出了驚疑不定的表情。

要知道,從他們和韓立魔族大漢一分而開,中間也不過隔了一小段時間而已。可現在韓立安然無恙站在那里,而那魔族大漢的卻憑空的不見了蹤影。

血袍少年可是深知魔族大漢厲害,就算自己本體出手也沒有將其擊殺的把握,自然心中絕不肯相信韓立如此短時間就能擊殺了魔族大漢,當即目光閃動的來回掃視不停。

“韓道友,快快出手。我們一同合力來對抗此獠。咦,道友的氣息怎麼變得如此弱了。不好……”

那邊的學袍少年,神念往韓立這邊狂掃幾遍,沒有感應到魔族大漢的氣息後,身下血se骷髏忽然手中魔器方向一變,沖韓立所在處虛空狂擊而出。

一股魔風咆哮飛出,黑風滾滾中,寒光閃閃,隱約有上千幻化而出的刀槍等各種魔兵利刃。

顯然這位聖祖化身同樣發現了韓立氣息的衰弱,心中歹意一起,不論三七二十一的給韓立來了狠狠一擊。

以這bō攻擊散發的驚人氣勢,韓立現在來硬接的話,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其面孔上卻絲毫慌亂之意都沒有,只是將袖中一物輕飄飄的一拋而出。

一聲嗚咽怪嘯後,一只漆黑烏環被一拋而出,並從中湧出無數朵金花。

這些金花在半空中滴溜溜一轉,在狂漲的閃爍不定中化為了一只只拳頭大小的金se甲蟲。

足有上萬之多。

每一只都金光燦燦,形態猙獰異常,正是那些成熟體的噬金蟲。

韓立雖然肉身法力大為不足,但是神念強大卻絲毫未減,故而此刻催動這些噬金蟲仍然游刃有余。

而這些噬金蟲在其法決一催之下,頓時一聲嗡鳴的化為一片金云的擋在了韓立身前。

然後韓立一根手指虛空一點,金se云霧一凝之後,竟化為了一面金光燦燦的巨大盾牌。

這時,遠處魔風一個卷動下裹挾著無數利刃的撞擊到了盾牌上。

“轟隆隆”的一陣連綿巨響,盾牌表面爆裂聲陣陣,本身固若金湯。看似氣勢洶洶的魔風竟被硬生生的全擋了下來。

遠處血袍少年見此情形,臉se微微一變後,但還未來及再施展何種神通時,對面的韓立卻一聲低喝,抬手往其這邊一點,口吐一個“去”字。

“砰”的一聲!

金se盾牌一下解體而開,上萬甲蟲一下嗡嗡的jī射而出,化為一片金云的滾滾而來,幾個卷動後就一下到了血se骷髏近前處。

“不好,是噬金蟲群!”

血袍少年目光在蟲群中狂掃幾下後,一下想起了什麼,臉se頓時大變的大吼一聲。

隨後身下骷髏將手中魔兵狂舞幾下後,竟一下狠狠投出,一個閃動的化為六條黑se巨蟒的直撲蟲云而去。

至于血袍少年自己,則雙足慌忙一踩身下骷髏,血se狂風一起,將其連同骷髏一下卷入其中,滾滾的向遠處飛快逃去了。

“轟隆隆”幾聲巨響。

六條黑se巨蟒一撲進金se蟲云中,只是幾個閃動後,就立刻消失的無影無蹤。

而蟲群身形一凝之下,卻忽然幻化成一只金se巨鷹,雙翅一展之下,立刻化為一道粗大金光,以不可思議的速度直本血se狂風急追而下。

銀發老者和金越禪師目睹這一切,臉上神se自然是先驚後喜。

“快動用那物吧,此時正是良機!”銀發老者忽然一聲低吼的說道。

“貧僧也正有此意。”金越禪師目中寒光一閃,好不猶豫的同意下來。

二者當即交換了一下眼se後,忽然同時手掌一翻,各自小心翼翼的取出了半邊錦帕。

這錦帕焦黃無比,表面更有一些髒兮兮的符文銘印上面,看似破爛不堪的樣子。

但老者和僧人卻對手中之物看重無比,方一取出後,立刻凝重的同時念念有詞,並將錦帕往血袍少年逃走方向猛然一祭而出。

兩團灰光騰空而起,在空中一個盤旋後,往中間一聚,竟合二為一的化為一張灰濛濛的太極圖,並一閃的在空中不見了蹤影。

天空為之一暗,無數黑云在空中瞬間浮現而出,隨之一聲雷鳴,云霧一分之下,一個仿佛小城般的太極虛影從空中一落而下,一下將下方千畝大小的地方全都籠罩在了其下。

無論正在jī射遁走的血袍少年,還是戰場上其他身處虛影其中的魔族,均覺得身軀一沉,身形一下為之凝滯緩慢起來。

不過此種限制對那些魔尊等階的卻不值一提,他們雖然心中一驚,但只要將體內法力一提,也就若無其事的承受下來。

至于血袍少年遠更是附近血風一卷之下,就遁速絲毫不減的仍滾滾遠去。

但就在這時,銀發老者和金越禪師卻兩手沖高空凝重一點,口中同時念念有詞起來。

深沉的咒語聲一下在整個戰場上空回dang不已。

下一刻,巨大的太極虛影驀然間光芒一閃,就以血袍少年為中心的縮小倒了畝許大小。

無數五se符文從中狂湧而出,太極虛影一下變得光芒刺目,仿佛徹底光質化了一般。RO@。

上篇:VIP卷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二千零一章 天戈滅敵     下篇:VIP卷 第二千零三章 蟲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