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VIP卷 第十卷 魔界之戰 七殺血煞和黑骨魔蟲  
   
VIP卷 第十卷 魔界之戰 七殺血煞和黑骨魔蟲

第十卷魔界之戰七殺血煞和黑骨魔蟲

血鴉城主臉上頓現驚怒表情,身軀微微顫抖不已,想要躲開那道金光,但神念之力被那銀se漩渦狂扯之下,動作不覺比平常了慢了幾分。

“當”一聲脆響!

金光一斬在血鴉城主脖頸處,驟然間一團血光爆發而出,竟被輕易的一彈而開。

而在血光中隱約一個鮮紅似血玉牌,忽暗忽明的漲縮不走。

這血鴉城主竟然擁有一件可以自行激發護住的頂階魔器,在這關鍵時候擋下了金光的致命一擊。

但就這樣,血鴉城主也出了一身冷汗,一聲大喝下,體表刮起一道血蒙蒙狂風,神念之力頓時強的行一卷回,同時身形一個晃動的在原地驟然間不見,出現在了十幾丈外的另一塊巨石之上。

那道金光一聲尖鳴下,一個閃動的急追過去。

這時,銀目老者已經緩過手親,毫不猶豫的一張口,噴出一顆漆黑吖鬼頭,口噴血芒的和金光斗在了一起。

就在這時,另一邊卻傳來一聲巨響。

羊老二被鬼爪一擊跌蹌的翻了個跟頭,卻似乎同樣有異寶護身,在體表一層銀光閃過後,竟馬上幻化出七八道虛影的向四面八方激吖射遁走,竟也逃過了那只鬼手的偷襲。

一聲輕咦傳出!

羊老二站立之處波動一起,七八道黑芒仿佛跗骨之蛆般的破空而出,直奔那幾道虛影激吖射而去。接著一團黑氣滾滾浮現,里面竟站著一名身穿皂袍的人影,正將一只手掌緩緩收回。

人影面容蒼白亢比,但看五官相貌卻血鴉城主一般無二,仿佛孿生兄弟一般。

一聲轟鳴!

中年男子逃走的虛影,大都被黑芒一下洞穿的破裂潰散,唯有一個,虛影驟然間向後噴出一團綠光,和身後黑芒一下化為一團靈光的同歸于盡。

模糊虛影一閃之下,穩穩的站在原地,身軀變得清晰如初起來,但用一種陰冷目光看向了黑氣中人影,一字字的說道。

“身外化身!我說這些年炳道友為何修為沒有增長,原來將滿腔心血都放在祭煉這第二分吖身上了。”

“若沒有此後手,你當本座會隨你到此嗎。事到如今,你也將那那隱身同伴一起叫出來吧。泣靈秘藏注定了你我只能有一人才能得到,哪可能平分的。”血鴉城主看了看那道金光,目光一低的緩緩說道。

“哼,事已至此,我也沒什麼可說的了。鴉兄,你現身吧。縱然他有第二化身,但比起本體來修為還是差上一籌的,你我聯手還是大有希望得償所願的。”羊老二目中凶光閃動,再無任何遮掩的說道。

“早知道泣靈秘藏不是那麼容易得手的,畢竟炳道友當年可是從雷海七煞和天房山眼皮底下,能偷走聖磚之人。”那道金光最先彈射出的虛空中,傳出一聲輕輕的歎息。

接著金光一閃,一名身材高大的赤足丑陋漢子,一下在空中浮現而出。

這漢子雙手赤空,但偏偏背著一個半人高的金se葫蘆”並用似笑非笑的目光望著遠處的血鴉城主。

“金葫魔尊”血鴉城主一看清楚丑陋漢芋面容和背後那只巨大金葫,臉se微變的叫出了對方的來曆。

“沒想到,在下這般薄有名聲之人,也能入道友之耳。金某對炳道友的威名,可是早有耳聞的。今日能交手一二,也算得償所願了。”金葫魔尊微微一笑,略一拱手的說道。

這位魔尊看似生的粗魯丑陋,言談舉止卻斯斯文文,絲毫不見煙火之氣,一禹世外高人的模樣。

“也好,今日只要滅殺了你們二人,這泣靈秘藏也就算是我囊中之物了。不枉我為了今日,早在數百年前就開始苦苦籌刮一番。”血鴉城主分別望了羊老二和金葫魔尊一眼,忽然口中發出一聲怪笑。

“你這話什麼意思?”羊老二聞言一怔,心中警覺大升。

丑陋漢子聽了,也目中閃過一絲異se。

血鴉城卻面現冷笑的不再說什麼,但兩只手掌卻同時一拍兩側腰間。

“噗嗤”兩聲,一黑一紅兩只皮袋同時飛出,並一個盤旋的袋。倒轉而下,一團血霞光和一股黑se蟲云頓時從中蜂擁而出。

血光看似普通,但是血se按照顏se濃厚程度不同,竟然隱約分成七層,並發出嗡嗡的怪鳴之聲。,

而蟲云中的那些拇指大小的魔蟲,不但通體漆黑如墨,占據大半背部的白se花紋,隱約組成一個個骷髏頭模樣,看起來無比詭異。

“不好,是七殺血煞,黑骨魔蟲。羊道友,我們快退。”原本不動聲se的金葫上人一看清遠處的蟲云,頓時失se的大叫一聲,隨即反手一拍,背後的金se葫蘆瞬間騰空飛起化為一片金光的將其包裹其中,並一聲呼嘯的向後激吖射退走。

一旁的羊老二看見血光和沖黑se蟲云,也同樣心中一沉,知道自己這次失算了,有些太小瞧這位血鴉城城主了,當即一言不發的大袖一抖,一股綠焰騰的從足底滾滾湧出,同樣簇擁其同一方向遁射而逃。

這二人對那血光和黑se蟲云竟然畏懼之極,想都不想的立竟落荒而逃。

“現在還想走,不覺太遲了點嗎!老夫留在這血鴉城如此多年,才祭煉成這兩種手段,正想讓二位道友體驗一二的。”血鴉城主狂笑一聲的說道,兩手掐訣一催之下,血光和蟲云一散而開的滾滾追去,遁速竟似乎比逃走的兩魔還要快上一分樣子。

羊老二和金葫魔尊自然也發現了此點,駭然之下,分別口血的刮入自身遁光,遁光速度一下大增起來。

血鴉城主目睹此景,臉se一沉,和分吖身同時一晃,分別化為一道灰光激吖射出去,幾個閃動後,就後發先至的同時沒入前方那團七殺血煞之中。

隨之二者身軀一模糊下,一層層血蒙蒙光霞從體表散發而出,整個人竟在光霞中融化掉了一般。

原本就遁速極快的七殺血煞一陣震動下,轟隆隆聲大響,速度竟一下提升了倍許,只是幾個閃動下,就一下追上了前面逃遁的二人,並一個拐彎的攔在前邊。

血光一分,血鴉城主和那其化神的身影就模糊的一現面出,並沖二者猙獰一笑。

遁光中的羊老二目睹此景,心中大駭的遁光一頓的停下,急忙回首一望。

只見後面滾滾蟲云也已經到了近前處,正好和七殺血煞一前一後的將他們堵在了中間處。

羊老二和同樣毖下的金葫魔尊互望一眼後,臉se都不禁變得難看起來。

“好,算你狠。只要放我二人離去,這最後一塊聖磚我等就交給你了。”羊老二洌也算是果斷異常之人,心念一轉下,急忙大喝一聲的沖銀目老者說道。

“好,你將聖磚拿出來,讓我檢查一下真偽後,我就放你們一條生路。“血鴉城主毫不猶豫的一口答應下來。

這時後面湧來的蟲云一翻滾下,和前面血煞組成的一個巨大圓環,將羊老二和金葫魔尊正好死死的困在了中間。

銀目老者答應的如此干脆,反倒讓羊老二一愣的有些遲疑了。

“將聖磚給你前,道友還是先發個心魔之誓,再給我們簽下這一份血祖大人親自煉制的血契才可。”羊老二目光微閃喜愛,有所思量的說道。

“可以,但在這之前,我也要先檢查一下你們是否真將那塊聖磚帶在身上了,否則我甯願滅了你們,再用抽魂之法尋找聖磚的下落。”血鴉城主淡淡的說道。

“金兄,你看……”羊老二聞言,臉se一陣晴不走,並轉首問了同伴一聲。

“嗯,將聖磚給炳道友看一看也好,但若是敢驅動血煞和蟲云攻擊的話,立竟就將這聖磚毀掉就是了。”丑陋漢子雙目一眯後,冷冷的回道。

這位金葫魔尊倒是一下就拿住了對方的弱點,顯然也是一個心思慎密之人。

“金兄之言有理,我這就將真正聖磚拿出來給炳兄看一看。但是炳道友和先前一樣,只能用秘術遠觀才行。”羊老二眼珠轉了一轉,就欣然的同意,並沖遠處血鴉城主大聲的說道。

“這個自然,只要聖磚是真的。本座當場含發出心魔之誓和簽下血契。”血鴉城主臉上沒有表情的回道。

羊老二點點頭,當即一張口,竟滴溜溜的噴出一團黑氣來。

黑氣中隱約有一物迎風一漲,就化為一只半尺長的綠se木匣。

羊老二單手一拍此匣,蓋子一飛而起,從里面一下飛出一塊和先前那只一般無二的晶磚來。

“這就是第四塊真正的聖磚,炳道友若想要的話……”羊老二嘴角一翹的想沖遠處銀目老者再說些什麼。

但就在這時,突然其身前虛空一裂而開,一只金se手掌不慌不忙的一探而出,竟一把抓悔了那塊剛剛飛出的晶磚。

“不好”

“找死”

目睹此景,近在咫尺的羊老二和金葫魔尊一呆之下,頓時驚怒之極的同時出手了。

羊老二一張口,數顆漆黑吖鬼頭怪笑的直奔金se手掌一咬而去。

而金葫魔尊面se陰厲的袖子一卷,一道十余丈長的刺目劍光一閃的往前方大片虛空一斬而下,竟要將手掌主人連同其藏身的虛空一同的一劈而開。

上篇:VIP卷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三十五章 泣靈秘藏     下篇:VIP卷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三十七章 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