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兩千五十章 小靈天  
   
第兩千五十章 小靈天

"你現在正處在輪回之期,真正修為其實不是結丹期吧!"韓立雙目一眯,說出了讓對方心中一沉的話語...

"前輩早就看出來了!晚輩真是糊塗,前輩既然知道輪回功,知道晚輩現在正處輪回階段,自然是毫不稀奇的!"朱果兒臉色有些難看,低聲回道.

"你原先修為是何境界?元嬰,還是化神?"韓立直接問道.

"晚輩已經修煉至元嬰境界,要不是身處輪回階段,也不會遭人暗害,更不會被人俘虜的."朱果兒紅唇微咬後,緩緩的回道.

"看你真實年紀也不太大,如此階段就將輪回功修煉到如此境界,除天資過人外,想來也應該有十分精通功的人指點才對的.你母親也修煉此功法的話,境界應該也不低吧."韓立目光一閃,繼續問道.

"前輩若是想問關于晚輩自身事情,晚輩自然知無不言,但如果追問家母的事情,晚輩只能無可奉告了."朱果兒聽到韓立似乎對其母親事情大感興趣,臉色連變數下後,卻一咬牙的說道.

"你卻是個孝女,這真難得的很.不過你以為不說,我就沒體例知道了?"韓立淡淡一笑,大有深意說了一句.

"前輩若要動用搜魂之術的話,晚輩甯肯立刻就自爆元嬰而滅,也絕不會讓前輩得逞的!"黃衫少女一聽韓立此話,卻馬上聯想到了什麼,臉龐一下慘白無,同時起體內真力一陣瘋狂流轉,似乎真要隨時爆發而開.

但此時,韓立卻輕笑了一聲:

"在我面前,就算你這丫頭想自爆,也要我承諾才行!"

話音剛落,他一只袖子忽然沖少女輕描淡寫的一拂而去.

馬上一股灰蒙蒙光霞一卷而出,將少女全身都一罩其下.

朱果兒只覺身軀一麻,四肢馬上無法動彈了,同時體內法力更是一凝的無法調動分毫了,原本在丹田處聚集的狂暴法力更是陽春融雪般的一下消融散失落……

此刻的她,想要自爆元嬰的話,根本是癡心妄想的事情了.

"你對我做了什麼?"朱果兒自然又鼻又怒,驚惶的叫道.

"沒什麼,只是想讓你老實的回答我的問題罷了.現在,你看一下我的眼睛?"韓立平靜之極的說道.

"什麼,眼睛……"白果兒雖然年紀不大,但也知道此刻絕不該該依照對方所說去做,但韓立的話語一入其雙耳中,卻讓其身軀一震,竟下意識的頭顱一正,將美眸一下對上了對方雙目.

刹那間,少女只覺對面兩點藍芒一閃而現,滴溜溜一轉下,自己神識竟一下變得恍惚起來,同時眼皮沉若萬斤!

"欠好!"黃衫少女只來及暗——聲,就雙目一閉的神智不醒了.

韓立見此情形,神色不變,只是單出一道法決,同時瞳孔中兩團藍芒更加耀眼精明起來.

若是此刻透視少女身軀,即可發現朱果兒原本在丹田中盤膝而坐的寸許高元嬰,此刻被一層層的灰色光絲纏了個密密麻麻,並且元嬰同樣雙眼緊閉昏迷不醒的樣子.

在青色法決沒入少女身軀的瞬間,朱果兒眼皮一動,原本緊閉的美目竟緩緩的一睜面開.

只是她這時瞳孔微漲,目光散亂,舉動猶如傀儡一般.

"你所修煉的輪回功法決,是從何處得來的."韓立瞳孔一轉下,一陣撼人心神的藍芒晃動不已,同時口中發出降低的問話聲.

"輪回功是家母所教授!"朱果兒神色木然,但口中清晰異常的回道.

"平常誰指點你修煉法,你母親修煉的是否也是輪回功?"

"是家母指點的,母親修煉的不是功,而是清氣決!"

"清氣決,那是道家很普通的法決.你母親修煉到哪一境界了?沒有修煉輪回功也能對你進行指點,莫非境界已經很高了?"韓立有些意外,但口中語氣仍然不變的問道.

"家母只是元嬰境界,至于指點修悔……"黃衫少女對韓立這次的詢問,只是回答了一句後,臉龐上忽然現出一絲茫然之色,話語也為之一下停頓了下來.

"怎麼,你母親對你指點莫非還有什麼不合尋常的處所,都如實的講出來!"韓立目睹少女神情,心中一動,追問了一句.

"家母對我功的修煉指點,簡直有些不太平常.以前還好,但自從我凝結元嬰後,我在修煉上的一些疑問,家母大半不得就地解答出來的,而是需要隔個幾天半月,才能給出謎底的.我懷疑家母背後另有一個真正精通輪回功的師父,."

黃衫少女說出了一個讓韓立心中一跳的話來:

"背後另有一個師傅,你可否問過你母親是否真另有他人?"

"問過屢次了,但每一次母親都加以否認."

"你母親叫什麼名字生的何等模樣……"韓立眉頭皺了一下.

"家母叫凌飛仙,面容和我有五分相似."少女沒有游移的回道.

"和你有五分相似?"韓目斃重新打量了少女幾遍,但那最終搖了搖頭,喃喃一句後,就沉吟不語起來.

"你是如何來到魔界的,並成為奴隸鉚原先是哪里人?"片刻後,韓立又想起了什麼,驀然又問道.

"我是被人追殺,誤落入空間裂紅中才來到魔界的,來自小靈天?"朱果兒木然的答道.

"小靈天,那是什麼處所?"韓立聞言,怔住了.

"小靈天就是小靈天!"朱果兒卻木然的回道.

韓立聽了這番回答,眉頭馬上緊皺而起,片刻後才輕歎一口氣自語一聲:

"算了,我還是麻煩一下,親自來獲取這部分資料吧."

話音剛落,他手中法決一變,眉宇間"嗤嗤"聲一響,一根晶絲激龘射而出,並一閃的沒入黃衫少女的額頭中.

下面,韓立雙目藍芒更加一威,開始默默的施法起來.

這名叫朱果兒的少女,真正修為不過元嬰期,以韓立合體修為對其元神進行搜查,只要刻意小心下,自然不會損傷此女元神什麼.

不過一盞茶的工夫後,韓他很輕易的就找到了想要的一切姿料,眉宇間晶絲就一卷的一收而回.

少女在晶絲消失的瞬間,卻立刻身軀一歪的倒在地上.

不過片刻工夫後,一陣輕輕的酣睡聲就從此女口豐傳出.

這朱果兒竟然認真在韓立面前熟睡過去.

韓立見此情形,微微一笑,雙目一閉,開始開始默默回想起從少女那里獲得的一切資料.

不知過了多久後,他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臉上卻滿是怔怔臉色的自語了一句:

"小靈天竟然是類似廣寒界那般的碎裂界面,里面還有上億人族生活其中,這還真是讓人料想不到的事情."

原來這小靈天竟然不知是那一界面遺失失落的小部分空間,並且持久演化下,已經形成近似自力的一個微型界面.從朱果兒那邊獲得的資料來看,這界面應該和廣寒界似乎差不多大小,可是里面靈氣水平卻根本無法相提並論,甚至比靈界還要稍遜一籌.

但這小靈天中也是諸族混雜生活其中,足有七八個異族和人族共同生活在其中的樣子.

更讓韓立有些驚訝的是,雖然不知道這小靈天一開始是被哪一族人發現的,但此界各族中人,似乎很多都是從人界這等低界面飛升靈界失敗,才誤入此空間的.

如此一來的話,南宮婉簡直極有可能是也滯留在此界面中的.

這也能解釋清楚,他為何在靈界中一直都未能獲得相關消息了.

韓立一想到嫡妻,縱然修為已經修煉到現在的境界,也胸口不由一陣異樣的火熱,狠狠不得馬上插翅飛到南宮婉身邊,好好傾訴一番相思之苦.

他神色接連幻化不定,竟一時間在原地靜靜不語起來.

好一會兒工夫後,韓立才終于從繚亂心境中恢複過來,一思量如何才能達到這小靈天的問題時,臉色又不由立刻陰沉了下來.

這小靈天可和廣寒界大不一樣,是在虛空中以一定軌跡不斷緩緩流動的,能否找到進入其中的門戶,幾乎完全是一個運氣問題.朱果兒能通過空間裂縫,無意中流落到魔界來,也完全是機緣巧合的.

不過這些資料都是得自朱果兒的記憶,真實情形是否果真如此,他還要設法再找人探問一下才能知道.

既然這朱果兒能從小靈天中誤流落到魔界中來,想來也一定有人回到靈界中去的,應該能查到相關的信息才光

韓立想到這里,長吐了一口氣,將心中的那一絲焦慮強行先壓了下去,目光一動下,重新落到了黃衫少女的身上.

雖然他其實不得肯定教授此女的輪回功真的就一定得子南宮婉,可是此種可能性卻簡直是不小的.究竟]結果縱然他到靈界如此之久,也從未聽聞過人族哪一宗門也擁有此門功法.

似乎這門神通真的極其罕見,人界的邀月宗也不知當初走了何種大運,竟然能獲得此門功法的傳承.

..

上篇:第兩千四十九章 再見素女功     下篇:第兩千五十一章 覆天居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