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兩千五十八章 骸骨與熔岩湖  
   
第兩千五十八章 骸骨與熔岩湖

說完這話,紫發女子手中法決一催手中玉佩,頓時那縷血絲一下活過來般的在玉佩表面蜿蜒游動不已.中文網

"很好,五妹有此秘術確定那頭魔獸位置的話,我等也無需害怕被價襲了,這可大占了先手."黃發大漢聞言,面上一喜的回道.

隨之他將前邊位置一讓,讓自己這位"五妹"走在了最前邊.

一行人在這地下洞窟中走了沒幾步,就進入一條人為開出的礦道中.

從礦道兩側坑坑窪窪的小坑上看,附近的火云石顯然早被開采一空了.但就算如此,此地的炙熱之氣的溫度,也明顯比他們剛進入地下之時,還高了幾分.

不過要不是此礦脈深處幻嘯沙漠中,一干人等早就施展土遁之術直接潛入地下,找那頭魔獸去了.如今,他們也只能沿著這既有的礦道,向離更深處一點點的走去了.

這條礦脈的礦道密密麻麻,並每隔一段距離的必定數條一起交織一處,形成了一個仿佛蜘蛛網般的存在.

這些礦道,長些的足有里許之長,短些的只不過十幾丈而已,里面的火云石更是大都被開采一空,只一些隱蔽處,偶爾還留有一點而已.

不過當他們接連穿過十幾條礦道,走到一處四五條礦道的融彙處時,韓立暮然雙目一眯.

眼前出現的幾條礦道中,赫然全都是點點赤光閃動不已,四壁上全是拳頭大小的赤紅晶體……

但韓立所望之處,卻不是這些珍稀材料,而是在一條通道入口處半躺著的一具無頭的半截骸骨.

這骸骨頭顱不翼而飛,身子雖然完整的,但是肌膚枯萎干癟,仿佛渾身血肉都不翼而飛,如今只是剩下一層bao皮沾在身軀上一般.

紫發女子和黃發大漢自然同樣看到了這具殘骸,互望一眼下都露出了一絲意外的目光.

但紫發女子目光在骸骨一角衣衫上望了一眼後,臉色暮然一沉,一只纖纖玉手沖骸骨虛空一抓.

"噗"的一聲,一小片衣憑空從骸骨上飛起,被女子攝到了手中,並被一展而開.

韓立目光一瞥下,立刻在那小片衣衫上看到了一個淡銀色的"白"字.

"是我們白家弟子,但是哪一名卻不太好說的."紫發女子黛眉一皺的說道.

黃發大漢卻冷哼一聲,同樣手臂一抬的沖骸骨一招.

".叟"的一聲後一只青色皮袋也一下飛了過來,並在大漢一點下,憑空炸裂而開,虛空中一下現出一群血紅色的巨蜂來.每一只都有成人手掌大小,雙翅微微扇動個不停.

"是血羅蜂!我沒記錯的話,這好像是白岩那小子的隨身魔蟲吧"黃發大漢一見這些血色魔蜂,臉色有些難看的問了一句.

"回稟老祖,這正是白岩的血羅蜂.當年侄孫曾經親眼見過他用它們斗法數次絕不會認錯的."六名白家弟子中的一名頭發雪白的老者,立刻站出一步的回道,只是神色略帶一些悲傷之意似乎和這名"白岩"頗有些交情的樣子.

"這麼說,這具殘尸真的是白岩了.但他可是留守據點的弟子之一,並且還是其中修為最高的弟,怎會慘死在此地的!"紫發女子輕歎了一口氣,抬手射出一顆火球,將骸骨化為了灰燼後才緩緩問道.

對于尸體所呈現的淒慘模樣,一干人等倒是沒有覺得太過吃驚.

畢竟在魔界之中,直接吸取他人精血的魔功實在數不勝數,並沒有什麼太奇怪的.

"繼續向前吧口也許還會有些什麼發現的."黃發大漢想了想後,有了決定的說道.

其他人沒有意見,當即就沿著半截骨骸所在的礦道,繼續前進了.不過所有人,都不覺更小心了幾分.

沿著這條礦道行進了數百丈之長後,在途中又接二連三的發現了其他五六具無頭的骸骨,經過白家一干人辨認後赫然都是原先留守據點的那些白家弟子.

這讓黃發大漢不禁面沉似水起來!

再走了一段路後,大漢忽然腳步一頓的沖紫發女子問了一句:

"五妹.現在距離那頭魔獸大概還有多遠了,不會在此地就被它感應到了吧."

"大哥放心.在這幻嘯沙漠中我等神念原本就大受壓制,再加此刻身處火云石礦脈上,有眾多火氣干擾,神念更是無法放出太遠的.而且現在距離此獸,還有五六里的距離,他絕對無法在如此遠發現我等的.但是再靠近一些的話,就不好說了."紫發女子螓首一低的查看了一下手中的玉佩,正色的回道.

"既然這樣幾位道友開始施法將身形隱匿起來吧."黃發大漢思量了一下後,就沖其他人招呼一聲的說道.

"現在就開始施法嗎,這可要耗費不少法力的.也罷總比被怪物提前發現的好"親龍天君摸了摸肥碩的下巴,有些不情願的嘟囔兩句但是下一刻,卻一張口,一面黑色令牌一噴而出,並迎風一晃的化為一團黑色霧氣將其身形一罩,然後無論霧氣還是藏在其中的身形,同時的模糊不清起來,最終化為了一道道幾乎但若不見的虛影.

韓立見此情形,微然一笑,只是單手一掐訣,體表黑色光霞一卷下,竟也化為一道淡淡的黑影.

至于寒其子只是一只袖子猛然一抖,只片晶光一卷而出後,整個人變得晶瑩剔透起來,化為了一尊冰雕般的透明存在.

白芸馨等人則各自亮出一面銀色幡旗,同時一拋後,竟在空中組成一面銀色光陣,往下方一落後,六人頓時不見了蹤影.

見其他人都施法完畢,黃發大漢和紫發女子則一個身上黑氣一冒,一個拋出一塊錦帕,同樣一閃的隱匿起了身形.

一行人等再次向前走去.

這條礦道之長,卻遠超韓立等人的想象,足足走了好一會兒後,竟然還沒有走出另外一端去.

好在又走了一頓飯工夫後,原本筆直的礦道忽然變得蜿蜒曲折起來,四周石壁也一下變得粗糙發黑,竟進入到了另一條天然的地下裂縫中口.

這時,四周也開始出現其他大小不已的裂縫,有的不過尺許來寬,有的卻足有數丈之寬,從中不時吹出炙熱之極的熱風,並隱隱帶有一股焦糊和硫磺的味道.

半個時辰後,當一干人最終從一道不起眼的裂縫中一飛而出的時候,一座巨型的地下熔岩湖出現在了眾人的身下處.

此湖占地足有千畝之廣,湖面全是不時冒出氣泡的紅色熔岩,四周邊緣處卻是一片焦黑色的岩石之地,但是在這些岩石上,鑲嵌了一塊塊數尺長的紫紅色晶體,在熔岩照映下,忽暗忽明的閃動著詭異紅光.

韓立見此情形,雙目不禁一眯.

這些紫紅色晶體的模樣,正是火氣被壓縮到一種極致的表現,也就是這些體積不小的晶體,竟然都是外邊罕見之極的極品火云石.

而他只是粗粗一掃,就發現這些晶體的數量,足有數萬枚之多,換成無論換成魔石還是靈石都是一種龐大之極的天文數字,足以讓一般魔尊為之瘋狂的.

這就怪不得白家為什麼甯願浮出如此巨大代價,也不願放棄此地了.

但是讓韓立馬上神色不定的是,這個巨大熔岩湖所在的地下洞窟雖然巨大,但結構卻一目了然,一眼掃去,哪有絲毫魔獸的蹤影.

黃發大漢更是目光朝下方仔仔細細的掃了一遍後,立刻嘴唇微動的沖紫發女子傳音了過去:

"五妹,你沒有找錯地方吧.那頭廈獸真的在這里?"

"不會錯的.它的那一縷精血的確指向此地的."紫發女子單手托著玉佩,毫不遲疑的回道.

"既然這樣,那魔獸十有是藏身在下面的熔岩中了口很好,看來它還真的沒有發現我們的到來.芸馨,你們立刻布置法陣.韓兄,親龍,寒道友,也要麻煩你們先警戒一下了."黃發大漢目光一閃的朝下方熔岩掃了一眼,當即凝重沖其他人說道.

六名白家弟子,當即答應一聲立刻朝熔岩湖四周一散而去,取出一疊疊陣旗陣盤,開始布置一個看似不凡的巨型法陣來.

而親龍天君和寒其子,則二話不說的也將身形往下方熔岩一落而去,並在離熔岩十幾丈的高度,懸浮在虛空的一動不動了.

這時,二者雖然仍然用秘術隱匿住身形,但卻小心的各自取出護身的魔器來.

親龍天君一張口,竟噴出一只藍燦燦的圓缽來,通體散發著深藍色的寒光.

寒其子卻只是雙袖一揮下,十二面晶瑩剔透的幡旗從中一飛而出,在其法決一催下,化為十二團寒光的圍繞其身軀盤旋飛舞不定.

韓立卻只是單足輕輕往虛空一踩,頓時足下五色光焰一湧,竟幻化出一朵五色蓮花,托著其身軀也徐徐的向下方一飄而去.

這五色蓮花表面豔麗異常,但五色霞光閃動下,絲絲的奇寒之氣從中散發而出,正是那五色極焰幻化而成的.

..

上篇:第兩千五十七章 司魂佩     下篇:第兩千五十九章 魔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