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兩千六十九章 攔截  
   
第兩千六十九章 攔截

"這個請隴兄放心,只要趙家沒有魔尊存在坐鎮.中文網我等自然無需暴露合體境界神通,會搶了魔蜥直接就走,不會做其他不必要的事情."千秋聖女嫣然一笑,十分自信的回道.

韓立和羽衣少女自然對此也無意見.

隴家老祖見此,點點頭.

于是下面的時間,一干人等開始仔細商量行動的細節,並確定下要實行計劃的每一步驟.

數個時辰後,隴家老祖和韓立幾人就離開了洞府,各自返回了幻夜城.

接下來的兩月中,韓立仍然在閣樓中修煉不出,靜等約定時期的到來.

在此期間,他又接到了隴家老祖的幾次傳訊,似乎一切都進行的異常順利.

隴家老祖不但讓趙家之人真起了不軌之心,甚至在其精心布置下,還讓兩位趙家魔尊決定親自動手了.

只是在此期間,隴家老祖一直留在幻夜城中,並沒有給趙家人絲毫下手的機會.

這一日,正在閣樓中打坐的韓立,忽然間腰間低鳴傳來,一團白光一飛而出,並一閃的化為十幾個白蒙蒙文字一展而開.

韓立目光掃了這些文字幾眼,微微一笑,隨後起身向樓下走去了.

到了閣樓一層大廳時,朱果兒正老老實實的坐在大門附近的一把椅子上,單手托著下巴的發呆著.

一見韓立從樓上走了下來,小丫頭立刻回過神來,並慌張的過來見禮:

"這一次,你不用留在這里了,跟我一塊走吧."韓立淡淡吩咐一聲,就自顧自的向大門外走去.

朱果兒聽了先是一怔,但馬上面現驚喜之色,口中"稱是"了一聲,就急忙跟在了韓立後面.

畢竟這段時間,韓立雖然並未對其有何虐待舉動,但是此女被約束在閣樓中這麼一點大的地方,仍感氣悶之極,大有坐牢的感覺.現在可以離開一同外出自然心中大喜了.

一離開閣樓之後,韓立帶著朱果兒做獸車離開了幻夜城.

一出城門後,韓立遁光一起,將朱果一裹的奔附近的一座無名山頭而去.

一會兒工夫後,當韓立遁光一落而下.

在山頂的一顆大樹下,林家披發男子早就等候在了那里,一見韓立出現,立刻面露笑容的迎了上來.

這位合體修士,雖然仍是一副蒼老樣子,但原本灰白的頭發已經重新轉黑,臉上赫然也多了幾分血色.(w/w/w..c/o/m 手,打.吧更新超快)

這一切,顯然正是韓立當日那顆淬精丹的功勞.

"韓兄果然守時,這個小丫頭就是你說的那位晚輩嗎?"披發男子目光一掃旁邊的朱果兒,目光一閃的問道.

"不錯,這丫頭和我有些淵源.就麻煩道友將她帶回靈界去吧.等魔界的事情一了後,我會立刻將她接走的."韓立不動聲色的回道.

"道友放心,我既然拿了丹藥,自然會保她平安的.隴兄他們就在這兩日要發動計戎,了,事不宜遲,我今日就要啟程了."披發男子正色的說道.

"嗯,林道友早走兩日也好.萬一被牽連進去,反而麻煩了."韓立點點頭,贊同的說道,接著就轉首沖朱果兒說道:

"你能在此地碰見我,也算和我有些緣分,我就助返回本族中吧.這位林道友是人族幾大世家之一的太上老祖,你跟著他可一路無事的.其他的事情,等下一次再見你的時候,我自會給你再詳細解說一二的."

朱果兒早就一旁的聽到目瞪口呆,嘴巴微動幾下,就要震驚的問些什麼.

但這時,韓立卻大袖一抖.

一片青霞一卷而出,韓立化為一道青虹的沖天而起,瞬間離開了此地.

山頭之上,一下只剩下披發男子和朱果兒兩個孤零零的身影了……

"小丫頭,不用看了.韓兄將你交給我了,我自會將你帶到靈界的."披發男子淡淡的沖朱果兒說了一句.

"靈界,前輩真是人族!韓前輩難道也是?"朱果兒也是聰穎異常之人,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後,仍有些不敢相信的說道.

"嘿嘿,以我和韓兄身份,還會特意欺騙你一個金丹期的小丫頭不成."披發男子嘿嘿一笑.

"但是,剛才韓前輩說和晚輩有些淵源,真又是什麼回事?前輩可否相告一二."朱果兒興奮了好一會兒,又暮然想起什麼的問道.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難道韓兄沒有和你提過?"披發男子略有些詫異的問道.

"晚輩連韓前輩不是魔族的事情,也是剛剛知道的,怎會知道和韓前輩間忽然有了什麼淵源?"朱果兒連連搖頭,臉上現出了困惑之色.

但此女心中卻一下回想起,先前韓立初見他時詢問起輪回功的事情,心中隱隱有幾分不太確定的猜側來.

披發男子雖然對朱果兒和韓立間的關系,略有些興趣,但也不會在這時追問什麼,平靜的再說幾句話後,就抬手放出一輛黑乎乎的飛車來,前邊還有數頭似蛟非蛟的傀儡獸,趴伏在前邊.

在男子一招手下,二人先後登上此車,就傀儡獸的牽引之下,破空向荒地方向飛馳而去了.

因為心中忌憚不久後,隴家老祖等人的行動,故而一離開幻夜城附近,披發男子幾乎是全力催動傀儡獸.

半日後,飛車就出現在了千萬里之外了.

這時飛車下方,全是高低起伏的丘陵,不遠處則隱隱一片連綿的小山脈,轉眼間就要飛馳而過.就在這時,披發男子耳中忽然聽到一個淡淡的女子話語聲:

"既然已經來到這里了,那就下來吧."

話音剛落,飛車上邊虛空中忽然波動一起,無數粉紅花瓣鋪天而現,一凝下,竟幻化成一只百余丈巨手,氣洶洶的沖飛車一壓而下.

一時間,花香撲面而來之下,仿佛整個天空都為之塌陷一般,讓人避無可避!

"不好!"

披發男子一見此景,頓時大驚失色的大叫一聲,一手急忙掐訣,另一只手卻沖高空暮然一揚.

刹那間,原本在前邊拉車的幾頭傀儡獸同時頭顱往空中一揚,一一道道五顏六色的粗大光柱一噴而出,同時飛車晶光一閃,一層白蒙蒙光罩也閃現而出,將車上之人全都護在了其下.

與此同時,一口黑氣纏繞的骨刃也一閃即逝的從男子手中激冇射飛出,並一晃之下,化為了數十丈長的白森森巨刃,沖著粉紅巨手就迎頭一斬而去.

巨刃所過之處,附近虛空對為之模糊,並隱隱扭曲晃動不已,仿佛真要破碎虛空一般.

披發男子不愧為合體存在,縱然修為大減,但驚怒之下的出手,仍大有石破天驚之勢!

下一刻,光柱和巨刃就同時擊中了巨大手掌.

一聲驚天東西的巨響傳來,方圓百里內的虛空都嗡嗡作響不已.

光柱被巨手散發的粉色光霞一卷,竟一閃而滅,巨大骨刃更是在一股深不可測龐然巨力一壓而下,寸寸的碎裂而開.

林家這位合體修士,瞳孔一縮,面色一下蒼白無血,正想再要施展其他神通抵擋巨手時,卻已經遲了.

只見上空粉紅之光一卷而下,飛車上的光罩瞬間撕裂而開板發男子只覺眼前無數粉紅奇花狂湧而來,體內法力一下凝滯不靈,並在一股奇香中瞬間變得昏昏沉沉.

但在他喪失清醒的前一刻間,耳中隱約傳到了朱果兒驚恐的尖叫聲.

披發男子嘴角泛起一絲苦笑!

半日前,他還像韓立誇下海口,結果現在連自身都難保了.不過若不是他一身法力失去了近半,絕不會這般不堪的.

此念頭方在男子心中一閃而過,整個人就神智不清的翻身栽倒了飛車之上.

一個時辰後,在一片陰暗的密林中,披發男子再次慢悠悠的蘇醒過來.

在他一睜開雙目的瞬間,就立刻感受到了身上的異樣,急忙往身上一掃而去.

只見此刻的他,身處一簇粉花樹之中,身軀被一片片奇花包裹,看似賞心悅目,但偏偏渾身無力,丹田中更是空蕩蕩的,仿佛一絲法力都不複存在般的樣子.

披發男子心中一沉,這才目光一移的朝附近掃去.

結果尚未真看到什麼,一個粗啞的男子聲音就暮然從一側嚷嚷的傳來:

"寶花大人,這人族小子已經醒了."

男子心中一凜,不及多想的急忙聞聲望去.

只見在一側的一個土包上,赫然正站著的一名面容丑陋,雙手掐腰的黑甲大漢,正面露獰色的上下打量著他.

"是魔族魔尊!"

披發男子對此早有預料,倒是沒有露出太多的吃幾個表情,反而目光一閃的望向不遠的另外一顆大樹處.

在樹下,一片粉紅色的花樹虛影閃動不已!當大漢聲音響起後,所有光霞一斂消失,原地現出一名身穿白色衣裙,姿容舉世無雙的美麗女子.

白衣女子原本美目輕閉,在披發男子望去的時候,卻似乎有所感應的雙眸一張,星辰般的眸光正好對上男子目光.

刹那間,批發男子神智為之一迷,只覺女子眸光中仿佛蘊含一種說不出的冰潔親切之意,胸口一熱下,甚至生出不惜為對方一死的念頭來.

..

上篇:第兩千六十八章 反算     下篇:第兩千七十章 二進幻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