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兩千七十二章 青鸞真血  
   
第兩千七十二章 青鸞真血

其中,隴家老祖自然還是和暉姓黑袍修士一路,而韓立則和羽衣少女走到了一起...

至于靈族那邊,以千秋聖女和白戚為首之下,也分成了其他兩路.

韓立和羽衣少女一前一後飛行了大約萬余里後,少女忽然停下了遁光,並一條袖子往一側一抖.

一聲悶響後,一樣東西從袖中一飛而出,迎風一漲下,竟化為了一條黑色飛舟.

此魔器十余丈長,表面黑乎乎一片,毫不起眼的樣子.

這時,羽衣少女一個閃動的就出現在了飛舟之上,並手臂一抬的沖韓立招招手.

韓立神色一動,也沒有客氣的遁光一變,也一個閃動的出現在了少女身旁.

這時,羽衣少女才嫣然一笑的說道:

"這條黑玉舟是我在血鴉城買到的一件飛行魔器,用它來趕路的話,倒也速度不慢,並且也能遮人耳目."

"這魔器的確不錯,葉仙子倒是有心了."韓立打量了幾下飛舟,微然一笑的回道.

"以韓兄眼界之高,此舟又算得了什麼.我二人還是進入里面,再商談一二吧."羽衣少女輕笑一聲,抬手放出一團黃光,一個晃動下,就幻化成一名黃巾力士模樣的傀儡,站在飛舟前端靜靜的不動了.

而少女卻轉身朝飛舟中間的船艙走去了.

顯然她是要以這傀儡,代替其操控這件飛舟飛遁的.

韓立見此情形,沒有露出意外表情,點點頭下,也跟進了船艙中.

一進入艙門,里面有一個數丈大小的空間,但是桌椅床鋪等東西倒是樣樣俱全,甚至角落里還有數個尺許大小的黑色蒲團.

這艘飛舟應該可以同時容納四五人之多,相對它的體積來說,也算比較寬敞了.

羽衣少女和韓立分別在一把椅子上坐下來,隨之少女神色一正的開口了:

"韓兄,當日和其他人在一起,小妹想和道友私下談些事情也有所不便.現在的話,倒是沒有這般顧忌了.下面言語,會牽扯到我二人要走的這條路線.可不宜讓隴道友他們知道的."

"哦,那韓某就洗耳恭聽了.手機小說站點(.)"

韓立臉上微微動容,一下想起了當日此女似乎率先選中的這條路線,還主動要求和自己搭伙同行的其他人中,也只有此女和他關系還算不錯,至于路線對其來說更是沒有什麼區別,故而他倒沒有多考慮的立刻答應下來.

現在看來,此女似乎還真是另有些目的.

"道友身上也有天鳳之血吧.韓兄不用推說什麼,當日魔族圍攻天淵城的大戰,妾身也聽說過一些.道友的變身,不少道友都已經知道的.況且同種血脈之間,若用我們葉家的傳承下來的一種秘術,還是可以隱隱感應到一些天鳳氣息.不過有些奇怪的是,韓兄身上除了天鳳氣息外,似乎還有其他幾種混雜氣息,並且均都不弱于天鳳氣息.太具體的,我倒無法分辨出來的,想來和當日的其他變身也有些關系的口難道韓兄體內,真有數種不同的真靈之血!"羽衣少女凝望韓立片刻後,卻忽然說出一番讓韓立心中一驚的話來.

"既然葉仙子已經知道此事,韓某也沒什麼可隱瞞的,以前游曆蠻荒之時,在下的確在異族處有些機緣,得到一些真靈之血.不過葉仙子此刻在我面前提及此事,這又是為何?"韓立面色保持平靜的反問道.

"韓兄不必多心什麼.小妹可沒有追尋這些真血源頭的意思.而是韓兄既然有辦法融入不同的真靈之血,不知可願再多煉化一種真血."羽衣少女輕描淡寫的回道.

"這話是何意思,難道葉仙子手中還有其它的真靈之血?"韓立臉色現出驚容,雙目一眯的問道.

"小妹現在可沒有真靈之血,但是下面要經過的一處魔族之地,卻有真靈之血的存在."少女眨了眨美目,閃過一絲皎潔的神色.

"什麼地方?"韓立面上終于現出一絲凝重來.

"鐵沙嶺"羽衣少女毫不猶豫的回道.

"鐵云嶺?那不是青翼族人的領地嗎!那里能有什麼真靈之血?"韓立聞言,心念一轉,腦中立刻呈現出相關的一些信息來.

"韓兄若是這麼想可就錯了,青翼族雖然在魔界各族中並不算多強大,但其中一些特殊存在,卻的確繼承了真靈血脈,只是此事外人知道的甚少."羽衣少女卻冷笑一聲的說道.

"葉道友口中的'特殊存在,指的去……"韓立一摸下巴,若有所思起來.

"自然是那些青翼族中的核心族人.青翼族和我們人族的真靈世家一般,也並非所有人都可以繼承真靈血脈的,只有極少數人才能有這般機緣的.而這些核心青翼族人身上只要被檢驗出繼承了真靈血脈,無論血脈的精純多少身份地位都會在青翼族立刻狂升數倍的."羽衣少女解釋了幾句.

"既然青翼族擁有真靈之血,打過他們主意的人恐怕不少吧.對這些核心族人的保護,恐怕也是嚴密異常口仙子就這般有把握得到這真血.而且葉家已經具有天鳳之血為何還要不惜冒此風險的.莫非葉家也掌握了可以融合其他真血的秘術?"韓立沉吟了一下,就沖少女問道.

"當然沒有此種事情.但是道友可知道青翼族繼承的是何種真靈的血脈?"羽衣少女忽然嘴角露出一絲神秘輕笑的說道.

"還請仙子賜教一二."韓立心念飛快轉動但面上卻絲毫不露的問了一句.

"道友可知道上古時候,最出名的幾種真靈級天禽嗎?"羽衣少女,沒有直接回答,反而又問了一句.

"這個,韓某倒是知道一些的.除了天鳳之外,游天鯤鵬,鬼鳩,九天青鸞等都是其中名最大的!"韓立目光一閃後,緩緩的回道.

"青翼族繼承的是青鸞血脈,並擁有青鸞的一些天賦神通.現在道友知道小妹為何會對此真血這般上心了吧.妾身不妨實話實說,有關青鸞真血在魔界的消息,妾身早在來魔界前就探知道的.要不是有此消息,小妹也不一定真願意冒險來魔界的.甚至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青鸞真血對葉家比那洗靈池和淨靈蓮還要更重要三分的.妾身真心希望韓兄能助小妹一臂之力!話說回來了,無論隴家還是那些靈族人,這次進入魔界來,除了洗靈池和淨靈蓮外,恐怕也都還有其他的次要目標.否則這次分頭行動,怎會這般一拍即合,絲毫反對沒有的."羽衣少女如實的講述著,顯得誠懇異常.

"青鸞的真血,這就難怪了.聽人言,青鸞,天鳳最早的時候,原本是同出一種天禽血脈的,只是後天修煉的天賦神通不同,這才演化成兩種不同的靈禽.如此說的話,仙子是打算借機,讓葉家人多出一種可以繼承的真靈之血."韓立心中先是一怔之後,但馬上就不禁一陣狂喜起來,但面上卻還保持冷靜的回道.

若是其他真靈之血,塔前自然可以毫不在乎的.但青鸞真血,正是驚蟄決中記載的另外一種可以吸納煉化的真血,若是能得到的話.驚蟄決毫無疑問的就可再大進一層的.

以他現在驚蟄決的火候,恐怕每多一種真血,都可讓驚蟄決的其他變身,威能立刻大增小半的.

"韓兄所說不錯.我們葉家既然能夠繼承天鳳之血,想來這青鸞真血也不會對葉家弟子有太多排斥的.若是能傳承下去,將來力壓隴家一頭,根本是輕而易舉的事情.而且于私來說,小妹若是能同時具有天鳳和青嵐之血,並用秘術將它們融合精純為一體的話,同樣可以修為大增,並可有一分進階大乘的可能."羽衣少女說著說著,美眸隱隱有些晶瑩發亮了.

"除了可以分得靈血外,我還能有何好處?"韓立目光閃動的思量了許久,暮然直接的問了一句,聲音不冷也不熱.

但是羽衣少女聽了,卻不禁喜形于色,並立刻回複的說道:

"除了一大筆不遜于普通宗門積累萬年以上的靈石外,這一次還算葉家欠了韓兄一大人情.以後凡是有需要我們效力的,我們葉家可以全力相助韓兄一次."

"好,那具這般說定了.擊掌為誓吧."韓立雙目一眯,一只手掌從袖中緩緩一探而出.

羽衣少女見此,毫不猶豫的抬手一迎而去.

"啪""啪""啪"三聲後,兩只手掌對擊了三下,就各自縮了回去.

但羽衣少女已經滿面欣喜之色了.

"葉仙子這次肯付出這般代價,想來那青鸞真血肯定極難到手.如今韓某已經答應出手了,困難之處倒底在何處,葉道友可以直說了吧."韓立輕吐一口氣後,淡淡的問道.

"韓兄明鑒,這次若想得到那青鸞真血,恐怕我們不得不面對一次魔族聖祖了."羽衣少女聞言,面上喜色一收,說出了讓韓立也嚇了一跳的話來.

..

上篇:第兩千七十一章 獸尊殿     下篇:第兩千七十三章 意外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