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第兩千七十三章 意外對手  
   
第兩千七十三章 意外對手

"魔族本祖!仙子莫不是在開玩笑.若是那鐵沙嶺有魔族聖祖坐鎮,這真血韓某不要也罷了."韓立臉色陰沉的說道.

"韓兄多想了.要是真有魔族聖祖本體親自坐鎮鐵沙嶺的話,隴家和靈族人又怎會選擇幻嘯沙漠這條路線,早就有多遠躲多遠去了.據小妹所知,那鐵沙嶺其實只有一名叫凌源聖祖的化身而已.似乎其本體當年曾經承過青翼族的大恩,這才讓一具化身常年坐鎮鐵沙嶺的.道友當年曾經在天淵城大戰中斬殺過一名聖祖化身,想來對付這一具化身,應該也不成大問題的.況且我們這次行動,只要小心一些,未必會驚動這位凌源聖祖化身的."羽衣少女眨眨美目的說道.

"只是一具化身!但仍然不是那般好對付的.據我所知,魔族聖祖化身和本體之間感應非常緊密的.而這和在靈界時不同,若是那凌源聖祖本體也居住在離鐵沙嶺不遠的地方,我們這邊一驚動化身,恐怕其本體瞬間就會飛快趕來的.風險還是太大了一點!"韓立臉色變化幾下後,還是搖了搖頭.

"韓兄放心,小妹既然做此打算,又怎會沒提前打探相關消息.據我搜集到的消息,這位凌源聖祖本體不但居住離此非常之遠,還已經閉生死關萬年之久了.並且,這位魔族聖祖以前也有過其他化身隕落的事情,但也未見本體出關過.甚至有人傳言,這位凌源聖祖本體已經隕落而亡的,現在世上只留下幾具化身在走動而已.當然此消息的真假,一般人無從驗證的,沒有誰真敢打攪一位聖祖的閉關修煉.不過這樣一來,韓兄也不用擔心凌源聖祖的本體會出手了,只要能應對下那具坐鎮鐵沙嶺的化身即可."羽衣少女微笑的說道.

"若是如此的話,倒還可以圖謀一二的.不過我當日之所以能在靈界斬殺一具聖祖化身,也是當時其他道友在一旁牽制相助的結果.否則單憑我一人的話,仍然力有不足的."韓立這才神色一緩的說道.

此點,小妹自然也知道的.所以在妾身在靈界出發前,特意去一位至交好友那里,借來了一件異寶'渾天珠’.這件一次性消耗寶物別的功效沒有,但一旦展開,卻可自成一方天地.只要道友能纏住那具魔族聖祖化身片刻我就可借助寶物之力催動葉家的一種秘術……"可以將其困住小半日的.有了如此長的時間,你我盡可從容的走掉了.我等只要不暴露了人族身份呢,就不信這凌源聖祖化身,還真會為一些真血死追不放的."羽衣少女胸有成竹的說道.

"嗯,看來葉仙子為了此事真早籌謀許久了.既然只需要纏住片刻的話,韓某自然沒有什麼問題的.在下自問還能做到此事的."韓立長吐了一口氣,並略露滿意的點下頭.

羽衣少女見韓立終于沒有了顧慮,心中自然也是一松,嬌容如花起來.

雖然為了此事,她在靈界時就開始策劃圖謀了,但若韓立真不願幫忙的話,她一人之力是絕無法順利得到那青鸞真血的,這才會一開始,拿出那般大代價請韓立出手.

下面,二人就在飛舟之中,開始細細的謀劃起來..

不久後,隨著飛舟的破空疾行,遠處地面之上然現出了一道黃線,隨之一片黃土高原慢慢浮現而出.

看起來平坦異常,一眼無法望到盡頭的樣子.

飛舟一閃的從某個土坡上空一閃而過,正在和羽衣少女交談的韓立,忽然間神色一動,目光下朝窗口外掃了一眼.

"怎麼,韓兄發現了什麼?"羽衣少女一怔,不禁問了一句,並在同一時間也警惕的將神念一放而出,將附近虛空掃了一遍.

"沒事,只是發現下面土中藏有一頭有些意思的低階魔獸.它能將自己和四周氣息混為一體,連我一時不查都差點給瞞過去."韓立已經將目光收回,並淡淡的說道.

"哦,有這種事情!不過這也不稀奇1魔界環境遠比靈界惡劣,一些低階魔獸都會一些保命的天賦神通否則早就被那些高階魔獸給滅絕掉了."少女卻嫣然一笑的回道..

韓立點點頭,未再對此說些什麼.

這時,飛舟個閃動下已經將下方土坡,甩的無影無蹤了.

而一盞茶工夫後,原本看似空無一物的土包,忽然間泥土一分,從里面爬出一只仿佛刺猬般尺許大魔獸,一身灰白色尖刺,但頭頂上卻有數奇長無比的觸須,同時兩只凸出的眼珠死死的盯著飛舟消失的方向,竟問動著詭異的紅1泄,仿佛具有自只靈智的樣午n

一個月後,在黃土高原和一片山脈相鄰的地方,一座十余里大小的小鎮修建在一片窪地之上.

小鎮四周絲毫圍牆沒有,只有一排排略具象征意義的黃木柵欄聳圍在附近.

在小鎮上空,更是不時有五顏六色的遁光穿梭不已,或騰空遠去,或徐徐落入鎮子中心處的一個小型廣堊場之上.

但是小鎮四周角落中卻豎立著幾座十余丈的高台,上面各自有一面黝黑發亮的巨幡,散發著淡淡黑氣,將整座高台上空都籠罩在了其中.

而在這些高台上,分別有四五個左右的魔族衛士,面無表情守在那里.

以廣堊場為中心,整座小鎮有幾條歪歪扭扭的街道,兩旁有些魔人開設的店鋪,酒樓之類的建築.數以萬計的魔族,在這些建築中進進出出,竟也一副頗為興旺的模樣.

在離鎮子廣堊場邊緣處的一座不起眼的酒樓中,兩名魔族正坐在靠近窗口的一張桌子旁,閉目養神著.

桌上只擺了一把翠綠異常的酒壺,和兩只潔白如玉,的酒杯.

酒杯中濃濃的酒香傳來,里面所威美酒唬珀般的殷紅,一看就是罕見的極品美酒.

整層酒樓除了二人外,竟再無其他任何一人,仿佛全包這兩名魔族包了下來一般.

"他們快該來了吧."其中一名留有數條細小辮,耳穿兩只粗大金環的濃眉大漢,抬首望廣堊場中望了幾眼後,忽然向同伴問道,露出了一絲不耐的模樣.

"根據眼魔那家伙的情報,疑似目標的一群人,在一個月前從幻嘯沙漠中剛走出來的.不過他們剛一出沙漠,就分成幾伙走了不同路線.我們兩個要對付的,只是其中兩個而已.其他人自然由殿中其他人來對付的.算算路程,也該在這兩日到此了.這座土龍鎮,是附近唯——家可以供落腳的地方.他們只要從這方向過來,就一定會在鎮上停留一下的."對面的魔族,是一名面容儒雅一身道袍的中年道士,雙目一睜的回道.

"哼,這可說不定的.萬一目標,根本不需要補給什麼,直接從附近廣飛而過.你我豈不是在這里白忙了一番."濃眉大漢卻冷哼說道.

"呵呵,駱兄盡管放心.此鎮是這一片離幻嘯沙漠最近的城鎮,他們若真是目標的話,應該在沙漠中滯留了數十年之久了,一出來的話,怎可能不到最近的地方補充下消耗丹藥晶石之類的東西.況且就算不需要補給,也需要了解下最近發生的一些事情吧.他們絕對會到此鎮來的."中年儒生卻搖搖頭的回道.

"冷兄說的條條是道,我卻更有些不信的."大漢一翻自眼,沒有好氣的說道.

"哦,那駱兄要不要和小弟打個賭啊."中年道士卻笑著反問了一句.

"你小子想賭什麼?"大漢濃眉一挑,露出了幾分警惕之色的問道.

"就賭這一次,你我出手的報酬如何?這一次,這筆生意報酬也算豐厚了,否則我們幾個也不會出現在此地了."道士輕笑的說道.

"冷兄打的倒是如意算盤.這個賭不會和你打的.要是換個賭法的話,駱某倒是有些興趣的."濃眉大漢將頭顱搖的跟撥楞鼓一般,並且眼珠一瞪的說道.

"那駱道友想賭什麼?"中年道士嘴角微微一翹,似笑非笑的問道.

"要賭,就賭你我誰先擊敗這次目標如何?"大漢眼珠一轉的說道.

"呵呵,冷某自問神通遠不及道友,這個賭不打也罷了."道士呵呵一笑的說道.

"冷兄何必拒絕如此之早?說不定,我的對手恰好比你要對付的強上許多呢!"大漢卻大嘴一咧的言道.

"冷某做事從來只信自己不信運氣的!"道士輕描淡寫的回了一句.

"和你一起在殿中修煉如此多年了,你這家伙還是這般無趣啊,從來只做有把握的事情,絲毫險都不願冒的."大漢再次搖搖頭,一副十分無聊的神色.

中年道士聽了此話,微微一笑,正想再說些什麼時,忽然雙目一亮,目光唰的一下望向了廣堊場正徐徐落下的一艘黑色飛舟上了."

不錯,就是這件飛行魔器,和傳過來的圖像一般無二!"對面坐著大漢,也一下興奮的站了起來,雙手一捏拳頭下,一陣僻啪的爆鳴聲傳來.

上篇:第兩千七十二章 青鸞真血     下篇:第兩千七十四章 攔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