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八十章 得手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八十章 得手

他單手驀然一掐訣,背後黑與沖天而起,里面隱約浮現一具三頭六臂的金色魔相.中文網

此魔相四條手臂略一揮動,頓時四口金色巨刃在手中浮現而出,並閃電般的各自劈出一道金色刃光.

這些刃光一閃而出後,足有十丈之長,聲勢驚人之極,縱然魔族男子,fu人以及魔獸各自施展手段的加以抵擋,也紛紛被震的一時身形倒退.

趁此機會,韓立將法相和銀色火鳥飛快一收,身體驟然化為一道刺目青虹的飛出門外.

至于豹麟獸將唐影化身一收後,也化為一團金光的緊隨而去.

魔族男子和青裙fu人見此情形,自然知道不妙,飛快傳音兩句後,男子立刻帶著魔禽緊追出去,而青fu人則慌忙向那些核心弟子住處飛射而去.

片刻工夫後,fu人出現在一處偏殿前時,臉色頓時變得陰沉無比.

此偏殿不但大門破碎,附近布置的幾層禁制更是被人破除的一干二淨.

更有數名身披綠色戰甲的魔族守衛,東倒西歪的在大門外躺了一地.

青裙fu人口中一聲咒罵,再無任何遲疑的張口發出一聲淒厲長嘯,直傳九霄云外.

頃刻間,整座熏香寨都為之沸騰起來,修為低下的青翼人立刻閉門鎖戶,而一些修為高的魔族人,則一臉吃驚的紛紛從屋中走出,直往嘯聲處飛射而來.

同一時間,韓立已和豹麟獸彙合一起,並毫不猶豫的直奔寨子的偏僻一角ji堊射而去.

在他身後不遠處,那魔族男子則騎在了那頭白色魔禽身上,拼命般的在後面緊追不舍.

當聽到fu人的嘯聲傳來後,韓立眉頭微微一皺,後面的魔族男子則神色為之一厲,深吸一口氣後,就要同樣發出長嘯之聲.

但就在此時,前方的韓立忽然反手一拋,數百張金銀色符策同時往高處ji堊射粗去,並一閃的在虛空中消失不見.

一聲轟鳴!

高空的天地元氣為之一顫,一座宏偉殿堂虛影在五色霞光中浮現而出,往下方轟隆隆的一落而去.

魔族男子心中一驚,再也顧不得其他,手中白色羽扇沖空中狂揮幾下,一股股颶風狂湧而出,奔高處宮殿虛影一卷而去.

飛沙走石之下,大有將宮殿虛影硬生生一吹而散之勢!

但遠處韓立卻一聲冷笑,沖高空宮殿虛影一點而出.

高空瞬間爆發出萬道光芒,五色光霞更是往下一卷後,將所有狂風憑空卷的無影無蹤.

而宮殿虛影一聲轟鳴後,將措不及防的魔族男子罩在了其中.

魔族男子只覺眼前一花下,便已身處一片灰門g門g霧氣中,遠處隱約間都是樓閣亭台等模糊虛影,讓其人一時不知身在何處地方.

這位青翼族魔尊臉色為之一變,毫不猶豫的將手中羽扇往空中一拋,直接幻化出十幾條灰門g菜風蛟,直奔遠處那些虛影飛撲而去.

此魔心里很清楚,縱然他能脫困而出,但顯然無法再追上韓立了.

事實也的確如此!

韓立一看用符策暫時困住了魔族男子,當即單手一掐訣.

一聲霹靂1

韓立背後立刻浮現一對青白羽翅,微微一扇下,就化為一根青白光絲的ji堊射而出,只是幾個閃動,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一會兒工夫後,三座山峰間的ru白色霧海中,突然傳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

一道一人粗的巨型劍光從霧氣中驀然一斬而出,寒光所過之處,竟將整片霧海從中一劈而開.

霧氣發瘋般的向四周一散而去,仿佛熏香寨的整座鎮寨禁制,都被這劍光一擊而碎.

但當青色劍光一閃消失後,霧海一角處有兩道長虹ji堊射而出,並一個盤旋後,向天邊破空射去.

片刻工夫後,幾聲怒吼從霧海下方傳來,數道五顏六色的遁光也從中ji堊射而出,緊追前邊兩道長虹而去.

前邊兩道長虹中的一名窈窕身影,正是羽衣少女,另外一名青袍人影,則是韓立.

羽衣少女回首看了看後面數里外緊追不舍的五六名青翼族魔尊,嘴角微微一動,現出一絲輕笑來.

"韓兄,差不多了.我等甩開他們吧."

"好,開始施法吧."韓立聽了這話,神念向後掃了一下,不動聲色的點下頭,接著遁光一頓,無數道銀色電弧從體堊內狂湧而出,竟幻化成一只丈許大的銀色雷鵬.

此鵬雙翅猛然一扇,體表繚繞電光一聲轟鳴,身軀一下狂漲十倍,化為了十丈之長,接著巨翅再一扇,就化為一道銀弧的ji堊射而出,只是一個閃動,就在天邊消失的無影無蹤.

至于另一邊的羽衣少女,也在遁光中一滾七為一頭五色彩鳳,此鳳體表五色霞光一卷,同樣沒入虛空不見了.

在後面追趕的數道遁光一頓,不由的停了下來,並紛紛現出了真身來.

其中一若女子,赫然是那名青裙fu人.

這些青翼族魔尊望著遠處空dangdang的虛空,自然面色一個個鐵青無比.

"竟然讓兩個賊子給跑了!看他們的變身難道是獸尊殿的那些老怪物……"一名須發赤紅的老者,猛然一跺手中的一根漆黑拐杖,怒極的道.

"會變化之術,可不一定就是獸尊殿的人.關鍵這二人跑到我們寨中做什麼?青長堊老,是最先示警之人,可有何發現?"另外一名渾身漆黑看不出本來面目的魔尊,冷冷的向青裙fu人問道.

"青靈殿的一名真血弟子,被這兩人劫走了!"fu人略一遲疑後,有些慚愧的回道.

"果然又是為了青鸞真血而來之人!只有一名弟子被劫走,其他人無礙嗎?"漆黑魔尊冷哼一聲,不覺得太意外,並追問了一句.

"其他弟子都沒有事,只是被迷昏了過去.只是被劫走的那名弟子,是真血弟子中潛力足以排進前五之人!"fu人搖搖頭的道.

"前五,這麼來還不能這般置之不理了.回去後,馬上聯系聖祖大人.這兩人神通了得,只有聖祖大人親自出手,才能攔下這兩名賊子的."漆黑魔尊陰沉的道.

"只有如此了.若不將這二人擒住,但本族名聲可就毀于一旦了.上一次真血被盜,已經是數萬余年前的事情,看來不少人已經將凌源大人坐鎮本族的事情,早置腦後了,該重新提醒他們一二了."紅發老者也贊同的道.

于是這幾名魔尊在原地滴咕了幾句後,最終遁光一掉頭,原路返回而去.

這時,韓立和羽衣少女變身之後,一口氣飛出了大半日,並最終找了一處隱蔽些的山洞,暫時躲入了其中.

"這些核心弟子身上不定被人做了手腳將真血取出,我等就馬上離開此區域."韓立一進入洞中,立刻沖羽衣少女沉聲道.

"這個自然,韓兄只要等我半個時辰,我就可將真血取出的."羽衣少女嫣然一笑的回道,一只袖往地上一抖,頓時一塊藍色錦帕一飛而出,往下方滴溜溜的一轉後,一名青翼族青年昏迷不醒的出現在了地面上.

"好,仙子抓緊一些,我在洞外替護法一下!"韓立知道此等秘術不易被人打擾,口中了一聲後,就自覺的向洞外走去了.

羽衣少女輕笑一聲,自然沒有其他意見,反手掌翻轉下,立刻取出一疊陣旗陣盤,開始布置一個玄妙的法陣來半個時辰後,在洞口處雙手倒背的韓立,聽到一陣輕快的腳步聲傳來,神色一動後,立刻轉過了身來.

羽衣少女正滿面喜色走了過來.

"看仙子神色,真血應該到手了."韓立目光一閃的問道.

"不光青鸞真血到手了,真血純度還遠超妹想象之外,看來抓的這名魔族,在青翼族核心弟子中也不是無名之輩.不過越是如此,我們越要馬上離了.這是韓兄的那一份真血,道友接好了!"羽衣少女笑了一笑,抬手將一只白色瓶拋了過來,神色又一凝的慎重道.

韓立雙目一亮,一只手掌虛空一抓,就將瓶攝到了手心中,擰開蓋子,神念往其中一掃.

"不錯,的確是青鸞真血不假.很好,作罷,現在就離開鐵沙嶺."韓立面上lu出了一絲喜色,將瓶一收後,立刻的道.

于是二者,當即遁光一起,再次化為兩道淡淡遁光往同一方向破空飛走了.

兩日後,青翼族一隊魔族,就在山洞中發現了那名人事不知的魔族青年.

其雖然性命還在,但體堊內蘊含的真血卻再也一滴不剩了.

這自然引起了不少青翼族寨子的sāo動,但是不久之後,一個更驚人消息卻悄然的在高階魔族間傳開了.

他們一族視作靠山的那位凌源聖祖大人的化身,竟在不久前的一次遠行後,身負重傷的返回了住處,並馬上宣布閉關的不再接見任何外人.

一些知曉來龍去脈的魔族尊者,確認過此事後,為之大驚失色,幾乎全都不約而同的閉口不言此事了,並且發出命令,嚴謹族人再談論相關的事情.就這般,如此一件原本應該引起不少魔族勢力注意的事情,竟這般硬生生的被壓了下去.只在鐵沙嶺青翼族中傳了幾日後,就再無任何信息流lu而出.!.@

..

上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七十九章 纏斗     下篇:正文 第兩千八十一章 魔源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