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八十七章 元魘始祖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八十七章 元魘始祖

"寶huā大人,這些人已經找到了靈池所在,我們還不動手嗎?"黑甲大漢目睹韓立等人進入到了山谷中,眼珠轉動幾下後,有些遲疑的問了一句.

"不急,我等不用手,自會有其他人攔下的.那人不久也要到了!"白衣nv子淡然的說了一句.

"其他人?"

"我這一次之冒險重返聖界中,大半是為了恢複往日法力,小半原因卻是為了此人的."白衣nv子輕聲一笑,四周空氣驀然為之一凝.

黑甲大漢有幾分疑huo,但見白衣nv子四周的異樣情形,心中一凜的不敢再多嘴什麼了.

白衣nv子四周空氣很快恢複了正常,但是在等一小會兒後,她忽然黛眉一挑,一揮手掌虛空在身前一劃.

頓時一團水銀般詭異液體在身前憑空浮現而出,略一凝固後,幻化成一面鏡子般光幕,里面光芒狂閃,浮現一副清晰異常的畫面來.

在鏡中,無數電弧轟鳴狂下的雷海邊緣處,空間bō動一起,一團直徑百丈的巨型黑se光團從虛空中一閃的浮現而出.

隨後此光團光芒一斂,現出了里面的東西來,竟是一只體長七八十丈的三首黑蛟!

此魔蛟通體遍布漆黑發亮的鱗片,三顆碩大頭顱仿佛閣樓般的微微晃動下,一股股黑焰在龐大身軀上若隱若現,好不猙獰可怖!

但更令人吃驚的是,在巨蛟中間頭顱上,穩穩站立著一名赤手空拳的黑袍青年.

此青年雙目淡紫,面如冠yu,一對劍眉直飛鬢角,面無表情下,憑空增添幾分蕭殺之氣.

黑袍青年目光往雷海中掃了一眼,發出了一聲冷哼,一只手掌虛空一抓下,無數黑se符文從手心中狂湧而出,一凝之下,竟化為一口黒濛濛的黑se長槍.

丈許來長,但槍身銘印著一層層的魔紋符咒,多看幾眼下,竟大有頭暈目眩之感!

青年手腕一抖,單手持槍沖前方輕描淡寫的一點而出..

"呲啦"一聲!

一道瀑布般的黑se匹練竟從槍尖上一閃而出,狠狠she到了雷海中.

驚人的情形出現了!

黑se匹練所過之處,所有電弧都紛紛扭曲退避,竟在雷海中憑空開出了一條一眼無法望到盡頭的通道來.

通道兩側萬雷轟鳴,但任何一道電弧都無法進入其中,仿佛被一股強大力量硬生生擋在了通道外一般.

青年單手再一翻轉,手中黑槍就"噗嗤"一聲的爆散而開,重新化為黑se符文的憑空不見了.

他足尖一點身下黑蛟頭顱,就要一催的進入雷海之中.

但就在這時,黑袍青年忽然察覺到了什麼,驀然臉se一變的一偏頭顱,整張面孔一下完全呈現在了經鏡面光幕之中,雙目紫芒一閃,一聲低喝出口:

"什麼人,竟敢偷窺本聖祖!"

隨著此聲出口,一股無形bō動竟然dong穿虛空的直接在鏡面上呈現先而出.

一聲悶響後,鏡面一下化為無數銀光的爆碎而滅.

黑甲大漢目睹此景,臉se一下蒼白無血了,半晌後才喃喃的說了一句:

"元魘始祖,是元魘始祖大人!難道大人要等的就是夢魘大人!"

"不錯,我要等的的確就是元魘!怎麼,你害怕了!"白衣nv子卻對剛才情形視若無睹,聽聞黑甲大漢之言,嘴角泛起一絲冷意的問了一句.

"有寶huā大人在此,屬下怎會害怕的.不過大人現在修為還未恢複,現在就見元魘大人的話,會不會有些不妥?"黑甲大漢開始滿頭大汗了.

"有本座在此,你怕什麼,況且我見元魘又不一定非要動手的.但是一會兒,我要你做一件事情去."白衣nv子輕笑一聲,聲音又驟然一冷的說了一句

"大人有事盡管吩咐,屬下一定竭盡全力完成."黑甲大漢心中略松,立躬身回道.

"只要能做好此事,不論發生什麼,我都會保你無事的.你且聽好了!'白衣nv子嘴chun微動下,竟傳音了過去.

黑甲大漢低首凝神細聽著,片刻之後,丑陋臉孔上就驀然閃過了一絲恍然之se,心中總算明白了,為何這位寶huā大人別人不帶,但為何一直帶著自己在身邊了.

當即連連的點頭不已!

"好,做好了此事.好處自然少不了你的.但現在,我要看看先前卦象中所指的倒底是闖入者中的哪一人了."白衣nv子lu出滿意之se來,yu手再次往身前一劃後,頓時銀光閃動下,又一個鏡子般光幕浮現而出.

只不過這一次,鏡子中呈現的畫面卻是那一座綠濛濛山谷中的情形.

此刻畫面中,韓立等一干人竟圍著那座池塘紛紛祭出各種法寶,拼命攻擊一層籠罩整座上空的無形禁制.

只見五顏六se的寶物在空中狂舞不定,各種光芒雷火更是暴雨般的四面八方傾斜而去,但是那一層無形禁制卻穩若泰山般的橫在那里,絲毫不見潰散崩潰跡象.

"不行,此地禁制肯定那些魔族聖祖設下的,一般方法根本無法破開的,必須動用壓箱手段才可的."隴家老祖驀然停下了攻擊,並大聲的說道.

"的確如此,白某帶了一顆萬年朽珠,應該對此禁制有些效用了.但光憑此手段的話,還沒有十成的把握,需要其他道友配合攻擊的.隴兄先前的那柄金斧威力驚人,正好合適的."白戚也將放出的十幾口白se劍光一收後,掃了隴家老祖一眼後,才凝重的回道.

"那柄金沙斧雖然威力奇大,但每動用一次都要耗費隴某不少真元的.隴某已經動用過一次了,接連使用的話,恐怕對修為有損了.這樣吧,老夫還有一men神通,專破各種禁制,同樣可以輔助白兄出手的."隴家老老祖眉頭一皺的回道.

"這也行!韓道友,你一向高深莫測,應該也有些特殊手段吧."白戚略一思量下,在白光中微點下頭,一轉首後,竟沖韓立也說了一句.

"在下手中還有兩件異寶,威力之大遠在普通頂階法寶之上,可助二位道友一臂之力的."韓立神se不變,輕描淡寫的言道.

"很好.等下我三人主攻,其他道友就盡力輔助我等一下吧.此禁制縱然再玄妙,但相信我等聯手之下,也可一擊就毀的."千秋聖nv面上一喜的說道.

這時,白戚一拍腰間一個皮袋,頓時一顆灰se晶珠從中一飛而出,略一盤旋後,就在其身前張所不定起來,並從中放出一縷縷灰白se水氣來.

這水氣異常詭異,里面竟然充滿了一種難言的腐朽味道,但並不刺鼻,反而隱約有一股淡淡香氣蘊含其中.

一旁的隴家老祖和韓立也分別有了其他動作.

一個身軀一漲,兩手一搓下,手掌間竟一下現出一縷金芒來,並且越來越長,越來越粗,轉眼間就形成了一道模糊不清的錐子般的器物.

另一邊的韓立,倒是簡單,只是兩只手掌一翻轉下,頓時一青一黑兩座尺許高山峰同時浮現而出.

千秋聖nv,暉長老等人見三位合體後期修士都做好了准備,也不敢怠慢的猛然狂催功法和寶物,讓攻擊聲勢看起來一下發凶猛幾分.

"動手"白戚一聲大喝,就率先用手指一點身前那顆圓珠,頓死此寶放出的灰白水汽一凝下,直接化為十幾條白線的沖無形禁制沖去.

隴家老祖也二話不說的將手中的錐狀金芒一下放出.

只見一聲轟鳴,金芒仿佛雷電般的一閃she出,仿佛無堅不摧一般.

至于韓立,則只是手腕一抖,兩座mi山峰被一拋而出,但馬上一閃後,同時化為百余丈小山.

一個灰氣繚繞,一個青光萬道.

"哼,果然是你們這些異族人在搗鬼!既然來了,那就一個也別走了!"池塘上空黑光一閃,突然多出了一條數十丈長的龐然大物,搖頭擺尾之下,正是那條三首巨蛟.

而在此蛟上方丈許高的虛空處,那名黑袍青年面無表情的站在那里,並且只是一抬手,沖著韓立等人的攻擊只是輕輕的虛空一按.

"轟隆"一聲!

一只千丈大的黒濛濛巨手,憑空出現在了池塘上空,只是往下一壓後,所有攻擊無形禁制的攻勢都瞬間冰消溶解,同時一股龐然巨力絲毫征兆沒有的作用到包括韓立在內的所有身軀上.

"噗噗"幾聲後,隴家老祖等人都只覺渾身一麻,小半身軀竟一下硬生生的被壓進了池塘邊的泥土中.

韓立幾乎下意識的肩頭猛然一晃,同時體表肌膚驟然間變成了赤金之se,身軀一顫之下,只是雙足一下陷入土中半尺來深.

而除了韓立外,那名叫止水的靈軀青年身軀一沉後,竟只是晃了幾晃後,就若無其事的站在原地未動一下,但其驀然一抬首望向黑袍青年,雙目爆發出刺目銀芒,渾身肌膚隨之浮現出一層層的銀se靈紋,幾乎將身軀全都覆蓋進了其中.

看起來,實在詭異之極!

而這時,隴家老祖等人只覺渾身僵硬無比,雙足更是徹底失去了知覺,猶如不複存在一般.

眾人一時間又驚又怒起來!RO!.

上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八十六章 靈氣晶化     下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八十八章 偽仙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