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九十六章 涅盤聖體與玄天之劍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九十六章 涅盤聖體與玄天之劍

整只手掌一漲之下,幻化出一只金色大手,一把將晶珠抓到了其中.{yd/. 首發文字}

五指金光閃動,無數金文從手心中狂湧而出,瞬間將晶珠包裹個嚴嚴實實,化為了一顆金色光球.

見此情形,韓立輕吐了一口氣,同時口中念念有詞下,指尖處各自噴出一根纖細晶絲,一閃的沒入金球之中.

下一刻,沿著著晶絲,從金球中冒出了一縷淡若不見的灰白色氣體,被無形力量一禁之下,被韓立攝入手掌之中.

下面的時間,韓立雙目一閉,開始默默的煉化這一縷詭異能量.

此刻啊身軀淡淡金光流轉不定,同時散發氣息也忽強忽弱的變化不定著,顯得頗為詭異.

足足數個時辰後,當他再次一睜雙目的時候,面上滿是喜悅之色,明顯感應到體內法力又增強了那麼一些.

"不錯,果然是和先前那塊異魔金中一般無二的能量.這麼說來,只要找到更多的此種異魔金,將法力直接提升到合體後期大乘的境界,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這可足足節省千余年的苦修之功,看來有機會的話,那藍瀑湖還真要走上一趟的."韓立喃喃低語了幾句,臉色陰晴不定著.

思量了一小會兒,韓立忽然將一根手指在身前豎了起來.

指尖處靈芒一閃,一絲綠氣被無聲無息的一逼而出,在指尖上方微微飄動著.

"果然這東西也跟著出來了,看來只有先寄放在魔嬰體內,繼續封印著了."

韓立搖了搖頭,眉頭微皺而起.

不過他煉化的灰白氣體,還不足整顆晶珠蘊含的十分之一.若是整顆晶球中能量全部煉化掉,足可以讓其法力提升一成有余,這已經是一個意外驚喜了.

但為了以防萬一,韓立並沒有打算一口氣將所有能量全部煉化,而打算花上十余天工夫,每次只煉化一點後,就鞏固一下境界.

以避免修為一次增長太快,留下其他什麼未知的後患.

畢竟這次得到的神秘能量之多,是上次的十倍之多.

韓立心中有了決定之後,當即袖子一抖,從中飛出十幾張金銀符策,一個閃動的貼在了金色光球之上,將其牢牢的封印了起來.

接著他取出了一個潔白如玉的小瓶,微微一晃,一股五色霞光噴出,將金球一卷而入././. 首.發

韓立微微一笑,將小瓶一收而起後,就將兩手往膝上一放,再次目入定.

十余日後,韓立沒有離開閣樓一步,終于將那顆晶球中能量全都煉化成了精純法力,讓修為大增.

下面的幾天中,韓立卻又開始頻繁出入幻夜城各處,並收集了一些典籍和幻夜城的特產之物.而其中的萬奴塔,他更是跑了好幾趟,最終那兩名坐鎮塔中的煉虛魔族手中,購買了一套煉制魔晶傀儡的秘術.

為此,韓立不但拿出了數件頂階魔器,更是行出一大筆讓魔尊級存也大感肉痛的天文數量魔石.

但對此韓立卻大感不虧.

此種傀儡煉制術和靈界傀儡煉制之法相比,可是截然不同的.

這些魔晶傀儡不是用神念寄附其上催動,而是用事先在傷儡中布置好的禁制和信物激發活動.如此一來,只要煉制出的傀儡本身夠強大,就算低階修士也可以輕而易舉的加以操控.並且在數量上,也沒有幻化分念多少的限制,甚至連低階魔人都可以輕而易舉的操控一支傀儡大軍.

當韓立得知這一點時,心中驚訝可想而知了.

可惜的是,世上沒有十全十美的事情.這魔晶傷儡固然令人怦然心動,但缺點也同樣不少.

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因為神念無法操控緣故,這種傀儡只能依靠核心禁制來執行一些簡單指令,無法執行太過複雜的命令.

同也就因為這點缺陷,魔晶傷儡相對人界同階傷儡來說,攻擊上比較單一,威能遜色不少的.

其次,這種傀儡驅動核心煉制非常麻煩,並且所用材料也珍稀異常,故而在成本上也絕對不是一般人能承擔起來的,越高階的魔晶傷儡,造價之高也越令人張目結舌.

讓韓立有些郁悶的是,花費這般大代價從萬奴塔換來的傷儡煉制術,只是低中階傀儡的煉制秘術.據兩名坐鎮幻夜城萬奴塔的煉虛魔族所說,高階魔晶傀儡煉制術只掌握在萬奴塔最高層幾名魔尊級長老手中,根本不會外泄分毫的.

甚至這幾種高階魔晶傀儡,萬奴塔也很少對外出售的.

這讓韓立心中又有些遺憾.

韓立並沒有多E太過在意醋此事這種高階魔晶傀儡若不形成一定數量,對如今的他來說也沒有太大幫助.他只所以花費如此高昂代價塔,只是想用以印證自只的傀儡末,看看能否融合貫通一起,讓傀儡術更進一層.

韓立又在住處閉門不出,又開始苦苦參悟起來.

在此期間,他嘗試煉制一些低階的魔晶傷儡,以印證自己領悟程度,倒也收獲不小的.

這一日,他在閣樓頂層禁制中,正嘗試催動一頭四臂的魔晶傷儡,忽然身上傳出一聲低鳴,一團白光從腰間一飛而出,一個閃動的到了面前,並幻化成一塊錦帛狀東西.

韓立一見此景,神色一動,抬手沖錦帛一點,一道青光並沒入了里面.

下一刻,錦帛淡淡銀光一閃,表面竟浮現出一排銀色小字來.

韓立目光一凝的一掃二過,神色略一沉吟,就抬手一招.

錦帛頓時再次化為白光的飛入袖筒中,而韓立立刻轉身向閣樓下走去.

閣樓一層大廳中,朱果兒手捧一本有些發黃的獸皮書,正聚精會神的看些什麼,一見韓立從樓梯上下來,立刻一驚的急忙起身見禮,並小心的問道:

"主人,可有什麼事情,需要小婢去做?"

"這幾天可有什麼人來拜訪我嗎?"韓立隨口問了一句.

"沒有!小婢最近一直守在這里,並未有那位前輩前來造訪主人的."朱果兒小心的回道.

"好,我知道了,沒有什麼事情,你繼續呆在這里吧.我要出去一趟!"韓立淡淡的點下頭,未等小丫頭再說些什麼,就大袖一擺的向大門外走去.

朱果兒眨了眨眼睛,仍然有些一頭霧水的樣子.

而韓立早已一個閃動的走出了閣樓,並不久後在街道上攔了一輛獸車,直奔城門外而去.

數個時辰後,韓立駕馭遁光的出現幻夜城外數百里外的一座隱蔽山頭上,往下方一望.

只見一片白蒙蒙薄霧將整座山頭籠罩其下,平常人根本無法看清楚霧氣下的景物.

韓立見此情形,反而神色一松的輕吐了一口氣,並且一揚手下,一道火光飛射而出,並一閃即逝的鑽入下方霧氣中.

片刻後,下方山頭中驀然傳來了一個淡淡的男子聲音:

"可是韓道友,在下這就將禁制打開,讓道友進來."

說話之人,似乎確認過了韓立身份,原本朦朦朧脆的薄霧頓時一分而開,現出一條通道來.

韓立聽了說話之人的聲音,神色一動,遁光一閃,直接化為一道青虹的沒入其中.

當眼前霧氣一模糊的消失後,韓立身形一下出現在了山頭的一塊空地上.

在不遠處的兩塊乾淨些的山石上,赫然有兩人正盤膝坐在其上.

其中一人面色淡金,一人身穿黑袍,正是隴家老祖和隴家的另外一名暉姓長老.

不過當韓立目光一掃二人時,雙目卻不禁一下微眯了起來.

隴家老祖還好,只是臉色稍白一些,並沖韓立笑了一笑,而那名暉姓長老卻面帶黑氣,形容憔悴,並且赫然少了一條手臂的樣子.

"暉道友怎麼這般模樣,難道二位在路上遭遇了什麼大敵?"韓立神色一凝的問道.

"此事說來話長了,回頭隴某再給韓兄細說此事吧.我想先問一下韓兄,此刻已經到了幻夜城之人,不會就只有韓兄一人吧."隴家老祖先苦笑了一聲,但馬上又神色一正的問道.

"隴兄既然已經動用寶物召喚過了,若是還沒有其他人來的話,那多半就是如此了.起碼,我在城中原先約定的客棧處,並未再見到其他人的."韓立眉頭一皺的回道.

"既然這樣,那就再等一會兒吧,反正也不差這片刻工夫的."隴家老祖略一遲疑後,如此的說道.

韓立聞言,點點頭,並沒有反對的意思,並也隨便找了一塊山石盤坐而下.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而過,足足過了一個時辰後,韓立忽然神色一動,並揚首往空中掃了一眼,瞳孔隱有藍芒閃動,並平靜的說了一句:

"好像真有其他道友來了,就不知來的是哪一位道友了."

隴家老祖聞言,心中微驚,同樣往高空薄霧中凝望而去.

結果片刻工夫後,空中傳來了一聲悅耳的女子聲音:

"下面是哪位道友,小妹來的遲了些,還望不要怪罪!"

聽話語聲,赫然正是那名少女模樣的葉家老祖!

隴家老祖聽到此聲音,臉上露出一絲喜色,單說一掐訣,將空中霧氣再次一分而開.

一團霞光頓時從空中直墜而下.

上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九十五章 寶花現身     下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九十七章 天音雷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