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九十八章 銀蓬再現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九十八章 銀蓬再現

"煉魔草!

"不可能!"

寶花和元魘聲音一前一後的傳來,寶花還好1縱然有些震驚,但仍站在原處未動一下.

旁邊的黑袍青年,卻在大叫之後,身形猛然一躥,整個一個模糊的在原地消失了.

韓立只覺黑光一閃,元魘聖祖就夾帶一股狂風的驀然出現在了眼前,並且一只手一漲之下,五指就鐵鉤般竟直奔淡銀靈草狠狠抓去.

整個動作行云流水,抓下之勢更是快似閃電!

此時的黑袍青年,臉孔微微扭曲,雙目通紅的盯著淡銀色靈草,眼中除了此物外,似乎再也無法容納其他東西了.

韓立臉色一沉,一只袖子猛然一拂,五色冰塊一閃的消失不見了,口中一聲怒吼,一只被鱗甲包裹的碩大拳頭,化為一股金光的向前一搗而出.

"轟"的一聲驚雷般的巨響.

金光黑氣交織之下,颶風沖天而起,滾滾氣浪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整片天空一陣驚天動地的晃動,無數細長白痕在附近虛空詭異浮現,但一扭曲後,又紛紛一閃的不見了蹤影.

在爆裂中心處,兩道人影一晃的向相反方向倒射飛出,幾個晃動後,才各在數十丈外跌蹌的重新穩住身形.

正是韓立和元魘聖祖!

二者竟在剛才一擊中平分秋色的模樣.

韓立緩緩抬起魔化臉孔,望向黑袍青年的目光冰寒刺骨,面上煞氣一閃後,厲聲喝道:

"怎麼,閣下打算動手硬槍嗎?若如此的話,韓某說不得也會奉陪一二的."

話音剛落,肩頭一側上金光一閃,竟又浮現而出一顆魔化頭顱的金影來,同時肋下波動一起,另外兩條遍布鱗甲的金色魔臂也憑空生出.

化身兩頭四臂魔神模樣的韓立,四條手臂同時一握拳下,一股比先前還要強大數倍的恐怖氣息,頓時從身上滾滾而出.

"二涅變身!你果然將涅盤聖體修煉到了高階了."遠處寶花見到此幕,臉上異色一閃而過,喃喃說了兩句.

至于元魘聖祖在遠處站定後,一見到韓立的妖異變身,臉色為之一變,目中閃過深深的忌憚之意.

不過"煉魔草"對其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了,故而元魘聖祖吸一口氣後,沖韓立大聲說道:

"人族小子,你這株煉魔草留在手中也沒有用處的,若是肯將此物雙手奉上,本座立刻扭頭就走,對你和寶花的事情,絕不再過問分毫了././. 首.發"

"煉魔草?晚輩倒是第一次聽說過此名字!兩位前輩既然認得此物,是否先給在下詳細介紹一二,然後再說其他的事情."韓立根本不管黑袍青年所問,反而冷冷的說道.

"煉魔草和那天音雷核一般,都是上界才有的天地靈藥.效用嗎,就像元魘道友所說的,只對我們聖族才有大用的.不過因為某些原因,相對妾身來說,此物元魘道友更為看重的!元魘道友以後是否能夠走出最後一步,恐怕和能否得到此靈草,是息息相關的.另外,妾身再多奉送一句,許久之前元道友就突發奇想的想用其他幾種類似靈草,來培育出真正的煉魔草來.不過至今還來

……"

"住口,寶花,你說的未免太多了!"

就在寶花不知懷有何想法,將煉魔草對元魘聖祖的重要,輕笑一聲的明點出了大半後,黑袍青年臉色變得極為難看,驀然一聲怒吼的打斷了白衣女子的言語.

寶花美眸瞥了元魘聖祖一眼,嘴角微微一翹,不再繼續說下去了.

"原來如此!"韓立若有所思起來.

"姓韓小子,既然寶花都已經說出來了,本座也不妨明言了!煉魔草我是勢在必得的.若是不肯,本座拼著主元神不要了,也要將你永遠留下來."黑袍青年面容隱現猙獰,似乎真下了決心.

"既然對我沒有用處,我倒也沒有一定要留在手中意思,但是前輩想要就這般輕易的拿走,不覺太兒戲了嗎?"韓立心念一轉後,不動聲色的回道.

"只要肯將連魔草交給我,任何事情都好說的.本座雖然是魔界聖祖,但自問身上不少寶物,對你們人族修士也絕對是夢寐以求的."黑袍青年一聽韓立口中松動之意,頓時大喜起來.

在見過韓立的二涅變身後,他自問再沒有擒下對方的絲毫把握,自然樂的用溫和手段得到銀色靈草了.

"嘿嘿,煉魔草的事情,還是等一平再說吧.我和寶花前輩間的交易還未完成呢."韓立嘿嘿一笑,不置可否的回道.

"也好.

本座就先等韓道友先處理完其他事情."元魘聖祖略一猶豫後,也溉點點頭的一口答應下來.



"寶花前輩,剛才我拿出這般多靈藥,你都沒有看中的口如今晚輩身上真沒有幾種可以拿出手的東西了,下面還沒有看中之物的話,這可怨不得晚輩了."韓立目光一掃白衣女子,沉聲的說道.

"你先將其他靈藥拿出來吧,等真一無所獲的時候,再談其他的也不遲."寶花黛眉一挑,輕描淡寫的模樣.

韓立哼了一聲,也不再廢話的袖子一抖,一團藍光閃動後,一只淡藍色玉瓶憑空出現了.

將手中小瓶往身前虛空中一拋,十指連彈之下,一連串法決激堊射而出,一閃即逝的沒入瓶中.

玉瓶一顫,瓶口霞光一個翻卷,"砰"的一聲後,一股濃郁的水靈氣一散而開,竟從中噴出一股乳白色靈泉來.

此靈泉不過碗口粗細,但是中心泉水一分之下,里面現出一枚拳頭大小銀色蓮蓬和一截小孩兒手臂粗細的銀藕來.

蓮蓬緊靠一根纖細枝莖牢牢的生在銀藕上方,表面銀光燦燦,光滑異常,在泉水上方徐徐搖動之下,竟給人一種一塵不染的空靈之感.

韓立將這兩種靈物從瓶中一放而出後,目光再一掃對面的白衣女子.

這位寶花聖祖臉上,從容之色早不見了蹤影,凝望著銀色蓮蓬一對星辰般美眸,更是不加掩飾其中的狂喜之意.

雖然白衣女子沒有說什麼,但韓立目睹此景,自然心中有數了.

他心中一動後,目光一瞥的掃了另一邊的元魘聖祖一眼.

這位元魘聖祖雖然同樣望著銀色蓮蓬和銀藕,但是神色略帶狐疑之色,顯然不認得二者的來曆.

韓立心中飛快一思量後後,就輕吐一口氣的沖寶花說道:

"看來這件東西,就是前輩想要之物了.可否介紹一下其名稱和來曆,以解在下心頭的許久之惑."

"既然你連名字都不知道,又何必多問什麼.我的猜測果然沒有錯,你身上果然有我想要的東西.不過看你樣子,似乎不打算就這般交給妾身了."寶花纖手一拂青絲,終于將目光從銀色蓮蓬上移開,並沖韓立淡淡的說道.

"若是一開始拿出來的那些靈藥也就算了.但我後面得到的這幾種靈藥,每一個都應該是從仙界流傳出的靈藥.在下雖然不知道它們的來曆,但絕對都是靈界和魔界中獨一無二的存在.若是換了前輩,會就這般輕易的交出來嗎?況且韓某一開始,只是說取出靈藥給前輩看看,可並沒有答應過,就這般直接交出來的."韓立沒有直接回答什麼,反而平靜的說了兩句.

"異地相處的話,妾身也會謀求更大好處的.好吧,你想提什麼條件,盡管可以說上一說了.我身上有早年從靈界一些老家伙手中換取的寶物和功法口訣,甚至一些真靈精血和對合體修士有大用的丹藥,在下手中也有那麼幾種.要不是你我所修功法不同,就是你要我當年進階大乘的一些經驗和體會,我也不是不能傳授給你的."寶花聞言沒有感到意外,反而微微一笑的說道,一副胸有成竹的神色.

"真靈精血!"對于其他東西,韓立並沒有太放進心中,但一聽到此物時,心中頓時為之一動.

"不錯,我昔日曾經和一些真靈打過交道,手中倒有那麼一些真靈精血的.我看你的涅盤之體,也是依靠激發數種真靈血脈才能得以強行變身的.這些真血應該對你用處不小的."白衣女子嫣然一笑的說道.

"我的確需要真靈精血,但也不是什麼真血都對我有用的前輩不妨先告訴一下擁有哪些真靈精血吧口晚輩先聽聽再說……"韓立臉色變化了一下,但很快就平靜下來的說道.

"也好.我手中的真血有烏鳳,六翅骨鳩……"白衣女子一口氣說出了六種來,竟都是一些罕有聽聞的真靈.

韓立聽完之後,臉上一絲訝色閃過,但毫不猶豫的拒絕道:

"若是這幾種的話,恐怕對我無用的.前輩手中可還有其他的真靈精血?"

"我這里倒還有一些彩鳳的精血,但你已經擁有了,想來也不會再要了.其他的嗎,早年都被我用掉了,倒是沒有再多余的了.要不道友看看我手中的一些丹藥,是否合用?"寶花聖祖臉上微笑終于為之一凝片刻,緩緩的搖搖頭.

"不用了.在下這次冒險進入魔界,就是為了此地的兩樣東西而來.前輩只要讓我如願了,韓某就絕無二話的將靈藥雙手奉上!"

上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九十七章 天音雷核     下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九十九章 太虛妙靈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