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一百零六章 脫身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一百零六章 脫身

接著韓立雙手往後一背,人就靜靜的在空中等候起來.(/.yd/. 更新本書最新章節)

幾個呼吸的工夫,遠處天邊光點一閃,似乎有遁光出現.

韓立雙目一眯後,數十丈外的地方,兩處波動一起,一團粉紅光霞和一團黑氣同時無聲的顯現而出.

在粉紅光黴中,一顆巨大花樹虛影一閃即逝,宴花和黑鱷現出身形來.

而那團黑氣滴溜溜一凝後,也幻化成一名臉色冰冷的黑袍青年,正是元魘聖祖.

他們一在韓立面前出現,就一言不發的上下打量起韓立來.

半晌後,寶花面現一絲異色,並輕笑的一聲的開口了

"道友出來的如此之晚,妾身還真有些擔心的.但現在看道友氣色如此之佳,在洗靈池中應該真得到了不小的好處.如此的話,我也安心了."

"寶花前輩擔心的不是晚輩,是晚輩手中的靈藥吧."韓立微微一笑,從容的回道.

"這有什麼區別嗎?若是你真困在洗靈池中無法出來,靈藥自然是提也不用提的事情了."寶花嫣然一笑,毫不在意的回道.

"前輩倒是實話實說!"韓立不禁苦笑一聲.

"廢話少說了!人族小子,你現在既然從里面出來了,也該將靈藥交出來了若想反悔的話,可別怪本座直接動手硬龘槍龘了.'黑袍青年卻盯著韓立’雙目凶光閃動的說道.

"二位放心,晚輩不會毀諾的!"韓立嘴角微微一翹,忽然手掌一翻轉,多出了兩只玉盒來,手腕一抖,向對面二魔毫不猶豫的一拋而去.

無論面帶笑容的寶花,還是一臉厲色的元魘聖祖,一見此幕,均都心中大跳!

幾乎是下意識的,一個袖子一卷而出,一個大手虛空一抓.

兩只玉盒一個閃動後,就各自穩穩的落在了二者手中.

黑袍青年再也無法掩飾臉上的興奮,甚至顧不上打開盒蓋,就用神念往盒中一掃.片刻後,面上換上了狂喜的表情:"

哈哈,果然是煉魔草不假!本座躲在絕地苦苦培育此草數萬年未果,沒想到在這里卻得到了真正的成品……咦,不對,你在上面留下的是什麼?"

元魘聖方心花怒放的大笑幾聲,忽然間笑聲嘎然一停,換上的驚怒之極的表情.

這時,寶花也用神念察看完了另外一只玉盒中的靈草,臉上笑意也一下消失的無影無蹤,冰寒刺骨的說道:

"韓道友,你這是什麼意思.你難道以為在靈藥上做這點小動作,能瞞過妾身?"

這二人望向韓立的目光,一下都大為不善起來.

"兩位前輩無須動怒.在下先問一下,盒中靈藥可否有誤?"韓立絲毫懼意沒有,反而不慌不忙的問了一句.

"口亨,靈藥倒是真的.,但不要說你沒有在上面動手腳."黑袍青年雙目直瞪著韓立,厲聲喝道.

"靈藥不假,妾身同樣需要一個解釋.否則,道友恐怕無法離開此島的."寶花也陰沉的說道.

"既然東西不假,在下又親自將它們交給二位前輩手中,也算是完成了當初的承諾!"韓立不動聲色的繼續說道.

"就算是,哪又怎樣!人族小子,你不會以為做一些言語聲的游戲,就真能蒙混過關!"元魘聖祖怒極反笑起來,猛然一個大步向前邁出,頓時身軀上黑氣一卷而出,一股驚天煞氣沖天而起.

附近大片虛空,都為之模糊和嗡嗡作響起來

這位魔族始祖暴怒之下,竟一言不合就要大大出手的意思.

"前輩誤會了!在下留在靈藥上的並不是什麼複雜禁制,只是兩縷臨時分念而已,不用多久,這兩縷分念就會自行的消散,對靈藥沒有損害的."韓立擺擺手,十分鎮定的說道.

"臨時分念!你的意思晨"寶花將玉盒中靈藥又探查了數遍後,終于確定了韓立所言不假,神色一動的問道.

"在下沒有其他意思.晚輩可不敢真拿自己性命,賭二位在得到靈藥後,真會放在下安然離去的.所以只有在兩株靈藥上各寄放一縷分念.只要在下能夠安然的離開雷海,靈藥自然毫發無損的.若二位前輩有何異動的話,說不得這兩縷分念一感應到,就會立刻自爆開來.靈藥是否還能安然存在,則只有看天意了."韓立雙目精光閃動,一字字的說道.

"你敢要脅本座!"未等寶花回複什麼,元魘卻一下暴跳如雷了.

"不敢,晚輩也只是想暫時自保而已.在下離開雷海的時候,分念就會立刻消的.二位也不必擔心,在下離開後仍會引爆分念傷害靈藥.畢竟如此做的後果,只會真和兩位前輩結下生死大仇的,對在下一路追殺到底的.晚輩不會做如此蠢事的."韓立神色不變的說道.

"口亨,你真以區區的分念自爆,就可以摧毀玉盒中的靈藥嗎?這靈藥是天地奇物,就是飛劍飛刀也難傷分毫的."寶花聽完韓立之言,美眸中奇光一閃,冷哼了一聲,說道.

"是否真能毀掉,我賭二位都不敢真嘗試一二.況且,寶花前輩真以為我所留的臨時分念,只是普通神念嗎?"韓立輕笑一聲,大有深意的言道.

這話,終手讓寶花和元魘聖祖臉色再次一變起來.

"好,很好.本座這數萬年來,還是首次在其他人面前,手腳處處被縛的.滾吧.你若真敢在事後損傷煉魔花丁點,本座絕對讓你知道什麼叫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有些出乎韓立預杵,看似憤怒異常的黑袍青年,竟頃刻間就恢複了鎮定表情,將手中玉盒一收後,就冷冷的說道,仿佛先前暴怒從未曾存在過一般.

"這老魔還真會演戲……".

韓立心中一凝,但是臉上卻絲毫不**下頭後,又向寶花問道:

"寶花前輩,你……,……"

"不用再說什麼了,妾身也答應了.就像你所說的,哪怕只有一絲損傷靈藥的可能,我也不會冒險的.你可以離開了,但是若是離開雷海後,靈藥上的分念還沒有消失的話,可就別怪我翻臉無情了."寶花沉吟了一會兒後,也面無表情的點下頭.

"多謝二位,那韓某就先走一步了."韓立雙目一眯,沖對面一抱拳後,一跺足,竟真化為一道青虹的破空而走.

幾個閃動後,遁光就消失在了天邊處.

轉眼間,此地就只剩下了孤零霽的三魔了.

"寶花大人,要不要小的跟下去."原先一直站在寶花後面的黑鱷,忍不住的上前一步,謹慎的沖白衣女子詢問道.

"不用.此人神識之強,幾乎不在我和元魘道友之下.你這點區區的隱匿之術,絕瞞不過他的."寶花搖搖頭,淡淡的說道.

"怎麼,你什麼時候變得這般膽小了!"黑袍青年聞言,一翻白眼的說了一句.

"元魘道友膽子自是不小若真敢跟平去.妾身自會欽佩萬分的."白衣女子弊了元魘聖祖一眼,沒有表情的回道.

"口亨,老夫最得力的手下不在身邊,否則,怎可能這般輕易的放這人族小子離開."黑袍青年臉色一沉,有些咬牙切齒的說道.

"你說道影刹吧.若是她真在此地的話,你就真敢冒險一試了."寶花眸光一閃,面上隱約有一絲譏諷之色閃過.

"你說的對.我多半還是不敢讓其出手的.煉魔草對我太重要了,我不會一絲風險的."黑袍青年面上肌肉微微抽搐一下後,苦笑了起來.

"我也是同樣.此人算准你我的弱點,才會讓你我束手束腳的."寶花回道.

"讓這姓韓小子跑掉倒沒什麼,但是他留在靈藥上的神念,真沒有什麼問題吧."黑袍青年先點點頭,忽然又有些狐疑的說道.

"你看出些什麼異樣的地方了?"寶花眨了眨眼睛,反問了一句.

"這倒是沒有.若是看出了,也不會讓這小子這般離開了."元魘猶豫一下後,老實的回道.

"我也差不多,同樣沒有看出靈藥上的這一縷分念,有何特殊的地方.以你我的眼力都未看出問題來,想來真絕對不會有問題了.我們等下去吧!"寶花歎了一口氣,緩緩的說道.

"你若是動用神通,現在就驅除靈藥上分念話,能有幾分把握?"元魘卻似乎還有些不甘心,驀然又問了一句.

"我法力未複,若真只是普通分念話,大概有六成在其自爆前得手."寶花絲毫不覺意外,輕聲的回道.

"六成,的確低了點.我倒是有八成以上把握,但還是不敢出冒險的."元魘面上異色一閃,無奈的回道.

寶花輕笑幾下,正想再說些什麼時,忽然間二魔耳中同時響起了一個嗡嗡的蒼老聲音:

"口亨,既然你們二人都不敢出手,那就讓我代勞一二吧.這小子身上的其他靈藥,岩夫就不客氣的全收下了."

"這個聲音……"

"涅盤,是涅盤那老家伙到了!"

寶花和元魘聖祖一聽傳音,同時大驚的失聲出口.(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一百零五章 雙瓶     下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一百零七章 再見偽仙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