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一百零七章 再見偽仙露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一百零七章 再見偽仙露

但下一刻,那蒼老聲音就一下在二人耳中嘎然而止,再無絲毫聲響傳來了.

"我早該想到了,這老家伙一知道此地出事了,怎可能不過來壽上一眼的."元魘聖祖臉seyīn晴不定的喃喃了一句.

"涅棠已經元氣大傷的沉睡了嗎!這樣的話,來的應該只是他金銀銅三大化身了,就不知是其中的哪一具,來了多久了."寶花聖祖卻很快恢複了鎮定,並若有所思的說道.

"不管是哪一具化身,都沒什麼區別.他也應該剛到沒多久,否則無法瞞過你我耳目的.不過我關心的是,那人族小子被攔下的話,會不會以為是我們做的手腳,而引爆靈藥上的神念."元魘有些遲疑的問了一句.

"只要我們不追過去,他應該不會做此糊塗事情的口不過若是他真有隕落的危險,這倒不好說了.畢竟連xing命都保不住了,做出任何瘋狂事情都不奇怪的."寶花眸光閃動,緩緩的回道.

"那小子也不是省油的燈,只是涅磐一具化身的話,無法將其逼到那種地步.況且就算他不敵的話,想要脫身逃走是綽綽有余的."元魘長吐了一口氣,輕松了幾分.

"這個可不好說.你大概忘了,涅棠是我們當初三大始祖中,對靈界最為仇視之人.當年他大道未成之時,其伴侶就是在一次聖祭中,隕落在靈界一名大乘老怪物手中的."寶花卻搖搖頭的言道.

"這一點,我自然知道.但他本體現在沉睡,除非三大化身聚在一起,否則還能真拿那人族小子怎麼樣?"這一次,元魘不lu出了不以為然的表情.

"看來到現在,你還不知道那件事情的,涅柴倒是隱瞞的夠久!"寶花望了黑袍青年一眼,面上忽然閃過一絲古怪的說道.

"你指的是什麼事情?"元魘臉se一變,yīn沉的問了一句.

"當年我和涅柴曾經聯手滅殺過一名跨界而來的異族大乘,從他身上著實得到了不少寶物.其中有兩滴稀釋過的參天造化lu,不過效力比先前靈王手中的那滴要強大的多,藥效大概只有那真正仙lu的三分之一吧.我和他平分了此物.我的那一滴,早在許多年前就用掉了.而涅梁手中的那滴,在我離開聖界時都一直好好保存著,現在多半還留在手中的."寶花悠悠的說道.

"有正品三分之一效力的偽造化lu!"元魘大駭起來,還有些不太相信的樣子.

"不錯,擁有這般濃度的偽造化lu,你應該知道涅棠會用什麼辦法留下姓韓小子了吧."寶花淡淡的說道.

"你說涅柴會喚醒那東西tuǐ倒是真有可能.雖然他可能沒見過人族小子出手,但能在你我面前仍安然進入洗靈池中,也足以讓他不敢小看分毫了."元魘眼珠轉動了兩下,表情變得難看起來.

"你我都很清楚,我們聖界之所以沒有毀掉苦靈島,除了先前對韓小子說的那些理由,最大原因還是顧忌那東西的存在.而要喚醒這具強大的偽仙保,也只有幾種傳聞中的寶物才能辦到.而這參天造化lu正是其中最有效的東西之一.一滴三分之一效力的偽造化lu,已經足夠讓它出手兩次綽綽有余了."寶花輕聲的說道.

"兩次?那東西在此區域可不受天地元氣的壓制,人族小子要是大意的沒有jī發玄天之寶護身,一次出手就足以滅殺他綽綽有余了."黑袍青年有些大急起來.

"怎麼,你很擔心?"寶花美眸轉動幾下,嫣然一笑的問了一句.

"哼,你就不擔心靈藥了.萬一那小子在臨死前引爆分念,怎麼辦?"元魘哼了一聲,沒好氣的說道.

"若是那東西真被喚醒了.你認為姓韓小,子還有時間爆靈藥上分念嗎.就算真有那麼一點時間,也多半用在考慮如何保命了.我等只要不出現在附近,他根本無暇顧及我等手中的靈藥.若是他動用了玄天之寶保住了小,命,自然更不會再jī怒我們了.我們只要在這里靜等下去就可以了."寶花十分自信的言道.

嗯,這話也有些道理!"黑袍青年想了一想,點了點頭,神se也放緩了下來,

韓立在雷海中向前飛快飛遁著,不但身軀四周有七十二口青se飛劍盤旋飛舞,體表更是金弧繚繞不定,而頭頂上空更有兩座小山緊隨懸浮在高處,將大半電弧都硬生生的接了下來...

雖然此刻只有他一人闖這雷海,但前進速度卻似乎比進來之時更快了近倍有余,只是幾個閃動,就遁出了極遠.

這自默貴因為,韓立在和隴家老祖革人進來肝興隱藏了大半實力,未動用真正神通的緣故.

而且在洗靈池洗髓易經之後,單以肉冇身的強橫,他也足以硬挨萬雷之擊一時半刻了.

不知過了多久後,遁光中的韓立,忽然神se一動,面上現出了一絲喜se來.

前邊不遠處,隱約就是雷海邊緣處了.

韓立深吸一口氣一提體冇內法力,就要從雷海中一口氣的飛遁而出,就在這時高空連綿不絕的轟鳴聲忽然嘎然一止,正劈下的雷弧也一凝之後竟不可思議的紛紛往高空中一卷而回.

頃刻間,落下電弧全都消失不見,而高空盡是一片銀白雷光,刺目電光閃的人雙目都無法睜開,同時一股可怖氣息也從中一散發而出.

正在飛遁的韓立,臉se一變,遁光一斂之下,在低空一下現出了身形,並凝重的向高空銀光一望而去.

此刻他雙目微眯,瞳孔中隱有藍芒閃動.

雷海上空的異樣並未持續太久,幾個呼吸間的工夫,銀白電光為之消失,現出了一座巨山般的龐然大物來.

體表一片金光燦燦之se,並且有一道道閃亮銀弧纏繞全身,正是那只黃金螃蟹!

而讓韓立心中大凝的是,在黃金螃蟹的一只巨鱉上,站著一名身穿金se長袍的中年人.

這中年人肌膚也是淡金之se,雙目翠綠yu滴,但眼眶深陷,給人一種異常yīn沉的感覺.

韓立神念往這中年身上一掃後,竟然無法探測出對方真正的修為,心中更是一下提高了幾分小心.

對方不是修為遠超自己,就是修煉有特殊功法或有異寶遮蔽修為,無論哪一種情形,對他來說都絕不是什麼好消息.

更何況,眼前雷海忽然詭異的消失,黃金蟹一下現身而出,讓韓立心中更是暗自嘀咕不停.

不過,他先前已經面對過寶花和元魘兩大始祖過了,故而倒也並沒有太大的畏懼之心,也只是在下方一言不發的盯著那名錦袍中年人.

"你是靈界人?"金袍人冷冷的問了一句.

"不過,閣下是?"韓立心念略微一轉,但口中卻鎮定的回道.

"靈界之人全都該死,你也不會例外!"金袍人一聽韓立之言,目中驟然獰se閃過,同時口中冰冷的說道.

"閣下這話是什麼意恩?"韓立眉頭一皺,反問一句.

但金袍中年人卻似乎懶得再和韓立說什麼,忽然單手一翻轉,一個金se小瓶出現在了手中,並一把抓住的瓶口向下一個倒轉.

下一刻,一滴綠se液體從中一落而出,一閃即逝的沒入到黃金蟹的巨暨之中.

"參天造化lu!"韓立一見此幕,瞳孔驟然一縮,情不自禁的叫出聲來.

"哼,你也知道此物!"金袍中年人略有些意外,冷冷的說了一句.

韓立卻一臉的yīn晴不定之se.

就在這時,原本動也不動的黃金巨蟹,忽然間身上電弧為之一隱,同時體表無數閃亮金文狂湧而出,瞬間就遍布了龐大身軀各處.前端的一對巨大眼珠,也在一個翻轉的緩緩睜開了,竟也是一片赤金之se.

"涅棠,又是你把我喚醒的.這一次,你供奉的東西不錯.按照規定,我可以為幫助供奉者的."黃金螃蟹巨口微微一動,整個虛空到處就回響著嗡嗡的轟鳴聲.

這黃金螃蟹竟然靈xing十足,仿佛具有自己的靈智一般.

韓立見此情形,心中大吃一驚,心念飛快轉動不已起來.

"殺了這靈界小子!"金袍中年人卻毫不遲疑,用手指一點韓立,厲聲的說道.

"好,但不管有沒有成功,以你供奉的仙lu效力,我只能全力出手兩次.你可確定?"黃金蟹不緊不慢的回了一句,巨大眼珠就一下盯在了韓立身上.

讓他不禁有一種毛骨悚然的冰寒感覺!

"哈哈,以你實力,兩次足以滅殺一名普通大乘了口你出手吧."金袍中年人狂笑一聲,毫不猶豫的一口答應下來.

"好,本仙出手了."黃金蟹一聲低喝,一只巨鱉一抬之下,竟憑空幻化成一只百余丈長的金se剪刀,一個閃動的直奔韓立一剪而下.

韓立只覺兩側虛空金光一亮,金剪鋒利刃口就絲毫征兆沒有的出現在了身軀兩側,並向中間狠狠的一合而下.(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一百零六章 脫身     下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一百零八章 聖蟹之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