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一百一十四章 藍瀑湖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一百一十四章 藍瀑湖

巨花一個晃動下,竟一閃的在虛空那不見了蹤影.

下一刻,老嫗消失縫隙處

ō動一起,巨花虛影一閃即逝的沒入了其中.

"轟隆隆"的一聲巨響!,

空間裂縫一陣顫抖,里面竟一下火山爆發般的噴出大片粉紅光霞.

霞光中還夾帶著一名跌蹌的紅se人影,正是老嫗鶴顏.

她身形在光霞中滴溜溜的轉動數圈,竟一副身不由主的樣子.

不光如此,在粉光狂噴後,空間裂縫也狂閃幾下的崩潰而開.

那一朵粉紅巨花看似不起眼,但威能之大竟可直接破碎虛空!

老嫗驚一聲低吼,手中拐杖猛然四周閃電般的各自劈出一下,四道巨大杖影一閃而過後,四股黃冇se颶風沖天而起,將四周粉紅光霞一沖而開,其身形終于再次的穩定了下來.

但這時的鶴顏,臉上滿是驚怒之極的表情,望向寶花的目光更是隱隱流lu出一絲懼意來,心中不由自主的思量道:"這就是玄天靈域,在其籠罩下,竟根本無法借助任何外界的天地元氣,只能用本身法力硬抗先前的攻擊.如此一來,身為大乘存在的他們,一身神通幾乎直接去掉了七八成之多!怪不得連法力神通都遠勝她的天泣,一認出寶花施展的神通後,想都不想的立刻逃之天天了."

,一想到自己這位師兄,老嫗也顧不得心中驚懼,急忙一扭首,向另一邊望去.

只見遠處接近粉紅世界的邊緣處,天泣竟不知何時的被無數朵巨花虛影攔了下來,所化血光驚龍般的在中間左沖右撞,所過之處花影紛紛一斬而碎.

但附近虛空中卻立刻現出更多的粉紅虛影,一層又一層的蜂擁而至.

以血光勢若破竹的氣勢,只是幾個閃動就又接連擊破十幾層阻擋,眼看就要一口氣的沖了出去花界.

但這時,在玄天花界中心處穩穩不動的寶花,卻淡淡一笑,單手輕輕一掐訣.,

另一只手掌上托著的粉紅花樹一下通體霞光大放,無數粉紅符文從中狂湧而出,並瘋狂般的圍著寶花旋轉起來.

紅衣老嫗只覺四周虛空一模糊景se驀然一變,竟一下詭異的身處了花界另一處地方.

"大挪移之術!"

老嫗一聲驚呼,急忙再向四周一掃而去.

只見原本應該在邊緣處的血光此刻一下出現在三十丈遠的地方,再次被層層的巨花虛影圍在了中間.#百度搜()閱讀本書最新手打章節#

老嫗猶豫一下,還未想好是否要出手相助一下時,她附近想虛空

ō動一起,也浮現出無數粉紅花影來,同樣密密麻麻的蜂擁而來.

老嫗臉se一白,但馬上一咬牙下,將手中拐杖一拋而出一下幻化出一頭丈許大的白鵝,眼冒金光,雙翅閃動.

"嗤嗤"的破空聲大起!

白鶴附近密密麻麻的風刃一下浮現而出向四面八方驟然jī冇射而去.

而老嫗則兩手一掐訣,然後一拍頭顱,天靈蓋一打而開,從中一股黃氣一沖而出.

黃氣一個翻滾,從中傳出一聲厲嘯,竟幻化成一個閣樓大小的鬼臉來.

鬼臉半邊是妖豔之極的美女面容半邊卻是青面獠牙的猙獰模樣,而厲嘯一停後,一張口,噴出一股魔風來.

這魔風方一出口,附近虛空立刻飛沙走石,變得灰mengmeng一片,並向四周滾滾狂卷而去,大有要在這花界中也要自成一方天地之意.

另一邊的天泣,在知道自己想要輕松遁本不太可能後,也將血光一收搖身一晃下,幻化出一頭通體血紅的魔獅虛影,百余丈高大,滾滾血氣從身上狂湧而出,也一下形成了大片血se霧海,向四周花影席卷而去.

一時間,這二魔竟然在花界中大有反客為主之意!

寶花看到此幕,黛眉微微一皺,不覺輕歎了一口氣,並最終將手中花樹輕輕的抖了一抖.

刹那間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原本占據枝頭的上百朵粉紅巨花,同時一閃的從樹上輕飄飄落下.

"去"

寶花一只香袖沖這些粉紅花朵一卷而出,同時口中jiāo叱一聲.

下一刻"噗噗"聲傳來,粉紅花朵往高空一飛之後,竟紛紛幻化成了一團團魔焰並瞬間融合一體,化為了一片粉紅火海.

火海一開始不過畝許大小,但附近虛空浮現而出的花影一接觸,竟也化為了粉紅魔焰,並向四面八方瘋狂蔓延而去.

不過幾個呼吸間工夫,整個花界上空竟全都化為了魔焰之海,然後在在寶花下面口念念有詞的一點後,整片火海一聲呼嘯,就向下面二魔氣勢洶洶的一壓而去.

天泣鶴顏見此情形,同時臉se大變,心有靈犀的互望一眼後,竟從懷中各自取出一枚血紅se丹藥服下.

二者身上氣息一下為之大漲烈弊拼命催動窟功起來.

可憐二魔也算是魔界最頂階的大乘存在,但在花界中根本無法借助天地元氣之力,只能硬著頭皮的服下jī發潛力的丹藥來硬抗那粉紅魔焰了.

片刻間,高空滾滾卷來的魔焰,就將二魔徹底淹沒進了其中,整片玄天花界都成了火海世界!

這時,那株粉紅花樹則變得光禿禿起來,並且體積明顯比先前縮小了五分之一之多.

而寶花自己卻在口中法決嘎然一停的瞬間,玉容竟一下紅白交錯的連變數次.

隨後此女神se一下變得有些難看了,苦笑一聲後,也從袖中取出一枚白se丹藥,並吞進了腹中.

這位魔族始祖當場盤膝坐下,將手中花樹往懷中一抱,在體表幻化成一層層琉璃般的晶光,雙目一閉,開始凝神催動去此寶起來.

她深知以天泣鶴顏這兩位老牌聖祖的恐怖修為,就算沒有天地元氣相助,要想將他們用魔焰硬生生煉化,仍是一件困難之極的事情,不得不做長期圍困的打算.

就這般,時間一點點的過去,轉眼間就過了數日.

而當到了第七日的時候,原本充斥著粉紅魔焰的花界忽然間一顫,竟呈現不穩的模樣.

滾滾粉紅魔焰中,立刻兩聲長嘯傳來,一團黑紅se的火球和一團血光竟從中jī冇射而出,並抓出那花界刹那間的lu出的一絲縫隙,以不可思議的遁速,一個閃動的洞穿界面而出,並毫不停留的向天邊逃遁而走.

"賤婢!原來你並沒有恢複大乘修為,下一次見面之時,一定就是你的死期!"遠去火球中隱約有一個數寸高的女嬰,並淒厲之極的大叫道.

幾個閃動後,火球和血光就在天邊盡頭處徹底的不見了蹤影.

一聲長長的歎息!

寶花一臉惋惜之se的睜開了美目.

不見其有何舉動,但化解中的滾滾魔焰卻一下自行的收斂縮小起來,轉眼間就重新凝聚成十幾朵粉紅巨花,再次向花樹上一飄而去,就穩穩的重新生長在了上面.

幾乎同一時間,整座玄天靈域也在"砰"的一聲後,徹底的崩潰瓦解,化為了點點靈光的憑空消失了.

寶花手中花樹也一瞬間的縮小起來,並最終化為一顆粉紅光球,被其檀口一張的吸進了腹中!

"竟然功虧一簣了!雖然將這二人的肉冇身都煉化成了飛灰,但以他們神通,不過數百年就可修回原來的實力,看來以後還要和他們多打幾次交道的."寶花低聲自語了兩句,jiāo軀一動,就要直身站了起來.

但馬上,白衣女子面se一層殷紅一閃即逝,jiāo軀一個晃動,竟差點沒有站立起來.

寶花並急忙將神念往體冇內一掃而去,結果玉容一下變得難看之極了.

"這下麻煩大了.這一次可真是殺敵一千自傷八百了.

我才剛有些七se的傷勢,竟然馬上惡化到了如此地步.現在即使有那靈藥在手沒有二三百年年時間,也不可能恢複原先神通了.可惜我的玄天靈域才剛修成了一點皮毛,否則若真能擊殺了這兩個對頭,這點損失倒也不算什麼了.還是回到靈界,先好好靜養吧."寶花又無奈的輕歎一聲,袖子一抖後,粉紅霞光一卷大放後,人就一下在原處憑空不見了.

一座不高的灰白se山丘頂部,韓立正站在那里,雙手倒背的向遠處眺望著.

在其所望數里外的方向,赫然有一座一眼無法望到邊際的巨型湖泊.

此湖水面碧藍之極,並且湖面隱約可見一些淡白se的小魚游來游去,一副生機盎然的樣子.

"果然不愧為藍瀑湖之名,此湖的確和魔界的其他河湖大不一樣的."韓立終于將目光一收而回,並輕聲的自語了一句.

在他身後不遠處,一名白淨青年淡然的站在那里.旁邊還有一個睜大雙目的秀美少女,卻是那朱果兒了.

此刻這位來自小靈天的小丫頭,在親眼目睹韓立和一干高階魔族的數次大戰後,自然對韓立身冇份再無任何懷疑.

而她此刻眼珠滴溜溜轉動的樣子,明顯比以前活潑了許多,並忍不住的開口說道:"韓前輩,我們來之前不是打聽過,這藍瀑湖可是有魔族聖祖親自坐著的,我們來這里真的合適嗎?"

"嗯,你說的是藍瀑聖祖.此魔能獨霸藍瀑湖如此多年,可見神通的確不小的.但是血牙米我是勢在必得的,哪怕冒些風險,也要前往這一趟的.而且據我所知,那藍瀑聖祖已經多隱居多年,並不一定現在就在湖內,現在明面上坐鎮藍瀑湖的,只是其一具化身和兩名弟子而已."韓立聞言,微微一小笑的回道.(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一百一十三章 玄天聖樹     下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一百一十五章 入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