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一百一十九章 廣源齋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一百一十九章 廣源齋

"我通過一些特殊渠道,查了一些有關我們私礦附近的地脈圖,發現離私礦不遠的地方,就是城主府所有的一處礦脈.{/\.\. 手,打\吧.首.發}據說還是一處具有極品脈象潛力的礦脈,連城主府的人都一直沒舍得開采,一直留到現在的."無憂緩緩的說道.

"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我們發現的那些珍稀礦石其實是城主府的."魔族青年一下駭然起來,但還有幾分不太相信的樣子.

"不錯.我仔細想過了,以我們偷采的私礦,頂多算是和中品礦脈沾上些邊,就算撐破天了,也不可能出現如此多天文數字的極品礦石來.多半是開采過程中偏離了原先的礦脈走向,誤挖到了城主府的極品礦脈上了.這種數條礦脈互相交融以處的地方,以前也並不是沒有發生過的.只是我們運氣不錯,一直偷偷開采如此長時間,還未被城主府的守衛發現而已."無憂凝重的徐徐說道.

這一次,連其他魔族男女也人人變色起來.

毫無疑問,以藍瀑湖聖祖為靠山的城主府,是整個藍瀑湖最大的勢力,其他大小勢力哪怕背後也有一些考愛好n,但絕不敢明面上對抗城主府了.

他們這一干不過煉虛化神等階的存在,去觸怒這等原本需要仰望的勢力,下場可想而知了.

頓時連那名清秀面孔的魔族女子,臉上也再無任何不舍的表情,反而一下變得惶恐起來.

"所以,你們也不要心存什麼僥幸之心了.這一次.能保住小命的離開藍瀑湖,就已經算是最好的結果了.而這批礦石,我之所以只找外地人,並且以如此低的價格出手,也是基于此點的.賣掉礦石的這一大筆天文數字的魔石,說不定還能成為我們最後保命的最後手段.當然若是我們真能順利的脫身逃掉,這筆魔石自然會分給大家的."無憂似乎早就思量好了一切,並一一的說了出來.

聽到無憂最後這句話.其他魔族總算臉色恢複了一些,自然紛紛的稱是不已.

至于明天交易的事情.這些人倒是沒有什麼太擔心的.

畢竟此交易見不得人,而交易地點又不是在荒郊野外進行,雙方都不可能動其他主意的.否則萬一招來其他勢,只能一起倒大黴了.

但即使這樣,無憂還是准備了一些萬一段.並仔細的一一吩咐了下去,讓手下一一照做去.

其他人自然不會有何不同意見,當即紛紛的答應下來,然後分成幾波的陸續離開了的大廳.

……

這時,韓立乘坐一輛獸車,直奔東邊城門飛馳而去.

數個時辰後.獸車就駛出了城門,並沿著一條碎石路奔跑了許久後,最後到了靠近岸邊的一片蔥綠密林處.

車子一停,韓立當即一飄的從車中而下.並往密林看了一眼.

在密林邊緣處,一條蜿蜒小路若隱若現的直通深處的幽靜之地.

韓立目光一動,一下落在了小路旁邊的一顆蒼天大樹上.

在這顆大樹主干上,赫然釘著一塊不起眼的黃色木牌,上面用淡黑色筆墨,書寫著三個秀氣異常的古文!

"廣源齋"

韓立低聲念出了木牌上的古文,就帶著一絲淡笑的大步向密林中小路走了過去.

走進密林不過三四十丈遠,拐了幾個彎後.原先的入口就不見了蹤影.

而就在這時,小路前方卻忽然多出了一名身材高大的灰袍老者.

臉色火紅.雙目細長!

他捧著一本銀色封皮的古書,靠在前方路邊的一顆大樹上.搖頭晃腦的看到津津有味.

韓立目光在老者身上只是微微一掃,發現不過是一名化神修士或,眉頭皺了一皺,就繼續向前走去.

當他經過老者身邊之時,只是將煉虛級氣息放出了一些,就連頭都未回轉一下的一閃而過.

而老者在此期間頭也不抬一下,只是自顧自的看著手中的古書,仿佛陷入了癡迷中一般.

不過當韓立背影真在小路拐彎處不見了後,灰袍老者一抬首朝上,面上竟隱隱全是冷汗.

"好強大的靈壓,看來不是一般的煉虛期存在,必須通知後面幾個家伙不用出面攔截了,這人有資格踏入廣源齋了."老者喃喃的自語幾聲,一根手指忽然在手中古書封面上飛快劃動起來.

幾個淡黑色符文浮現而出,但馬上一閃即逝的沒入銀色封面中不見了.

老者長吐一口氣後,身形一個模糊後,爆發出一團綠光的在大樹下一閃的消失了.

……

一頓飯工夫後,韓立就順著小路來到了密林中心的一座五層高閣樓前.

此閣樓通體用一種乳白色木頭精雕而成,並且從微微發黃的顏色上看,年代也似乎頗為的久遠,存在不少年頭了.

而在閣樓前,卻有一名身穿綠袍的少女正在靜靜的等候著.

少女容顏秀美,十五六歲模樣,一身丫鬟的打扮.

她一見韓立出現,立刻不慌不忙的走了過來,並襝衽一禮的沖韓立說道:

"曦兒,拜見前輩.請隨小婢過來,我家小姐正在樓上等候前輩的大駕."

"你家小姐?我倒沒想到,這廣源齋的主人,還是一位仙子.既然這樣,你前邊帶路吧!"韓立倒是沒有多想什麼,點點頭,就跟著綠衣少女向閣樓大門走去.

方一進入門中,韓立立刻感到一層莫名的寒意,幾乎就要激靈打了冷戰,好在體內法力馬上一陣流轉後,異樣也就恢複如常了.

但等他神念往四周一掃後,就發現了虛空中若隱若現的禁制波動了.

顯然這里被人布下了一種厲害禁制,但能讓他都感到一絲危險,可見禁制的非同小可了.

而閣樓一層,除了一些簡單桌椅,就幾張掛在四壁上的古畫外,就再無任何一件東西了.

韓立目光在離他最近的一張古畫上看了一眼,又掃了看其他幾張古畫幾眼後,臉上忽然閃過一絲輕笑,並輕點了下頭.

古畫上赫然繪制著一塊鏽跡斑斑的銅鏡,栩栩如生,還有些殘缺不全的樣子.

其他三幅古畫上則分別繪制著一口寒光閃閃的藍色長劍,一柄金燦燦長槍,一只漆黑令牌等三樣東西.

"怎麼,前輩已經看出些了什麼!若真是如此的話,前輩能如此短時間就發現這四象圖奧妙,眼力之高,足可進入本齋客人的前百之列了."綠衣丫鬟曦兒眼中閃過一絲訝色來.

"才前百嗎?"韓立聞言,不置可否的樣子.

"前輩可不要小看這個前百,他們其中大都是和前輩一樣的煉虛期前輩,至于其他修為稍遜的,也都是聲名赫赫之輩."綠衣丫鬟急忙解釋了兩句.

"前百,嘿嘿!若是外人真以為這四幅圖只是一座普通的四象陣,恐怕一旦陷入此禁制中,隕落而亡只是遲早的下場吧.你們布置在更隱處另外一個法陣,才是此地的殺手锏吧.不知這一點,又有多少貴齋客人也看破過了."韓立冷笑一聲,驀然點出的說道.

"前輩慧眼如炬!能看破偽四象陣的客人,自然更加少了,尚不足十人之數.而且其中大半都是魔尊級前輩.既然前輩能做到此步,那按照規定也無需再經過第二層的考驗,可以直接去見我家小姐了.我家小姐在三層恭候貴客的."綠衣少女這一次,真大吃了一驚,眨了眨眼睛的回道.

"好,我也很想早些見一見,據說在藍瀑湖區域無所不能的廣源齋主人了."韓立自然沒有不同意見,點頭的答應下來.

于是在綠衣曦兒的引領下,韓立很輕易的就進入到了閣樓二層.

此層布置和第一層不太一樣,除了幾張簡單的木椅外,竟然到處擺放了五顏六色的花盆,里面則種植著許多不知名的靈草靈花.

而在這些花盆前,站著一名頭發灰白,但面容異常嬌嫩的魔族婦人.

韓立進來之時,此婦人單手托著一只青色玉瓶,從中噴出一股清澈泉水,正給一株通體赤紅的植物澆灌著.

"朱姨,這位前輩是小姐今天要見的客人,他已經認出了一層的第二禁制,曦兒就直接帶他去見小姐了."綠衣少女恭敬異常的沖婦人說道.

"哦,能將第二種禁制也看出來,的確是非同一般了.姨,閣下隱藏了部分修為吧."

那婦人原本一臉平靜之色,聽了綠衣少女之言,才淡淡的看了韓立一眼,結果竟一瞬間的臉色微變,表情一凜的問道.

韓立更在一見這婦人的瞬間,就立刻看出了對方竟是一名魔族尊者,而且還是那種後期大成的魔尊,再一聽到對方竟看破了自己偽裝的修為,雙目一眯下,半晌後才緩緩的說道:

"在下也沒想到,在這里能見到像道友這般修為的.不過閣下放心,我掩飾修為可沒有其他意思,只是為了辦事方便一些而已."

"這一點,我倒是相信.修為到了你我這樣境界的,的確不太適合在太多人面前經常露面了.但既然道友親至本齋,下面就由我帶你去見小姐吧.曦兒,你先退下吧."魔族婦人神色也很快恢複了鎮定,說了兩句後,就驀然沖綠衣少女吩咐了一句.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一百一十八章 無憂     下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二百章 麻衣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