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凡人修仙傳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二百章 麻衣少女  
   
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二百章 麻衣少女

."是'朱姨"綠衣少聽聞韓力童是隱瞞了修為,臉上也閃過了一絲驚色,但聽婦人如此一後,心中忐忑就消失掉了,恭敬的低首答應一聲,並無聲的退出了閣樓二層.

"道友請隨妾身來吧.既然是魔尊級的貴賓,見你的自然不再是堊姐替身,而會由堊姐親自加以接待了."

婦人淡淡沖韓立了一句,並沖通往三層樓梯口袖子微微一抖.

頓時那邊虛空黃光閃動,一股波動一散而開,似乎有什麼禁制被一下解除掉了.

不過在破除禁制的瞬間,更有一個灰色符文從婦人袖中激堊射而出,一閃即逝的沒入了虛空中.

韓立倒也沒有多什麼,點下頭後,就隨婦人走上了樓梯.

閣樓三層,是一處布置華麗堂皇的巨大廳墅.

間則放了一張晶瑩的白玉供桌,上面擺放了數件類似八卦和卜簽的器具,旁邊還有一只精美的巧鼎爐,正冒出一縷白霧,讓一股檀香之氣充斥著整間屋子.

而在供桌後面,卻一名容顏出奇美麗的黃袍少,正端坐在一張大犄上,手中正把玩著一只巴掌大的玉'扇’神色平靜之極.

廳堂兩側,則各有四男四,四名下人打扮的年輕魔族,男的英挺高大,的嬌清秀,均一臉著敬之色的在那里.

這四人竟還都有化神期的修為.

但婦人根沒有停留下來的意思,直接帶著韓立又奔四層的樓梯走了過去.

而黃袍少幾人一見婦人和韓立出現,卻同時起身的遠遠一禮.

婦人則頭也不回的擺了下手,黃袍少等人才重新恢複了原先的姿勢.

韓立腳步微微一頓,目光在這幾人身上略一掃過火,臉上有些異樣了.

單以氣派容顏而言,恐怕任何人都會以為這黃袍少就是廣源齋的"堊姐,"誰能想到只是一個替身而已.

他心中這般想著,再加上來之前對著廣源齋做所的一些調查,不禁對那"堊姐"人更有幾分奇了.

片刻工夫後,韓立跟著婦人終于踏上了閣樓四層.

方一進入此層,韓立目光四下一掃,不禁露出了詫異的表情.

不是此層的布置多麼怪異,而是眼中到的一切東西,赫然和普通農家舍的布置一般無二.

一個不太大的草屋赫然聳立在前面不遠處,里面隱約幾件簡簡單單的桌椅,一張有些年頭的木床,上面還放著一件粗布棉被.

而在草屋前,則有幾堆稻草和一輛紡車放在空曠的地面上.

在紡車後,一名身穿麻衣粗袍的纖弱子端坐在一輛低矮木墩上,全神貫注的搖動著眼前器物.

一匹匹麻布正從上面徐徐流出,並堆成一疊,整齊的擺放在一側地面上.

韓立神念瞬間往少身上一掃,面上閃過一絲訝然.

少修為並不多高,只是剛剛進入化神期的境界,不過正當其神念再想仔細探查什麼時,忽然被對方身上一股無形力量一推而開,竟無法再近前分毫了.

這讓韓立心中一怔後,也就明白多半對方身上有什麼異寶護身,竟可以自主的排斥神念的探視.

婦人已經悄然的走到了麻衣少一側處,竟靜靜的在一旁,並沒有出聲打擾什麼.

韓立腳步一停,也在樓梯處直接了,並用淡淡目光著粗袍少的一舉一動.

他這時已經清楚了少半低的面容,容顏竟普普通通,十分的平凡.

不,要有什麼不同常人地方,就是此額頭似乎比一般人略寬闊一些,而全神貫注的坐姿,也給人一種異常舒服的感覺.

韓立一邊仔細打量著麻衣少,一邊心中暗自評價著對方.

少織布的動作異常輕快熟練,不過一盞茶的工夫,就將紡車上粗麻全都消耗一空了.

當最後一塊粗麻布從紡車穩穩掉落後,少輕吐了一口氣,打量了下地上的一大堆麻布,竟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然後目光一轉下,才略有歉意的沖一旁的婦人道:"朱姨,不意思,又讓你老等了."

少的聲音談不上什麼悅耳,但是有一種手不出的磁性,讓人一聽之下,就不禁被其所深深吸引.

"堊姐放心,老奴並未等上多的.而且還要請堊姐贖罪,未經堊姐同意,在下就帶客人到此地來了."婦人面對修為遠遜自己的麻衣少,竟然表現的異常恭敬,還以下人自居的模樣.

韓立到這一幕,心中也下了一大跳,不禁又再仔細打量了麻衣少幾眼,暗自嘀咕對方難道也是雕一位魔族聖祖的化身不成?'

"朱姨肯帶人見我,那肯定是貴客無疑了.妹藍穎,不知道兄如何稱呼?"麻衣少微微一笑,這才轉首從容的問了一句.

"在下姓韓.仙子就是廣源齋的主人,這可真有些讓在下出乎預粹的."

"怎麼,韓兄莫非覺得妹不堪擔任廣源齋的主人嗎?"麻衣少嘴角一翹,露出一絲恬靜的笑容.

"無論修為還是容貌,樓下的那具替身,倒更像是廣源齋的'堊姐’多一些.不過,替身就是替身,就算再像,也不可能對在下有何幫助的."韓立也沒有客氣,坦言的回道.

"韓兄若這般想可就錯了.其實三層的我那名婢,也並非是全是擺設的,平時也足以應付一些普通客人的要求了.當然像道友這般境界的貴客,她卻有些有心無力了."麻衣少輕笑一聲的回道.

"原來如此.來貴齋這般大名聲,倒有不少是堊姐這位婢身帶來的吧."韓立嘿嘿一笑,不置可否的回道.

"妹如此做,也是不得已的事情.畢竟一般的客人,她足以應付了,而能符合要求的真正貴客並不多的,韓道友也只是我今年所見的第三名客人而已.了,韓道友先請入座,有何事情,我們可以細細談來的.只要能付的出足夠的代價,齋一定能讓閣下滿意而歸的."麻衣少點了下頭,就風輕云淡的請韓立也入座.

韓立目光在附近掃了一下,單手虛空一抓,頓時一把舊椅子無風的飛射而來,並穩穩的落在了身前的地面上.

他身形一動,就大馬金刀的坐在了麻衣少的對面處.

"韓道友能找到這里來,想來對齋肯定有一番了解的.但是按照慣例,當著貴客的面,還是要將規矩重新一遍,還望韓兄不要介意的!"麻衣少悠悠的道.

"在下來到藍瀑湖沒多,對貴齋還真了解的不多.藍仙子能給仔細講解一下,自然是再不過的事情了."韓立毫不在意的回道.

"齋從某方面算是包打聽的一種了,不會直接插手客人的事情,只負責提供一些消息情報.齋也算成立悠了,不敢對整個聖界發的事情都了如指掌,但起碼一些重大和隱秘的事情,的確知曉許多的.而且廣源齋曆代主人,都精通卜算之術,即使沒有齋沒有掌握的一些消息資料,也可替客人卜算一二的.因為卜算之術有損壽元,故而價格之高可想而知了.一般來,齋不會主動勸客人卜算的.另外,無論客人在齋得到什麼滿意的答案,都不得再透露給其他人得知,否則將會列入齋不歡迎的名單,從此不會再做其意的.除了這幾點外,其他的一些規定都是無足輕重的,相信韓道友也不會故意去犯的.了,道友還有什麼不清楚的嗎?"麻衣少——的道,並盯著韓立面容,緩緩追問一句.

"嗯,這些和我事先了解的相差不多.我只想知道,以前來貴齋的貴客,有多少都是真正滿意而回的."

麻衣少所內容,讓韓立眉頭皺了一皺,但馬上就神色如常的范反問了一句.

"齋以前的情況我不太了解,但自從我主持廣源齋後,像還沒有讓任何一位貴客失望而走的."藍穎目中一絲傲然之色閃過,用淡然的口氣回道.

"從沒有人失望過?來貴齋還真算是神通廣大了,如此的話,韓某也就放心了."即使是韓立,聽了麻衣少這番回答,心中也微微一怔,但表面卻只是點下頭,並不動聲色的道.

"既然道友對齋沒有什麼疑問和擔心了,現在可以出你想知道的東西了.齋會視情報的珍稀和貴重程度,再向你收取一定費用的."麻衣少神色一下肅然起來.

"我想知道,如何才能一次從藍瀑城中得到足夠數量的上品血牙米!"韓立終于沒有遲疑了,開門見山的一字字問道.

"血牙米!呵呵,韓道友竟然是想買此消息的."麻衣少聞言,神色一松,並嫣然一笑起來.

"怎麼,韓某想打聽此事,有何奇怪之處嗎?"韓立目中精光一閃,不動聲色的問了一句.

"這倒不是,韓道友也不必動怒.實不相瞞,來我們廣源齋的客人,十人中倒是有兩三人都是打聽此類消息的.

相關情報齋當然有!只是雖然購買之日頗多,但這消息的價格仍然不低的."麻衣少帶著一絲笑意的道.(未完待續.

上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一百一十九章 廣源齋     下篇:正文 第十卷 魔界之戰 第兩千兩百零一章 重見紅顏